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四章 谜底将要揭开
    于林千蓝,过情关求的是问心无愧。【】

    师徒情。

    出去历练多年,愈发感受到这份师徒情分的可贵,师父对她是没有要求任何回报的好。她不再纠结于师父对她的好一开始是因她娘亲的缘故,好就是好,而且,师父对她的亦父亦师,不仅仅是爱乌及乌。

    她回到落烟峰就会有安心的感觉,正是师父为她带来的。师徒情于她的修炼有益。

    母女情。

    在裘家覆灭之后,母仇得报,母女之情中再没了沉重感,不再抱有遗憾,给林千蓝留下的只有对娘亲永记于心的怀念。

    父女情。

    娘亲不能复生,可有个活生生的父亲在,林千蓝曾满心欢喜地渴求过父爱,却一次次地被浇熄对父亲的希翼,在司华烨要杀她取魂后,她彻底放弃了父女情。这是她放弃的第一份七情六欲。

    兄妹亲情。

    还好,天道没有让她在血缘情上全军覆没,给了她一位有妹控倾向的好哥哥,在一次次受到司华烨无情的打击时,若没有司星澜这位哥哥在,她不会那么快调适好心境。

    寒远真君于她也属血缘情的一份,尽管只是心照不宣。

    并非只有血缘关系才存在亲情,她与几位师兄师姐之间都有亲情在内。

    友情。

    这个范围太过广泛了,倪非,穆昶,萧尧,阡风,屠熬,杨英泽……她一一想过,面对着任何一位,她都能说一句问心无愧。

    男女之情。

    唯独在夙无衣身上,林千蓝无法用问心无愧来衡量,可以说是她为自己找了个理由放弃了。

    若是飞升与男女之情只能选一个的话,她选择飞升。

    她不可预料这段情感今后于她的修炼是益的,为了不让它成为修炼上的阻碍,所以不再徘徊纠结,先行放弃。

    欲之关是林千蓝过的最轻松的,她没有执着的口舌欲、**、物欲等**,该报的仇都报了,小的怨隙她付之了一笑,不再去计较,她也没了仇恨欲。

    没有过不了情关,预示着结婴劫中的心魔劫会安然渡过。

    ※※※※

    奇云峰上,烟龙从峰顶倾泄,条条排列齐整。

    突然,一条烟龙活了过来,不再是竖直着向下倾注,而是在峰上盘旋腾跃,一会儿就把的把峰顶的云烟搅得成了团,不再是烟龙模样。

    搅和了一阵子,这条烟龙腾空而起,抖了抖十多丈的身躯,抖落了一层云烟四下飘散,露出它的真面目,一条十多丈白色的大蛇。

    白蛇从空中往峰顶方向一探身,峰顶起了大风,片刻间吹走了云烟,奇云峰的青翠显现。

    奇云峰上以及旁边落烟峰上的弟子对此情景见怪不怪,有的弟子还大着胆子喊了声“好!”。

    他们都认识这条白蛇,千蓝师祖的魂宠,爱玩爱闹,有时会捉弄峰弟子,但都是些幼稚的小把戏,过后少有弟子会生气记恨。

    它不仅不欺负欺压低阶弟子,若是给它知道哪位弟子受到了他人的欺负,它还会替那位弟子抱打不平。

    腾二爷的大名在落烟峰达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弄散了奇云峰顶的云烟,腾二觉着没意思了,化成了一丈多长,回到落烟峰。

    它刚落到峰顶,一位外门弟子迎了上去,“腾二爷,您那里有令箭草没有?”

    腾二问这位弟子,“灵石呢?”

    这位弟子忙把手里的储物袋递了上去,“里面是六百灵石和一个空玉盒,我想要两株令箭草。”

    腾二卷走了储物袋,说了声,“等着!”从眼前消失。

    这位弟子不是生手,站着原地没动,他不担心腾二爷拿走灵石不给东西。

    腾二爷卖灵草不是一年两年了,它卖的灵草是公认的质优价低,而且不少灵草都是坊间少见的。比如这令箭草,虽然品阶低,但因弥云山脉一带不适宜令箭草生长,浣仙城的坊市都没有卖的。

    等了有三息,腾二回来了,把储物袋扔还给了他,“两株,都在玉盒里。”

    “多谢腾二爷。”这位弟子欢喜地拿着储物袋走了。

    “哟,生意不错嘛。”从外面归来的赫连秋正撞到这一幕,“二神兽,这个月赚了多少灵石了?”

