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八章 上一世种种
    真情,该是无杂质的,而她的心里已有了杂质,此后生出再多的情愫也是含有杂质的。

    她宁愿不要。不让情起。

    林千蓝不管他人怎么看待,她只依自己的本心而定。

    而另一方面,夙无衣是知道他是仙灵之体的,他轻易地送出本命羽翎给她,让她不得不想,是夙无衣见过的女修太少的缘故。

    夙无衣一直在夙昔谷里修炼,除了因追杀一位人修出了次夙血山脉,在遇到她之前没再去过人修的地盘。

    她是先入为主得了先机。

    别看夙无衣活的年头比她长,在人情世故上,与她相比,夙无衣简直是白纸一张。

    等夙无衣认得的人或妖多了,对比之下,就会后悔自己的草率了。

    夙无衣羽睫轻挑,“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这是个什么回答?这类的话多了就显刻意了,林千蓝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莲虚丹很好。”

    莲虚丹是七阶灵丹,对人修的金丹和元婴都起着修复之效,而且对妖修的妖丹同样有用。

    林千蓝有更好的松叶精萃和不死草的草叶可以疗伤,但噬魂的毒至寒至阴,松叶精萃和不死草性温,在拔除妖丹内残留的阴毒上,不如火性的莲虚丹更对症。

    炼制莲虚丹需用到三种灵莲子和九虚玉琼树的一截根须,灵莲子不成问题,林千蓝恰巧有,血莲,地金莲,炎莲,只差九虚玉琼树的一截根须,所以她让夙无衣跟她回到了虚宗。

    师父手上果然有九虚玉琼树的须根,她一事不烦二主地又去找了巽木真人,为炼制出了莲虚丹。

    不过,林千蓝在前几次的莲虚丹上加上些料。

    “若是你该走了,留下句话就行,不需要等我出关。”夙无衣过,他要去万兽山脉的妖修地盘,结果遇到了她,让他伤上加伤,没能去成。

    她留夙无衣是养伤的,伤好了什么时候走随他。

    林千蓝往院外走去。

    只听夙无衣道,“不是妖修遇到人修就讨不到好,是那妖修遇到的人修不对。”

    ‘妖修遇到人修就讨不到好’这句,是她过的,夙无衣给接了下文,林千蓝转过头,泛泛道,“也对吧。是有人修遇到妖修讨不到好的反例。”

    罢出了院子。

    “师祖。”有练气期弟子立在路边向她行礼。

    “嗯。”林千蓝朝那位弟子微微颌下首。

    回到落烟峰几了,林千蓝适应了她师祖的身份。

    落烟峰没太大的变化,林千蓝的神识搜了搜那些高耸入云的树顶,有的上面还摆着大师兄三件套:兽皮、软榻、厚靠垫。不会是大师兄忘了收,是大师兄结了丹后还总在树顶上呆着。

    林千蓝在师父的洞府门前,正与从师父洞府出来的五师兄相遇。

    “六师妹!你……也太打击人了吧。”**锤心道。

    **因分出不少时间在炼器上,他修为增长不快,筑基初期。

    同期进宗的弟子,林千蓝成了金丹后期,**是筑基初期,相差不可谓不大。

    但林千蓝知道,五师兄修为增长的慢只是暂时的,过不了几年,五师兄会得到一个大机缘,得到上古一位炼器大宗师的传承,不仅炼器术快速提升,修为的增长更是直线上涨,甚至很快超过了单灵根的韩尚末。

    这是柳妍惜在重生之初,起了想成为青梨真人亲传弟子的原因之一,青梨真人的弟子都像是受到了上优待,机缘都不差。

    “五师兄。”林千蓝只服师父收弟子的眼光,**的话里没有一点嫉妒在里面。五师兄不是二师姐那个戏精,性子活泼但不跳脱,“你跟四师兄都回来了?”

