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不等结果
    盘根错节的华盖木的冠盖如云,遮蔽了大半的院子,正值花期,密密的淡蓝花簇把树冠修饰成一个巨大的空中花毯。

    姬凤逍早撤下了玉榻兽毯等物,免得煞了满树的风景,取而代之的是飘在花毯上的锦云床,随着轻风在花海中浮动。

    他闭着眼半躺在锦云床上,惬意地自言道,“还是小六炼制的这个云床好……”

    新的云床留有灵性,无需他太费神操控,而且,他处在云床覆盖范围内时,更易安抚体内的红莲业火。

    红莲业火不是种温顺的异火,正因为它有暴虐的一面,才能净化一切。

    他在成功结丹后真正收伏了红莲业火,不过,红莲业火这暴虐性子可是一直存在的,在火种不断成长壮大的同时,暴虐性子随之增强,需他不时的进行安抚。

    虽然这种安抚主要是靠他与红莲业火的心神沟通,但有外物辅助则会事半功倍。

    “五天了,小六都没有回转……这是追下去了……”姬凤逍的唇线弧度上弯,“啧!以小六的性子,若是追上了,这双修大典都不用举办了……唔,作为师兄,大典该筹备的,还是要筹备啊……”

    “嘶……”姬凤逍忽地睁开眼,转了下眼珠,“小六不会跟着夙无衣去妖修的地盘吧?真有可能啊……小六把夙无衣当成了自己人,夙无衣的事成了她的事……”

    他露出悔之晚矣的神色,“这一去,没个一年两年的,怕是回不来了。亏了,这回什么戏都看不成了……”

    “哇~~~”从姬凤逍头边的云团里传出一阵毫无停顿的号啕大哭来。

    哭声悲切,真是闻着伤心,听着落泪。

    姬凤逍没嫌烦,任其哭了好一阵子,才道,“小六跟夙无衣双修,你哭个什么劲?”

    从白色的云团子里爬出一条白蛇来,哭声就是它发出的。

    听了姬凤逍的问话,哭声从号啕变成泣不成声,“呜呜……老大又对我始乱终弃了,呜呜……嗝!弃之不顾,嗝!了,呜呜……”

    “哭一会就行了,再哭就不像神兽了。”

    姬凤逍的这句话管用,腾二的哭声骤停,只两个大蓝眼还汪着泪水的样子,依然委屈,“老大丢下我好几回了。”

    “好几回啊……”姬凤逍正大好有空闲,跟腾二闲磨起了牙,“前几回不说,这回要怪你自己,谁让你不好好跟着小六到处乱跑?小六要是到悟心崖找了你再去追,那可难追了……”

    老大大师兄说的好有道理……腾二也觉着怨自己,“那老大什么时候会回来?”

    “这个嘛……说不准,看小六想在妖族地盘呆多久了,三年五年也是有可能的。”

    腾二傻眼,“啊?老大大师兄,要不我现在就去找老大吧?”

    “都过去五天了,你怎么找?三年五年,你睡一觉就过去了。”

    腾二被说动了,“是哦,我要是再厉害点,在悟心崖就能收到老大的传音了,老大就不能对我始乱终弃了。我要闭关三年,让老大挖眼相看!”

    “这脑子转的挺快的嘛……二神兽,你还是说刮目相看吧。”

    因以前腾二总是神兽神兽的挂嘴边,姬凤逍调侃地叫它二神兽,腾二还以为姬凤逍叫它神兽是特别地尊重它,喜欢的很,就这样,二神兽成了腾二的别号。

    “哦。”腾二是个行动派,“老大大师兄,我去修炼了!”转眼进了纳魂珠。

    林千蓝在走之前想到了腾二,把纳魂珠留在了姬凤逍这里。

    姬凤逍往下一丢,把纳魂珠定在了华盖木树冠下方几十米处的一个木杈上,省得腾二再冷不丁的从里面出来,扰了他的清梦。

    半个时辰后,禁制微动,树冠上多了一人。

    姬凤逍刚闭上的眼再睁开,讶异道,“三师弟,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你不会把那位倾城扔到半路了吧?”

    冷越抱剑道,“扔了。”

    姬凤逍咧嘴,“三师弟,要有怜香惜玉的心……”

    一个蛇头从蓝盈盈的花簇钻出来,问冷越,“老大三师兄,见到我老大没有?”

