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六章 炼魂道
    林千蓝自到修真界后,历经多回生死,亲手杀的人也不少,但那些人不是该死就是生死与她无关,最初还会在心里叹下命运无常,见的多了,他人的生死已不能在她心中留下印记。

    纵观修真界,能修行长久的修士,莫不是如她般见惯了生死。

    只因,生死一事没有落到自己的头上。

    在林千蓝的心里,做为乔芸生活的十几年和在异世轮回的二十来年,都被她当成了前世,她认同的今世,是从她魂归琉璃界算起。

    阡风,是她今世最早认可的朋友。在谭家时,萧尧虽与她的互动更多,但因他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让她多是以看待一个不错的邻家弟弟的心情看萧尧的。

    而阡风武功高强,俊朗少言,偶尔露几手,在林千蓝眼里是帅的一塌糊涂,还让她起了拜师的念头。

    阡风暗卫的身份,于大周朝的人来说,是人家奴仆,会低看阡风一等,但于林千蓝,没有影响到她拿阡风当朋友。

    不是她的一厢情愿,阡风有时是听令于萧尧帮她,有时不是,知道她有去盂兰城的打算,阡风给了她他私人在盂兰城朋友的地址,连同信物。

    人在弱小时结交的朋友最为难得。

    在修真界与阡风再遇后的种种,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她曾心安理得的享受过阡风的照顾,对阡风也失望过,冷待过,到最后见到他时,对他行事原则开始理解。但无论是那个时段,她在心里没把阡风排除在朋友之外。

    亲眼见到朋友身死,对林千蓝的心里有很大的冲击。

    生离死别,不落到自己头上,永远体味不到当事人的悲痛之情。

    “老大……”腾二回转来,看到林千蓝一动不动地站在阡风没有神魂的尸身前,知道阡风活不过来了,为老大难过,“呜呜……”

    腾二这一哭,让林千蓝从悲痛中回过劲,后续的事还需她尽快处理。

    她只把阡风从悬挂的钟乳石上放到地面,阡风身上的索链还在。

    阡风的生机已断,索链从他的身上抽出时,只听到索链碰撞的哗啦声响,和索链穿过皮肉骨骼时低闷的摩擦声,没有一滴血流出。

    因为,在他死时,血已流失九成,剩下的一成,凝固在了皮肉里。

    身上伤痕累累。

    她不忍碰触阡风的肉身,全用的法术。

    “呜呜……阡风真可怜,被人打成这样……”

    林千蓝觉着让谢痕和谢迹死的太便宜了!

    “呜呜……”腾二越哭越伤心,“……屠敖都没有同伴了,太可怜了……”

    谢痕死了,他的储物戒指成了无主之物,被林千蓝轻易打开,从里面找到了容辛剑。

    容辛剑出来后,哀鸣了一声,从林千蓝手上飞起,在阡风的肉身上绕了一圈,最后悬在了林千蓝的头顶上空。

    收进阡风神魂的浮音簪插在林千蓝的发髻上。

    容辛剑有灵,它是感应到了阡风的神魂所在。

    林千蓝望着容辛剑,“你是愿意回到清玄宗去,还是跟阡风在一起?”她直觉容辛剑能听懂她说的话。

    容辛剑再鸣了一声,落到了阡风的肉身上,剑柄冲着阡风的右手,像是在等待着主人把它握起。

    腾二又有了可怜对象,“呜呜……容辛剑好可怜……都没主人了……”

    林千蓝把阡风的尸身连同容辛剑一起,收进了浮音宫的承仙池里,承仙池能保持尸身不腐,等一切落定,她会找个地方把阡风安葬了。

    若是容辛剑选了回清玄宗,她会把容辛剑送回,既然容辛剑选择陪着阡风,那她少不得要留容辛剑了。

    “老大,阡风真的救不活了吗?”

    “阡风的神魂已涣散,没办法归体。”林千蓝想起了她被董家人扔到琉瑛界的界山那会,也是神魂涣散,不过她有芷音帮她,把她的神魂送到异世轮回,修复了神魂,才有了她的生机。

    不过,轮回……

    林千蓝沉重的心绪起了丝亮光。

    “那阡风也去不了冥界了……真可怜……啊,云琅界修士的神魂本来就去不了冥界,都很可怜……”

    林千蓝接了腾二的话道,“能去。阡风能去冥界轮回。腾二,把这里收拾了,我们一会离开。”

    “哦。”腾二应着,一道风刃劈在了烟石台上,两丈方圆的烟石台碎成齑粉,露出了一个深深的井口。

    “啊!啊!”

