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七章 从此是路人
    屠敖性子直,脾气急,正在气头上不好劝,林千蓝另辟蹊径,“你杀不了他。”

    “你……我……”屠敖哑火了,他要是没受伤,跟萧尧有的一拼,但现在这状态,萧尧能反杀他俩,他说要杀他的话,不成了色厉内荏的叫嚣了?

    林千蓝顺手按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回到榻上,看屠敖满是悲愤和隐忍的少年脸,忍不住在他凌乱的紫色短发上揉了揉。

    妖兽人形状态的年纪,跟妖兽的寿命周期相符,论起来屠敖还不算真正成年,林千蓝放缓了声音,“你是懂得阡风的,萧尧出事,他不可能不理会。”

    屠敖等林千蓝揉完了,别了下头,仍是愤然道,“我懂!萧家更懂!他们知道阡风不会不理会,才会次次找上门!萧尧就是不该让阡风帮他!”

    林千蓝对萧家的印象一直不好,无论是清玄宗的萧家,还是苍穹九洲的萧家,现在更是落到低点,但她不能顺着屠敖说,给屠敖火上加油,又不想违心地替萧家说好话,只道,“谁也不会想到,血恨上人会是两个元婴修士。”

    阡风虽是金丹后期,但他是得了剑气传承的剑修,以他以往的战绩,与元婴中期的法修也有一战之力,何况他只需引开血恨上人,不是硬拼。

    只是没能料到,血恨上人有一明一暗两个。

    阡风重伤了一个,被另一个偷袭得手,抓到了西弥云。

    屠敖因听到萧尧的名字受激掇出的劲消了下去,人比刚醒来时更显虚弱,眼里除了悲痛还有自责,出口的却是数落阡风的不是,“都怪阡风不好!他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什么事都答应,什么都为别人着想!怎么不为自己多想想!他这个笨蛋!人家找他帮忙,他就一个人去了,都不会叫上我……”

    腾二扭过头,“老大,萧尧认出老大的灵舟了,飞过来了。”

    操纵灵舟的是林千蓝,她也看到了萧尧的灵舟,但没有停的意思,她跟屠敖的一样,在心里迁怒上了萧尧。

    萧尧的灵舟从西北方向驶来,靠过来后,在林千蓝灵舟的侧前方停下。

    林千蓝当没看到,擦着萧尧灵舟的边驶了过去。

    “林千蓝,做的好!”屠敖觉着出了口气。

    阡风这事不能全怪萧尧,自己的做法也显得幼稚,但还是做了。看后面萧尧的灵舟追了过来,林千蓝心里叹了声,停下了灵舟。

    见屠敖眼睛再变红,这是怒的,要往灵舟外跑的架式,林千蓝扔出定身珠把他定住,直言不讳道,“就你这副模样,你是去送死还是博同情?”

    屠敖凶凶地看着林千蓝,却是瘪了瘪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林千蓝收起了定身珠,“同样的话我不会再重复一遍,你自己看着办。”

    屠敖憋屈地坐回了原位,不看林千蓝了。

    林千蓝这才遁出了灵舟。

    萧尧已在外面了,看到林千蓝出来,萧尧顾不上寒喧,目色焦灼,“千蓝,阡风他……”

    林千蓝淡淡道,“死了。”

    阡风是清玄宗剑阁的少阁主,林千蓝出了西弥云后,给清玄宗的剑阁传了消息。

    “死了?”萧尧如遭雷击般定住。

    “死了。想是萧公子已经知道阡风的魂灯已经熄了吧,魂灯都熄了,人还不死?”林千蓝还是没忍住,嘲讽了几句。

    “千蓝……”萧尧不敢相信地看着林千蓝,之后神色更为黯淡,“我没想过让阡风置于险地。”

    “我知道,是阡风自愿的,当时萧公子情况危急,阡风要是不来帮忙,多无情无义!他为主子死,死得其所,萧公子身份尊贵,没必要为一个曾经的暗卫伤神。”

