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二章 喜欢过祖先
    楚寒远也是忍俊不禁,“宗主,云洛的女儿,总有几分与云洛相似。”

    想到林洛冰的古灵精怪,玄元宗主哑然失笑,“我原道云洛的女儿与云洛相反,是个娴静的性子,这会是真看走眼了。”

    两人一唱一和,把个玄晋真君凉在了一边。

    玄晋真君没甩袖走,他得弄清楚宗主这样对待林千蓝的原因,他趁着两人说话的空隙,插话道,“宗主,寒远,林师侄……”

    楚寒远跟玄晋的关系还不错,他之前是不喜玄晋为了洗白自家弟子,有意无意地让林千蓝接盘污水的行为,才没理会玄晋真君。

    看玄晋真君明白过来了,说道,“玄晋,此事还是问宗主主吧。我先行一步。”

    几步出了大殿,在殿门口站了下,听到宗主语重心长地说道,“玄晋,芥子空间没在林千蓝手里,我倒是想让芥子空间在她手上……”

    楚寒远一步迈出了大殿。

    刚才林千蓝在走出大殿前,传音给他,说是芥子空间说是芥子空间崩塌后撞入了小虚境,现已与小虚境融合了。

    林千蓝不会撒这个谎,小虚境的空间已经稳定下来,五年后便可重新开放,若没有撞入小虚境极易被戳破。

    她传音给他,是因为不想让玄晋真君听到。这性子,也是肖似云洛。

    遁到上空,见林千蓝正隐在仙元峰平台上空的一朵云彩里,听下方众弟子的墙角,再一细看,那团云是锦云,被炼制成了一个……云毯?云台?

    锦云出了悟心崖还没散,没让他多讶异,用特殊的炼制手法把锦云炼制成法宝,锦云法宝就不会散了,不是没有修士这样做过。

    炼制成法宝后,锦云的灵性则难以保存,而林千蓝脚下的锦云台,锦云的灵性尚在,据他所知,宗内以前没人做到过。

    让楚寒远多看了几眼。

    林千蓝抬眼望过去,“寒远殿主,有事找我?”

    楚寒远抚了下长髯,“原无事找你,既遇到,想与你闲谈几句。”

    林千蓝也不听下方弟子的八卦了,一念下,一平的白云上起了两个四方的云敦子,一边一个。

    虽然她是个只想挂名不想干事的,好歹她也是执法殿的人了,眼前是她的顶头上司,上司找她谈话,她得好生招待一下不是?

    “寒远殿主,请。”林千蓝招呼着,自己坐了一个。她新炼制的云筏还没有其他人坐过。受大师兄升级版三件套里的云毯的启发,她炼制了这个能在空中随风飘动、伪装成白云的休闲法宝。

    屏蔽的禁制不可少,坐在云筏上谈话,声音不会传出云筏外。

    楚寒远笑着上了云筏,“这个云台炼制的不错。”

    明明是照着竹筏的样子炼制的……林千蓝低头看了下云筏上紧密排列的云条,云条从这头竖到那头,两头微微向上翘起,很明显的竹筏特征。

    哪里是云台了……

    想了下,她去了云琅界那么多有水的地方,没有见到过竹筏,寒远殿主不认得也有可能,她是照着异世的竹筏形象炼制的。

    寒远殿主坐下,道,“还没恭喜你,有了一位道侣。”

    林千蓝照单全收,“多谢寒远殿主。”

    赵毅是夙无衣斩了的事瞒不过执法殿的耳目,不过,这不是什么需要瞒人,她与夙无衣都没做过掩盖。

    夙无衣的妖修身份,以及他是她道侣的事,都瞒不过执法殿。

    这里不是苍穹九洲,对妖修相对宽容了许多,有不少画本讲的都是妖修和人修结成道侣的佳话。

    画本的真实性另当别论,能看出人修对妖修宽容的地方是,画本里都把人修和妖修以修为论地位的高低,而非种族。

    非我族类的想法会有,但多数修士在与妖修打交道时,心怀的疏离与防备不会比与陌生的人修打交道时的多多少。

    虚天宗有个妖修的太上长老,因此宗门的修士对妖修的宽容度对宗门的修士更高。

    因此,夙无衣在虚天宗内无需变幻形貌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她也是看夙无衣的原貌更顺眼。

    夙无衣跟她有同心契约是事实,她没想在寒远殿主跟前否认。

    她只对师父和师兄师姐们说了实情,对其他的人都不会做过多的解释。

    楚寒远问道,“你此次可是去了苍穹九洲?”