    无数个阴魂争先恐后地从深入游到井口,都急着出来,井口只有两尺见方,阴魂都被拉扯得变了形,有的阴魂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但无论这些阴魂怎么往外挣,都只能到井口边缘,出不了井口。

    这些阴魂面目怪异,已辩不出他们生前是什么模样,是人,是兽,不能称得上神魂,只能算阴魂。

    百魂窟,原是个天生的阴地,被谢痕和谢迹两人发现后,改造成了百魂窟。

    这个井是件炼魂法宝,把神魂炼制成能让两人吸收的纯能量。

    都知道血恨上人是个心狠手辣的散修,却不知道血恨上人是个邪修。

    他们两人早年间得了奇遇,同时得到一种上古传承,属已失传的炼魂道。

    一般的功法是先修身,修为增进神魂自然壮大,而炼魂道正好相反,先炼魂,把神魂修炼到一定等阶后,映射到肉身上,增长修为。

    修身增进修为,只需要吸收灵气就行了。

    而炼魂道,需要的是吞噬神魂。

    谢痕谢迹两人最早是靠着吞噬妖兽的神魂修炼,但随着修为的进阶,需要的妖兽神魂数量成几何状增长。

    后来两人发现,吞噬一个人修的神魂,等于吞噬数个,甚至数十个,百个妖兽神魂,人修的修为越高,吞噬的效果越好。

    炼魂道的吞噬神魂,并不是杀了人或妖兽,直接吞了他们的神魂,而是需要把神魂炼制一番,剔除掉神魂里关联到天地规则的部分,剩下的,便是纯魂力。

    魂力跟神魂的神智成正比,从神智高的妖兽的神魂里提取的魂力,比从神智低的妖兽神魂里提取的魂力要多,也就是为什么一个练气期的人修神魂里的魂力,比一只六阶妖兽的魂力还要高的原因。

    在上古以前,云琅界生存有一个妖兽类别——魂兽,魂兽的种类很多,炼魂道应势而出,以炼制魂兽的神魂来修炼,不算是邪修。

    不止修炼炼魂道的修士会捕捉魂兽,普通的修士要壮大神魂,靠的也是吞噬魂兽的魂力。

    后来,魂兽数量越来越少,渐渐灭绝,炼魂道也应势而弱,失传于世。

    却让谢痕谢迹两人得到了炼魂道的传承。

    没有了魂兽,两人只能用魂力弱很多的妖兽神魂来代替,在两人筑基后,靠着大量杀戮妖兽来获取魂力已不能满足两人修炼所需,两人便把主意打到了人修身上。

    谢痕谢迹两人都是四灵根,资质一般,又是散修,修炼速度可想而知。

    得了炼魂道传承后,两人的修炼速度堪比单灵根,要两人放弃炼魂道,是不可能的。

    天道有因果循环,两人不敢任意杀人取魂,因为两人需要的不是一个两个神魂,而是百个千个万个。

    有规则,便有漏洞。

    邪修不受天道待见,因为邪修往往是无因杀人,若是有因杀人,而不算邪修之列。

    这便是,血恨上人睚眦必报的由来,一个人得罪了两人,两人就借机灭了这人满门,收取他们的神魂。

    暴露出来的那几桩灭门事件,是两人没能瞒住的,没有暴露出的,更多。

    云琅界太大,两人在一个地方灭人门后,便会换到另一处,引诱他人对两人发难,他们好有因杀人。

    天道的漏洞怎是好捡的?结婴后,两人有所感应,天道已发现了他们的欺天行为,视他们为邪修。

    而邪修,是无法飞升的。

    不久前,两人找到了能让他们飞升上界的方法。

    ※※※※

    出了西弥云,灵舟往西飞去。

    腾二忧心地问道,“老大,那个什么冥神会帮忙吗?他老想让老大死,到了那里,他不会趁机杀了老大吧?”

