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章 众口之下即红尘
    虚天宗的六位创始修士看得透彻,修行一途越往后修心所占的份量越重。

    谁说修士的历练就是出去找个草杀个妖探个险地寻个机缘?历练的根本目的在于增长见识、锤炼心境,杀妖寻宝都是历练过程附带的。

    没有心境的提升,何提修为的增长。

    在上古之前,修士的修炼讲究的是去红尘历炼多少遭,然后成其大道。

    在十万多年前,鬼物入侵,修真界遭到重创,许多典籍毁于一旦,很长一个时期才缓过劲来。

    在大量鬼物面前无能无力感,让存留于世的修士以及他们的后人对实力的渴求强过了飞升。他们这样想没什么不对,连命都保不住,还提什么长生和飞升?

    因此,之后修士的修行方式有所改变,红尘历练逐渐被杀妖升级取代,虽修心一项依然不可或缺,但往往修士把修心都放到了提升修为之后,而不是如前人修士那样,先修心,然后顺其自然的提升修为。

    两种方式各有利弊,六位创宗修士没想着让自家宗门的修士都倒转回前人红尘历练的修行方式,而是选择了折衷。

    人言籍籍,人言生花,人言如刀。

    众口之下即是红尘。

    不限制弟子们的言论自由,他们议论他人,或被人议论,对道心都是一种历练。

    再者,进了宗门连话都不能随意说,何谈自在的修行,不如去做散修,虽危险,尚自由。

    这次宗门发生了百年千年难遇的大事件,还一发生就好几个,虚天宗众弟子的八卦之火燃烧汹汹。

    普通弟子对裘家知之甚少,只知道裘家的先祖是创宗修士之一,龙湫山的事暴出来后,有人才知道宗门还有一个裘家,至于裘家除了这事外还做过什么好的坏的事,没几人能说出个一二来。

    宗门上层知情的人不会说出来,他们都是金丹以上的长老,早过了以口舌论是非的阶段,他们遇到是非用的手段只有两种:一是不在意地一笑了之,二是直接出手灭了对方,这要看心情。

    太上长老飞升的事,同样只有少得可怜的故事可讲,无非是太上长老是妖修,守护宗门几万年,然后内容就拐到了谁谁被霞光笼罩了、谁谁被太上长老救了上去。

    故事多,有得议的人是赵毅。

    赵毅在进到宗三年后突然大放异彩,以五灵根的资质,修炼速度超过了许多单灵根的,而且是法剑双修,同时修习炼丹炼器、法阵、符篆这修真四艺,特别他的炼丹上的进步,可用一日千里来形容。

    还有他的一些风流往事,据说他有好多个红颜知己,个个对他死心塌地。

    最有争议的是赵毅到底有没有芥子空间,如果有,赵毅死了,芥子空间被谁得了?

    对于赵毅,之前有多少羡慕嫉妒,现在就有多少唏嘘乐祸。

    众人口的中天晟真人再降为了赵毅。

    有人不屑道,“我当是赵毅的真本事,原来是投靠了裘家,这回好了吧?被连同裘家一同清理了。”

    有人不认同,“赵毅姓赵,不过是跟裘家走的近些,宗门这样殃及池鱼不大好吧?”弟子有充分的言论权,包括随意评议宗门。

    头顶有天道,少有人会恶意的诽谤。

    先前的人驳道,“什么殃及池鱼?谁能说龙湫山的事没有赵毅的参与?谁又知道赵毅为裘家做了什么,不然裘家凭什么把他推到峰主的位置?

    东阳峰峰主离世,按说最该接峰主的位的是那位副峰的真君,宗门却偏偏让赵毅接任了。赵毅何德何能,能跟当年的青梨真人相比?”

    旁边的人恍悟,“对哎,听说青梨真人没少做对宗门有利的事,赵毅除了送给那些巴结他的人自己炼制的灵丹,没听说他为宗门做过什么事。领的宗门任务不算啊。”

    听到有人提起了师父,林千蓝停在了半空。

    这是在仙元峰的诺大平台的试剑峰前。试剑峰被师父劈成两半后,更是激励着众弟子有事没事来这里试剑,以期在试剑石上留下自己的印痕。

    试自己斤两有的是地方,但仙元峰这里来往的宗门长老们最多,要是得了哪位长老的眼收为亲传弟子,那不吝于一步登天了。

    大家都是修士,谁没有个小心机?

