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六章 霞光笼罩
    林千蓝凝望着冥尘的背影,离愁被冥尘留下的半句话冲走了,夙无衣的尾羽怎么了?她之前没从冥尘的言谈中得到过半点的提示。

    无论是门中弟子还是宗内生灵,从大的方面说,虚天宗整个宗门从飞升霞光中得到了好处。

    这就是为什么各宗门临近飞升的老祖们,都守在宗门内不出的原因,他们都本着把飞升霞光带来的好处留给自家宗门的宗旨,以免在宗外意外飞升。宗门发扬光大,于他们也颜面有光。

    况且他们总会有弟子、后人留在宗门,他们为宗门带来好处,宗门总会投桃报李,惠及到他们的弟子后人身上。

    没能被霞光笼罩的弟子也是得了好处的,虚天宗内的灵气被霞光荡涤了一回,提纯了不少。

    林千蓝是得到好处的修士之一。

    她被笼罩在霞光里时,如徜徉在温暖的灵泉内,从发根到手指都轻软得发飘,一股股精纯的灵力渗入她的体内的各个角落,让她的体质再上了一个台阶。

    除了这种好处,一条条的无形的线条由霞光带来,线条落到她身上化成了不同的纹路。

    这些纹路与她悟出的木之道有的相吻合,有的是她所没见过的,被她记了下来,留待以后领悟。

    这才是飞升霞光带给修士最大的好处。低阶修士虽然没达到能领悟天地规则的修为,但这个好处不会浪费,而是留存在他识海某处,待他们修为到了,深藏在识海的好处会自动显现。

    几息后,如梦似幻的漫天霞光消失,虚天宗重归于真实。

    “冥道友也太偏心了。”穆昶嘟囔着,“有了麻烦事就找上我,好事一点不落到我身上。”

    在场的四人中,林千蓝、夙无衣、倪非都被霞光光临了,唯有穆昶看着他们三人被光临。

    霞光是由飞升修士带来的,落到谁的身上,没有做得了主,但有个众所周知的现象,与飞升修士交好的,霞光落到身上的几率要大。

    都猜着有飞升修士的意愿在其中,所以穆昶才会说这种话。

    倪非瞟了眼他的光头,往他身上撒盐,“因为你长得丑。”无论人修还是妖修,普遍以有发为美,妖修中少有化形弄个光头的,真不知穆昶化形时是得罪天道了,还是他的审美与常人有异。

    穆昶摸了摸光头,不抱怨了。其中必有着缘故,穆昶不想说,没人去问。【】

    玄元宗主遁了过来。

    “宗主。”只林千蓝跟他打了招呼,其他三人都没有什么表示。

    玄元宗主认出夙无衣和穆昶都是妖修,只当是倪非这位妖族长老的手下。

    穆昶改换了面貌,气息收敛,玄元宗主没认出来,从他的光头以及他站在倪非身后上,判断他是个妖修。

    对两个修为不下他的妖修,玄元宗主没有贸然打招呼。

    玄元宗主对林千蓝点下头,然后冲着倪非施礼道,“太上长老。”

    倪非指了下天,淡漠道,“贵宗太上长老已经飞升了。”

    这是决意不留在虚天宗了。正好将错就错,太上长老离开宗门是因为飞升了,比太上长老因不明原因离开宗门要好。

    虚天宗的众弟子已误认了飞升的冥尘是宗门的太上长老,虚天宗的上层知情人不会说破此事,这事就板上定钉了。

    倪非对虚天宗的感情复杂难清。

    他因对殷家先祖的承诺,留在虚天宗做了太上长老,没成想被裘家设计,一万多年都不得自由,做了诸多违心的事。

    此事虽是裘鸿钧一人所为,与虚天宗的众人无关,但倪非不相信这万年来,特别是前几千年,虚天宗的宗主老祖们对他为裘家撑腰的缘由没有一点猜测,却是没有一人前来问他。

    他不能说出,但若有人自己猜出来了,不算他违了誓约,他只不用否认,便可使他人弄清真相。

    没有。

    后来他趁着裘鸿钧没能恢复记忆的那两世,拼着反噬毁掉了宗内与他有关的记录。

    没有期待不会失望。

    他做了几万年的太上长老,对得起殷家的先祖,重得自由,他不会再留在虚天宗内,妖族才是他的归属地。

    玄元宗主知道是留不住倪非了。

    妖族的妖王来接走倪非,让玄元宗主一众确定了裘家用了非常手段让倪非庇护裘家,之前他们是有隐约的猜测的。

    但除了在事关裘家的事上会袒护裘家人外,倪非在其他方面对虚天宗是有恩的。他们中的多数对倪非的敬重不为假,也深知,有倪非坐镇虚天宗,才维持了虚天宗八大宗门之首之名,让一些魑魅魍魉有所顾忌,不敢来虚天宗作乱。

    知道倪非再在宗门现身,他过来试着挽留。

    挽留不成功,玄元宗主对倪非也没失了恭敬,“多谢倪前辈出手。”