    冷越道,“没有。”

    “哦。”腾二很失望。

    小六身边的,一个赛一个的有趣,姬凤逍乐道,“二神兽,你这修炼完了?”

    刚发誓要厉害地让小六挖眼相看,这才修炼多久?不是他怀疑,是腾二一准没有开始修炼,而是在用神识溜号,冷越一来它就冒上来了。

    “没有。”腾二对跟林千蓝关系亲密的人不扯谎,“我要再等等老大再修炼。”又好奇地问,“老大三师兄把谁扔了?”

    “师父救回来的那个女修。”

    腾二知道,“哦哦,是那个眼睛有毛病的杨倾城啊,她真是怪,就在……”腾二罗列起来,“在老大师父、老大大师兄、老大三师兄跟前眼睛出毛病。”

    引来了姬凤逍的一阵愉悦的笑声,“我可是知道为何小六会留你在身边了……杨倾城那叫顾盼生姿,她是想让师父收下她。

    凭心而论,她的品性尚好,虽说有些小心机,但没有太过纠缠,长的没辱了她的名,算得上倾国倾城,你说对吗,三师弟?”

    冷越一皱眉,“没有六师妹好看。”

    “对!”腾二赞同,“没有我老大好看!”

    姬凤逍不跟两个审美有异的家伙争论,问起了因腾二的插话还没问出的话,“三师弟,你为何会把她扔了?”

    师父没收下杨倾城,却是答应把她护送到乌柳城去,护送杨倾城的事交给了冷越。冷越早六师妹一天离开的,六天来回的路途,离乌柳城尚远。

    冷越道,“她自己不愿意让我送。”

    “看,我说什么来着,是你不懂怜香惜玉,一张冷脸吓着人家了吧。”

    冷越瞟他一眼,姬凤逍这天生的火灵体都感到冷嗖嗖地,知道触了三师弟的底线,怂了,赶紧补救道,“三师弟做的对!我只是想师父交待的是让三师弟送到乌柳城。”

    他这师兄当的,怎么就怕了这个实力不如自己的三师弟了呢?

    冷越收回了冷气,“正遇到夙无衣,托他顺带过去。”

    姬凤逍猛得坐起,“你说夙无衣现在跟杨倾城一路?”

    冷越点头。

    “三师弟,夙无衣可是小六的道侣。杨倾城的心思太活。”

    冷越镇静道,“我知道。若是夙无衣因杨倾城背叛了六师妹,他不配做六师妹的道侣。”

    姬凤逍从云床上下来,“唉,本来是行。可小六去追夙无衣了,要是看到夙无衣跟杨倾城一路,误会了怎么办?”一手抓在冷越的肩头,“走吧,过去追小六去。”

    姬凤逍带着冷越离开。

    腾二没想到两人说走就走,它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老大大师兄和老大三师兄去找老大了,没带它!

    老大大师兄是骗子!

    ※※※※

    修真界的地域太过广阔。

    从一地到另一地也总是有多个途径。林千蓝不确定夙无衣走的是哪条路,她选了来时乘灵丹走的那一条。

    上回,没结丹的林千蓝从虚天宗赶到万兽山脉,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现在虽不用,但因她是来寻人的,没有乘坐灵舟或太皓梭,御着剑边行边找。

    多天过去,离万兽山脉越来越近,林千蓝没有发现夙无衣留下的任何踪迹。

    “芷音,没有吗?”芷音的个头长大了些,她的神识可及的距离更远,林千蓝追这一路,都是芷音打前锋。

    芷音收回神识,“主人,没有看到夙无衣。”

    林千蓝果断停下飞剑,“我们追错路了。走,我们从另一条路返回去找。”

    林千蓝往西行了一段路程,再往北折返。

    这条路途经的城池比她来的那条要多,林千蓝想着夙无衣不喜进入人修的城池,会走城池少的那条,结果是她判断错了。

    折返了三天后,终于在一个修士小镇上,打听到了一位银发修士的消息。

    夙无衣只改换了眼睛颜色,还是顶着一头的银发。以夙无衣如今的实力,路过这种低阶修士居住的城镇,无需多加遮掩。

    追来多天,林千蓝没有想过返回不追了,在得知夙无衣的下落后,她有了片刻的迟疑。

    夙无衣问她怎么才能原谅他,她没有回应。夙无衣走时,她没有挽留。好了,人家真离开了,她又巴巴地追来,夙无衣会不会认为她言行不一,行事太过儿戏?

