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五章 戚浅儿的谋划
    太狂妄!

    林千蓝在找死!

    在听到林千蓝要度结婴劫的消息,不知有多少人对她羡慕不已。

    林千蓝的修炼速度太快了!练气后期出去,历练了一圈,筑基中期回来了;筑基后期出去,历练了一圈,金丹后期回来了。

    她这总共才修炼了多少年?

    据说是得了逆天的机缘,这倒是让人能接受,修真界不乏这种例子。

    林千蓝不出去历练了,闭了关,只当是她在稳固根基。修为提升的过快,根基势必不稳。

    四十年没动静,一出关就要结婴了!

    她这个后浪不把前浪全拍死不罢休怎的!

    结丹有空子可钻,只要不是心魔丛生,用灵丹都能堆出一个金丹来,因吃了天材地宝和得了传承而一举成丹的例子太多。

    但结婴不同。

    从没有过有被灵丹堆出来的真君。

    林千蓝这修炼有百年没?竟要结婴了!让人无法牙根泛酸的是,结丹可以说是林千蓝运气好,结婴可没法拿运气好来拈酸。

    因为林千蓝有御雷魔杖,没几人认为林千蓝度不过结婴劫。

    可林千蓝这在做什么?

    有御雷魔杖不用,硬是肉身抗紫金雷!

    太狂妄!

    “青梨真君,你这弟子……唉!”

    “她自有道理。”殷青梨相信六弟子不是拿自己性命胡来的人,虽提着心却不会质疑林千蓝的做法。

    随着一道道雷落下,让明说暗讽林千蓝狂妄的人住了口,其中一些人休了那点希望林千蓝度不过雷劫的心思。

    林千蓝肉身抗过了第二重紫金雷!

    寻遍修真界,有谁肉身抗过紫金雷的!

    看林千蓝没有祭出御雷魔杖的举动,还是要硬抗?

    都在想,第二重都是紫金雷了,这第三重该凶残成什么样?然而,第三重雷落下让不少人仰倒——第三重雷比结丹劫雷强不到哪去!

    莫非天道得了失心疯……

    按结婴雷劫的规律,第三重劫雷的最后三道是心魔劫,而林千蓝却是在第三重劫雷降下第一道时提前进入了心魔劫。

    恍然间,林千蓝站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

    一边重峦迭障,一边一望平川,极目处有水不见尽头。

    山石皆是玉石,或晶莹剔透,或温润厚重。

    瑞花铺地。

    有木高耸万丈,是为神木帝休。

    天空霞云万照,瑰丽梦幻。

    玉离神界!

    若不是林千蓝清楚地记得她现在身在虚天宗的伏濯原度雷劫,真会以为她穿越到了神界。

    身临其境感太强,让她有如亲眼看到。

    玉离神界之美,让她难以描述!

    仙界,大抵只能美到如此程度了。

    再一恍然,林千蓝站到了一处石壁前。

    是看惯的一碧如洗的天空。

    石壁立在一个绝崖上,周遭全是同样的绝崖峭壁,以深谷相隔。

    景色虽怡人,但有玉离神界珠玉在前,此处已引不起林千蓝赏景的兴致。

    石壁前不远处有一斜立的石板,一杆石笔插在石板一侧。

    有一位修士闭目盘坐在石板前,从他并不绵长的呼吸可知,他没有进入修炼状态。

    二十多米开外的林千蓝于他等同于不存在。

    林千蓝再看向石壁,石壁不甚高大,壁面光鉴照人。

    只见壁面波纹摇荡,真就变成了一面石镜,镜中立有一人,玄衣异眸,额上火红的焰纹闪烁,却是冥尘!

    冥尘平静地看着她,林千蓝读懂了他眼神的意思,是在问她,进来吗?

    林千蓝点下头,眼前一晃,站到了冥尘身边,回身看去,闭目养神的那位修士,隔在了石壁外的世界。

    镜内镜外两个世界,却是相似的景象,镜内世界只少了那位修士。

    林千蓝再看了眼身边的男子,笃定道,“你不是冥尘。”

    男子没有否认,问道,“我与他分毫不差,你是如何知晓?”

