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七章 被
    观烟台突兀在峰外,因倾斜的地势成了落烟峰上的风口,有时风大,有时风小。

    此时,风大。

    凤栖木墨绿色的宽大树叶被风吹得扑簌簌地响。

    夙无衣衣袍上缀着的轻羽在风中旋舞,却又不会被随风飘去。

    他的银发飘拂到了身后,织成了银色飞瀑。

    随风吹散的,还有竹叶的香氛,清清洌洌,宛若夙无衣其人。

    也因着有风,散到林千蓝身边的竹叶香氛变得很淡。

    夙无衣脸上的粉色又退去几分,“你说待我如常,为何对我总说重复之语。”

    “我……”林千蓝语结。

    为何……她知道为何。

    她既决定不与夙无衣结成道侣了,在与他相处时就有了顾忌,怕一不留神说出什么会让夙无衣误会的话,说话时少了些冲口而出,多是在脑中过滤几遍再出口。

    有暧昧倾向的不能说,不会跟夙无衣无事闲聊,更没有调侃开玩笑,她对夙无衣用的多是公事公办的语气。

    一旦谈及到两人私事上,林千蓝过滤后的话只剩下了几句。

    颠来倒去的就这几句。

    夙无衣的眸光不移,“只要是你给的,药,毒,灵酒,我不会拒你。我信你。”

    “你还是不要太信任我的好……”林千蓝的语气弱了下来,“我真有可能给你下毒。”

    她知道夙无衣不止是说说,他就是这样做的,她给他的灵丹,他问都不问就一口服下,他明知道自己不胜酒力,还是如她所愿喝到了醉倒。

    “你不会。若哪天你下毒于我,定是为我所想。”

    这话把林千蓝纷乱的思绪搅成了一锅粥。

    她之所以放弃了夙无衣,是因为她觉着他们之间缺少信任,正是信任不足,夙无衣会信了虎妖的挑拨。

    若要结成道侣,两情相悦并不足够,基础是彼此间的信任,没有信任为基础,两情相悦很快会随风飘逝,剩下的便是怨偶。

    现在,夙无衣给了她完全的信任。

    林千蓝不知该如何回应,左顾而言他,把手里的羽翎法宝递向夙无衣,“这个,还给你。”

    夙无衣垂了垂羽睫,走来接过,静默了会道,“我一会便会离开。”

    林千蓝一愣,“你要去哪?”问完了,又觉着不该问。

    夙无衣的走是迟早的。

    她早知道夙无衣是有事要去万兽山脉的妖族属地,只因遇到她,发生了后面一系列的事而耽搁了这么久,现在伤好的差不多了,他是该去办他要办的事了。

    “去族地。”

    林千蓝只说,“那,祝你一路顺风。”

    “能否……”夙无衣的眼眸里有了企求之色,“在我离开之前,与我再如夙昔谷一般相处。”

    “……好。”

    夙无衣坐到了林千蓝的旁边,却不是榻上,而是盘坐在了榻前,不是面对着林千蓝,是挨着她的袍摆席地而坐。

    林千蓝以为夙无衣所说的如夙昔谷般相处,是与她相对而坐,喝茶闲谈,没想到是这种。

    在夙无衣送于本命羽翎之后,当她需要与他亲近时,他有时便会像这样,坐在她的前侧,把银发全部留给她,做她缓解**的解药。

    这是她与夙无衣相处时,最为亲近的举动。

    正是这个把后背留给她的举动,让她以为夙无衣对她是信任的,她对夙无衣不再是只有原始之欲,而是生出了不加杂质的情愫。

    那时,两人都是席地而坐,而现在,她坐在榻上,夙无衣坐在她的下方,让她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

    坐在下方的夙无衣除了给她信任亲近感外,还有种……那种感觉她形容不来。

    她是该坐着不动,还是该坐榻上起来,跟夙无衣一起席地而坐?

    夙无衣等了一会,没等到林千蓝有所行动,侧过脸来,说道,“冥前辈说,你喜欢如此。”

    她怎么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冥尘私下里还给她挖了坑?林千蓝问道,“喜欢怎样?”

