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三章 阴影面积
    成为楚家人,为林千蓝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楚家和殷家都是创宗修士的后裔,他们跟裘家做了相反的选择,完全摒弃了幕后家族那一套,走在了宗门幕前。

    两家人在外从不说他们是创宗修士的后人,楚姓和殷姓也非特殊姓氏,虚天宗十多万人,姓这两个姓氏的人数大有人在。

    是以除了少数人外,都不知道现今虚天宗有些势力的的楚家和殷家的修士,是楚、殷两家创宗修士一脉,也跟两家行事为人跟裘家一脉完全不同有很大关联。

    当年巽木真人告诉林千蓝,说除了裘家,其他创宗修士的后人都不在了,不是巽木真人对她说了谎,而是他不敢断言此楚殷是彼楚殷,不想误导了她。

    楚家和殷家几万年的底蕴,人才辈出,在两千多年前,虚天宗最后一个飞升的就是楚家人。

    相比于人丁不多的殷家,楚家人人丁不少,不止虚天宗内有楚家人,其他地方,都是楚家的分支。

    执法殿殿主这个职位,几乎每代都是楚家人,可见楚家在宗门的势力及实力。执法殿权大容易得罪人,但担任殿主的楚家人没有一位让人诟病的。

    楚家在宗门势大,靠的不是钻营,而是实力,楚家人天才倍出,除了宗门内的两位老祖,楚家在宗外的分支另有两位老祖在世。

    这样的楚家,不缺修炼资源。

    最重要的是,楚家几万年所积累各类典籍,那才是无价之宝。

    没有楚青梧那事,林千蓝也不会让她可能是楚家后人的可能,变成事实。

    若是她初入宗门,是个缺师父少功法的外门弟子,寒远殿主向她伸出这根橄榄枝,她少不得权衡一番,有五五的几率会同意验证血脉。

    说是五五,因为她有顾虑,她为什么不加入司家,那她就为什么不想加入楚家。

    楚寒远一点都不意外,“你最像云洛的地方就是内里的禀性。”

    内里的禀性,是指她的三观呗。

    楚寒远撤去了显现给她看的真容,再现了长髯的相貌,成了三十来岁的美髯公。

    林千蓝颇有些遗憾地收回目光。

    楚寒远笑出了声,“你跟你师父正相反,他看到我的真容就很不高兴。因为我跟云洛太像了。”

    原来师父不喜寒远殿主还有这一层在啊!

    楚寒远说是闲谈就是闲谈,没有用长辈或顶头上司的口吻,跟林千蓝交谈了好一阵子。

    后来,林千蓝拿出了她待客的必杀技——自酿灵酒,本想着寒远殿主只会略品一下,谁知她消息不灵通,不知道寒远殿主也是个好酒的,什么灵酒都喜欢,一下被要走好几坛子。

    寒远殿主没白要,回给她几个玉简,是楚家先辈们的修炼心得,包括疑似她先祖的楚云河的修炼杂记。

    修为上到了金丹以后,单纯的运行功法形式的闭关对提升修为已不起决定性作用,特别是要结婴,修心方面尤其重要。

    寒远殿主给她的心得玉简,偏向于修心,让林千蓝心生感激。

    其实她清楚,验不验血脉不重要了,寒远殿主不是认定她是楚云河的后人,不会对她这么好。

    ※※※※

    寒远殿主走了后,林千蓝自己坐在云筏上又听会八卦,才驾着云筏慢悠悠地晃回了落烟峰。

    回到洞府,看到腾二躺在树荫里卷着树上一个个低垂下来的玉娑果玩。

    没有小墨作伴,看此时的腾二很是孤单。

    林千蓝也是常常会想起小墨,知道有冥尘看顾,小墨不会有事,可禁不住心里会起担忧。

    “腾二,夙无衣那里没什么事吧?”

    她离开时,把腾二留在了洞府内,看顾着醉酒不醒的夙无衣。

    林千蓝对夙无衣怀着深深的罪恶感。

    她让大师兄把夙无衣灌醉了,想看夙无衣变成本体,可结果,夙无衣醉是醉了,但没化回原形。

    夙无衣头回饮酒,头回就被灌醉了,一醉醉了三天都没醒。

    不知会不会给夙无衣留下心理阴影?

    她这不是下毒,就是下药,不然就是灌醉,夙无衣这心里阴影面积得多大。

    腾二的情绪不高,“我半个时辰前看过,没醒。”

    林千蓝知道腾二是无聊了。芷音跟它不对付,它跟钱骏又不是什么话都能聊,它捉弄了两回负责打扫洞府的新弟子,见两人除了畏惧一点都没趣,玩的索然无味就不玩了。

    不说腾二,自打回到落烟峰,特别是在尘埃落定之后,她从内到外的安宁。由安宁带来的安逸,消去了她的许多斗志,有时会冒出就此不闭关不出峰历练,先慢慢修炼个一百两百年也不错的念头。

    反正她的寿命还长着呢,够挥霍的。

    说好听是与世无争,其实就是颓废。

    不过,只闪过一念而已,她想飞升的心没有变。

    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起这种念头,是因为,她认同的自己是林千蓝活到现在,才从内心深处真正生出安全感来。

    她珍惜此刻的来之不易,想让这种安全感多存在一些时日。

    看腾二的长尾打裂了第六个玉娑果了,林千蓝道,“想去你去大师兄或二师姐那里呆会去。”

    按腾二的分类标准,大师兄和二师姐属有意思的,三师兄属催眠的——它去三师兄洞府,三师兄不是在练剑就是在擦剑,它瞪着眼看着,一会就睡着了,去了两回不去了。

    “老大大师兄和二师姐都在修炼,没空。”

    “腾二,你去峰下玩去吧,记着别乱吓人。腾二嘟囔道,“人修天天都修炼,都没玩的空了。还是我们妖修好,一睡睡足了,就能玩上好久。”

    林千蓝见它实在无聊的透顶上,说道,“腾二,你去找峰中弟子,或者到峰外玩去也行,记着别乱吓人。”

    腾二一下扔了卷在尾巴上的玉娑果,“真的啊!老大,你让我出峰了?”

    “真的,去吧。想吓人,别找那些练气初期的弟子下,吓那些修为高的去,吓往了等于让他们历练了。”腾二是图个热闹,图个乐,不会真把人吓坏了,它也有分寸,不会把人吓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