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章 已有了决断
    芷音必须死。

    天地规则使然,真正的神啻玄也不能随时与下方界面取得联系,不然,他不会只能找着机会,间接地用做梦的方式来告诉林千蓝一些事了。

    戚浅儿虽然进入了大人的身体内,但没有神核,她不能称之为神,想与下界取得联系,只能会取巧的方式,她利用了浮音簪。

    戚浅儿寻找蓝曦的主魂是为了得到蓝曦的记忆,她身为神侍时尚不能随时下界,现在成了‘大人’,更无法到下界来,所以弄出了一个器灵来。

    芷音的灵智是由戚浅儿的一丝神魂而来,芷音的神魂相当于戚浅儿的一个分魂,戚浅儿能听到看到芷音所看到的所听到的。

    其中靠的是浮音簪的破界之力。

    但浮音簪多次穿过界面,受损严重,到了林千蓝这里,戚浅儿不再能随时从芷音这里得到消息。

    造成浮音簪受损严重的主因恰恰是芷音以本能救助了林千蓝所致。

    芷音的记忆都是戚浅儿给她灌输进去的,真真假假。

    戚浅儿是不想让拥有蓝曦主魂的人死的,便把她的想法融进了芷音的这丝神魂里,所以芷音本身不懂得为什么,只知道要让自己的主人活着,成为修士,然后飞升上界。

    所以芷音不惜动用浮音簪倾界之力,让林千蓝在异世轮回修复了神魂,再为她重塑了灵根,造成了浮音簪的大折损。

    对戚浅儿来说,成也芷音,败也芷音。成是成功救下了林千蓝,败是戚浅儿因此无法随时感知到芷音的所见所听。

    是林千蓝的幸运也是芷音的幸运。

    林千蓝有幸没跟其他五个拥蓝曦主魂的人族一样,处于戚浅儿的监视之下。

    而芷音,也因此没有受到林千蓝的怀疑。

    不能随时动用浮音簪的破界之力,戚浅儿有应对之法,那就是在芷音的神魂中设了一个触发点,这个触发点便是神核的下落,一旦芷音知道了神核在哪,会立即启动浮音簪的破界之力,把消息送达给戚浅儿。

    林千蓝在闭死关前切断了与浮音簪的联系,她一出关就急于应劫,没空去恢复与浮音簪的联系。

    也是她由寻弈蛇印合一的状态,对浮音簪和大人之间的联系有了想法,而且,虽然芷音一直是她的得力小助手,但芷音的相貌与戚浅儿太想象,梦境的频繁出现,不能不让她多想,不能不再对芷音生出疑心。

    与浮音簪切断联系,有修炼的需要,也有她由疑心产生的防备在内。

    所以,林千蓝与浮音簪再重建联系的瞬间,动用了契约之力,赶在芷音感知到她记忆里神核下落之前,率先抹杀了芷音的灵智。

    浮音簪没有动静,林千蓝放了心,神核在哪的消息没能由芷音传给戚浅儿。

    看着悬浮在身前的半滴神血,林千蓝叹了叹气。

    芷音的灵智虽出自于戚浅儿的神魂,但芷音本身是不知情的,又是蓝曦的半滴血点化而成,对她的亲昵不作假,一心想助她飞升的不为假,事实上也助她良多,她与芷音之间是有情份在的,亲手抹杀掉芷音,林千蓝心里不怎么好受。

    但她不会因此心软。

    啻玄告诉她,要是戚浅儿知道了浮音簪即神核,会立即令芷音启动破界之力,让浮音簪回到神界。

    相比于她,芷音更会听从戚浅儿的。

    “老大!”腾二呆呆地看着林千蓝。

    老大渡完劫后被老大师父带走了,它自己回到洞府,在洞府外的玉娑树上等了好一会老大才回来,谁知老大回来后没理它就进了洞府里,它跟了进来,撞到了芷音变成一滴大水珠的一幕。

    老大杀了芷音!

    腾二不明白。

    虽然它从心里不喜欢芷音,可也知道芷音对老大多有用,老大也喜欢让芷音帮忙,它曾嫉妒过芷音,因为它觉着老大对芷音比对它还信任。

    可一转眼,老大杀了芷音。

    “老大,芷音做了什么坏事了?”

