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章 与神谋生
    这里的元气可不是龙地洞天里纯净、且被稀释了的元气,只要不吸入过量,过一段时间会被排除出体外。

    正因为元气浓度高,才让林千蓝闪过修炼的念头。

    高浓度的元气入体,会跟琥珀界的修士直接吸收元珠里的元灵体修炼一个结果爆体。

    有位宗徒,跟在宗主身边上了峰顶边缘,同样看到林千蓝安然无恙地进入到了神力的范围内,同样的不敢相信,眼睛直直的盯着林千蓝走近先天灵宝榜。

    林千蓝在先天灵宝榜近前停下,分出一小丝神魂来。

    成就元婴后的神魂再次壮大,分出一小丝不会对她的神魂有太大的影响,疼痛度跟用针刺了下手指差不多。

    按照啻玄给她的手诀,把这一条魂丝打进了先天灵宝榜,魂丝触到先天灵宝榜的石壁,石壁亮了下,魂丝没入不见。

    “宗主!是神示!”宗主身边的宗徒激动地朝着先天灵宝榜跪了下来。

    神谕宗的宗主愣了下,随即回身朝着站在峰下不远处的众宗徒高呼道,“慧照说的不错,是神示!我等静候神谕降临!”便也朝着先天灵宝榜跪拜下去。

    上了峰顶的只有宗主和他身边这位叫慧照的宗徒,其他的宗徒都在下方,看不到峰顶上的情形,但不妨碍他们照宗主的话做。

    宗主一跪,下方的宗徒齐刷刷地跪了下来,动作整齐划一,双手前伸,以额触地。

    峰顶之下的这片不大的平台以及附近的山道台阶上,唯二立着的,是屠敖和腾二。

    腾二鄙视地嘟囔道,“怪不得老大不喜欢神侍,都是些疯子和傻子……”怎么了就跪?它浮在空中看到了老大往先天灵宝榜上打入魂丝。不就是石头墙闪了下亮光吗,这也值得跪?

    还神示……切!闪光是老大弄出来的好吧?切切!

    屠敖只瞟了眼这跪伏的人群,知道不会有人捣乱了,抬脚上了峰顶。

    很想上去不能上去的腾二对屠敖露出了一脸羡慕,不过转脸它就不羡慕了,把浮音簪用尾巴多卷了几圈。老大把最重要的东西交给它了,它要帮老大看好,决不能给啻玄机会把老大带走!

    林千蓝的头脑一空,眼前场景换了个方向。

    她面对石壁前,成了背对着石壁。

    回过身来,石壁成了透明的般,显现出石壁后的情形:那边有另一个她,双眼空洞地站在石壁前,在另一个她身后数丈处,站着屠敖,再远些地方,跪着神谕宗的宗主以及一位宗徒。

    在梦中经历过一次,林千蓝处变不惊,她这是神魂进到了石壁内,外面的那个她,是她的肉身。

    但在石壁内的这个空间里,她的神魂形态跟真人一般,与她外面的肉身毫无二致。

    石壁上出现啻玄的影像,他凝视着她,“你不怕我此时便召你回神界?”

    林千蓝回看过去,“若是神核回不了神界,只我的神魂回去也没用,对吧?”

    一旦她的神魂超过半个时辰不归体,浮音簪便会自毁。正因为她有浮音簪在手作法码,才能跟啻玄谈条件,有了九百年之约。

    所以,她不怕啻玄把她的神魂弄进来。

    她的肉身处在先天灵宝榜的涵盖范围内,浮音簪在不在啻玄一望可知,她不用把话说得太明白。

    “是没有用。”啻玄的影像从石壁上走出来,变成了真人模样,问道,“你有何事?”

