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七章 仙灵之体
    林千蓝打开纳魂珠上的封印,放出了柳妍惜。

    柳妍惜是个没结丹的鬼修,能进到纳魂珠内。

    她原是把柳妍惜封在了芥子空间里,在去小虚境之前,她把柳妍惜移到了纳魂珠里。

    因小虚境的隔绝,另一个赵毅与这半边的芥子空间失去了联系,若她带着烟色戒指进了小虚境内,两边芥子空间重新相通,柳妍惜自己不会跑掉,怕另一个赵毅把柳妍惜弄走或弄死。

    林千蓝让柳妍惜从芥子空间里移到纳魂珠里去,柳妍惜一百个愿意,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脱离了赵毅的管控,柳妍惜不会再让自己有落到那番田地。

    赵毅对她有情,但赵毅对许多女子都有情,对她的情大半是建立在她能为他抢得天机的基础上。

    她呆在芥子空间里,赵毅一死,她不就凭白地受到连累了?

    柳妍惜一出来就急着问,“赵卓云死了?”

    “死了。”

    柳妍惜没带面罩,半透明的脸上露出的欣喜没有作假,如释重负地吐口气,“终于,死了。”欣喜中带着苦涩。

    前世她喜欢赵毅喜欢了一百多年,这一世又喜欢了几十年,哪怕后来看清了赵毅的真正为人,知道了自己喜欢他到痴狂,在很大成分是受了赵毅修炼的带有魅惑之力的功法的影响。

    可喜欢过就是喜欢过,她恨不得赵毅死,听到他真死了,心里还是漾上些说不出的滋味。

    但这些苦涩转瞬被喜悦代替,问悠闲地坐在上座的林千蓝,“赵毅死了,我能走了吗?”

    林千蓝道,“你可没说……赵毅跟芥子空间是能一起投入轮回的神魂绑定,赵毅一死,芥子空间毁损,你说,我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么能放你走?”

    柳妍惜由欣喜变成了惊愕,再成了惶恐不安,“我不知道!我以为赵毅跟芥子空间是普通的神魂绑定,赵毅一点口风都没透过!我知道我与芥子空间无缘,不会在这种事有所隐瞒。林千蓝,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发誓。”

    “要我放了你不是不行,那就把你前世经历的事说来听听。”

    林千蓝竟然知道了她最大的秘密!她连赵毅都没说的秘密!柳妍惜震惊得后退了好几步。

    这是在林千蓝的洞府里,她能退到哪里去?在退到一个搁架边时,柳妍惜好歹前世今生修炼了几百年,稳了稳心神,林千蓝敢直白地说出来,不会是在诈唬,她现在命在林千蓝手上,没敢否认,“你,是怎么,怎么知道的。”

    林千蓝想发笑。

    谁说重生一回,就能变得世界无敌了?重生又不是回炉基因大改造,重生前智商不在线,重生后的智商照样高不到哪里去。

    现成的实例在这里放着。赵毅和烟老都把她的底掏得清清的了,柳妍惜还以为这事瞒赵毅瞒的好好。

    别说多疑的赵毅和善谋的烟老,就柳妍惜那个总做预示的梦的借口,在她这里都过不了关,就柳妍惜一个人以为她这个借口找得好。

    除了柳妍惜,她也是,在她以为她是穿越到乔芸身上时,不能免俗地怀疑是否是天降大任于她,让她来这里拯救世人来了?

    她只那么一想过,没当真,无论在哪里,她只想活好自己。从她在赵家村出现算起,到她初进到修真界所经历的种种,证明了,她不比土著聪明多少,能力比不上许多人。

    幸好她没信那种,无论多普通的人一经穿越,立马变得全能无敌、智商无限拔高、从各方面辗压一切土著的说法,她要是信了,她怕是活不到现在了。

    她能力的提升,是她辛苦修炼的结果。她从一开始跌跌撞撞的,有时还会被人坑,到现在,她总能绕过坑还能反坑过去,是她经历的多了吸取了经验所至。

    看到柳妍惜一副最大秘密被堪破的灰败样子,从不认为自己是天才的林千蓝,生出了智商上的优越感,实在是,柳妍惜的智商让人着急。

    林千蓝好心地告诉她,“不止我,烟老跟赵毅都知道你是重生的,他们没揭穿你,是想让你继续帮他们寻找机缘。”