    林千蓝看着腾二满写着不明白的大蓝眼,反问道,“你怎么不怀疑是我改修了杀戮之道,为了修炼杀了芷音?”

    腾二想都没想,“啊?老大修炼了杀戮道?那……那老大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杀了芷音,一定是芷音做了坏事老大才杀的她。”

    “腾二,你不怕我再杀了你吗?”

    “啊?”腾二更呆了,“我没做对不起老大的事老大为啥要杀我?”又恍悟的样子,“啊!是哦,我没做坏事,为啥怕?老大不会杀我的!是吧,老大!”

    林千蓝不由得笑了,“是,你又没做坏事,我不会杀你。”腾二对她是无条件的信任。

    腾二的大蓝眼转换成‘我就知道’的眼神,“老大,我说芷音是个假器灵吧,她就是假器灵,真器灵哪有死了变成一个水珠的。”

    “真器灵死了会变成什么?”

    “啊?”问住了腾二,它心虚道,“我……我没见到过,就是觉着不会变成一个水珠。”

    腾二的回答在林千蓝的意料中,腾二连它来自哪里都不知道,哪会知道器死了变成什么?它凭的是直觉。

    神的神器即神核所化,是没有器灵的。

    只有神侍的法宝里才有器灵,是高等级的神侍学了点化术后点化而成的,但神侍法宝里的器灵都是虚体,戚浅儿用了半滴神血点化出了有实体的器灵芷音。

    林千蓝起了正色,“腾二,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抹杀掉芷音吗?”

    腾二不住地点头。

    林千蓝原没打算瞒着腾二,有些事,还需腾二自己做出决定,“不抹杀掉芷音的存在,死的会是我……”

    一旦她没能阻止浮音簪破界而去或毁了浮音簪,戚浅儿的谋划将会得逞。

    谁知道啻玄会不会甘于败给戚浅儿,要是他收手,那就没林千蓝什么事了,要是啻玄不甘于失败,或有翻盘的机会,少不了要她的神魂。

    没有翻盘的机会,但啻玄迁怒于她呢?她仍会危机四伏,她只要身在云琅界,就躲不过此方天道的管辖。

    她先行对芷音动了手,不让于她不利的可能存在。

    林千蓝把浮音簪的来历、芷音的来历,以及它的来历都一一告诉了腾二。

    “……可以说你就是寻弈,你的记忆在进入轮回池之后被啻玄抹去了不少……”

    啻玄的目的是让拥有蓝曦的生灵死,不会允许寻弈当了戚浅儿的帮手,助那生灵活,所以抹去了寻弈的记忆,但因寻弈的神魂分成百缕,没能一一抹除完全,所以腾二、腾一,以及附在药崖上的那缕神魂的记忆各不相同。

    “啊!哈哈!”腾二听了林千蓝说它来自神界,没等林千蓝说完一下子窜出老高,“哈哈!老大,我没撒谎!我记得我是神兽就是神兽!还是神界独一无二的腾蛇!哈哈!我就知道,我到哪都是独一无二的!”

    腾二的关注点总是这般的奇特。林千蓝默默地看着腾二上窜下跳地犯乐。

    腾二又愤愤不平道,“那个什么冥神太坏了,弄没了我的的很多记忆,都答不上来老大的问题,让我在老大面前丢了面子!不行!老大,等去了神界,我得找他报仇去!”

    林千蓝问道,“你想回到神界去?”她是让腾二自己做出决定。腾二的肉身在神界,它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只能回到神界。

    啻玄说因腾二的神魂没有跟其他生灵的融合,是它本身的一缕神魂壮大而成,想回到神界很容易,只要啻玄把腾二的神魂召入轮回池就行。

    “……啊,老大,你不是要去当神界界主吗?我当然要跟老大一起回去了。”腾二理所当然道。

    腾二这是听到哪里去了?林千蓝重申了一遍,“腾二,我选了不当界主。你跟我不一样,你的肉身在神界,你想拥有身体,必须回到神界才行。”

    “老大不当界主了?”腾二这回听清楚了,却是不明白,“老大为什么不想当界主?成了神不用修炼就能活很久,老大修仙不是为了活很久吗?”