    神是不能下界的,这里的啻玄不过是啻玄以一缕神念变幻出来的,连神魂都不是。

    林千蓝道,“我想用一百年,换一个朋友进入轮回的机会。”她从没想过啻玄会无偿地帮她,除了她自己的神魂,她能用来交换的,只有她留在云琅界的九百年期限。

    啻玄朝着石壁外轻招了下手,阡风的神魂化成了一小团落到了啻玄掌中,“是这个已涣散的神魂?他若进入轮回,只能沦为他人神魂的养料。”

    进入轮回就被别的神魂吞了,还不如魂飞魄散来得干净。要是这个结果,林千蓝还费事找啻玄干吗。

    啻玄这是嫌她用来交换的一百年的期限不够。

    没一口拒绝,就能讨价还价,林千蓝不慌不忙道,“两百年,换他神魂完整地进入轮回,再世为人。无需啻玄大人亲自送他进轮回池,待他神魂完整,我会带他到琉瑛界去,送他进入琉瑛界的阴界。”

    在啻玄入她的梦里那次,她才知道,琉瑛界是界主化身为界修补的界面之一。

    琉瑛界是个小千世界,跟云琅界相反,阳界损毁严重,空间壁垒变弱,受大界面云琅界的吸引,撞到了云琅界面上,两个界面之间有了空间通道。

    阴界却是完好,凡在琉瑛界死去的人,包括修士,都能进入阴界,转世为人。

    啻玄先不说行不行,而是问,“你是否想留下他的记忆?待转世后仍是同一人。”

    林千蓝想的是,能让阡风进入琉瑛界的阴界后转世为人即可,而进入阴界重新投胎,意味着要用黄泉水洗去前世的记忆,所以,她没想过阡风还能留下记忆。

    也是因为她不想向啻玄要求太多,要求多了,付出的代价就大,林千蓝想救阡风,但没想着搭上自己的神魂。

    而且,她没有权利决定阡风转世后留不留下前世的记忆。

    以她的想法,阡风不带记忆为好。阡风虽说为的是义,但他过于重义,她不希望重活的阡风跟萧家再有任何牵扯。

    她没权利,屠敖有,屠敖是阡风最为亲近的人。

    只是,她要先问问啻玄,“你有什么条件?”

    “你用五百年来交换。”

    “不可能!”林千蓝拒绝道,“两百年,我带他去琉瑛界再世为人。”

    啻玄是在挤压她飞升的机会。四百年成就化神,然后飞升?尽管啻玄会利用天道不让她渡过化神劫,但再有时间上的限制,会更保险。

    她因此被扰了道心,修为不得寸进也是可能的。

    真是打得一手的好主意。

    “你不问问那只小蛟的意见?”

    “我会问。但跟你做交换的人是我,我不同意谁也奈何不得!”林千蓝硬气道。

    啻玄道,“两百年,换他转世为人,三百年,换他不忘前世。”

    是啻玄的底线了,也是林千蓝的底线,她愿付出三百年的代价,来换阡风的转世为人。

    她传音问屠敖,“若是阡风能转世为人,你愿意让他留着记忆,还是不留着?”

    一会,屠敖回道,“我不能替他做决定,能不能等他成年了,让他自己决定要不要前世的记忆?”

    “我尽量。”林千蓝觉着屠敖的想法不错,但跟啻玄又有得一番交锋。

    林千蓝有底牌,“啻玄大人,若是我半个时辰不能回到外面,神核将不存在。”

    她做了这个鱼死网破的后手,但不到万不得已不想说出来。一旦说出来了,会触怒啻玄也不一定。

    但从表面上依然看不出啻玄的喜怒,啻玄点了头,道,“三百年,换他记忆留存转世。”

    啻玄手往石壁上一抹,石壁上出现了一个青钵法宝的影像,啻玄一招手,青钵突破石壁,落在啻玄另一只手的掌心。

    像是受到了青钵的吸引,倦缩成一团的阡风的神魂投入了青钵内。

    片刻后,一个凝实很多的神魂从青钵内逸出,不再是倦缩成一团,而是阡风的模样,只不过双眼是紧闭着的。

    林千蓝眉间剩下的那点悲痛散了去,这是她能为阡风做到的最好的结果。

    以三百年期限来换得阡风的转世,她觉着很值。不光是阡风,若是换了其他人,如她的师兄,她也会这样做。

    啻玄伸手一指,从阡风神魂里分出一团白色的魂丝来。

    这团白色魂丝带着阡风的记忆。

    他轻手一挥,阡风的神魂以及这团白色魂丝直穿过石壁,回到了外面林千蓝手的纳魂珠里。

    林千蓝致谢后要走,啻玄忽然道,“你不想知道你娘亲转世的消息?若你愿用三百年期限做交换,我可让你与她相见。”

    林千蓝顿了顿,“不想知道。不想交换。”

    啻玄不解,“为何?你愿意为你的一位不甚亲近的朋友而用掉三百年,却不愿为你的娘亲付出?”