    夙无衣的脸眼见着再红了起来,犹豫了下,头缓缓地侧歪下来,枕在了林千蓝的膝上,银发遮住了她半边的黛色衣袍。

    林千蓝全身僵如木雕。

    她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了,是乖顺!夙无衣这会给她的感觉,除了亲近信任,还有乖顺!

    她什么时候跟冥尘说过她喜欢夙无衣这样了?

    冥尘怎么就可着夙无衣一个人坑呢?

    林千蓝不忍心夙无衣被蒙在鼓里,“夙无衣,我没有对冥尘说过我喜欢这样。”

    夙无衣听了,从她的膝上起来,微垂着眼道,“你不喜欢?”

    额……虽然觉着怪怪的,但如此乖顺的夙无衣,也不能说不喜欢。“也不是……只是没想到。”

    “我知道了。是冥前辈为了让你我一起自作的主张。”夙无衣红着脸上再起了落寞,“我总要试一试。”

    相处的多了,林千蓝知道夙无衣不是个对谁都单纯好骗的,他只信任他愿意信任的人。

    夙无衣相任了虎妖所言,是基于真假掺在一起的事实,和虎妖花了数百年取得的他的信任。

    他信任冥尘,才会为冥尘所坑。

    不说夙无衣,她不也是被冥尘坑了?林千蓝违心地为冥尘说好话,“冥尘他,出发点是好的。”

    她心里忽然质疑起自己所做出的决定来,一朝不信任,便再不可信任?

    夙无衣暗了眸色,“冥前辈说,我刺你一剑成了一粒沙子,不容你眼,本命羽翎是一道珈锁,不容你心。”

    夙无衣毫不避讳地揭开了两人之间横亘的最大障碍,或者说是林千蓝做不到顺水推舟的两大主因。

    “是。所以,夙无衣,你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夙无衣固执道,“若要去掉那粒沙子,重新得到你的认可,我便要向你证明我对你的信任。”

    林千蓝心一动,夙无衣不会想着解除了同心契约吧?若真这样做了,夙无衣便自断了前程,还有他的命。

    她虽不喜被一个强行加持的契约束缚,但到了现在,她更不想伤了夙无衣的性命。就这么长时间来看,同心契约对她的影响微乎其微,完全没必要非解了不可。

    阻止道,“夙无衣,本命羽翎解不解除不重要了。别忘了,解除了对我也是有损的。”她只拿自己说事。

    夙无衣应道,“嗯。我不会让此事伤害到你的。”

    林千蓝放心了,“这样就好。”

    夙无衣又抬着看向她,“我想,再试一次。”

    “额……好。”林千蓝弄不懂自己出于什么心思,答应了。

    银发再遮了林千蓝的黛色衣袍,林千蓝的膝盖成了热源,向她全身散发着热度。

    挨得近了,竹叶香氛多了些,但因有风,达不到在房间里的浓度,是以林千蓝还是很清醒理智,她的手并没有落到银发上。

    没有亲近,没有挽留,夙无衣的眸光暗了下去,身形渐次消失在林千蓝眼前。

    夙无衣走了。

    她说的做的,够明了清晰,想是不会再见到夙无衣了。

    林千蓝发现自己并没有像离开仙京城时那样有解脱感,也没有在万兽山脉再遇后的无动于衷。

    她僵坐好一阵子,才把虚举在两侧的手放下。

    “小六。”

    突来的声音让林千蓝回了神。

    一个白云团子落到树冠上,姬凤逍从上面走了下来。

    林千蓝受姬凤逍锦云榻的启发炼制出了云筏,姬凤逍当即招着腾二一起偷渡进了悟心崖,再弄来一朵锦云,让林千蓝为他炼制了这个跟个普通白云团子没两样的飞行法宝。

    林千蓝站了起来,“大师兄。”

    姬凤逍手里的龙骨莲火扇合起,持着扇柄朝着林千蓝点了点,“小六,你怎么行事越发的拘谨了?”