    是分毫不差,连额上的火焰纹都完全一致,但林千蓝还是很快认出他不是,“直觉。”不想过多的解释,她推到了直觉上。

    应该说感觉。冥尘最常有的平静神情,是淡然中带着安宁,而眼前的冥尘平静的背后是漠视一切的漠然。

    换句话说,她认识的冥尘就是摆着冷漠脸也是带着人情味的,而她从眼前冥尘的神情里看不到一丝的人情味。

    男子转眼变了模样,面容跟冥尘相似,但能让人区分出他跟冥尘是两个人,他额头的火焰纹也变幻成另一种纹路,是林千蓝见过的,梦中那个烟冥豹额上的火焰图案。

    “你是冥神。冥神啻玄。”在认出眼前冥尘不是真正冥尘时,林千蓝猜出了眼前男子的身份。

    男子道,“他告诉你很多。”默认了自己是冥神啻玄。

    这个他,说的是冥尘。林千蓝反问,“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以让我做梦的方式。现在,也还是我的一个梦吧?不过是有了你的参与。”

    啻玄点头,“若非你正在应劫,我无法入到你的梦。”

    “我是谁?不会是那位大人的转世吧?你又为什么想让我死?”

    啻玄伸出手在如镜的石壁上一抹,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林千蓝熟悉的场景,大人的大殿。

    大人坐在上方的宝座上,戚浅儿站在下首,只是戚浅儿的站位靠前了些,离大人的宝座只有十来步之遥。

    “大人。”戚浅儿轻盈地再往前进了一步,态度恭顺,“众神侍都盼着大人早些成为界主大人。”

    大人看着戚浅儿,不语。

    大人的眼神太明了,旁观的林千蓝都看出来了,大人是在想:她为什么要提早成为界主大人?她成为界主大人跟神侍有什么关系?神侍们为何会盼着她成为界主?

    戚浅儿谆谆诱导道,“大人,早些成为界主大人,大人会少了许多麻烦,或许不用与闻池大人成婚也可点化生灵。”

    大人轻应了声,同意了戚浅儿这个说法。

    “若是大人进入轮回池轮回时,神魂分成一百个分魂同时轮回,会很快轮回完一百世。”

    过了一会,大人点了头。

    画面虚晃下消失。

    林千蓝收回目光,说道,“那位大人原来是该让神魂进入轮回池轮回一百世的,后来听了戚浅儿的话,神魂分成一百份,同时进入了轮回池。”

    啻玄道,“是如此。”

    大人要成为真正的界主,需要知天地通人情,知天地可以让他人教导,而通人情则要进入轮回池轮回百世。

    因

    轮回的百世,本该是由草、木、虫、鸟、兽、人等百个物种由低等到高等级依次轮回,百世轮回过后,通晓了人情,神魂归位,大人便可成为真正的界主。

    戚浅儿趁着冥神啻玄不在,诱导大人成功,让大人在投入轮回池时兵解了神魂,分成百份进入了轮回。

    不通人情,让大人无从分辨戚浅儿是真心还是假意,只能明白他人说的话本身的意思,听不出话里附带的含义。

    戚浅儿是大人的专属神侍,与大人接触相对多了点,观察到了大人的缺陷,成为神侍长后,知道了神界和大人们的更多秘密,她利用了大人的缺陷和神侍长的身份,阴谋得逞。

    啻玄再对着壁面一抹,出现了林千蓝见过的另一处大殿,白玉台上,大人在沉眠,白玉台连云雾环绕。

    跟她上次做梦不同的是,大人额头上没有了紫色的菱形晶体。

    大人的眼周的肌肉微动,睁开了眼,露出狂喜之色,“我成功了!”把垂于身体两侧的手伸到了眼前,伸开,握起,最后紧握着,从玉台上坐起,她太兴奋了以至于用力太大,坐起时斥走了白玉台周边半圈的云雾。

    大人的双眼都在自己的手上,紧握着手再伸开握起了几回,哪去管什么云雾流动不流动。

    她从白玉台上跳下来,欢快地云雾里旋了几个舞步,身姿曼妙。

    停下来后,双手合十,两个食指尖触在唇边,倾世的面容挂了丝娇羞,“再过不久,我将与闻池大人成婚了呢。”或因娇羞,或是在祈愿,轻轻低下头,合十的双手向上移到了额头。

    片刻,她的背猛地一抖,合十双手分开,换着摸向额头正中。

    什么都没摸到。

    “神核怎么不见了?”她的声音因慌乱而发颤。

    她闭上眼,似是在感知着什么,再睁开眼,眼里也都是慌乱,“神核,不见了!”