    对于为什么,林千蓝在梦里云游了玉离神界十年中,已是深思熟虑。

    她一念把半滴神血收进浮音宫内的承仙池内。没有了芷音,戚浅儿少了耳目,在她跟啻玄定下的期限内,浮音簪还能用。

    她没有进浮音宫。

    为什么不想当一个有着无尽生命的神,不是三两句话能说得完的,林千蓝没再站着,坐到了旁边的座椅上,准备跟腾二说个明白,腾二也好做出自己的选择。

    腾二跟了过来,睁大了眼等着听。

    林千蓝把她梦游玉离神界的十年所看到的,经历到的,说给了腾二听。

    “……玉离神界的美超乎我的想象。”

    无尽的生命对她更有吸引力。

    但她梦中十年间最大的感受是,寂寞。

    神从生成后,只有一个使命,开辟新界面。

    而开辟新界面的事,几亿年,甚至几十亿年都不见得有一回。

    神的神力天成,不需要修炼。

    每个神位都是独一无二,不存在谁能取代谁的问题,需要什么东西,信手就能点化出,没有相互争夺某物的可能。

    神通晓人情,自身却不具备人情,没有情与欲。

    一方神界的神最多不到百位,每位神住的地方都大的不可思议,神界太大,更多的地方是亿万年无人涉足。

    除了开辟新界面,神是不能到下界去的,一旦新界面生成,点化了生灵后,神则必须回到神界,不及时回来的结果是殒落。

    其他时候,神无事可做,众多的神会选择沉眠,一觉以万年计。

    林千蓝怀疑是神太寂寞了,才会从下界弄来了凡人充当神侍。

    玉离神界的神侍不过万人,散到玉离神界各处,神侍的数量便显得少得可怜。

    神想多弄些神侍到神界都没可能。

    能成为神侍的凡人,都是因对神心存崇敬,诚心要服侍神,才能被接引到神界来。

    林千蓝更怀疑,魔的存在,是为了不让神太无聊。

    每次的神魔大战,一打就是千年万年,甚至几十万年,神生终于不再没事可做。

    若是由着界面自然崩塌,百亿年都不见得会有一个界面毁灭,但有魔啊,魔专毁界面,毁了后神正好开辟新的。

    玉离神界美到让人流连忘返,但生命太长,林千蓝不确定她多少年能看烦。

    神活一万年,一百万年,跟活一天没什么区别,也能预想到下一天,下一年,下一万年会是怎样度过的。

    林千蓝想要长生,但要不是这种长生方式。

    她要的是有烟火味的长生。

    虽然她两世加起了活了不过百多年,但每一天都过的不同,即便是在闭关中,所思所想,所得的收获都不一样,找不到相同的一天。

    有喜有悲,有苦有甜,曾愤怒到不可控,曾伤心的恸哭,为得到一件东西历经千难万险,受过疼到极点的痛楚,也感受过飘飘然的愉悦。

    她不愿意舍弃这些,所以不选择修炼无情道。

    修炼无情道的修士,活的仍是芸芸众生间,去了神界,还不如在芸芸众生间修炼无情道的修士活得有生气。

    仙与神有着本质的区别,首先,仙是由凡人修炼而成,身具七情六欲。大道三千,条条大道皆能修炼成仙,而多数大道都不是无情道,可见,有不食烟火的仙,更多的满身都是烟火味的仙。

    所以,她在心里做出了决断,不会成为蓝曦,她只愿做一心想修炼成仙的林千蓝。

    她做出这样的决断,自然不能让啻玄知道。

    看似啻玄给了她选择权,其实只是让她选择什么时候回到神界,而不是让她选择不去神界。

    她与啻玄讨价还价,是想能多拖延些时间,她好想出对策来。

    没有了芷音,戚浅儿那边不足为患,戚浅儿在不知道神核在哪的情况下,更想让她活得长长久久的,最好飞升上界。

    她需要防备的只有啻玄。

    腾二的决定做的很快,“老大在哪我在哪,老大不去神界我也不去。”

    “你的肉身在神界。”

    “那个肉身不是我的,是寻弈的,我是腾二,不是寻弈。穆昶都能重塑一个肉身,我也能。老大,你不是嫌弃我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