    林千蓝猜不出他问的目的,答道,“是过了恶煞海。”

    她在神殒之渊结丹的事,因赵毅的刻意宣扬,早就流传开来。神殒之渊离恶煞海不远,很自然会让人联想到她过了恶煞海。

    “可曾找到你的生父?”

    “找到了。”真是想跟她闲谈。林千蓝入宗时登记的是出身于世俗界,父母双亡。

    当然,在她是云洛真君女儿的事传出去后,宗门登记的资料已经作废。

    “你生父对你可好?”

    “不好。”想到司华烨想杀她取魂的执着劲,林千蓝无法违心地说出“好”“尚可”等字眼来。

    又补充道,“但也理解,我又不是他亲手养大的,空有血缘没有亲情投入,怎么好的起来。”

    楚寒远没了笑容,“当初是我建议云洛去的苍穹九洲,以为她在那里会找到解毒的方法,再归来会是进阶化神了,没想到一百多年后,等到的是她的魂灯熄灭。”

    娘亲能去苍穹九洲,还有寒远殿主的建议这一层?林千蓝想起师父对寒远殿主的不喜,问道,“后来,你对师父说我娘亲去了北漠?”

    “是。云洛在走之前说的,若是她离开的久了,青梨问起,只说她去了北漠寻找异火了。还是云洛了解青梨,青梨出关后,等不及云洛归来,便去寻找了。”

    解了林千蓝的一个谜。师父没找到,怀疑起寒远殿主给他消息的准确性,后来娘亲的魂灯熄灭,师父对寒远殿主哪能喜欢的起来?想必没少找寒远殿主的麻烦。

    林千蓝试探着问,“殿主与我娘亲的关系很好?”娘亲会采用了寒远殿主的建议,说明了对他的信任。在她被宗门里的人下了毒,还能信任寒远殿主,两人的关系不会仅是一般。

    寒远殿主想起了什么,眼睛微弯,“我跟云洛的关系……在她结丹之前都不大好,云洛没少犯在我手里,执法殿也进过几回。”

    想到倪非口中,娘亲做下的那些事,被当时身为执法殿执法长老的楚寒远抓住,太正常了。

    “那你与我娘亲……”不会一个总犯事,一个总去抓,抓来抓去抓出什么感情来吧?

    楚寒远给了她一个意外的答案,“你或许该姓楚。”

    林千蓝不会做楚寒远是她生父之想,“你是说我娘亲是楚家人?”

    “或许是。但并没有证实。”

    执法殿殿主说的或许,便是有很大的几率。林千蓝问,“我娘亲的父母以及祖辈都是凡人,你怎么会认为她是楚家人呢?”

    楚寒远没直接回答,冲她颇为狡黠地一笑,“你是不是早想想看我没胡子的相貌?”

    在初见到寒远殿主时,林千蓝是那样想来着,她那会神色还收不好,被寒远殿主看穿了真实想法去。

    林千蓝还没想好答是还是否认,只见坐着的寒远殿主变了模样!

    林千蓝吃惊地差点没坐住!

    虽坐住了,身形还是歪了歪。

    楚寒远道,“这是我的不留长髯的真容。”

    留着长髯的楚寒远只能说清隽有度,远不是传言中以出众容貌著称的级别。

    没有长髯的楚寒远,二十出头的面相,说是颜如敷粉,面若冠玉不仅绝不为过,站在倪非身边也毫不逊色。

    单在容貌上,他把有龙章公子之称的楚青悟都比下去了。只有在修真界,才会发生这种父亲比儿子还年轻俊美的事来。

    让林千蓝吃惊的是楚寒远的容貌,跟她记忆中娘亲的面容几乎是一模一样!

    她以为洛启已经够像她娘亲的了,但洛启像的是五官,气度上没有相似之处。

    楚寒远连气质都与娘亲极为相似!

