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三章 想问话,抓来
    元婴真君光临,还从跟在身边的腾二猜出了林千蓝的身份,酒楼的掌柜亲自为林千蓝准备了这间酒楼最好的雅间。

    房间布置精致,布有只单向隔音阵法,能听到外面的声音,房间外却听不到房间里的,房间外还随时候着一位伙计以方便使唤。

    她这段时间出来是享受的,放着好好的真君待遇不要,偏要弄成筑基修士被人忽视?她本来就是虎,哪只猪敢来找麻烦尽管来。

    “也是哦。那些人为什么要扮成猪呢?那个人要不是扮成练习后期,那个筑基中期一定不会去抢他的法宝,他都不怕麻烦。”

    林千蓝不想误导了腾二,“扮不扮猪,要具体事具体分析。这种手段只能用一时,不能总用……”

    跟腾二讲了好一阵子。

    腾二总结道,“只要厉害了,不用扮猪,直接吃虎。”

    腾二又没意思了,白蛇身子搭在窗户框上,头伸向外面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

    一会,鄙视着下方,“切!真没新意,又有个扮猪吃虎的,筑基中期扮成筑基初期,能吃着啥虎?要扮也扮个练气期的才能吃筑基初的。咦,我说看着眼熟,老大,是那个总是要哭不哭的。”

    林千蓝没把要哭不哭的跟她认识的人对上号,向窗下扫了眼,认出腾二说的是谁了,很久没见过,她都快忘记的一个人,罗彩滢。

    她曾被罗彩滢下过暗手,不是有腾二,她能不能从小虚境内出来都未知。

    罗彩滢对她下暗手的原因也简单,谁让她在仙缘城时不接受她的‘好意’,而且谁让她是被师父亲自领进宗门的?

    还有,谁让她越长越好看了?

    林千蓝在那之前没遇到过罗彩滢此类的人,哪会想到会有人仅仅因为某些方面比不过她就有害她之心?

    在罗彩滢的真面目被晏誉揭穿后,之前她被董栾和孟雷捧多高,之后就被两人摔多惨,还是持续地摔,看得林千蓝解气,出了小虚境后她便把罗彩滢丢在了脑后。

    不是她是个不记仇的,而是觉着罗彩滢这样的,已有人帮她报了仇,不值得再记着。

    后来发生了徐青辉掳走她的事,等事情了结,偶然得知,罗彩滢那会是徐青辉的侍妾之一,还是她自愿送上门的。

    林千蓝猜出罗彩滢为什么自愿,是为了从董栾和孟雷两人手中脱身。

    她怀疑过那些向她泼污水的传言有罗彩滢的手笔,但仅根据她是徐青辉侍君,没有其他证据,不能说就有罗彩滢的参与。

    也是她觉着不值得花精力在罗彩滢身上。

    对于这种本身没多少实力,只会暗地里耍手段的,除了心里有所戒防外,需要的是绝对的实力辗压,用不着把这种人当回事。

    林千蓝有闲心给下方的罗彩滢做了评价,“本性难移。”

    下方是浣仙城的坊市,罗彩滢正从一个卖各类法宝的店铺时走出来,路过一个卖灵符的摊子停了下来,在她身后跟着两个男修。

    评价本性难移,是因为罗彩滢依然是一身白色衣裙,腰束得很紧,外罩着一层轻飘飘的白纱,弱风扶柳,我见犹怜。

    腾二没一眼认出也正常,罗彩滢想是服了改换容颜的灵丹或灵药,相貌再提升了一个档次,一双梨花带雨目,如腾二所说,要哭不哭,很容易引起他人的保护欲。

    这罗彩滢也是筑基中期修为了,怎么还操着白莲花的人设?

    不过,林千蓝不喜罗彩滢,她操什么人设她都不会看得惯。

    不管她看不看得上眼,罗彩滢这人设操的是成功的。

    徐青辉当年收那么多侍妾是为了采补,罗彩滢当然没能逃过,被采补的伤了些根本,在徐青辉被关起来后,她离开了虚天宗。

    而现在,罗彩滢不仅修复了伤了的灵根,还成了筑基中期修士,身后依然跟着两个对她眼露怜爱的“骑士”。

    林千蓝扫了一眼没看了,腾二无聊,多看了一会,“咦,这个要哭不哭的身上有屠敖的气息。”

    林千蓝放下手里的玉筷,“你确定?”

    腾二再看了眼,“是屠敖的,老大。”

    修士身上穿的法衣都有自清地功能,并不容易沾染上他人的气息,不然坊市走一圈,他人的气息该沾满身了。

    要么身上有他人的物品,要么跟他人贴得太近,才会在身上留有他人气息。

    林千蓝敢断定屠敖不会与罗彩滢为伍,罗彩滢是怎么沾染上屠敖的气息的?

    林千蓝往窗下挥了下手,罗彩滢便摔在了她的座位前。

    腾二也不含糊,一阵风卷了来跟罗彩滢一起的两个男修。

    三个筑基修士在众目睽睽下被人抓走,当即引起周围的小混乱。

    一道声音从酒楼二楼传下来,“我找三人问话,与他人无关。”伴着声音传下来的是让人如困泥沼的重压。

    好在这重压感随落随逝,没给任何人造成伤害。

    林千蓝元婴期的威压一放一收,坊市内的小混乱平息了。

    浣仙城内不得动用灵力打斗的规定是让低阶修士遵守的,高阶修士只要不在城内杀人,不管是城卫队和普通修士,对高阶修士持的都是默认态度。

    林千蓝对修为上了高位的适应能力很强,她现在行事都较为随心,她招罗彩滢三人上来问话,有多种方式:让酒楼伙伴下去请人,让腾二过去传话,而她用的是最直接的方法。

    她对罗彩滢没什么好感,想问话,抓来就是。

    压下了坊市里将起的小混乱,林千蓝看向被弄到房间里的三人。

    元婴期的气势让惊魂未定的三人没敢说什么造次的话。

    林千蓝冷声道,“起来。”

    三人方才站了起来。

    罗彩滢是最先回魂,她认出了林千蓝,脸面变得更白,低下了头,深怕被林千蓝认出来一样。

    其中穿绿衫的男修反应快,“前辈,可,可有事找晚辈?”

    林千蓝问道,“你们可见过一个紫发的男子?”

    绿衫男修答的很快,“回前辈,没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