    试剑峰成了宗门弟子,基本是外门弟子的聚居场所之一。

    有人提及,话题几下歪到了青梨真人的过往上。

    听了一会,腾二问,“老大师父就是你说的什么佛吧?他做了那么多的好事。”

    云琅界,包括世俗界修的都是道,敬的都是神,没有佛的存在。那天林千蓝对夙无衣说了个借花献佛,被腾二记着了,后来问林千蓝什么是佛,林千蓝为他解释了一通。

    下方弟子所说的师父曾做过的事,有的林千蓝听说过,有的没听说过,就如腾二所说,做的都是好事。

    像是有弟子被邪修杀害,师父并不认得那弟子,却追杀那邪修几万里,终于为那位弟子报了仇。

    还有回,几个女弟子被一位元婴散修掳去采阴补阳,师父以初入金丹去挑那位元婴的洞府,费了不知多少破阵雷珠,用了多少灵符,救出了几位女弟子,自己一身重伤。

    这类事不少。

    所以青梨真人以金丹修为成为峰主,原落烟峰的弟子不仅没离开的,而且有更多的弟子投身过来,只因青梨真人是个护短的。连不认得的外门弟子都护短,他们这些落烟峰的弟子,青梨真人更会护着。

    他们选对了,落烟峰在青梨真人成为峰主后,成了有名的护短峰。

    知道实情的林千蓝扑哧笑道,“那是师父犯了中二。”倪非在她的洞府住了两天,没少说她师父以前做的张扬的事。

    那时的师父身边明里暗里都是守护他的长老,师父心里不痛快,但明白宗门为什么会这样做。

    他是虚天宗修士不能飞升的破局人。

    他受到了宗门的益处,付出些代价是应该的。

    但心里不痛快怎么办?那就给跟着他的这些长老找些事做,追杀个邪修,挑个元婴洞府,除掉宗门附近以打劫虚天宗弟子为生的修士……等等。他不怕打不过,在他危难时刻总有人会跳出来救他。

    这不是中二期是什么?

    因他常把他自己陷入危险中,直到他金丹中期,才算真正没有了隐在他身边的守护长老。

    下方弟子说了会青梨真君,又转回到赵毅身上,“你们说,赵毅有芥子空间是真的假的?”

    有弟子善分析,“我说是真的,要不他哪弄得那么多灵丹?你们是不知道,赵毅刚成为内门弟子那会,给出去多少灵丹,虽说都是一二品的,可架不住量大。

    那会没觉着,这会想想,赵毅哪有时间到处挖灵草炼制灵丹?说从坊市买的吧,他从坊市上买大量的灵草,只为炼制出灵丹来白送人?他那会要练习炼丹术也是炼制三品以上的吧?有个种满灵草的芥子空间才说得过去。”

    有人不认同,“那是赵毅为了拉拢东阳峰的弟子下的血本,对他不是没有好处,这回他接任东阳峰的峰主,东阳峰那些受过他恩惠的人都是支持的。

    他要是有芥子空间,宗门会只让落烟峰的两位真人带人去抓他?”

    林千蓝心下一动,赵毅有没有芥子空间,宗门的上层不会什么都不知道,但还是答应让她跟三位师兄师姐负责东阳峰,意味着赵毅的芥子空间也会落到他们几人的手中。

    上一世,宗门对三位师兄师姐并没有特别之处,就是说,在这事上,宗门对她过于好了。

    记起了萧尧所说的,宗主传迅给其他宗门的人,说若她遇险请伸个援手,宗门有重谢。

    宗门凭什么对她好?

    心再一动,宗门凭什么对师父好的?师父是木灵根木灵体的破局人。

    而她也是木灵根木灵体。

    难道,以前是师父,现在成了她!