    “是啊,都回来了。”**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紧赶慢赶都没赶上。”

    “五师兄不用自责,原本是师父跟我的私事,师父也不能确定宗门一定会清理门户。”

    **无奈道,“我跟四师兄知道师父的用意,是师父怕我们遭了裘家的暗手,早早把我们打发出了宗。”

    林千蓝问,“你们是怎么提前回来的?”按师父的安排,两人现在应还在丹道门。

    “是四师兄发现的不对。我们离宗时四师兄就师父这回的任务给的不寻常,但师父交待下来了,我们只能先去办了。后来龙湫山发生的事传到了丹道门,我跟四师兄就往回赶了。”

    林千蓝想着也是四师兄韩尚末的主意。

    在上一世,大师兄结丹失败成了火灵,师父在外,落烟峰实际上是由四师兄和五师兄共同打理,也因此,占用了两人的修炼时间,两人的修为增长比同资质的弟子要慢些。

    具体是拍板拿主意的是四师兄,五师兄负责实施。

    两人一动一静,配合的很默契,没让落烟峰因一系列的变故而萧落。

    “四师兄闭关了?”林千蓝总是一见见到四师兄五师兄两人,猛得见到一个落单的五师兄,她不大习惯。

    “四师兄要进阶了,回来见过师父闭的关。”

    “那要等四师兄出关我再去见四师兄。”

    **一拍头,“差点忘了。正好碰到六师妹,我之前还想问问六师妹是否有鬼线草,或者有鬼线草的下落。”

    “五师兄的灵兽受伤了?”鬼线草的作用不广泛,一般是作为炼制鬼生丹主药,而鬼生丹是为妖兽疗伤的四阶灵丹。

    鬼生丹的品阶不高,但疗伤效果不比某些五阶灵丹差。

    “不是我的,是四师兄新契约的一只灵兽。啊呀,我这脑子,六师妹还不知道吧,四师兄契约了的是只水麒麟,那可是有着麒麟血脉的水麒麟!

    林千蓝还真知道,上一世,四师兄在一次出宗的路上遇了只受伤的妖兽,一时恻隐为它治了伤,结果妖兽知恩图报,与他结了平等契约,结契后妖兽露了真身,原来是只水麒麟。

    水麒麟是麒麟的一个后裔分支,九阶妖兽,虽不是成年期,但那可是九阶妖兽啊,在虚宗引起了不短一段时间的话题。

    所以柳妍惜青梨真人的弟子机缘都不差。

    这一世有了她这个意外的参与和柳妍惜的刻意扰乱,跟上一世在许多方面都发生了变化,有的改变,有的是大的改变。

    巧的是,她跟柳妍惜都出自于落烟峰,因此落烟峰上的众人发生的是变的改变。

    遇到水麒麟时,是四师兄出去解决峰中一块属地的麻烦才出的门。

    现在,师父没有离开宗门,大师兄成功结了丹,四师兄也不用早早就接收了峰务,林千蓝以为四师兄与他的灵兽无缘了,谁知水麒麟竟提前好几年成了四师兄的灵兽。

    一人一兽结契的过程跟上一世相同,水麒麟受了重伤,四师兄救了它。

    这事只能套用那句:冥冥之中自有意,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林千蓝有鬼线草,给了五师兄,**道谢后匆匆走了,他是要去炼制鬼生丹好给水麒麟疗伤用。

    进了洞府,在炼器室内找到了师父。

    师父正在提炼一块矿石,林千蓝没有打扰师父,进去后安静地等着师父提炼完。

    她现在已入了炼器的门径,能看懂师父的每一个手法,对比之下,觉着自己只提炼这一步骤上,可提升的空间尚有不少。

    鼎炉里的银色流体发出耀目的光芒,是纯度达到一定程度的体现,殷青梨撤去梵木璃炎,将银色的流体收在了一个赤红的玉瓶内,封了封印收了起来。

    “师父,这个给你。”林千蓝给师父的是远程传送阵的阵图。

    远程传送阵的阵图是她从秦姝手里得到的,后来给了南宫明月,她有权送人。

    她承诺过司家和南宫家,两家又跟其他大世家通了气,她不会把阵图泄露给苍穹九洲的人,但也了,她会视情况,看在不在虚宗内布下远程传送阵。

    现在,她把这个决定权给了师父。

    殷青梨接过,查看了下,“此事不急。”