    在烟老死之前,腾二从烟老的神魂上咬下了几口,从中得到的有用的信息不多,恰巧有与柳妍惜有关的片段。

    柳妍惜差点没坐到地上,喃喃道,“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啊……”她这几百年,都活到哪里去了?白费了上天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

    林千蓝道,“我不要你的机缘,我只想知道,上一世,与我有关的人都是怎么一样结果。”

    她始终认为修炼的根基在于自身,外物终究都是外物,对修炼有多大的利就有相应的弊。

    而她幸运地有个好体质,提升修为不需要外物。

    至于法宝之类,她得了不少,用不着借着先知去妄抢他人的机缘。

    柳妍惜所谓的机缘,该说是他人的机缘才对。柳妍惜落到这种地步,虽说都是她自己作的,但谁又能说没有她强抢他人机缘的报应在?

    柳妍惜哪敢说不行?“上一世到我死的时候,青梨真人依旧是落烟峰的峰主。”她小心地看了眼林千蓝,“上一世青梨真人只收了五个弟子,没有你……”

    林千蓝要是被柳妍惜试探出来什么,她的智商也将步入着急的行列了,“那很有可能。打从你一重生,就扰乱了时空秩序,变数由小变大。

    本来我到了仙缘城想加入清玄宗的,被你一扰乱,遇到了我师父,被师父带到虚天宗。就如被你抢走机缘的那些人,他们过得跟你上一世时不一样吧?”

    柳妍惜想起青梨真人收下林千蓝的那天,正是她到达仙缘城的第三天,她因知道青梨真人极为护短,对他的弟子相当袒护,而且也知道了青梨真人为什么在宗内地位特殊,起了想成为青梨真人的弟子的念头。

    她主动帮着袁承打理起了收凡修入宗的事务,以向青梨真人示好。

    不知上一世是否青梨真人也是总不在虚天宗的驻地,总之,在她帮忙打理事务后,青梨真人更少管具体事务了,有时一整天都在仙缘城接引大殿后的影像殿内。

    要是没有她来这一着,青梨真人不一定常去影像殿。这么说来,是她让林千蓝成为了青梨真人的弟子。

    意识到林千蓝不是异数,捍卫了她唯一异数的地位,柳妍惜心里再生出了希望,上天让她重活一世,不会让她比上一世还短命,只要她过了眼前这关,便会海阔天空!

    林千蓝哪知道她的几句话,让柳妍惜脑补了那么多的戏?只见柳妍惜点头认同,之后把她记得的,与林千蓝相关的人的事都说了出来。

    柳妍惜重活了一百来年,在她死之前,青梨真人还是真梨真人,没能结成婴。青梨真人在仙缘峰收徒后不久便四处云游去了,此后百年很少呆在宗门内。

    林千蓝却是猜出,是师父到处寻找她的娘亲去了,一天没有她娘亲的消息,师父的心境无法安稳。

    又道,青梨真人的二弟子和三弟子都结了丹。

    大弟子姬凤逍结丹时,青梨真人不在宗内,姬凤逍结丹失败化成了火灵,当时在宗内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原来青梨真人的大弟子是火灵圣体,要不是宗内的太上长老出面替青梨真人收走了火灵,早被人抢走了。

    红莲业火的火灵,契约了它,比单纯契约了红莲业火的异火火种得到的好处还要大。

    至于化成火灵的姬凤逍的结局,因消息被太上长老瞒得很死,柳妍惜不清楚,只隐约听成了东阳峰峰主的赵毅提了一句,说还活着。

    虚天宗没有发生清理门户的事,裘家到现在为止活得好好的,不过在她死之前的一年,万兽山脉的妖修袭宗,太上长老倪非反出了宗门,杀了裘家不少人,倪非受了重伤被妖修们带走,结局怎么不得而知。

