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六章 被冥尘坑了
    (现在是替换章节。先不要点,等没了这行字再点开。)

    来回了几个念,林千蓝到底舍不得放弃弄清真相的大好机会,选了留下来看夙无衣的尾羽会发生什么变化。

    被发现了再说被发现的事。

    “唔……”又一低沉的声音后,夙无衣变回了人形形态。

    不再是之前的平静的睡相,而是身形微动。

    他的面色也不再是白皙如玉,而是变成了粉色,如同敷了桃花粉。

    她酿制的灵酒后劲有这么大?都过了三天多了,这酒劲还往上涌?林千蓝下意识地想到。

    人长得好看,醉酒的样子也好看。

    林千蓝的负罪感更强,这个灌醉貌似比下药对夙无衣的影响还大,她决定以后决不再灌醉夙无衣了。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闻到房间里多了一股极为清淡的竹叶香氛。

    但她的大脑还没当机,随即否定了这个下意识,那天刚醉酒时,夙无衣只两颊飞了红,没跟现在这样,整个人变得粉嫩嫩的,生生拉低了他的面相年龄。

    夙无衣这是……

    林千蓝有个想法快要脱出而口,被夙无衣两弧微颤的羽睫截了下来。

    两弯羽睫颤了几颤后,缓缓半睁,幽蓝的眸子不似以往的清亮,朦胧惺松,没有聚焦。

    他的头往榻外转了转,没有聚集的眼眸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林千蓝的位置。

    还是像酒劲没解。林千蓝心虚地看着夙无衣。

    冷不丁一条白色的带子从夙无衣指尖飞出,缠在了林千蓝的腰间,再一收,林千蓝被卷回到了榻前。

    一则夙无衣出手快,二则林千蓝对夙无衣心怀歉疚,没有反抗,被夙无衣一举得手。

    “夙无衣,你没——”林千蓝的话被夙无衣抓她手的举动打断了。

    夙无衣的一只手与她是十指相扣!

    几股细而绵长的暖流从指缝间传递到她的手上。

    林千蓝呼吸顿住,懵了下。

    初见时咬他的脸一口不算,林千蓝与夙无衣最亲密的接触只是握手,还是一握即松,何曾与他十指相扣过!

    暖?

    夙无衣的手总是清清凉凉,这会太暖,可称得上热了。

    “千蓝……”夙无衣的声音不再清亮,而是略为低沉。

    上挑的尾音挠在了林千蓝的心口处,让她的呼吸继续停顿。

    长长的羽睫下是浮了水色的惺松蓝眸,意欲绵绵地望着她,“千蓝……你,允了我?”

    又是勾人的上挑尾音!

    林千蓝差点下意识地点头。

    要命!

    夙无衣太会撩她!

    有过亲自经历的林千蓝在她从一懵后回神,就知道夙无衣怎么了。

    夙无衣对她起了欲念了。

    大概,可能,或许……是因为她摸了他的尾羽,挑起的他的欲念……

    “千蓝……”夙无衣放出的信号分明是随她对他予取予求。

    林千蓝的腿软了下,幸好遮在了长袍内。

    腿一软,林千蓝僵直的身子向床塌方向微微栽了下。

    也让林千蓝呼出了那口停顿多时的气息。

    不行!她再不离开,哪里还把持得住?

    她猛得把手从夙无衣的手中抽出,瞬移离去。

    夙无衣盯着林千蓝消失的地方,眸子里的水色渐渐散去,脸上的粉色没退,却蒙上了一层伤悲。

    ※※※※

    说好不再在夙无衣面前落荒而逃的林千蓝,这回又落荒而逃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夙无衣水色蓝眸继续在她眼前不断地浮现,让她的心不由得产生了悸动。

    她会这样,是因为她对夙无衣尚有情在,他对她依然有着杀伤力。

    但她却做不到顺水推舟,所以她选择略带狼狈地逃离。

    林千蓝取出红玉壶来,喝了一杯玉琼液,悸动的心不再悸动。

    能增长神识的玉琼液,也有静心宁气的功效。林千蓝借口玉琼液都用来执行他的手下雪飞彤了,从倪非那里又要来了不少。

    林千蓝举杯在唇前,闻着玉琼液的清幽香味,让她想在夙无衣房间闻到的那股竹叶香氛。

    她的手一抖。

    不少妖族发情时,会从身上散出吸引异性的气味……

    竹叶香氛是从夙无衣身上散发出来的。

    夙无衣不止是对她起了欲念,还要加上他发情了!