    林千蓝在得知萧尧喜欢自己,并且是追着她才来的修真界,曾为此感动过。萧尧对她的真情不为假,几十年不变,长情到让她因无法回应他,而心生过歉疚。

    但她却没对萧尧产生过心动,没有生出除亲情友情之外的情分。

    她原先不知道为什么。论相貌,萧尧不比楚青梧差,论身份地位,不比她差,论真心,从没听说过萧尧跟其他的女修有过暧昧,在这点上,屠敖都挑不出他的刺。

    可她对萧尧就是不来电。

    现在,她知道为什么了,是因为她跟萧尧不是一路人。

    萧尧一出生就是大周朝身份尊贵的郡王,对自己身份尊贵的认知是刻在骨子里的。

    在谭家时,看似他对她是平等以待,但他自己恐怕都没意识到,他在心里是把她看做他的依附者的。要是没有她被赵全抓走这一节,萧尧原打算以暗卫的身份把她带到京城去。

    而他的打算,竟没跟她说过,更别说商议了。这还是再遇到后,提起往事时,萧尧自己说出来的,他说起时,没有任何自作主张的自觉,只是感叹了下世事无常。

    修真界与大周朝的基本规则,道德标准,等等,都不相同,不再有生来尊贵,只以实力为尊。从表面上看,萧尧很快适应了,实际上,他刻进骨子里的尊贵认知一点没改。

    尽管来到修真界后,阡风与他的身份地位来了个大调个,阡风成了受人尊敬的容辛剑主,剑阁少阁主。

    而萧尧,一开始仅是个内门弟子,还好萧家在清玄宗有一定的地位,他有萧家老祖照应,没有落到太低位。

    尽管后来,他解除了与阡风的主仆关系,但在他的心里,并没有拉高阡风的地位。这是为什么,萧家一有事就敢找到阡风头上的原因。

    萧尧不是个坏人,从某些方面来说,他很好,特别是对她,很好。

    萧尧刻在骨子里的尊卑观,不是他自己刻意为之的,而是他从小被灌输进去的,他自己有可能都没有意识到,只从他的行事上会带出端倪。

    这次,不是他有心,却是招致了阡风替他而死。

    怎让林千蓝心里不迁怒?

    谁比谁的命贵?

    林千蓝带着情绪,对萧尧说话便不客气了。

    “千蓝,我想带阡风回去。”阡风的死因他而起是事实,林千蓝因这事迁怒他,萧尧不会为自己辩解。

    “不必了,阡风的身后事,还是交给屠敖比较好。毕竟,阡风跟萧家没有什么关系了。”

    一道遁光转眼即到,是位清矍的男子,剑修装束,气势内敛。

    林千蓝见过,是清玄宗剑阁阁主,阡风的师父。

    “秦阁主。”

    “秦阁主。”

    林千蓝和萧尧先后打了招呼。

    秦阁主只朝林千蓝微颌了首,问道,“我那徒儿何在?”

    “在我的灵舟里。”林千蓝道,“秦阁主,我有个请求,我想亲自安葬阡风,还请秦阁主同意。”

    她去找了啻玄会有什么结果,不得而知,这事她连屠敖都不能说,更不会告诉萧尧和秦阁主了。

    万一啻玄能让阡风复活?她得留着阡风的肉身。

    秦阁主的目光锐利如剑,林千蓝无愧无惧地与他的目光相对。

    秦阁主没说行,也没说不行,问道,“我徒儿是怎么死的?”

    林千蓝道,“是血恨上人……”她把她知道的一些事告诉了秦阁主。

    她自然不会全说,譬如,血恨上人修炼的炼魂道,阡风为何被血恨上人追杀,血恨上人找到的飞升的方法是什么,诸如此类,她没有往外吐露。

    萧尧主动补充道,“阡风是为了我,他扮成我的样子,引开了血恨上人。血恨上人不知从哪里听说我身上有重宝,从苍穹九洲一路追杀过来。是我求救于阡风……”

    “哼!”秦阁主冷哼一声。

    萧尧的喉头上下一动,从唇角流出一股鲜血来,是因秦阁主这声冷哼让他受了内伤。

    林千蓝冷眼看着。

    萧尧说的重宝是乾阳剑。

    这些年,血恨上人一直呆在苍穹九洲,无意中得知了乾阳剑与仙遗战场的事,两人想进仙遗战场,但不会有世家会给他们名额,两人便打从根上打起了主意,盯紧了萧尧,伺机夺走乾阳剑。

    “你走吧,趁着我没改主意。”秦阁主对萧尧只做了小惩。

    萧尧对秦阁主施了个礼,看了看林千蓝,痛入眼底。

    林千蓝的眼底古井无波。

    一会,萧尧的灵舟驶离。

    林千蓝看着远去的灵舟,她很清楚,她与萧尧以后再做不成朋友,只能当路人。

    萧尧为了不暴露乾阳剑与仙遗战场的事,只求救于阡风,而没有求助于清玄宗的其他人。

    他被血恨上人追杀一路,颜十四受了重伤,他也受了些伤。阡风说帮他引开血恨上人时,萧尧难道想不到阡风会不会有性命之虞?