    楚寒远的容貌偏阴柔,虽还是能辨识出他是男的,但若是穿成女装,再往偏女性方向修饰一下,林千蓝会以为是她娘亲复生了。

    料到林千蓝会有这样的表现,楚寒远笑道,“可看到证据了?”不是光凭着容貌相似,楚寒远有其他的证据,“四千多年前,楚家有位化神老祖去世俗界历练红尘……”

    楚家这位化神老祖名为楚云河,他久久不能进阶到化神中期,便采用了红尘历练的方式,幻化成一个凡人,到世俗界住了下来。

    他不再使用法术,凡事亲为,又跟凡人一样娶妻生子,隔两年就会变幻下面容,让面相与他在当地宣称的相匹配,待妻子死后,他便离开了。

    因他的子女都没有灵根,便没有带到修真界。

    楚云河隔个几十年会回去世俗界暗中察看,持续了有几百年,但令他感到嗟呀的是,他的那么多后人,没有一个身具灵根的。

    四五百年,凡人已过了十来代人,楚云河世俗界后人的血脉越来越远,谈不上什么血脉亲情了,再之后,他没再回去过。

    则楚云河在世俗用的名字是林云河,楚云河的灵根是冰灵根。

    红尘历练中,不少有修士在世俗界娶妻生子,一贯的做法都是带回有灵根的子女。世俗界没有妖兽,少会遇到修士打斗被殃及,凡人生活在世俗界更为安乐。

    修士个人的历练经历,不说出去不会有人知道。

    楚寒远是从他的这位叔祖的遗留下来的玉简中知道的这段红尘历练,但里面没有记载楚云河是在哪里历练的,他不好判断林洛冰到底是不是他叔祖的后人。

    他那时还没有留长髯,他与林洛冰容貌的相似程度让宗门的人啧啧称奇。

    而楚寒远的容貌肖似楚云河的。

    冰灵根,姓林,相似的容貌,让楚寒远疑心起林洛冰是否是叔祖的后人。

    四千多年,即便云琅世俗界的凡人比琉瑛界的寿命要长些,但也过去了至少百代。

    一百代之前的祖宗只要不是高官名仕,加上改朝换代,天灾人害,世事变迁,百代后的后人哪里知道百代前的祖先是何许人?

    林洛冰往上的族人世代为农,祖谱只记到上十代,并没有林云河的名字传下来。

    修士有的是辨识血脉的手段,但林洛冰拒绝了楚寒远提出的验证血脉以证实是否楚家后人的提议。

    林千蓝同样选择拒绝,“我选不验证血脉。”

    楚寒远最讲证据,他没有七八分的把握,不会说出让她验证血脉的话。验证血脉之后便是回归楚家。

    所以,寒远殿主看她的友善眼神,充满着对后辈的慈爱?

    林千蓝再看寒远殿主,自感比她的面相还要小,长得那么的风华绝代,带着阴柔之风,他烟面冷情的执法殿殿主的身份实在不搭。

    林千蓝敢确定以及肯定,寒远殿主蓄了长髯跟遮掩住他偏嫩的盛世美颜有关。

    只一个理由,就让林千蓝坚决排斥她姓楚。

    楚青梧可是她初恋的那个人啊!还差点结成了道侣,当时她要是一点犹豫,现在不知跟楚青梧双修多少年了。

    这是什么神转折?

    林千蓝的心头这会不知多少个小人在吵吵。

    楚青梧有可能是她上数百代的祖先的亲人,按辈分算,楚青梧也算是她百代前的祖先。

    约等于,她的初恋是她的祖先……

    虽说血脉淡到了,在妖族那里都该分化出几个种族了,但她跟楚青梧不是平辈,而是差了个百辈。

    修士修为越高,子嗣越艰难,千多岁才有了子女的很平常,同父同母的兄弟相差几百上千岁的,更是常见,所以修真界的修士间,不能以凡人的辈份来论。

    寒远真君在让楚青梧跟她结成道侣时,按的就是修真界的规矩,血脉出了五代,不是师徒传承,又有过情义,所以撮合了她跟楚青梧。

    可林千蓝自己心里过不去啊。

    只要不板板定钉,林千蓝绝不承认她姓楚!

    反正这个血脉她是不会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