    她是始作俑者。

    让她唯一感到还庆幸的是,夙无衣是孔雀一族,而不是龙族。

    为了寻找夙无衣尾羽的秘密,林千蓝翻看了大量与孔雀一族有关的典籍,其中有对孔雀一族发情期的记述。

    严格来说,孔雀一族不能称之为发情期,特别是孔雀妖修,他们的**起落与人修相似,不会象龙族一样,一旦进入发情期,便难以自控。

    人修是怎样动情动欲的,孔雀一族就是怎样的。

    要说不同的地方,就是孔雀一族的**没有人修退的那么快。

    林千蓝放下杯子,唤来芷音,把桌上的红玉壶给了她,“芷音,把这个给夙无衣送去。”

    她惹起的火,得负责帮夙无衣灭了。

    芷音出来,问道,“主人,是把壶里的玉琼液都给夙无衣,还是倒出一杯再把壶拿回来?”

    林千蓝想着后一种场景,显得她怪小气的,“都留给夙无衣吧。”

    “我这就去。”芷音捧起了红玉壶,想了下,问道,“主人为什么不与夙无衣双修?这次主人又没有给他下毒,是夙无衣自愿的。”

    芷音的孩童模样,让林千蓝不想与她讨论双修的话题,“这事不是一两句能说完的。你快去送东西。”打发走了芷音。

    林千蓝把杯中剩下的玉琼液一口喝光,闭目把玉琼液带来的灵力在体内运行一圈,头脑彻底清醒。

    “冥尘!”林千蓝恶狠狠地念着冥尘的名字。

    冥尘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

    知道冥尘是听不到,感应不到,可她怎么能气顺?恨不得追到上界去,揉冥尘个十年八年的毛才能顺了气!

    冥尘临了临了,在走之前坑了她一把。

    现在想来,哪会是冥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他是故意不把话说完!

    冥尘深知她的脾气性子的,知道她听到了半句话,必定会想办法追查个清楚。

    她是追查清楚了,夙无衣的尾羽是夙无衣的敏感区域,她这个被坑的,逮着夙无衣的尾羽不停的摸啊摸,相当于在人修的耳后不断地哈着气,这是强撩啊!

    嘴上说不跟人结成道侣,结果摸着人敏感之处强撩,她这手表里不一的猥琐干的漂亮!

    “咯嚓嚓……”玉杯在林千蓝手里碎成粉末,“冥尘!别想着飞升了我就找不到你!”

    她是多信任冥尘啊,可以说冥尘是她最信任的人,从没往冥尘会坑她上想过,对他所说的夙无衣尾羽的事深信不疑。

    可事实在这里摆着,冥尘就是坑了她,还是大坑!

    只是一念间的事,她刚才要是没选择离开,这会,跟夙无衣已真成了道侣了!

    要是全出于她的自愿还好说,正好让她认清她对夙无衣的感情。

    但不全是。

    夙无衣是受了她精准无比的强撩才起的欲念,而她,也部分受到了夙无衣散发出的香氛影响。

    冥尘为什么要这样做?把她跟夙无衣拉作堆?

    倪非看出了夙无衣是仙灵之体,冥尘没道理看不出来。

    林千蓝觉着,冥尘不仅看出来了,还早看出来了,所以才会做个她与夙无衣结成道侣的推手。

    冥尘是为了她好。

    冥尘知道她的目标是飞升,成仙,跟夙无衣结伴修炼,会让她的成仙之路变得通畅。

    他没告诉她夙无衣是仙灵之体,也是因为了解她,知道她得知这件事后会怎么想,怎么做。

    倪非告诉她了,是因为倪非以为她与夙无衣是货真价实的道侣,告诉她只为锦上添花。

    冥尘在临飞升前摆了她一道,是想给她提个醒,以后在修炼一途上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更多,对谁都不要绝对的信任,包括他。以后遇到他,不要连防备都没有,或许她会因此送命。

    冥尘每觉醒一次冥王之道,性情就要冷上几分,会忘记许多凡尘事。

    他觉醒两次了,在觉醒中丢失的记忆幸运地找回来了,可冥尘不敢保证他以后的觉醒中丢失的记忆都能找回来。若是以后哪天再遇到了,冥尘忘记了她,而她本着对冥尘信任而不设防,真有可能被冥尘杀了。