    即便想不到血恨上人有两人,但血恨上人是元婴中期,又破了颜十四的幻术,重伤了她,阡风再强,也跟血恨上人差着一个大阶的修为。

    萧尧不想让阡风死是一定的,哪怕是为了今后还有个可靠的帮手,他也不会想让阡风遇险。

    但在他的潜意识里,身为暗卫,为主子身先士卒是天经地义的。

    颜十四受了重伤,萧尧只受了些轻伤。

    而阡风为了屠敖不会因他的死受影响,也不想让屠敖为了他涉险,在受尽谢痕折磨时,还不忘了解除跟屠敖的契约。

    谁的灵魂更尊贵,林千蓝自有标准。

    “容辛剑可在你手上?”

    林千蓝收回视线,点头道,“在我这里。不过,容辛剑不愿回归清玄宗,它愿意陪着阡风。我再请求秦阁主,把容辛剑留给阡风。”

    她手中多了把灵剑,是从裘玄善手里得来的大成灵剑,双手递给秦阁主,求人就要拿出求人的姿态,“我知道,没有剑能代替容辛剑在剑阁的地位,我只想用这把剑来证明我不是想自己留一下容辛剑。”

    大成宝剑!秦阁主的目光闪了闪。宝剑有灵,但无自主意识,是把可认主的大成宝剑!

    他信了林千蓝的说词。

    容辛剑换了多个主人,可惜的是,都没能修至大成。容辛剑名在有灵性,也正因为如此,非认主不能御使。林千蓝用一把大成宝剑来换不知能不能认主的容辛剑,怎么看都是林千蓝亏了。

    秦阁主没接林千蓝手里的剑,说道,“我想见见容辛剑。”

    “这个应该。是我考虑不周了。”林千蓝一念移出了容辛剑。

    容辛剑出来后,鸣叫一声在秦阁主面前绕了一圈,最后回到林千蓝的头顶,低低的哀鸣。

    林千蓝赌秦阁主对阡风是真心爱护。容辛不愿离开,秦阁主会猜到些什么。

    “主人身死,容辛剑会自动回归剑阁,历代如此。”秦阁主有深意地看向林千蓝,“我那徒儿的魂灯已熄,容辛剑却不愿离去……”

    林千蓝接道,“是因为容辛剑的灵性更盛了,等哪天容辛剑还会回到剑阁。”

    “既如此,我便等着容辛剑再为我带来一个徒儿。”

    秦阁主行事如传闻般干脆,转身遁走。

    林千蓝这才放下心。

    秦阁主的修为只差一线就是化神,还是个剑修,要是他不同意,再进一步地逼问她为什么留下阡风的尸身,她可不好招架。

    她赌对了,秦阁主对阡风的爱护,并不单因为阡风是容辛剑认主的人。

    林千蓝回到灵舟上,屠敖见她便道,“我那时在闭关。阡风收到萧尧的传讯后,没有叫醒我,一个人去了。”

    屠敖是在向她解释。林千蓝一直没问,是因为知道其中必有屠敖不能自己选择的缘由。

    屠敖又为阡风辩解,“阡风帮萧家追回药王鼎后,萧家还找上门过,阡风都没再理过。这次要不是萧尧亲自发的传讯,阡风也不会去。”

    “阡风为的是义,不是因为他曾是萧尧的暗卫。”

    林千蓝最早前误会了阡风,认为他到了修真界还守着大周朝的那一套规矩,自甘卑下。但在乌柳城遇到的,是摆脱到暗卫身份的阡风,光华依然内敛,却多了豁然。

    她才明白,阡风只是身在其位而谋其事,身为暗卫,不管在哪,都秉承着暗卫的职责,在他人眼里,是他自甘卑下。

    去除了暗卫身份,他仅是剑阁少阁主,便按照剑阁少阁主的身份行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