    冥尘要撬动小虚境,势必会造成小虚境内空间不稳,正值小虚境开放,里面的弟子众多,尽管冥尘有把握不会毁了小虚境,但里面的弟子都是低阶修士,修为手段都不足,空间不稳免不了会造成伤亡。

    是倪非不忍,跟冥尘联手,在撬动小虚境时,提前激发了众弟子的传讯玉符,让大部分弟子得以安然出了小虚境。

    倪非道,“不用谢我,这是我作为太上长老为宗门做的最后一件事。”

    玄元宗主道,“既如此,倪前辈保重,仙元峰后山以及锁心院会一直为倪前辈留着。”

    倪非不为所动,“随你们。”

    玄元宗主不再多言,“那我不打扰倪前辈了。”先行遁离。

    四人站立的地方是小虚境外的一个峰头上,离此不远的小虚境入口外,都是从小虚境内传送出来,没有离开的弟子。

    先前都被天上的异相吸引过去了,异相没了,不少弟子再次关注起站在高处的四人来。

    冥尘已回不来了,不想留在这里被人观瞻,林千蓝说道,“倪非,去我那里坐会去?”

    面对着林千蓝,倪非转换了笑靥,“小弟子愿意收留,我求之不得。”有些事,该与林千蓝说个明白了。

    该得的东西得要过来,林千蓝向穆昶一伸手。

    穆昶肉疼肝疼,“你这个小家伙,就这点不好,财迷。”

    腾二为老大帮腔,“什么财迷,这是我老大应得的报酬。我老大刚才帮你除掉了想偷你东西的赵毅,你这个报酬别忘了付。”

    穆昶气晕,“什么就是帮我,他倒是敢进去?他进去了要是能出来我跟他姓!”连他这个主人都从里面拿不出东西来,更别说外人了,一个练气期的小喽罗,他哈一口气喷死他!

    不过做过的交易,他是不会赖帐的,穆昶肉疼着把一个储物袋给林千蓝了。

    换来了腾二的不屑,“财迷!连个储物戒指都不舍得给。”

    林千蓝不缺储物法宝,不在乎是储物袋还是储物戒,她没看就收了起来,相信穆昶不会少给,“回去吧。”这句是对夙无衣说的。

    至于穆昶,谁管他去哪。

    三人离去,留下穆昶顿首,“一个二个的净会过河拆桥!”

    他只说说而己,他没想着跟三人走。内丹到手,他要找个妥当的地方闭关,替换掉他重塑的肉身内暂时充当内丹的三头夔兽的兽丹。

    一顿足出了虚天宗。

    ※※※※

    “你娘亲万年来,唯一一个问了我,为什么呆在虚天宗不离开的。”倪非道。

    并且,由他的不语,得出了与事实惊人一致的结论。

    “……唯有小洛冰能配得上冰雪聪明一词。”林洛冰为他想出了破解再一次立誓的方法。

    她不只是说说,而是付诸于了行动。

    她暗中修习了种植术,试种了许多种凡花灵草,这一试就是几十年,最后选中了凡花醉风盏。

    以林洛冰的资质,她本可以更早的结婴,但因她要为倪非种出能存储精血的醉风盏,占用了大量的修炼的时间,让她结婴的时间拖后至少百年。

    而林洛冰为倪非做这一切,并非她有‘意’于倪非,而是她对倪非有‘义’。

    倪非在认识林洛冰后,只把她当成一个惹人喜爱的小辈,对她在修炼以及财力上多有相助,从没想到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林洛冰是知恩图报。

    先有了倪非在林洛冰弱小时对她的好,才有了林洛冰成长起来后对他的回报。

    在倪非知道的时候,林洛冰已经中毒了,刹那芳菲尽这种毒太特殊,解药只有一颗,在裘鸿钧手里,倪非无法得到。他曾舍着反噬偷取过一次,不仅没能成功,还让他因此虚弱了好几十年才恢复过来。

    转世之法是倪非告诉林洛冰的,也是他放走了林洛冰。

    其他的事都跟林千蓝所知的差不多,包括雪飞彤是落金鸿鹄一族族长的事。

    倪非终得能随意说出过去的事,他比林千蓝还要释然,“小千蓝,你娘亲的事已往,仇人伏诛,你以后要多为自己着想了。”

    林千蓝点头。倪非不是让她忘记她娘亲,而是不让她再去遗憾娘亲的逝去,纠结于要是娘亲不死多好的惆怅中。

    关于这点,冥尘说过不止一次,林千蓝早想透彻了,从今天起,她不会在这上面有纠结。

    倪非的手肘往椅子扶手上一支,身子歪了过去,“唉,小千蓝,你一声不响地就找了个道侣回来,让我这个道侣候选人怎么下得了台……”又摆手,“罢了罢了,有的地方,我真不比不了他。”

    见倪非又对她挤媚眼,林千蓝特想扳着他的双肩对他吼出咆哮体:倪非!倪前辈!倪妖王!能多正经几句不?她这边被他带的还在心有戚戚,他那边已跳跃到了调戏她的日常上来了。

    当谁不会调戏!林千蓝正要捋袖子反调戏回去,倪非似是听到了她内心咆哮,忽然又正经起来,”他很不寻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