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八章 神界十年游
    伏濯原上。

    雷声隆隆地响着,林千蓝再被罩在了雷光里,几息后,雷光散去,林千蓝毫发无损。

    这叫渡雷劫?

    “虽说是心魔雷劫,但也未免太……”

    第三重雷不痛不痒地过去,不少观劫的都磨了牙根,无以评述。

    玄元宗主看了眼至和真君,是在问林千蓝的大凶之卦象过去了没有。

    至和真君的右手垂在身侧,袍袖微动,是在袍袖内迅速再卜了一卦。

    不过一息,冲着玄元宗主轻摇了摇头,凶机尚在。

    玄元宗主的眉心起了竖纹,望着乌暗劫云下的林千蓝,心绪比劫云还晦暗,传音给至和真君,“若不是心魔劫,一念间应在了什么上?”

    至和真君面有惭色,“卦象不明,不知应在何时,只卜到大凶未出,宗主切莫太忧心,那线生机则明朗了些。”

    离两人不远的殷青梨,一直分出少许神识关注着玄元宗主和至和真君,见两人是在暗中传音,加上两人外露出的神色,猜出此次六弟子雷劫的凶险没消。

    他是在对裘家动手前得知的破局人有变,从他变成了六弟子。

    玄元宗主和至和真君这次没有如几百年前,当即把他是破局人身份告之了宗门上层的所有真君、老祖们,而是一直隐瞒着,直到商议是否对裘家出手时,才拿出来说服了几位还想和稀泥的真君老祖。

    宗主上层能齐心协力地对裘家人动手,这一层原因占了不少的份量。他们不出手,林千蓝也会对付裘家,要是林千蓝死了,下一个破局人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他们的寿限等不起。

    六弟子应劫,玄元宗主和至和真君一同到来,殷青梨不得不多想。

    只是……殷青梨的眼眸里倒映着几里承雷台上林千蓝的身影……他无法参与进去,想代她受过都做不到。

    第三重雷渡的无惊无险,师父反而起了焦色,姬凤逍看在眼里,但也与师父一样,不能直接相帮。忽然感觉到什么,抬头望向劫云,目光如炬,似要穿透劫云看到云层中深藏的某种东西。

    他的手中也有动作,龙骨莲火扇打开半边,作蓄势待发状。

    心魔雷劫已停歇,林千蓝仍旧闭目未睁,殷青梨观察入微,注意到林千蓝的面色似有喜意。

    其他人看到会以为是林千蓝安然渡过三重雷劫心中喜悦的自然流露,殷青梨却是了解六弟子的,雷劫没有渡完,六弟子不会露出这种有轻视之嫌的神色。

    更像是六弟子还在渡心魔劫!

    心魔雷劫已过,渡劫的修士怎么可能还处在心魔劫中?尽管说不通,但今天的雷劫本就落的怪异,他不能不做如是想。

    人不能入劫云内,用其他方式可入,殷青梨向林千蓝传音道,“千蓝,谨从本心。”

    他对林千蓝心魔的起因不得而知,妄加揣摩会起反效,没有说过多的内容,只重复了几遍“谨从本心”。

    他的声音缓而坚定,入了林千蓝的耳中。

    此时的林千蓝,已在玉离神界里云游了十年之久。

    虽然是在梦里,但有如身临其境,林千蓝能感受到霞光照身的温暖,玉石入手的润泽。

    玉离神界没有一个地方不是美的,令人叹为观止的景象比比皆是,悬浮于空的山峰,高耸入云的神木,灵玉宝石做砾石的溪流。

    林千蓝朝着一个方向云游了十年,都没能走到玉离神界的边界,要不是沿途看到的景象各不相同,她都以为是啻玄是故意不让她走到边界去。

    玉离神界太大了!