    “大师兄,你听到了?”在夙无衣刚过来时,林千蓝往四周扫了下,没看到有人。后来,她的心绪繁乱起来,没心思再往周围看,大师兄应是在这之后来的。

    也是因为这是在落烟峰上。

    落烟峰的弟子都知道,观烟台一带是峰主大弟子姬凤逍常来的地方,没人敢来打扰,久而久之,观烟台成了姬凤逍的专属地盘,除了他们师兄妹几人,不会有其他人在,所以林千蓝在夙无衣来了之后,并没有在树冠上布下隔音法术。

    既然让夙无衣来到了落烟峰,她与夙无衣的事,没有想着隐瞒师父和几位师兄师姐,不过,师父和大师兄对两人的内情知道的更为详细些。

    “听到了。我认识的小六性子爽直,做事不瞻前顾后,怎么出去历练几年回来,倒变得如凡人般拘束了?”

    “我……真有?”林千蓝一直认为自己是以心所使。不是大师兄说她变得拘束,她就马上认可了,而是之前她对自己曾做下的决定有所动摇。

    “真有。”姬凤逍斜挑着狐狸眼,“你若是真无意于夙无衣,怎会容他靠近你?”

    “可我,还是介怀于他刺我的那一剑,和……这个。”林千蓝摸了下发髻上的白色羽翎。

    “你介意为什么还戴着?只是因为好用?据我所知,如这个羽翎般好用的法宝不是没有,小六真想要,师父那里有根冰凤尾羽,一定会你为想法炼制出一个同样好用的来。”

    林千蓝被大师兄的一针见血弄得答不上来,只辩解道,“……冰凤尾羽是多难得的原材,我怎么,能让师父把它浪费在炼制发带上。”

    “狡辩!”姬凤逍继续毫不给她留情面,“论在师父心中的地位,我这个大师兄早就靠边了,别说一根冰凤尾羽,就是你要了师父的本命法宝,我看师父也会给你。你不过,是想一直戴着它罢了。”

    林千蓝辩无可辩了,“……大师兄,好歹给我点面子。”

    “小六,你就是在夙无衣跟前太讲面子了。你自己想想,在对待其他人上,你哪里讲什么面子?你可是忘了你的道心是何?”

    林千蓝思忖着,“自在自然。”

    “那就不结了?有道侣没道侣,跟你的道心没有冲突,怎么想的怎么去做。道心,不是一成不变的,要不怎么有心境的提升?

    师父说过,凭心做事,这个心同样不是一成不变,彼时心境下做出的决定,并非适合此时的心境。你原是对夙无衣有意,后变成了无意,为何不能再有意?”

    “大师兄,这事……不是这么简单的。”她知道了夙无衣是仙灵之体,哪怕不双修,只要留下夙无衣与她共同修炼,她都能得到极大的裨益。

    而且,她想了下,她所介怀的两样事仍然介怀,怎能当成没有?

    姬凤逍的莲火扇在林千蓝头顶上方虚敲了下,“这世上哪有真正无瑕的东西?把它变得简单不就成了?”

    林千蓝笑了下,“大师兄说晚了,夙无衣已经离开了。”

    姬凤逍坐到榻上,摇起了扇子,“小六,我并非劝和你与夙无衣,我只怕你后悔。你若不确定,便去追追看,若是追到半路不想追了,那便是你真无心与他结成道侣。若是有了必追到之心,那就依心所使。”

    ”大师兄说的是。我是该给自己一个机会。“也是给夙无衣一个机会。

    她不得不得承认,她方才被夙无衣打动,或者,自再遇到夙无衣之后,夙无衣做下不少打动她的事。

    给夙无衣下药,灌醉他,未尝不是她对夙无衣的试探,试探夙无衣对她有多信任。

    试探的结果,夙无衣对她是全然的信任。

    夙无衣信任她不会真想要的他的命。

    说实话,在夙无衣说到,他相信她对他下毒也是为他好时,她就想给夙无衣一个机会了,但一直犹豫着,直到被大师兄说破。

    等林千蓝从树冠上消失,姬凤逍躺在了榻上,伸了个懒腰,”夙无衣多有趣,怎么说走就走呢……等小六追回来,又有得两人的好戏看了……“

    再说林千蓝,几个瞬移,到了宗门山门前。夙无衣要离开,只有从山门走。

    高阶修士行路瞬息千里万里,林千蓝不知道她多久能追得上,但追到了山门后,她仍然打算追下去。

    22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