    “那是。”腾二一昂头,“赚了一万三千六百块灵石了。”腾二嫌零头麻烦,卖灵草都是以一百起计,便宜的灵草会卖两株三株一百。

    赫连秋落下飞剑,拍手道,“真不少!六师妹要是出关了,知道你为她挣下了一个大家业,非得乐坏了不行。”

    她倒不是调侃腾二。现在腾二的名声都传到落烟峰外去的,其他峰的弟子,特别是万药峰学炼丹的,常有来落烟峰找腾二买灵草的,腾二的生意做的不是一般的好。

    “那是。”腾二昂着的头又垂了下来,“老大什么时候才出关啊,都闭关四十年了……我那时候要是跟老大一起闭关就好了……”

    赫连秋安慰道,“六师妹是修炼的顺利才会闭这么久的关。你要是闭了关,上哪去帮六师妹挣灵石去?”

    安慰成功,腾二再昂起了头,“就是就是,我老大哪点都好,就是不会挣灵石。灵药园里的灵草灵花不及时采都枯了,上次回来……”

    “二神兽,见到大师兄没有?”赫连秋赶紧截住腾二的话头,由着它说下去,没半个时辰停不下来。

    “哦,见到了,老大大师兄去找老大三师兄了。啊!”腾二猛得大叫一声,“我老大出关了!”

    赫连秋也是惊喜,改了主意,叫上说完了发愣的腾二,“走,去找六师妹!”

    “啊!”腾二再大叫,“老大说她要结婴了!这会往伏濯原去了!”

    哪有结婴这么紧急的?赫连秋意识到六师妹结婴的情形不大正常,忙发了传讯符给师父以及大师兄。

    腾二这会已经不见了,应是赶往伏濯原了,赫连秋没再耽搁,御空往峰外飞去。

    ※※※※

    林千蓝边往伏濯原赶,边在心里暗骂,哪有应劫应的这么紧急的?

    急到她只来得及跟腾二说了声,没时间传讯给师父。

    望着上空急剧往她这里聚集的劫云,剑御的飞快,这一路上宗中弟子无数,要是半道上落下劫雷,得有多少在劫云范围内的?不说多,有个十个八个的,那她的劫雷强度要创个云琅界之最了。

    这天道真是不想给她活路,闭关这么多年没给她一点提示,突然给她来了个心悸,她惊醒后即刻感应到了雷劫。

    人都是碎丹成婴后感应雷劫,她这倒好,跟她结丹的情形如出一辙,丹田里的金丹没有半点碎丹成婴的迹象,结婴雷劫就来了。

    林千蓝恨不得一个瞬移到了无人的伏濯原,但宗门内到处都是禁制阵法,心里再急也只能绕着路走,省得横生枝节,误入某个禁制耽误了更多的时间。

    宗门上空出现了劫云聚集的现象,还是不断变幻聚集位置的劫云,很快引发了大半个宗门的关注。

    “宗主,千蓝真人要度结婴劫了!”有人忙禀报宗主。

    难得闲暇,正与天演峰峰主至和真君手谈一局的玄元宗主,听到禀报后棋子落到了一半举在了棋盘上方,微带担忧的问至和真君,“此关可宜过?”

    至和真君把不离手的两个龟甲片往上空一抛,两片龟甲在空中各自以不同的轨迹翻转着,至和真君盯着两片龟甲直至它们悬停在与他视线相平的地方。

    “大凶。”至和真君迟疑了下,“大凶中尚有生机。”

    “是否可相助?”

    至和真君再盯了眼两片龟甲呈现的卦象,“只在应劫人的一念间。”

    “这大凶和生机都是应在了心魔劫上?”玄元宗主手中棋子落在了棋盘外,起了身,“你我便去等这一线生机。”

    与此同时,宁啸老祖也收到这个消息,他顾不上戴上峨冠系上博带,扯过外袍一披遁往了伏濯原。

    比他们都快的是殷青梨,收到赫连秋的传讯他立即出了峰,赶上了林千蓝。

    此时劫云已初聚成形,他再挂心六弟子也不能进入到劫云范围内,只反超到林千蓝的前方,把反应不及时、会被随时聚成的劫云罩到里面的弟子移得远远的。

    在林千蓝终于在劫云聚成前赶到了伏濯原时,劫云范围外已站满了观劫的人。

    “轰!”