    林千蓝反问,“我娘亲是否早已入轮回?是否早没了前世的记忆?”

    啻玄道,“是如此。”

    林千蓝道,“那她便不再是我的娘亲。我的娘亲只有林洛冰那一世的她才是。

    百年已过,若娘亲转世为人,那她这世的子女才是她的子女,不是我。我知道她没有魂飞魄散,已经让我满足了,我也不会忘记她,但,她的后世不再是我的娘亲。

    既活在世间,谁都有前世,我的前世的娘亲不会是林洛冰,我再前一世的娘亲是谁,是人,还是花草鱼虫,更是不得而知。这样追究下去,是没有个尽头的。

    我想,投胎转世要忘尽前世的意义大抵如此吧。”

    啻玄的神情里有了些微的赞许,“你比蓝曦更适合做界主。”

    林千蓝没当赞许听,“啻玄大人,这些话,等六百年后再跟我说吧。”若六百年后她没能飞升的话。

    她有一瞬间觉着自己前途无忧起来,能飞升就飞升,不能飞升还能在云琅界逍遥着过六百年,万一死了,有个高逼格的神界界主之位等着她。

    但只一瞬间活动下让思绪发会散,她要的,还是修成成仙大道,仙心不变!

    啻玄迈进了石壁中,再问,“你确定那缕腾蛇的神魂不愿意回归神界?”

    “至少现在不愿意。”林千蓝没有说死,省得被啻玄从中察觉出她的打算,“腾二记不得多少作为寻弈的记忆,更不记得神界的种种,所以不想回到肉身里。若是六百年后我回去了,会带上它。”

    不知啻玄信没信,他说了句“也好”。

    林千蓝听不出啻玄这话的有没有另外的意思,蹙了下眉,望着石壁中的啻玄的异眸道,“啻玄大人,阡风的死是否受我被拨乱的气运的影响。”

    “并非。”

    林千蓝放下心来。

    啻玄说过,她乱了的气运会影响到与她亲近的人,小墨受到的是好的影响,原本小墨是该做为一个普通的火鸦过完一生,但因跟她有了契约,改变了小墨的命运轨迹。

    林千蓝对划破个手指就能滴出滴精血到火鸦蛋上,一直解释为华炎峰过于陡峭,以至于当时担着一万分小心,太过于紧张,又提着灵力,所以精血涌到了四肢未端。

    却才知道,还因她乱了的气运变得略有诡异导致。

    由此看来,阡风不在与她亲近的人之列。

    她忽然心里冒出些不安,问道,“是否还会有与我亲近的人受我的影响?”

    啻玄道,“未可知。”

    林千蓝听得很不顺耳,冷笑道,“我的气运是你拨乱的,你让我回归神界,我也答应了六百年的期限。即便是我的气运不能再拨回来,你也该为些对我做补偿。若是今后与我亲近的人有个长短,我只来找你,大不了一拍两散!”

    这也是她来找啻玄的另一个目的。

    她不怕她的气运乱,怕的是因此影响到与她亲近的人。要是因她而受到伤害,会直接影响到她的道心,因此生出心魔都是可能的。

    啻玄沉思了下,“若是事关生死轮回,我或可插手,若是其他,我不可为。”

    “那就说定了,凡是我亲近的人事关生死轮回的,我都来找你。”林千蓝这话有些耍赖了,但没有漫天要价,怎么能坐地还钱?

    啻玄道,“三次。若非你气运所至,用两百年来换。”

    三次就六百年,正好是她剩下的期限,啻玄也是在漫天要价。

    “三次。每次五十到一百年,依具体情况而定年限,但换不换要由我来决定。”

    啻玄重重地看了眼她,消失在石壁上。这是默认了她的提议。

    得偿所愿的林千蓝挑了下眉,“怎么就走了?不弄个神谕给你们的信徒?”

    没有得到啻玄的回应。

    林千蓝一念回到了自己的肉身,却是听到神谕宗众宗徒大声道,“恭迎神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