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四章 阡风死了?
    绿衫男修答的是真话。

    林千蓝再问,“可见过一条紫色的离蛟?”

    绿衫男修还没怎么着,一丝慌乱从旁边站着的蓝衫男修瞳孔里快速闪过,却不能逃过林千蓝的双眼。

    屠敖出事了!“你们在哪见过的那条离蛟?”

    绿衫男修还算镇定,他不知道同伴已露了破绽,“回前辈,我们没见过。”

    “啪!”腾二一尾巴把绿衫男修抽飞了,“敢对我老大撒谎!老大,还是搜魂吧。”

    说是这样说,腾二并没有下杀手,男修被拍飞到对面墙壁上后,慢慢滑落下来,伤了筋骨,没伤性命。

    这是在浣仙城内,搜魂是件站不到明面的事,当众搜魂等于公开叫板修真界的既定规则,林千蓝不会让腾二这样做。

    也用不着。

    “谁来说?”

    “我说!千蓝真君!”罗彩滢忙喊道,“我见过!五天前见到的!”

    “老大,她还是撒谎!”腾二又一尾巴拍飞了罗彩滢。要是五天前沾染的气息,现在都该散的差不多了。

    腾二拍飞罗彩滢比拍绿衫男修用的力气大,罗彩滢贴在墙上好一会才滑落下来。腾二不怎么满意,要是酒楼的墙上没阵法保护就好了,它一定会让罗彩滢在墙上印出个印来。

    这个要哭不哭的还害过老大,那会老大修为低不说了,现在老大伸个指头就能戳死她,还敢在老大面前撒谎,要不是老大想知道屠敖的下落,它早拍死她了!

    蓝衫男修不想自己也被抽飞,急道,“真君,我知道那条离蛟的在哪!”

    见白蛇收起了尾巴,蓝衫男子心知自己逃过一劫,不敢隐瞒,“那条离蛟应还在西弥云……”

    一刻钟后,“啪嗒!啪嗒!”绿衫和蓝衫修士被从酒楼上扔回到了下方坊市里。

    之后浣仙城内出现了一景,一条白蛇卷着一个穿白衣的女修从城内掠过,直奔西城门。

    “腾二爷!”浣仙城内虚天宗弟子最多,有人认得腾二。

    有落烟峰的弟子道,“腾二爷又行侠仗义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女修干了什么勾当。”

    “得是!”一人应和,“腾二爷有回为一个杂役打报不平,吊了一个内门弟子一天!刚才腾二爷找了三个人问话,这两个都放了,一定是那个女修做了什么,不然腾二爷不会抓走她!”

    林千蓝名气大,连带着不少人知道她有个白蛇魂宠。腾二刚在浣仙城内捡过漏,不是虚天宗的弟子也有人认得,“各位为何叫千蓝真君的魂宠为腾二爷?”

    腾二带着一串人一闪眼没影,有人讲起了腾二爷的来历,“此话要从……”

    竟没人公开为被腾二卷走的罗彩滢说话。

    后离开的林千蓝不由得一笑,没想到她有一天会因腾二的好名声而受益。

    从浣仙城带人走,破坏了浣仙城的规矩,她要跟浣仙城的主事人说一声,她后离开便是做这件事。

    她能悄悄地把罗彩滢弄走,但跟她之前当众把三人抓到楼上问话一样,她用不着。

    没带走蓝衫和绿衫两人,是因为有关屠敖的事不是两人亲历的,罗彩滢告诉两人的。绿衫被拍飞一次不敢再隐瞒,印证了蓝衫说的话。

    罗彩滢也老实了,说了实话,见到屠敖的只有她一人。

    既然两人是被罗彩滢带累的,知道的东西都是罗彩滢告诉他们的,林千蓝没必要带上两人,让腾二把两人扔了回去,不过腾二不爽两人一开始的撒谎,扔得使了点劲,伤不了两人的命,但会让两人吃些痛。