    林千蓝结婴后,神识再翻倍增长,她现在只需分出部分神识御使灵舟,还能回答腾二的问题,“不会。他要的是我完整的神魂,不会硬取。”

    她要去的是极西之地。

    阡风的神魂已离体涣散,即便他是个凡人,涣散的神魂也无法进入轮回。

    林千蓝能想到救阡风的人,只有冥神啻玄。

    啻玄说过,若是腾二想回归本体,就到极西之地的先天灵宝榜前,他自会接引腾二回到神界。

    先天灵宝榜,是神界与云琅界联系的一个通道。

    腾二仍不乐观,“天道听他的,他说话不算话怎么办?”

    “是有可能,不过,浮音簪在我手里,他不会不顾及到。”没有了芷音,林千蓝对浮音簪的控制力更强了,完全能做到一念毁了。

    啻玄一直提的是她的神魂回归神界,不说浮音簪,因为他知道浮音簪是什么,为什么跟她契约,只要她的神魂回归,浮音簪会追寻着她的神魂回到神界去。

    但啻玄更清楚,林千蓝做为主人,想毁了浮音簪很容易,浮音簪有灵性,林千蓝只需下个自毁的命令,浮音簪便会照做。

    没了神核,即便他把林千蓝的神魂弄到了神界,蓝曦也做不成神了,玉离神界还是会湮灭。

    “林千蓝……”是屠敖。他的声音极为虚弱。

    腾二飘过去,说话如连珠,“屠敖,你终于醒了?我那会怎么叫你你都不醒。你都睡了五天了,现在不在西弥云了,我们要去极西之地。”

    屠敖身上的伤口已复原,掉落鳞片的地方长出了新的,表面上看没事了,但他失去了大部分的精血,要完全养好还需要一段时间。

    他化成了人形,靠在一个榻前,面色面如纸,没有力气跟腾二答话。

    林千蓝递给他一个灵丹,屠敖没问是什么,接过来吃下。

    过了一会,灵丹的药力起效,屠敖的面色缓了些,预感到什么,痛心道,“林千蓝……是阡风……”

    “是。”林千蓝知道屠敖想说的是什么,没有转弯磨角,“我去晚了,阡风的肉身已没有生机了,找到了他的神魂,只是,神魂涣散,我无法救活他。”

    屠敖的眸子变红,他不是悲的,是怒的,“我要杀了那些人为阡风报仇!”

    腾二以为屠敖说的是谢痕和谢迹,“我跟老大帮阡风报仇了,两个血恨上人都死了。”

    林千蓝却知道屠敖指的是谁,她心里也有火,却只能劝屠敖,“阡风还有一线希望,还是先救阡风吧。”

    屠敖惊喜后是惊疑,“你刚才不是说救不活阡风了,怎么又能救了?”

    “轮回。”林千蓝道,“唯一救阡风的方法是让阡风进入轮回。我知道有一个人能做到,现在就是去找他。”

    屠敖失望,“进入轮回又怎样。投胎转世后的人不再是阡风了,能不能投胎成人还不一定。”

    在没见到啻玄之前,林千蓝没办法给屠敖一个答案,而且啻玄的事,她不便告诉屠敖,只道,“我会尽量救阡风。”

    屠敖以为林千蓝说的救,还是让阡风归体,但肉身生机全无的情况下,神魂是无法归体的,他悲痛道,“我能,见见他吗?”

    林千蓝知道屠敖说的是阡风的神魂,“不行。他的神魂涣散的厉害,最好不要移动。”

    “咦!”腾二望向灵舟舷窗外,“是个灵舟!”又道,“啊!是萧尧的灵舟。”

    屠敖一听,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站了起来,怒道,“我要去杀了他!”

    “屠敖!阡风若是在,会让你杀了萧尧吗!”

    “我不管!要不是萧尧,要不是萧家,阡风怎么会被人追杀?萧家惹的祸,凭什么让阡风背上?反正阡风死了,萧尧就该为他抵命!”

    “那是阡风的选择。阡风

    林千蓝知道屠敖说的是阡风的神魂,“不行。他的神魂涣散的厉害,最好不要移动。”

    “咦!”腾二望向灵舟舷窗外,“是个灵舟!”又道,“啊!是萧尧的灵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