    她看到梦中宫殿的全貌,巍峨壮丽,浮音宫跟真正界主的宫殿相比,犹如一个火柴盒。

    远远一座绵延的卧峰,长不知几许,没等她看清,卧峰腾空而起,发出啸声,却是一条青龙。

    除了龙神,林千蓝还看到了其他的神。

    其中包括,战神闻池。

    迢迢,亭亭,璀璨星河不若其美。

    难怪戚浅儿会因他而背叛了崇敬了几万年的大人,目光望过去,这目光便不再属于自己的,只随着他的游移。

    神侍们也是个个不凡,对各位大人是发自内心的恭敬,各司其职,把各位大人的宫殿打理的找不到一粒尘埃。

    ……

    林千蓝知道啻玄为什么让她梦这十年,他用的是阳谋,是在让她提前体验到成为界主得到的是什么,以亿万年计的寿命,大到不可思议的地域,还有战神闻池相伴,无数恭顺的神侍听命。

    她修仙的目的不外乎如此么?近乎无尽的生命,美眷相伴,比成仙更好的是,她无需再辛苦修炼,所有的一切唾手可得。

    十年,足以让林千蓝有了全面的感受,她心里其实有了决断,但一时有所踌躇。

    她仿佛听到了师父在对她说,“谨从本心。”是啊,她正是这样想的,才做出了决断。美色对她的诱惑力不大,但长生是个不小的诱惑,让她有了踌躇。

    “你若成为界主,一念可到玉离神界的任何地方。”

    “你想让玉离神界变成怎样,便可变成怎样。”

    ……

    林千蓝问,“我不与闻池成婚也行?”

    啻玄答,“可。”

    只是她愿意回归神界,林千蓝想啻玄会答应她的任何条件,她没有把自己的决断说出来,“我不愿意成为蓝曦。”

    啻玄这次思考了会,“可。以你现在的神魂为主魂,但你须有蓝曦的记忆。”

    这怕是啻玄的底线了。他有底线,林千蓝也有,“我还是不能现在做出选择,九百年内我会给你答复的。”

    见林千蓝态度坚决,啻玄没再紧逼,“我在玉离神界等你。”

    约定达成,林千蓝有心询问起她心里的疑惑来,“冥尘会被困在洧渊鬼洞里,不是巧合吧。”

    啻玄道,“与我有关。”

    冥尘的故事涉及几百年,林千蓝看了好多个画面。

    玉离神界的前界主以身化界,挽救了九个界面,其中有五个大千世界,四个小千世界。

    五个大千世界里有云琅界面,云琅界面的受损严重,阳界与阴界之间的缝隙没能完全修复好。

    云琅界面受损最严重的不是阳界而是阴界,冥王殒落,黄泉水干涸,就造成了只有凡人的魂魄能吸引到阴界的现象。

    啻玄不能降临或直接插手下方界面的事,但所有的阴界都为冥神统领,所有的烟冥豹都是他的神血点化。

    阴界与阳界不同,阳界的数千个大千世界,都是各自独立,有着牢固的空间壁垒。

    而各个阴界却是既相隔又相连,被泛指为冥界。

    一方新界面生成,冥界便会多一处新的阴界。

    下方界面数千个,冥界相连的阴界也有同样的数量,冥神便用自身神血,点化出烟冥豹这个种族,做为冥王打理各个阴界。

    每个烟冥豹都是冥神亲自点化而成,烟冥豹若是死了,会回到轮回池中,再轮回的,还是烟冥豹。

    从这个意义上说,所有烟冥豹都是冥神之子,说是化身也成。

    啻玄选了冥尘,是恰逢那会冥尘正在首次觉醒冥王之道。

    啻玄借由冥尘觉醒冥王之道的时机,以传承的方式告诉冥尘,他要汇集体内的九渊圣炎,需进入冥界。

    冥尘进入冥界后,按所得传承的指示进入了云琅界面的阴界。

    云琅界面的阴界没有冥王,称霸界面的是多个鬼帝。烟冥豹天生的阴气比鬼帝的还要纯正,对鬼帝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啻玄稍加引导,六个鬼帝袭击了冥尘。

    冥尘能敌得过一个两个,做不到同时对付六个,被鬼帝的摄魂索缠住,顺着云琅界面阳界与阴界的空间缝隙进入了阳界。

    让冥尘与林千蓝遇到,少不得借由天道改变了两人的运势。

    啻玄的本意是想让冥尘觉醒冥王之道时杀了她,林千蓝的神魂就可以早些回归神界。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冥尘不仅没有杀林千蓝,还救了她多次,他的计划落了空。

    ※※※※

    林千蓝从梦中归来,睁开了眼。

    殷青梨的焦色去了半数,六弟子能醒来就不怕渡不过雷劫。

    劫云湍急,乌暗中起了赤色。

    第四重雷聚成,轰然落下。

    “竟是竟是鸾火雷!”

