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九章 灌醉他
    五彩绚烂的羽翎,在林千蓝手里就是根漂亮的彩色羽毛,灵力波动都很少。

    到了夙无衣手里,羽翎如活了一般,流光溢彩,格外的夺目。

    夙无衣轻声道,“太初羽。”幽蓝眸子看着林千蓝,似是看穿了她的目的。

    林千蓝的目的简单明确,用这根羽翎来偿还夙无衣给她的那把大成灵剑,她坦言,“我是借花献佛。这本来就是你们孔雀族的东西,我留着只能当装饰看着,也进不了圣地。”

    夙无衣要把羽翎还给她,说道,“太初羽可炼制成无上灵宝。”

    云琅界面最高等级的法宝就是灵宝,分为先天灵宝和后天灵宝,普遍来说,先天灵宝比后天灵宝更好,但有时也有例外。

    法宝分为固定等级和可升级法宝。

    可升级的法宝常见的是灵剑以及修士的本命法宝。但因界面压制,可升级的法宝最高只能升级到了灵宝,顶了头了,跟修士的修为一样,修炼到了化神后期,不飞升则寿终,修为不可能再进阶。

    无上灵宝不是法宝的一个种类,而是说炼制出来的法宝级别达到云琅界面的最顶,但若是修士飞升到了上界,他所携带的无上灵宝会蜕变成为仙灵器。

    林千蓝没听穆昶说起过。

    她是从穆昶一次无意透露的信息里,知道他还有蚩祖空间孔雀一族的圣物的,可能穆昶以为这类只有特定妖修才能用的东西,林千蓝不会想要,才会没多留意透露了出来。

    谁知林千蓝是个对宝物的认知与常人有异的,他给她一块木属性的极品灵石她都不要,就要了这根孔雀羽翎,穆昶只好给了。

    不过,穆昶在蚩祖空间没呆几天,就被裴禄纠合那只二傻饕餮把他打了个半死,传承不完整,没有孔雀一族的资料也是有缘由的。

    夙无衣的话也没什么可意外的,龙族的圣地信物是蕴含有大量元气的神核碎片,孔雀族的圣地圣物自是不会普通。

    林千蓝只怔了下,没有接羽翎,“夙无衣,你告诉我这个,难道不在意孔雀族圣地的信物被毁?”

    天地伊始,分为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极五个阶段,太初后才生混沌。

    用太初来命名的羽翎,听着都是不凡之物。

    夙无衣摇了摇头,“太初羽并非属于我这支族人。本是你所得之物,自有你处置。”

    林千蓝一把抓过羽翎,然后重重地放回夙无衣手里,“给你了就是你的。要我把大成灵剑还给你吗?”夙无衣这张白纸有时白得太正,让她发急。

    夙无衣被塞进羽翎的手微微一收紧,没再说还回去的话。

    收了才对嘛!林千蓝道,“这根羽翎放在我手上好几天了,没发生一点变化,一拿到你手上就变了样,该着是归你。”

    姬凤逍站在两人一侧,摇着他的龙骨莲火扇,扇出的来的风都带着热意,看两人推让着那根孔雀羽翎,看得兴致勃勃。

    林千蓝是站在夙无衣的对面,没放出神识,看不到夙无衣的耳后,而他站在夙无衣的侧面,看得到,在林千蓝把羽翎拍到夙无衣手上时,不仅注意到夙无衣微微收紧的手,更是注意到了夙无衣的耳后泛了粉色。

    至于嘛,不就是被六师妹碰了下手指吗,没看到六师妹都没自觉吗。

    六师妹这在自己人面前不爱动心思的性子是一点没改啊!不是她不够聪明,而是她不愿。按六师妹的话说,她要是在自己师父师兄面前还时时多个心眼防备,还谈什么自然自在的道心?