    冥尘用坑她的方式提醒她,是说两人再相遇,冥尘不认识她的可能性很大。

    “冥尘,你别想忘掉我!”林千蓝牙咬得色厉内荏。

    与冥尘小墨作别后,伤别离的情绪到了现在才得以宣泄出来。

    冥尘于她,亦伴亦友,亦师亦长。

    她不想失去他。

    冥尘在飞升并没有与她解除契约,因界面的隔离,她感应不到东西,但就她单方面的隐约感知,冥尘与她的契约还在。

    冥尘,等着吧!

    林千蓝摩拳擦掌。她不相信冥尘给她挖下这个坑,没有看她笑话的意味在里。

    摩了几下拳,擦了两下掌后,林千蓝犯起愁来,她以后还怎么面对夙无衣?

    冥尘坑她的事件中,夙无衣无辜中招。

    林千蓝记起在万兽山脉的夙无衣脸红的事来。她以为夙无衣的面色变粉是妖丹有伤痕的原因,却没想过是被她撩的了。

    她自以为趁着夙无衣没醒,偷偷摸他毛的奸计得逞,谁知被夙无衣察觉到了,才会在面对她时面色发粉。

    “被她坑了两回啊。”

    林千蓝站了起来,逃避和冷处理不是办法,她得给夙无衣一个交待。

    这一站起,才注意到自己的腰间还系着一根白色的带子。

    “夙无衣……”夙无衣知道她要逃走!

    是夙无衣把她拉到塌前的羽绳法宝。

    林千蓝知道怎么收的,捏着羽绳的一端,轻轻一抖,白色的带子化成一根白色的羽翎。

    察觉到她想逃离,夙无衣松开羽绳,任她离去。

    没想到她逃的这么快,没来得及收回,夙无衣干脆地松了手,羽绳缠在了她的腰上被她带走了。

    ※※※※

    走出房门外,林千蓝踌躇了,她现在进去,要是夙无衣的情绪还没平息下来,她不是白逃了。

    她远程指挥着,“芷音,夙无衣怎么样了?”

    芷音传音道,“我把玉琼液给他了。”

    听到夙无衣收下,林千蓝莫名地松口气,“你多看着点,夙无衣那里有什么事,及时跟我说。”她没让芷音回浮音宫,而是呆在夙无衣附近,以防他有事。

    “我会的,主人。”

    出了院子后,去了她最喜欢的观烟台。

    她没站到观烟台上,而是上到了观烟台旁观的两棵交缠在一起的凤栖木上。

    上面的大师兄三件套还在。

    林千蓝斜靠到了玉榻上,背后靠着厚厚的靠垫,望着对面奇云峰上的滚滚烟龙,相当的惬意。

    坐不知多久,林千蓝觉着时间差不多了,问芷音,“夙无衣怎样了?”

    “我正想找主人,夙无衣不在房间里了。”

    林千蓝站起,却是感觉到背后有人上来了,回过头去,却是与夙无衣的眼眸对上。

    夙无衣的脸透着粉意,但不再是桃花色。

    林千蓝理亏,“夙无衣,刚才那事,我可以解释。”

    夙无衣道,“你不肯原凉我?”

    走出房门外,林千蓝踌躇了,她现在进去,要是夙无衣的情绪还没平息下来,她不是白逃了。

    她远程指挥着,“芷音,夙无衣怎么样了?”

    芷音传音道,“我把玉琼液给他了。”

    听到夙无衣收下,林千蓝莫名地松口气,“你多看着点,夙无衣那里有什么事,及时跟我说。”她没让芷音回浮音宫,而是呆在夙无衣附近,以防他有事。

    “我会的,主人。”

    出了院子后,去了她最喜欢的观烟台。

    她没站到观烟台上,而是上到了观烟台旁观的两棵交缠在一起的凤栖木上。

    上面的大师兄三件套还在。

    林千蓝斜靠到了玉榻上,背后靠着厚厚的靠垫,望着对面奇云峰上的滚滚烟龙,相当的惬意。

    坐不知多久,林千蓝觉着时间差不多了,问芷音,“夙无衣怎样了?”

    “我正想找主人,夙无衣不在房间里了。”

    林千蓝站起,却是感觉到背后有人上来了。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