    名字好听,却是比紫金雷还要凶险的劫雷。

    雷中夹杂着赤色的天火,火丝密布如赤鸾舞空,外相好看,但这天火哪是好抵御的?

    除了火丝形似鸾外,还做乱字解,意为落雷无规律,第一道可能几十息不住,第二道或就只一息。

    林千蓝在鸾火雷落下之前拿出了御雷魔杖。

    九百年的时间不是好得的,啻玄的答应有个前提条件,是她能渡过这次劫雷。

    啻玄在把她弄死、让她主动死、还是弄死为安的做法间来回变动。

    不经她同意把她弄死,不免会被戚浅儿插手,林千蓝的神魂受损,蓝曦再不能复生。

    要是林千蓝愿意死,他就有隔绝戚浅儿使手段的方法,以保住林千蓝的神魂,这是他布局多年亲自入梦与林千蓝见面的原因。

    但发生了林千蓝知道了神核所在这个意外,啻玄为了杜绝被戚浅儿从林千蓝这里探知到神核的下落,认为林千蓝的神魂早些归位为安。

    所以,啻玄这会仍是照着要她的命来的。

    林千蓝的御雷魔杖已升了空,把鸾火雷扯成了一块染着红色蛛网图案的锦布。

    雷,林千蓝不怕,但鸾火雷里夹杂着的天火给她造成了一定的麻烦。

    有的天火缠绕在御雷魔杖上,有的落到了地上,顿时起了一片火海,林千蓝坐在火海中,有被吞没的趋势。

    她身上穿的是炼制好的鲛衣,能阻火,但灼人的热气气浪实不舒服,周围的灵气基本都被火灵气取代了。

    第一道鸾火雷落了十几息,雷住了,火没住,火海扩大到了整个伏濯原。

    在鸾火雷降下时,观劫低阶弟子便被宗门的长老喝退了几里,这回是筑基期弟子自动退后的。

    天火里带有太阳精炎,万一哪缕天火不长眼飞出了伏濯原,够他们受的,这等热闹,还是留给长老们看吧,他们等着听八卦就够了。

    “轰……”

    落到第三道,伏濯原的火势高过两米,林千蓝站立的身影在火海中时隐时现。

    谁都看出了,林千蓝的御雷魔杖只能收雷不能收天火。对于天火,林千蓝除了用法宝防御,没有更好的办法。

    此时,一个扁影从伏濯原外疾向林千蓝,等到了林千蓝跟前,迅速涨大,却是一把打开的折扇。

    这把扇子在虚天宗不要太出名,“龙骨莲火扇!”

    从龙骨莲火扇上升起朵朵了红莲,红莲升起后迅速扩散开来,飞入了火海里。

    红莲业火入了火海便吞噬起来,不大会便在朵朵红莲周围形成一个个火旋,火旋越旋越大,远远看上去,象是无数条火龙一头扎进红莲内。

    有了龙骨莲火扇相助,林千蓝不用分太多心在防御火海中,御雷魔杖再涨大一圈,专心收起雷来。

    等第八道鸾火雷过后,伏濯原已不见了火海,只有朵朵红莲分布在林千蓝的周围。

    天道没再为难她,没有降下第五重劫雷的意头,劫云中透出道道金光来。

    林千蓝收起了御雷魔杖,飞向半空,迎上了第九道雷。

    雷光淬体,林千蓝丹田里的元婴睁开了眼,身后出现了元婴的虚影,手里举着一根狼牙棒。

    半空骤亮,金光铺洒,祥云朵朵,祥云上方出现了一支碧玉簪。

    这一下,比降下鸾火雷还让人意想不到!

    谁见过簪子天相!

    今天这雷劫观的,稀奇的事太多。值!

    不管是结丹结婴,天相都是活物,龙凤麒麟不说了,少见的有灵花妖木的,没有哪个典籍里记载有不是活物的天相。

    “莫非林千蓝真是个玉簪修炼成精?”有人旧话重提。

    一道紫金色的光柱洒落到林千蓝的身上,没入了她的体内。林千蓝一动没动,任由紫光入体,这是天道给她的补偿,渡过紫金雷劫的都会有紫金浆,师父结婴时也得到了紫金浆。

    再一道赤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