    ※※※※

    弥云山脉虽比不上万兽山脉广大,但也纵横几万里,虚天宗只占了弥云山脉东南部的一小角。

    西弥云是指弥云山脉的西部偏北一带,不属虚天宗的管辖范围。

    从浣仙城西门出来后,林千蓝放出了灵舟,把罗彩滢扔到灵舟的一角,往蓝衫男修所说的方位驶去。

    屠敖此时凶多吉少。

    伤了屠敖的,是位元婴修士。

    罗彩滢当时在场,目睹了一位元婴修士与一只紫色离蛟打斗,以离蛟重伤瞬间遁走收场。

    她离得远,所在的位置又很隐蔽,那位元婴修士没发现她。

    偏巧,两个时辰后,她发现了屠敖掉落的一片紫色鳞片,遁着印迹找到了屠敖藏身的山洞。

    能跟元婴期的大能一斗还能活着逃走的,至少是七阶的妖修,而且是只蛟类妖修,全身上下无不是好东西,罗彩滢起了捡便宜的心思。

    但屠敖藏身的山洞外布有禁制,罗彩滢不懂阵法,也不敢暴力破阵以免引来了那位元婴大能,自己落了一场空,便到了浣仙城,找到懂阵法的绿衫和蓝衫,跟他们说了受伤离蛟的事,让两人相助。

    罗彩滢曾捡到过屠敖身上的鳞片,所以,只有罗彩滢身上沾了屠敖的气息。

    灵舟行驶的很快,进了弥云山脉后,腾二放出了神兽的气息出去,一路上没有受到妖兽的干扰。

    为自己小命着想,罗彩滢没有再出妖蛾子,没费多少功夫,找到了屠敖藏身处。

    嗅出了林千蓝的气息,屠敖打开了禁制。

    屠敖受的伤比罗彩滢说的还严重,几乎是奄奄一息,身上的鳞片掉落了不少,全身都是血洞,他躺着的地方都被血浸透了。

    屠敖强行的不闭上眼,却也只做到了半睁,“林千蓝……”

    “先别说话。”林千蓝先给屠敖服下止血的灵丹,以及一枚小还丹。他还在流血,不宜用猛药,只能先服用较为温和的小还丹。

    屠敖知道自己此时只是强提着一口气,怕话说不完就死了晕了,听从林千蓝的先服了药,他没等着药完全起效,灵丹一下肚,他喘息着道,“林千蓝……阡风……阡风三天前,解除了跟我的契约……他,他可能被人杀了……为他报仇……”

    林千蓝的心头一紧。

    阡风跟屠敖两人的关系,是林千蓝见过的相处的最像两兄弟的人修与灵兽,没有八成以上的可能,屠敖不会说出阡风可能死了的话。

    阡风跟屠敖签的平等契约,一方死了,对另一方的影响虽小,但还是有影响,若是一方主动解除了契约,对另一方几乎没什么影响。

    从阡风解除了与屠敖的契约,也能知道阡风遭遇了性命危机。

    服了灵丹后,屠敖身上的血渐渐不往外流了,但已经流出的血是不能再回到身体里的,他失的血太多了,再好的灵丹都不可能很快补足他所失去的血液,特别是流失的精血。

    妖兽修复伤痛的本能机制是沉眠,屠敖的眼皮直往下耷,却是怎么都不肯闭上眼,“林千蓝……带上我,快走,我帮你指路……”

    林千蓝再给屠敖服了一滴松针精萃和一粒莲虚丹,并说道,“有腾二在我会找到阡风的,你先保住自己的命,阡风可是让你活着。”

    阡风在危机时刻,还不忘先解除与屠敖的契约,其目的一是怕自己死了屠敖会因契约受到影响,再有是仇家太厉害,他不想让屠敖通过契约关系找来为他报仇,以免送了命。

    可屠敖还是找来了。

    腾二把头探到屠敖眼前,“屠敖,找人的事我不比你差哦。”

    屠敖是知道腾二的本事的,点了下头,“带上我……”他拼尽最后灵力化成迷你小蛟,终于撑不住闭上了眼,进入了沉眠。

    林千蓝跟屠敖没有契约关系,无法把他收进浮音宫内,也不能收他进灵兽袋,所以屠敖才会拼尽灵力化成迷你小蛟。

    林千蓝把屠敖移到了灵舟内,把原在灵舟内的罗彩滢从灵舟内扔了出来。

    这回林千蓝是使了狠劲的,罗彩滢摔到地上已去了半条命。

    林千蓝冷冷地俯看着她,“那个元婴修士是谁,现在在哪,若你说不知道,那就没必要活着了。”

    要不是搜魂不一定得到完整的记忆,林千蓝不会问她。

    罗彩滢的话里有一个破绽,之前林千蓝只想快点找到屠敖,暂没与罗彩滢计较。

    但此时涉及到了阡风的生死,打伤屠敖的人应是让阡风陷入生死境内的人,她自然要问罗彩滢。

    破绽就是,罗彩滢不过是筑基中期修为,以她所说,离那位元婴大能跟屠敖打斗的现场很远,那她怎么能判断出是位元婴修士,金丹以上修为都能凌空站立,为什么不说是金丹或化神,认定就是位元婴?