    没给林千蓝喘息的机会,雷光倾注。

    一位金丹长老倒吸气道,“嘶!千蓝真人的结婴劫不对啊,这阵势我怎么看着像是化神劫?”

    “这……”另一位金丹长老没见识过化神劫,却是见识过结婴劫的,“不比青梨真君的结婴劫弱!不会还会降下紫金雷吧!”

    听不出先开口的金丹长老是嫉妒还是真心所愿,“千蓝真人有御雷魔杖,降下紫金雷也不会有事。咦,千蓝真人这是要以肉身硬抗第一重啊。”

    伏濯原正中,林千蓝盘坐在承雷台上,没有祭出御雷魔杖,打算以肉身硬抗前两重或三重劫雷。

    林千蓝不清楚劫雷是怎么来的,但她怕御雷魔杖一出,会把劫雷弄没。

    以她肉身的强横程度,硬抗个两重雷不会有什么问题。如她所想,第一道劫雷打在她身上,不说如轻羽拂面,也只是让感觉到些麻意,痛感不明显。

    此时,她最亟待解决的是在最后一道劫雷前碎丹成婴。

    分出大部分的心神入金丹,金丹飞快地旋转起来,木灵珠跟着旋转,吐出大量的木灵气全都供给了金丹,金丹越转越快,“咔……”金丹上裂开一道缝隙。

    这才叫痛!林千蓝咬紧了牙关。比服用龙血精华的楚痛强不到哪去!她能忍!

    原来金灿灿的金丹在裂开一道缝隙后变得暗淡无光,裂缝越裂越大,最后布满了整个金丹。

    轰!一股庞大的灵力从金丹内迸发出来。

    灵力瞬间充斥了整个丹田,并继续向外扩充,想要冲破丹田去。

    林千蓝的丹田宽阔如海,这股灵力却把丹田撑得满满的,可见它的庞大!

    不止有痛一种感觉,还有内脏被揪揉的窒息及恶心感!

    碎丹之后就是凝婴。

    林千蓝顾不得劫雷了,她把全部心神都贯注到了丹田内。

    威震了整个宗门的雷声,听在贯注在金丹上的林千蓝耳中,跟打个响指差不多。

    碎裂的金丹还保持着大致的圆形,并没有停止旋转,林千蓝忍着带着恶心感的揪痛,用神识引领着丹田内的灵力围绕着金丹旋转。

    碎裂无光的金丹带动着灵力越旋转越快,当林千蓝用神识捕捉不到金丹上的裂纹时,达到了关键的临界点。

    突然,丹田猛得往中心塌陷,把丹田撑得满满的灵力缩成了一小团,再随着碎裂的金丹缩成了一个极小的小点。

    小点小到极致后急速扩大,等小点大到能看清时,小点却是一个婴孩的模样!

    婴孩长大到拳头大小不再长大,双眼紧闭盘坐在丹田中央。

    林千蓝丹田内的痛楚渐消。

    碎丹成婴顺利到林千蓝怀疑自己此时在做梦!

    “轰隆!”一声响雷告诉她不是在梦中!全身又麻又痛的感受,也告诉她现在是真实的。

    再一回神,发现仅过了一重雷劫!

    天道放水了?

    不给她任何结婴征兆就降下雷劫,说不想借机让她死谁信!

    让她在极短的时间内结婴成功,没有天道的放水说不过去。

    天道这是做什么?想用这种方法告诉她,她的生死全在天道的掌控中?

    是想让她做出一个最终选择?

    抛出谜面多年的谜底将要解开,林千蓝莫名的兴奋。至于天道的威胁,既然放了水,那在她做出选择前就不会让她死,那她在意什么?

    雷声再起,第二重劫雷落下。

    “紫金雷!”

    第二重就降下了紫金雷,是典籍没有记载的!

    林千蓝还是肉身硬抗。

    洞察到了天道背后的人,或者该称之为神的用意,她不担心会死在劫雷里。

    观劫的人可不知道林千蓝怎么想的,看到的是林千蓝一动不动地盘坐着,别说御雷魔杖,连个普通的防御法宝都没拿出来,任由自己淹没在紫金雷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