    推演术所推演出的结果并不十分的准确,有时就同一个事件,不同时间或不同人的推演结果会不一样,结果相反的例子也是有的。

    若是这样,那她做了这么多事,特别是放任龙湫山被掳的修士离开,让宗门的名誉受了不少损失,可宗门连问都没问过她一句的态度就能解释的通了。

    现在,她是破局人!她说不上来自己这会是什么感觉,较贴近的是无喜无忧。

    但也因此,林千蓝心里有了数。

    她脚下一顿,到了宗主议事大殿外,抬头看了眼大殿上方的狻猊石雕,进了大殿。

    殿中只有玄元宗主和寒远殿主两人。

    该有的礼毕,林千蓝坐下。

    问了几句不紧要的话后,玄远宗主进入了正题,“我跟从位真君商议后,想让你来接任韶雨峰的峰主之位,你看如何?”

    宗门是给了她大利了!韶雨峰的属地在十八个主峰中,是产出最多的前五个峰之一,裘家挑中的主峰哪会有差的。

    东阳峰也不错,可能宗门考虑到那是赵毅曾经接任过的,知道她跟赵毅有过节,没让她去接赵毅的棒。

    这更证实了她的猜测八||九不离十,既然宗门的人不想跟她明说,那她只当不知道,林千蓝适时地露出了讶异之色,“宗主,我如今的修为才只有金丹后期,怕是担当不起峰主之位。”

    玄远宗主劝道,“不用有顾虑。当年你师父成为落烟峰峰主之时,也是金丹后期。”

    寒远殿主也道,“当年云洛曾赞过韶雨峰的秀色为十八峰之首,若不是……”他顿了下,“峰主会是云洛真君。”

    伴着峰主权利双收的,是峰主的责任,对峰中弟子负责,对属地负责,对宗门也要负责更多,做了峰主,外出云游的时间大大缩减,不是宗门的硬性要求,而是作为峰主的自觉。

    这是要用峰主之位把她多留在宗内,做变相的保护?

    林千蓝拒绝,“宗主,寒远殿主,我只能谢辞了,我没想过做峰主,也自觉没有做峰主的能力。我从很早就想好了,不管结丹结婴,都会一直留在落烟峰上。”

    玄元宗主跟寒远殿主相互看了眼,玄元宗主点头道,“既然你不愿意,此事作罢。落烟峰副峰的柳愿长老陨落了,你看……”

    林千蓝再拒绝,“宗主,我虽然修为涨上去了,但修炼时日尚短,当不了别人的师父,更没有收徒的打算,副峰主之位还是让给其他长老吧。”

    她说的全是心里话,不是为了推掉找的理由。

    打理一个副峰不比打理一个主峰要简单。副峰长老有广收徒弟、教导全峰中弟子之责,她哪里做得来?

    当别人的师父?她觉着怪怪的。

    她还是继续做一个什么事都不用太操心的六弟子吧。

    可不是吗,峰务有大师兄和四师兄五师兄三人相助师父,不光轮不着她,连二师姐和三师兄都轮不着。

    玄元宗主还是给了她一些利益,让她虚担了执法殿的执法长老一职,寒远殿主把执法长老的身份牌给了她,笑道,“三年五载地去趟执法殿即可,你该修炼修炼,该出宗出宗,执法长老的身份不会拘着你。”

    这个白送上门的利益,林千蓝接受了。

    殿外有人,“宗主。”

    玄元宗主微张了下眼,挥手打开了殿门,从殿外走来一位中年修士,举手投足间尽展飘逸,他对玄元宗主和寒远殿主各拱了下手。

    玄元宗主指了个座位,“坐,玄晋。你这会来是有事?”

    林千蓝知道了,是玄晋真君。沐瑶要与赵毅结成道侣的事在宗内纷扬了三年,作为沐瑶的师父,玄晋真君在众弟子口中出现的频率不低。

    玄晋真君扫了下眼林千蓝,衣袍轻拂,坐了下来,对玄元宗主说道,“我是有事。”再看向林千蓝,“这位是青梨的六弟子吧?正好,此事跟她有些关系。”

    玄元宗主微垂了下眼皮,又快速抬起,“是林千蓝。你说吧。”

    玄晋真君虽语气平和,但给林千蓝的感觉却不大好,是以她坐着没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