    林千蓝本不是个思虑重的,这些忧思过过脑就被她抛到一边了,她追来是想追来了,追来好歹要见着人。

    就算夙无衣突然说,他不愿意与她结成道侣了,也有个结果不是?

    其实她对是否能追回夙无衣,心里是有底的。

    片刻后,林千蓝出了小镇,再往东往南追去。

    出了小镇便是连绵的山丘。这些山都不高,山势也较缓,山林稀疏,多是灌木草坡,好处是视野极佳,不用神识便能看清山丘的大部分地域。

    三个时辰后,芷音有了好消息,“主人,啊,找到,夙无衣了!”

    林千蓝听出芷音的语气有异样,问道,“夙无衣出什么事了?”

    芷音吞吐起来,“主……人,夙无衣……不是一个人。”

    林千蓝此刻的头脑出离的冷静,“他在哪边?”

    芷音指了路。

    林千蓝收起飞剑,隐了身形,遁了过去。

    走不多久,她看到了到了夙无衣。

    连绵的山丘中有一片浅湖,湖水不是很清透,此时暮色渐临,给不清透的湖面又笼上了一层灰纱。

    在目力刚所及之时,林千蓝一眼看到了白衣银发的夙无衣,临湖站立。

    正如芷音所说,夙无衣不是一个人,在离他十多米外的湖边,有一位女子正在施法术抓鱼。

    湖周不止两人,在两人的几百米外,还有其他修士。

    但,林千蓝知道芷音没有说错,夙无衣与女子是同行。

    因为,她认出了女子是谁,是杨倾城。

    师父在追着裘鸿钧的分魂,毁了他设在弥云山脉里的洞府,杀尽了裘家人,救出了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便是被赵毅掳走送给裘家的杨倾城,被裘鸿钧圈禁在了弥云山脉这处他私人的洞府里,以备不时之需。

    圈禁杨倾城是为了让她育养转世的胎儿,杨倾城受到的是好吃好喝好用的待遇。

    因杨倾城是个会审时度势的,她还得到了修炼资源,几年间,修为进阶到了筑基中期。

    师父会把杨倾城带回到落烟峰,很大部分原因是她之前与师父说起过灌河镇的事,顺便提了一句,说想看看杨倾城长得有多倾城,师父带来让她看了。

    果然是倾城倾国之貌。

    杨倾城想拜入师父门下,师父没有收。之后她不是闭关便是忙碌,只知道师父让杨倾城暂居在峰腰。

    芷音问驻足在半空的林千蓝,“主人,我们不过去吗?”

    林千蓝静静地望向湖边的夙无衣,“不过去。”

    她设想过无数种追上夙无衣的情形,唯独没有这一种。

    她不是没见过夙无衣跟其他的女子相处,在仙京城丹曦庐舍,颜十四经常在夙无衣附近出没。

    但这种不同。

    她相信,夙无衣此时与杨倾城绝无任何的私情,她若是怀疑了,对夙无衣是个亵渎,也是自行折辱了她自己的眼光。

    湖边的杨倾城身手利落,不时从湖中卷出一条鱼来。她的容貌倾城身姿也很美,形若惊鸿艳影。

    难得是她毫无矫揉造作之态。

    杨倾城转头看向夙无衣,说了句什么。

    夙无衣如木雕泥塑,没看杨倾城,也没回应她。

    杨倾城不抓鱼了,轻快地在湖边采起灵草来。

    像,很像。

    与她和夙无衣初相处的情形多像。

    那时的夙无衣,不得不与她同处一处,他站的也如木雕泥塑。

    区别在于,杨倾城更美,而且,爽直的性情里兼带温柔。

    她知道,夙无衣会动情于她,是因为她先入为主得了先机。

    若夙无衣认识的女子多了呢……

    比她的出色的女子,眼前就有一个,除了修为,哪方面都不比她差。

    她给夙无衣喜欢上他人的机会。

    “主人,夙无衣跟杨倾城同行,一定不是他自己愿意的。”芷音为夙无衣辩解道。

    “我知道。”林千蓝的看了夙无衣最后一眼,转过身,毫不犹豫地往虚天宗方向遁去。

    她给夙无衣喜欢上他人的机会,但她不会等着夙无衣喜欢或不喜欢他人的结果出来。现在不是夙无衣对她有多少信任问题,而是她对夙无衣信任不足。

    如此。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