    只能是,罗彩滢认得那位元婴大能是谁。

    罗彩滢知道林千蓝动了杀念,不用等她扯谎,她敢再说一句废话,林千蓝会马上搜她的魂,她是真的惊惧起来,林千蓝话一落音,她脱口应道,“是血恨上人!伤了离蛟的是血恨上人!”

    林千蓝听说过这个血恨上人。

    血恨上人是个臭名昭著的散修。

    原名是什么没人记得了,只知道他自称血恨上人。

    血恨上人禀性锱铢必较,行事手段狠辣,有实证流传在外的,他就灭了四个修仙家族和一个小门派,死在他手上的单个修士更是多不可数。

    暗中被他灭门、杀了的,恐怕血恨上人自己都记不清吧。

    血恨上人心狠手辣,却不鲁莽,他从不招惹稍大的门派家族,至少从明面上,他没对大门派、家族的人动过手,他灭的那四个修仙家族和小门派全都是没背景的,斩草除根除垢干净,是以他灭了人家门还能逍遥过市。

    不是没人找血恨上人报仇,但直到现在,血恨上人还好好活着,找他报仇的人下场则不会好了。

    血恨上人杀人无数,却是顺利地结了丹结了婴,一百多年,结了婴的血恨上人少出现在人前,渐渐淡出了人的视线。

    只隐约有传言,说血恨上人在西弥云内开了洞府,是否为真,洞府在哪,没人说得确定。

    弥云山脉涵盖地域灵脉众多,除了虚天宗在此立宗外,还有其他大大小小五个宗门分布弥云山脉各处,更有散修大能在山脉内开辟洞府。

    西弥云地域灵脉不成片,险要处众多,不适宜开宗立派。正因为险要处众多,形成不少有着天然屏障的孤地,这些孤地很得散修大能们的喜。

    血恨上人真有可能在这里开洞府。

    “血恨上人的洞府在哪?”林千蓝没问血恨上人是否在这里开了洞府。

    离得那么远,罗彩滢就能认出是血恨上人,她对血恨上人不止是认识了,定是熟识。

    血恨上人百年来没公开露面,罗彩滢一个筑基修士能与血恨上人熟识,她与血恨上人有着不一般的关系。

    “我带你去!”罗彩滢如今只求能多活一刻就多活一刻。

    不等林千蓝再问,罗彩滢便交待了她与血恨上人的关系。罗彩滢名义上是血恨上人的弟子,实际上也是侍妾、仆人,以及跑腿的。

    屠敖的事上她没撒谎,她出来为血恨上人办事,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血恨上人与屠敖的打斗,因离的远,她对周围又熟悉,没让血恨上人发现。

    屠敖不是她无意间遇到的,而是她看到了屠敖遁去的方向,特意找过去的。

    ※※※※

    不久后,西弥云深处睛天里响起了雷声,地动山摇,有修士想过去看个究竟,却是被几股慑人的气势逼退,不敢近前。

    再看到那边上空闪过剑光,随即一个狼牙棒的棒影抵住了剑光。

    再迟钝的修士也知道这动静是大能们的对战造成的,有谨慎的再往后退了几里,谁知道大能们打着打着会不会朝这边遁来?

    对战的时间不是很久,一直不断的山石崩塌停歇后,西弥云再归于静寂。

    是一方胜了,还是两败俱伤?都在心里猜测,没人想做出头鸟。

    也是因为,打斗发生的地方是西弥云的险地之一,勾魂谷。

    勾魂谷周围有天然迷峦,人走进去不辨方位,就是金丹修士进去都不一定能再走出来。

    勾魂谷内。

    四周的山崖支离破碎,到处的残垣断壁说明此处曾为一处院落。

    一个元婴往谷外遁去,却是从半空跌落下来,被腾二卷个正着,“还想逃过你腾二爷的风障?切!”

    林千蓝道,“腾二,搜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