    知道了想知道的,林千蓝对柳妍惜说道,“你走吧。”柳妍惜用赵毅的命换了自己的命,她不会食言。

    而且,不是她小看柳妍惜,一手重生的好牌,被她打烂成这样,她以后要安分的修炼还倒好,要还是到处乱抢他人的机缘,不用她杀她,她自己就作死自己了。

    为了保证柳妍惜不会乱说,不会再起给她找麻烦的念头,除了必需的心魔誓外,林千蓝又在柳妍惜的识海里种了魂种。

    柳妍惜这会悟过来了,“林千蓝,我能去哪?你好事做到底,还把我收到纳魂珠里,等到了一个阴气重的地方,再放我出来吧?”

    她一个鬼修,还担着个叛逃出宗的罪名,敢在宗内露面就会被抓了或杀了,现在宗内在追逃漏网的裘家人,门户把守的很严,她想溜出去没可能。

    林千蓝冷声道,“腾二,把她扔出落烟峰。”

    柳妍惜难道忘了她是怎样留的一条命?她管她怎么出宗。

    还带她到一个阴气重的地方?她是真忘了,还是脑子进了水,不记得当年她是怎么对她下杀手的了。

    柳妍惜以赵毅的后手换她放了她,她放了,出了落烟峰死了都不算她食言。

    腾二传音问,“我把扔到落烟峰外面再杀了她,不算老大食言吧?”

    “算。别掂记她的死活,扔到峰外就行。”

    柳妍惜在腾二面前没有反抗之力,腾二卷起她一闪遁走了。

    ※※※※

    倪非没呆多久,林千蓝第三天修炼一夜出来后,倪非已离开了落烟峰。

    出了洞府,见树下白竹台上的夙无衣已修炼完毕,林千蓝走了过去,“额……夙无衣,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给你下药?”

    夙无衣道,“你不想让我参与为你娘亲报仇的事,你不想欠我的因果。”

    “对,我就是这样想的。”林千蓝认得干脆地很,“我请你来落烟峰养伤,是因为想还了你帮我杀了裘玄善的因果,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而且,这次是我不想让你参与进来暗中给你下药,下次,可能会因其他的原因给你下毒,我给你的东西,还是想想再入口的好。”

    一旦夙无衣对她起了戒心,哪还有什么情不情的。换句话说,她到现在都不相信夙无衣真对她用情至深,特别是听了倪非说到夙无衣的不寻常之后。

    夙无衣是仙灵之体!

    拥有仙灵之体的人,如无意外,一定会脱凡成仙。而仙灵之体是所有体质中最为纯净的,芷音和腾二喜欢夙无衣,跟他纯净的气息分不开。

    仙灵之体不单单是这种逆天体质名称,仙灵,还指拥有者周身的灵力都带有仙气的些许特征。

    常与拥有仙灵之体的人相伴,不仅会让自己的灵力潜移默化的得到净化提纯,还有一定的几率让自己的体质向好的方面发生改变。

    与拥有仙灵之体的人双修,得到的好处更不用说,体质改变是一定的。

    所以倪非说他比不了,他能飞升,但没有把握说一定能成仙,但夙无衣如无意外,一定能飞升仙界。而作为夙无衣道侣的她,成仙的几率比倪非还要大。

    真是个巨大的诱惑!

    林千蓝一心所求的不过是成仙,现成的有个能让修仙荆棘路变得不那么荆棘的方式,过程还很美好,她怎能不动心?

    可等她冷静下来,还是决定放弃。

    她不排斥双修,但排斥为了修炼而双修的双修,是以在青梧真人说出他与她结成道侣是因为他与她灵根相合,利于双修修炼时,她对青悟真人再无半点的爱慕心。

    她承认相合的双修对修炼有裨益,但从不认为修行需要双修来裨益。

    在她的观念里,双修是情之所发,情之所动,没有情参与的双修只能称之为欲。

    噢,为了修炼而双修的双修,连欲都称不上,林千蓝不能给这种行为定出个性来。

    原本她自己都说不准,会不会被夙无衣的真情打动,慢慢再对他动了情,跟他结成真正的道侣。

    现在,她说得准了,不会跟他结成道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