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一章 孔雀泪
    林千蓝眼底带着笑意,却是平静道,“你又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我干嘛嫌弃你?”

    她心里是想让腾二留下的,但腾二一直对它没有肉身的事很在意,心念念的是飞升到上界后,回到肉身里。

    只是,寻弈被戚浅儿欺骗,在进入轮回池之前就把神魂分成了百缕。

    寻弈是神兽,有先天的优势,神魂比戚浅儿的强大,但百分之一的神魂就比不上戚浅儿全个的神魂了,戚浅儿趁机篡改了寻弈各缕神魂的记忆。

    她想让寻弈找到蓝曦的主魂,让拥有蓝曦主魂的生灵恢复记忆,但不想让寻弈把她占据了蓝曦肉身的事说出去,以免这个生灵主动求死回到神界。

    她的法力做不到把百缕神魂的记忆都改了,只改了部分。不巧,腾二这缕神魂是被戚浅儿篡改过的,腾二以为的上界是仙灵界。

    进了轮回池后,啻玄又无差别地抹除了百缕神魂的部分记忆,包括腾二这缕,造成了腾二记忆的断片和混乱。

    因为知道腾二有多想拥有肉身,所以林千蓝才会让它自己选择。

    她深知,即便是主仆契约,灵兽的神魂也是独立的,有着自己的想法,所谓强扭的瓜不甜,若是腾二一心要回到肉身里,她强拦着则有可能会生出仇隙。

    腾二跟了老大多年,老大话里带出的这点意思还是听得懂的,老大是想让它跟着的,高兴地直甩尾,“老大大师兄说了,一天是我老大,天天都是我老大。”

    林千蓝敢肯定这不是大师兄的原话,但腾二这话她爱听,承诺道,“以后老大帮你重塑一个比穆昶的更好的肉身。”

    “我就知道老大会帮我的。”腾二的尾巴摇得更欢,“哦哦,对了,我说我怎么就想跟着老大,原来我的前主人还是老大啊!”

    自己又推翻了,“不对!寻弈的前主人是老大,也不对,寻弈的前主人是老大的前世,寻弈是我的前世,不对不对,我是寻弈的一部分,我的前主人是老大的前世,啊!忘了还有腾一,寻弈也是腾一的一部分,腾一的前主人也是老大,腾一……”

    看腾二绕着绕着把自己绕晕了,两只眼睛乱骨碌,林千蓝帮它解了围,“腾二,别管什么前世前主人的,你只记着你是腾二就行了。记得赵毅把神魂割裂的事吧,赵卓云的跟赵毅已成了两个人,你也是,在你的神魂凝聚成功后,你就不再是寻弈了,而只是腾二。

    我更不是蓝曦,不过是神魂中融入了一缕蓝曦的神魂,跟你吞下神魂壮大灵体异曲同工,我只是林千蓝,不是寻弈的前主人。”

    跟腾二就得把话说的明明白白的,要不真不知道它的理解能歪到哪里去。

    “老大说的是哦!我就是腾二,老大就是老大。谁还没有个前世?等我重塑了肉身就又是独一无二的腾蛇了。”

    林千蓝这回应和了它,“当然是独一无二的。”

    一句话让腾二乐得大咧着嘴。

    林千蓝道,“腾二,我要闭几天关,你帮我守着洞府。”她刚结了婴,又得了紫金浆入体,需要闭个小关消化紫金浆,和稳固下修为。

    腾二精神百倍,“我一定帮老大守好。”

    腾二倏地一下出去了,林千蓝还没进自己的房间,就看腾二倏地一下又回来了,“老大,我忘了跟老大说一件事,老大闭关五年后,夙无衣来了,在落烟峰等了老大半年,老大没出关他就走了,还给老大留了件东西。”

    过了四十年的时光,要算上梦里十年神界游,整整五十年了,林千蓝再听到夙无衣的名字,一时感觉有些遥远,之后依然有所触动,但这个触动只如一个石水入湖,小小涟漪即出即消。

    她想不出夙无衣为什么会来,问腾二,“他说什么了吗?”

    腾二想了想,“说了,说要把那件东西送给老大。”

    从腾二这里是找不到答案了,林千蓝问道,“东西在哪?”

    “我放到灵药园里了,老大,现在去灵药园里拿吗?”