    没有神核,怎能为神?

    石壁上最后的画面是大人慌乱的往大殿外走的背影。

    林千蓝指着石壁说道,“这个大人内里是戚浅儿的神魂。”不就是夺舍吗,有什么可难理解的。

    戚浅儿在大人的神魂离体会,她的神魂进入到了大人的身体里,想以此方法来取代大人。她成功了,看她的流畅的动作,是神魂与身体契合的表现。在她忘乎所以时,迎头给了她一棒,大人的神核不见了。

    她想方设法的弃了自己的身体,成了大人,为的就是这枚神核,有了神核她才是大人,神核没了,戚浅儿注定得到一场空。

    林千蓝问啻玄,“大人的神核在哪里?不会跟着大人的神魂进入轮回了吧?”

    啻玄没回答她的问题,“她认为进入轮回了。”

    林千蓝嘲讽道,“啻玄大人打算让我一直猜下去?是在查验我的智商达不达标吗?我这会可还被雷劈着,若是我的肉身毁了,啻玄大人想让我做的事怕是做不成了。”

    她向来对神没有敬畏心。真有神又怎样?还是未来的仙呢。

    啻玄单只会要她的命、能要得了她的命,不会以做梦的方式告诉她那些事,现在又入了她的梦境,亲见她。

    再说,这只是个梦境,她的梦她做主,防备要有,过多的顾忌就不必了,顾忌过了会生出畏惧心,会让她自落下风。

    啻玄用铁打不变的冷漠眼神看着她,“你没一点像她。”

    “哦,不像,然后呢?可别告诉我,我是大人进入轮回池轮回的神魂的百分之一。”

    啻玄道,“你是。”

    “不会全是。神族是不能转世轮回的吧?我想……最多是大人的那缕神魂融进了我的神魂里。”不清楚大人是怎么轮回的,但不会是转世这种方式。

    啻玄光明正大的透过她看另一个人,说道,“你又像她了,无论何时皆夷然自若。”

    那位大人叫夷然自若?是完全不通人情世故的小白好吧!那位大人处惊不变是因为不知道那是惊。

    啻玄不会不知道这点,说出这话,是小小的诱导了她一下,让她对自己是大人的转世有认同感。林千蓝一直心有防范,没有受诱导,语气坚定,“我不是她。”

    啻玄像是料到她的反应,“你只缺少了她的记忆,若你愿意,我可以让你恢复。”

    什么恢复记忆,怕是想让大人的记忆取代她的吧?林千蓝有些恼火,她深呼一口气,让自己再归于冷静。“不必了。有了别人的记忆不一定会成为那个人。我想,大人的轮回不会是转世这种方式。”

    跟梦里的烟冥豹相吻合,啻玄的神色没有过什么波动,“不是转世。”

    啻玄很不喜欢与人讲述,他再在石壁壁面布出画面,告之了林千蓝大人轮回的种种。

    神族是不能轮回的。

    只有一方界主能在湮灭前凝神血于轮回池,重聚成一个新的界主,不让这方神界随他的湮灭而湮灭。

    大人便是因此应运而生。

    因她是在轮回池中凝集而生,所以能进入轮回,而且必须轮回百世才能通晓人情。

    这个轮回不是通常的转世轮回,而是让她的神魂进入某个生灵的体内,以旁观者的角度来体味世间百态,不参与这个生灵的生老病死,等这个生灵死了,便是大人轮回了一世。

    大人的神魂回归轮回池后,再随机进入另一个生灵体内,再历轮回。

    本该是这样,但因为戚浅儿的心怀叵测,大人的神魂被分割成了百缕,同时进入了轮回池。

    轮回池要是容易进的,神族不会进不了轮回了。

    大人虽出身特殊,但她本质上还是神族,啻玄可保她完整的神魂进入轮回池无恙,但神魂分成百缕进入轮回池,怎能没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