    这点姬凤逍非常赞成,意味着六师妹依旧是他的使唤人……

    六师妹说她与夙无衣是因为同心契约有了道侣之名,而她不会与夙无衣结成真正的道侣,这话他信。

    六师妹自己都没发现吧,她已把夙无衣归类为自己人的行列了。

    不成道侣,却成了她的自己人,这关系有得琢磨……“啪!”姬凤逍合上半开的莲火扇,“归属选好了没?选好了就都别站着了,多累!小六,听说你手艺见涨,拿坛你新酿的灵酒出来尝尝。”

    林千蓝回宗后大师兄和三师兄闭关,到了清理门户那天两人出的关,等裘家的事了了后,大师兄又忙于峰中事务,奔走于仙元峰和落烟峰之间,她一直没能大师兄坐下来过。

    时机也总不对,灵酒的事就放到一边去了。

    林千蓝笑道,“这容易的很。”

    因落烟峰上,唯有大师兄爱喝酒,她酿制灵酒时都会特地留出给大师兄的量来。

    “你弄去,我躺会。”说着,姬凤逍轻迈一步,到了宽大的白竹台前,站了站,一挥手,一团软绵绵的雪球落到白竹台上,那团雪球一触到白竹台便伸展开,成了一块厚厚的白毯子。

    大师兄三件套的升级版?

    林千蓝太熟悉这白毯子了,是锦云。大师兄用锦云炼制的厚毯子。

    她为了修补琥珀界,趁着夜烟风高去偷了几十朵锦云,虽然她偷云的行为瞒不了在悟心崖修炼的大能们,但没有说什么不是?不制止就是默许。

    但总归是偷拿的,林千蓝没好意思把飘在浮音宫那几朵锦云拿出来过。

    可对比大师兄明目张胆地把锦云当毯子用,林千蓝觉着自己这胆子需要放得再大些,脸皮需要放得再厚些,因为她刚用神识探了下,锦云毯只有一个功能,就是当毯子。

    暴殄天物啊!林千蓝心里刚感慨完,想起浮音宫里自己炼制的锦云床,跟大师兄是半斤八两,砸了下嘴,不感慨了。

    就这会,姬凤逍已躺到了云毯上。

    不是说大师兄已收服了红莲业火,不用再用太乙之气平衡他的体质了吗,看大师兄这状态,跟以前没差。

    这是懒的。

    升级版的毯子就是不一样,姬凤逍一躺,云毯变得有高有低,姬凤逍如同半靠在美人榻上。

    林千蓝布了个矮玉桌在姬凤逍的前方,自己坐到了一边。

    姬凤逍招呼夙无衣,“无衣,一起来品酒。”

    “他不饮酒。”

    “我不饮酒。”

    林千蓝与夙无衣异口同声。

    林千蓝一念拿出了一坛子灵酒来,以解少许的尴尬。不过,怎么她闭关几天,大师兄跟夙无衣就开始以名字相称了?她闭关前还互称道友呢。

    姬凤逍的狐狸眼眯了起来。他就说两人的关系有得琢磨,果然有得。他又扇起了莲火扇,“这可是小六酿的灵酒……买都买不到同等的。”

    林千蓝摆出了茶盏,“大师兄,夙无衣最喜欢你制成的君夜茶,我这里没了……你看……”暗中传音道,“大师兄,你要是能把夙无衣灌醉了,我给你十坛灵酒。”

    眼见着夙无衣的伤快好了,他随时会离开去万兽山脉,可他的尾羽到底有什么秘密,让冥尘临走时还惦记着?

    她上次趁着夙无衣没醒,只顾着欣赏摸毛了,没去仔细探察,没发现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她总不能问夙无衣“夙无衣,你变一下本体行不,让我看看你的尾羽有什么秘密”,或者问,“夙无衣,你的尾羽有什么跟我有关的秘密吗,说来听听?”

    所谓秘密,就是不能为人所道的,连冥尘都是在最后时刻才告诉的她,那这个秘密对夙无衣不会不重要。或许夙无衣会告诉她,但她总有种当强霸的感觉。

    给夙无衣下药这个方法不成,她那几天,天天给夙无衣下药,夙无衣也没变回本体。

    妖修醉酒后化回原形的例子到处都是,只是夙无衣不饮酒这点不好办……

    姬凤逍趁火打劫,回传道,“五十坛,大坛。”

    “……”林千蓝总共还没五十大坛的灵酒,“大师兄,你不觉着你太狠了点吧?三十坛,小坛。”这三十坛,是她为大师兄留的。

    姬凤逍懒懒道,“三十大坛,一年内给够。”