    “不用,等我出了关我再去取。”不会是什么紧急交给她的东西,真要是,三十多年都过去了,不差这几天,还是修炼要紧。

    “哦。老大,我出去了。”腾二再出了洞府。

    林千蓝站在原地停了下才进了房间。

    ※※※※

    紫金浆不负盛名。

    林千蓝以肉身抗雷,看着没什么大的外伤,但那可是紫金雷,多少受了暗伤。

    紫金浆吸收进体内后,修复她身上的暗伤,还强化了丹田内元婴。

    她的元婴结的仓促,不免微瑕,部分紫金浆吸收进了元婴体内,修补了这些微瑕处,元婴跟着涨大了一圈,小小身体发出了玉般的光泽。

    丹田里坐着个跟自己长得一样的婴孩,林千蓝感觉奇妙。但她知道,元婴等于是进了阶的金丹,并不是真正的婴孩,在探察到元婴一切正常后,新奇了一会就收回了神识。【】

    吸收完紫金浆,林千蓝进了浮音宫。

    少了芷音,浮音宫内一片静谧。

    林千蓝在浮音宫内走了一圈,生出些舍不得的心思。

    浮音簪是留不得了。

    只要浮音簪在她手上,啻玄和戚浅儿都能找到她。

    芷音消失,戚浅儿得不到神核的下落,不敢轻举妄动,并不是不会对她做什么举动,谁知她还有什么手段?

    啻玄那里也是,一旦知道她做出的决定是不回神界,他会想办法让她死。

    戚浅儿是靠着蓝曦的身体与浮音簪之间的血脉联系找到她,啻玄是用他手里的九个蓝曦的主魂来定位浮音簪的位置,只要她与浮音簪的契约还在,她就摆脱不了两人。

    她会与浮音簪解了契约,但不是现在。

    走到浮音宫外,原来的花园现在已成了一片园林,是芷音按照她喜欢的式样打造的,清幽中不乏姹紫嫣红,不过分强调雅致,多了几分随意。

    眼看着要实现她有山有水有点田的愿望,却不得不在某一天放弃。

    林千蓝摸了摸手腕上的素镯,她有山有水有点田的愿望还有实现的可能。

    她从步轻履那里得来了一块虚空石,若是幸运的话,能让素镯升级为能容纳活物的空间。

    能装活物的空间并不稀罕,因为灵兽袋就是一种,能让人进入的空间很稀罕,云琅界虽不说绝无仅有,但典籍里记载的是上古时期有过,现在是没听过谁有。

    或者有人有,但拥有的不会说出去就是了。

    但这种能容纳活物的空间跟芥子空间比差远了,只相当于一个随身洞府,空间大小固定,大不过几千平。

    她说自己的愿望有可能成真,是因为倪非得了镯子后,看出镯子的不太一般,就推演了镯子的来历,发现镯子不是云琅界之物,具体是从哪里来的,没有推演出来。

    他还做验证般地加些材料炼制过一回,里面的空间扩大了一倍,但没有变成能装活物的,他便没了兴趣,后来随手送给了林洛冰。

    腾二的记忆缺失太多,它直觉虚空石能让镯子进阶,但并不知道为什么。

    以她现在的炼器水平,重炼的成功率不会高,一旦失败,可能连原来的素镯空间都毁了。

    还有,她想把素镯炼制成能容纳人的空间,除了虚空石外,她还缺一样辅助的东西。

    林千蓝拿着师父给她的一块玉简,里面记载的是融炼成能容纳活物的空间的方法。

    云琅界的炼器水平是能炼制出容纳人的空间的,包括芥子空间都可能炼制出来,但云琅界缺少的是炼制芥子空间的原材料。

    “雾陨石……好像在哪见过一眼这个名字……”

    她索性坐在了浮音宫的台阶上,翻看起玉简来。

    刚查完三块玉简,林千蓝就想起在哪看到过了,从素镯的一角找出一个玉简来,神识探了下,她记的没错,是在这个玉简上。

    玉简上说,极西之地有雾陨石。

    “看来是要去一趟极西之地了。”