    林千蓝一点都不急,建不建远程传送阵她没太多的想法。旧九洲不似苍穹九洲,陆地与陆地之间有危险重重在苍穹海相隔,旧九洲这边大陆是一个整体,危险性于苍穹海。

    建造了远程传送阵,势必会打破当前的格局,各势力重新洗牌是一定的,根据当前的孤颛家崛起的经历,谁拥有了远程传送阵谁就有了崛起的资本。

    除了各势力间的博弈,在普通修士间造成的震动不会了。

    原来要几几个月的路程,现在转瞬间就到,修真界再现快节奏的修炼方式,冲击着修士们的既定观念。

    柳妍惜提了句远程传送阵,是三十年后,苍穹九洲建了六座远程传送阵,赵毅曾想去苍穹九洲得到远程传送阵的阵图,但一直没能成行,她不清楚她死后赵毅有没有得手。

    林千蓝不愿去操心这些,反正远程传送阵的事交给了师父,她只想当个事后观。

    她把这段时间提炼出的银曜石都给了师父。

    这是她不急的另一个原因。炎兽是苍穹九洲特有的妖兽,换而言之,是缺少炎兽石甲的来源,林千蓝一时没有找出可替代石甲的东西。

    缺少银曜石,这会想建造传送阵都建造不成。

    林千蓝又问道,“师父,你没有担心过大师兄结丹失败吗?大师兄要是成了火灵,还会再能理智吗?”

    殷青惊讶于她问这事,为她解惑道,“我在之前为你大师兄准备了一件魂玉,真压制不住红莲业火时,他会先弃了身体进入魂玉内。若我在,我会收了火灵,若我不再,倪非会帮我把凤逍带走。”

    原来师父为大师兄留了后路,怪不得上一世倪非抢在众人抢火灵之前很快带走了他,原是师父拜托的倪非。

    ※※※※

    林千蓝闭了几的关,彻底消化掉了从霞光里得来的好处,对木之道的领悟加深了一层。

    来到洞府外,她伸手出手掌,手掌上有一粒的种子,一晃眼,种子变成了一株虞美人。

    她手轻掐诀,地面上露出一个坑洞,她把虞美人抛到坑洞内,再一动手,坑洞埋实。

    这株虞美人不是她变幻出来的,而是真正的成株,由一粒种子瞬间长成成株。

    不同与木属性法术的荆棘术,用荆棘术变幻出的荆棘是以耗尽种子里所有的生机催化出来的,一经变幻出,荆棘就失去了生机。

    而这株虞美人跟按常规方式种出来的没什么两样,能继续成长。

    也就是,她领悟出了能加速植株生长的能力。她在夙昔谷时,借用的是她灵力里的生机之力,让植株加速生长,而现在,她无需耗费生机之力,只调用大量的木灵气进植株里就能做到。

    这会看起来对她的实力没有太大的增益,但对她修为上的增益太大了。

    到了金丹后期,领悟的地规则越多、越成系统,越是趋向于结婴。

    她这两次领悟的都是木之道,对她进阶到金丹大圆满打下了基础。

    大师兄的声音传来,“六,这个法术不错,有空帮我把洞府种满。”

    林千蓝看过去,大师兄正与夙无衣从外面进来。

    大师兄不羁地摇着扇子,走在满身都写着清傲夙无衣身边,更得他象是一个风流浪子。

    林千蓝却是知道大师兄这个浪子是纸壳子,其实纯情的很。她鼓了下嘴角忍住没笑,“没问题,我一定帮大师兄种满院子。”

    又递给夙无衣一样东西,“这是你们孔雀一族的,还给你。”

    是一根巴掌大的孔雀羽翎。

    这是她从穆昶那里得来的孔雀一族的圣地信物,她本是觉着孔雀的羽翎好看才要的,可没成想以后会认识一位孔雀一族的族人。

    整个云琅界的孔雀一族都出自一宗,但不知为什么,圣地的孔雀一族没把圣地给万兽山脉送给夙无衣也无不妥。

    做为孔雀一族圣地信物,不可能只是根普通的羽翎,这根巴掌大的羽翎,是用云琅界孔雀一族先祖的一根尾羽炼制而成的。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