    林千蓝算了算,灵药园里的灵果灵草能收一批了,加上她素镯里的存货,再酿十几个大坛不成问题,答应了。

    还好大师兄没问她为什么要把夙无衣灌醉,要是问了林千蓝不知该怎么说。

    她当然去藏书阁查了与孔雀一族有关的资料,里面说的与孔雀尾羽有关,都是她知道的。

    孔雀一族是个较有神秘感的种族。

    其他同属凤族的种族,会因血脉、等阶和外形的不同而分属不同的类,有着不同的族名。

    但孔雀一族,除了灵智没怎么开,不能称为妖修的血脉遥远的后裔外,成为妖修的孔雀一族,无论属于哪个族群,都统移为孔雀一族,而不会另起族名。

    孔雀的等阶划分与其他种族也有差异,是以觉醒五色神光的数量来划分。

    没能觉醒五色神光的是六阶,觉醒一道神光的是七阶,觉醒了两道的是八阶,觉醒三道的是九阶。

    换句话说,夙无衣现在已成了九阶妖修,实力不到而已。

    因人修与妖修之间天生横亘着隔阂,人修典籍中有关妖修的记录并不完整。

    没能查到资料,林千蓝只能靠着自己去寻常答案了。

    她不是没想过问倪非,但冥尘用那种方式告诉她,摆明了不想让她到处问人,弄得众所周知。

    问倪非还不如直接问夙无衣呢。

    夙无衣说不会饮酒,但也坐了过来。

    赚了一批灵酒,姬凤逍履行了他的任务,“不巧了,君夜茶没了,改天让小二秋去采一批来,等制成了再请无衣品茗。”

    夙无衣道,“多谢凤逍。”

    “这点小事,有什么可客气的。”姬凤逍偷瞥了眼夙无衣已完全退去粉色的耳后,“小六善酿酒,也喜欢饮酒,想不出来她以后的道侣不会饮酒,啧!”

    姬凤逍这半陈述事实半激的话起了效,夙无衣顿了顿,“我并非不能饮酒,而是不喜酒味。”

    “这好办!”姬凤逍坐了起来,冲林千蓝一摆手,“小六,别拿这普通的东西,把你最好的灵酒拿来,让无衣尝尝。”

    林千蓝想了下,把用碧灵浆酿制的灵蜜酒拿了出来,“这是用碧玉蜂的碧灵浆酿制的,比用白玉蜂蜂蜜酿制的还要甘甜清洌。”

    “哦?”勾起了姬凤逍的酒虫,“快打开尝尝。”

    随着封印的打开,酒香瞬间弥漫了整个院子,甘甜中透着凉意,还带着浓淡相宜的百花香味。

    “好酒!”姬凤逍发自内心地大赞,他这会不懒了,亲自上手倒了几杯,自己先饮了一口,灵酒入口,四肢百骸都被带着凉意的灵力冲刷了一遍,“好酒!”这才对夙无衣说道,“无衣尝尝看。”

    夙无衣对这种酒味不反感,端起了杯子,喝了一口,甘甜凉爽,与灵茶味道完全不同,他却不反感。

    喝了第一口,他哪能不喝第二口?劝外相孤傲、实为单纯的夙无衣喝酒,姬凤逍是信手拈来。

    六杯之后,夙无衣醉伏在白竹台上。

    林千蓝有些傻眼,这醉了,怎么没变回本体啊……

    ※※※※

    十天后,虚天宗的门户如常开放。

    一天之内,经历了天擎钟的敲响、裘家覆灭、太上长老飞升等几件大事,在虚天宗弟子之间的热议哪是十天能消下去的?

    十天的时间,消息早传到宗外去了,小道的大道,什么途径都有。

    虚天宗从不限制弟子间的议论,换而言之,虚天宗的弟子有充分的言论自由。

    这是虚天宗从立宗以来所遵循的宗旨之一。

    虚天宗能成为八大宗门之首,吸引众弟子投身于虚天宗,这项宗旨起了很大的作用。

    是以,在虚天宗有二千多年都没人飞升的情势下,依然能招收到不低于其他宗门的同期弟子。

    哪个修士不是喜欢自由自在?在宣之于众的宗门规矩大同小异的情况下,他们首要考虑的是过得自在,言论自由是最基本的,不少弟子就凭这一条不惜舍近求远投到虚天宗来。

    有这条,虚天宗的八卦事业尤其光大。像那回林千蓝收了无数侍君的传言,姬凤逍稍一推动,传言迅速传遍了整个宗门直至宗外,直至大半个修真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