    在梦里与啻玄见面的地方就是极西之地,那面石壁就是先天灵宝榜,石壁前坐着的那位修士是守榜人。

    先天灵宝榜是天道真实存在的力证。

    先天灵宝榜不止只有能显示先天灵宝这一个用处,啻玄说过,若是腾二想回归神界,便到极西之地的先天灵宝榜前打上它的神识,然后就等着被他收进轮回池了。

    腾二说不回神界,她还以为不会去极西之地了,这下巧了,她要想把虚空石融炼进素镯内,就需到极西之地寻找雾陨石。

    记载雾陨石的玉简是在南邺城时阮听夜给她的,说是若她有空闲,相约一同去探险,极西之地是阮听夜要去的其中一处。

    收好了玉简,林千蓝出了关。

    腾二在房间外,看到林千蓝出来,卷了个玉盒过来,“老大,夙无衣留下的。”

    玉盒上封有封印。

    腾二嘟囔了句,“夙无衣都不告诉我里面是什么东西,我拿着的时侯就是封着封印的。”

    林千蓝揭开封印,打开玉盒,里面是一个红宝石样的东西,枣子形状,看着质地不像是宝石,她用手轻轻地碰了碰,有些发软,更像是枣子大小的石榴子。

    同时,从玉盒里散发出一股极淡的香味。

    “是……”腾二盯着玉盒里的东西,想了想,“我想起来了!老大,是孔雀泪!”

    林千蓝皱了下眉,她不大喜欢这个名字,“孔雀泪是什么东西?”

    “老大,龙不是有龙泪吗,这个是孔雀的,叫孔雀泪。”

    “腾二,现在不是说重点的时侯,说详细点。”

    “知道了老大。龙族住的地方不是总长龙畔莲吗,龙畔莲也叫七叶莲……哦哦,老大知道这个了,七叶莲能收集龙气精华长成龙华珠,就是晏誉说的龙泪。我觉着就该叫龙华珠。”

    林千蓝后悔说加了句说详细点了,但她正好有空闲,没有制止腾二的“详细”。

    “……龙族的叫龙华珠,孔雀一族的就叫孔雀泪。孔雀住的地方会生长一棵栖仙木,栖仙木里能长出孔雀泪。”

    林千蓝看着腾二,“没了?”

    腾二无辜样,“没了。”

    林千蓝抚额,“这孔雀泪有什么用?”

    “跟龙泪一样,吃的啊。”

    林千蓝换了个问法,“栖仙木里能长出多少颗孔雀泪?”

    “原来老大想知道的是这个。孔雀泪比龙泪少见多了,栖仙木里只能长出一颗孔雀泪来。”

    那就是很难得的东西了,林千蓝猜不出夙无衣为什么特地给她送来这枚孔雀泪,是因为她送他了太初羽?

    “腾二,龙泪能让人升一小阶,孔雀泪有什么用,你知道吗?”

    腾二答道,“孔雀泪能让孔雀一族进阶的,不知道人修吃了会怎么样。”

    林千蓝再问,“夙无衣没说点其他的?”

    腾二歪头想了想,“夙无衣就说是给老大的。啊,我想起来了,还有个玉简,我去拿!”

    林千蓝想着夙无衣也不会只留下玉盒。

    腾二的行动很快,一会卷来一个玉简,为自己辩解道,“老大,不是我有意忘的,是夙无衣先给我的玉盒,说是给老大的,一定要放好,亲手给老大,我就赶快放到灵药园里了,回来了,夙无衣才给的这个玉简。”

    林千蓝能大略地回放出当时的场景,应是夙无衣先把玉盒给了腾二,没交待完腾二就卷着玉盒走了,夙无衣没能来得及把玉简给它。

    夙无衣不能进灵药园,只能等腾二出来才把玉简给了它。

    腾二只记得夙无衣说玉盒要亲手给她,一时把玉简的事给忘了。

    现在知道了腾二的神魂被戚浅儿祸害了一回,又被啻玄祸害了一回,没能祸害傻就不错了,林千蓝看待腾二宽容多了,有时犯点二就二点吧。

    林千蓝把神识探入玉简,是夙无衣给她留的言,没说过多的东西,说他在孔雀一族的族地得了这枚孔雀泪,让她若是解封印后尽快服下,孔雀泪见天日后不能久放。

    玉盒上里封印有栖仙木的气息,所以孔雀泪能保存下来,玉盒打开后,栖仙木的气息散了,再封印起来也不管用。

    林千蓝怎么看不出来?夙无衣很想让她服下这枚孔雀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