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一章 鸠占鹊巢
    神使指的是她。

    神谕宗宗主和他身边的宗徒从跪伏在地,改成了双手合十跪坐,看向她的眼神里,带着狂热,喜悦,虔诚,以及恭敬。

    这种眼神,林千蓝在神界看多了,无喜中夹杂着反感。

    她在脑中发问,“你给这些宗徒留了什么神谕了,他们怎么叫我神使?”

    等了一会,在她以为不会得到啻玄的回应时,啻玄的声音在她的脑中响起,说的是与她的问题无关的话,“他的神魂已入过轮回池,无法回到旧身。若你执意,神魂会再次消散。”

    一语让林千蓝放弃了试着救活阡风的打算。

    肉身尚有生机,或者神魂完整留在体内,二者有其一,服用不死草就有救活的可能。

    啻玄不会说诳语。或者说神都不会说诳语,不愿让她知道的不会说,但不会骗她。

    阡风的神魂修复完整了,她原想着试一试,现在只能作罢了。本来救活阡风的机率就不大,林千蓝倒没多失望。

    林千蓝走出元气范围,把纳魂珠给了屠敖,屠敖小心地接过,盘踞在他脸上的乌云得以散开。

    林千蓝道,“我们去琉瑛界。”

    去琉瑛界意味着阡风不可能复生了,只能进入轮回一条路。屠敖只失望了一会就重新打起精神来,跟着林千蓝往峰下走。

    “神使大人!”神谕宗宗主在后面喊道。

    林千蓝不想也没空理会这些人,跟屠敖和腾二三个下了峰。不管啻玄又有什么打算,她不接招就是。

    被当做他们的神使也有好处,神谕宗的宗徒没人再挡道。

    云琅界通往琉瑛界的入口有四个,其中一个就在大荒妖原上。

    有腾二和屠敖两个带路,很快找到了界雾所在,收起灵舟进入到了界雾里。

    ※※※※

    “老大,我们去哪?”腾二问。

    穿过界雾后,他们到了一片山林中,找到一个山村问了问,他们没落到别处,落到了大周朝的地界,处在迂兰城和京城之间。

    屠敖从没来过琉瑛界,由林千蓝这个在琉瑛界出生的半土著做决定,“去迂兰城。”

    “不去京城!”屠敖想到了萧家在京城,又起了气。

    两人意见一致,一同去了迂兰城。

    琉瑛界是纯凡人界面,灵气非常稀薄,有的地方几近于无,做过几十年凡人的林千蓝没多久便习惯了,屠敖是好好适应了一阵子。

    阡风葬在了迂兰城外的一座山上。

    阡风的神魂从纳魂珠里出来后不久,便在两人面前消失了,是以琉瑛界的界面规则进入到了阴界。

    修士若是死在了琉瑛界便可进入轮回一事,云琅界的典籍中没有记载,林千蓝在啻玄告诉她之前也是以为只要成为了修士,不修炼到化神就无法进入轮回的。

    个中原因倒是好找,琉瑛界没有灵气,红尘历练的修士都是去灵气虽少但尚能修炼的云琅界的世俗界,而不会到因无法修炼住的久了可能会让修为倒退的琉瑛界。

    除了一些大宗门每十年二十年来这里收弟子外,少有修士来,更少会有修士死大琉瑛界的事发生,所以,至今云琅界的修士都没发现这件事。

    林千蓝没有宣扬出去的想法。正因为修士不能进入轮回,所以没有修士不惜命的,又因无故伤害凡人的因果重,惜命的修士极少有人伤害凡人,云琅界的凡人才会过得相对安乐。

    若是得知自己能进入轮回,怕是云琅界凡人的灾难,待寿命无多的修士都往琉瑛界跑,会给琉瑛界的凡人带来数不尽的大患。

    以后要是被其他人发现是以后的事,只不过这事绝不会是从林千蓝这里传出去的就是了。

    “屠敖,你想好了,留下来?”

    本该在阡风的神魂进入阴界此事便划上了句号,但屠敖不愿离开,想留在琉瑛界等着阡风转世。

    “有什么好想的?我要亲眼看着阡风长大,省得这个笨蛋又去当了什么人的暗卫。”屠敖似在责怪地轻轻拍了拍阡风的墓碑。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阡风转世为人,但不会确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转世,林千蓝告诉他说会在三年间。

    他不知道林千蓝为什么能跟神族联系上,在这之前,他都以为神只存在于传说中,却没想到会是真实存在的,还能有定人生死的能力。

    虽如此,他信林千蓝,但不信那个什么神,不亲眼看到阡风转世,他还是不放心。

    “这里没有灵气,你怕是维持不了多久的人形。”

    “正好,我变成原形吓住阡风,看他长大了敢不听我的话!”

    一个小豆丁面对着一只大到能囫囵个吞了自己的紫色大蛟,可以想像会吓成什么样。

    林千蓝脑补了下,觉着屠敖留下来,这句话才是他的目的,吓住阡风的转世,让他以后恢复了记忆,再遇到萧尧,不敢再管闲事。

    屠敖想怎样就怎么吧,林千蓝问道,“我要去迂兰城呆一段时间,你跟我一起去还是在这里守着?”

    她早有来琉瑛界的想法,一直没能成行。没有阡风这事,她也会在这一两年间过来,现在恰逢其会,她会按以前计划的,在迂兰城住一段时间,了却另一桩事。

    “我在这里守有什么用。进迂兰城,不进迂兰城怎么红尘历练?”

    屠敖想的明白,他没剩下几块灵石了,而林千蓝身上还多的是,他维持人形就指望着林千蓝了。

    红尘历练是林千蓝说的,林千蓝进迂兰城是想了却自己的心愿,但从形式上看,也可以说是红尘历练。之前她以为阡风的事一办完屠敖就会离开,不想说太具体,只说了想留在迂兰城红尘历练。

    即然屠敖留下来,这事不算什么隐秘的事,林千蓝边走边跟屠敖说了个明白,并说道,“琉瑛界没有修士的存在,除了个别的人,一般的人都不知道大周朝外还有修真界,你别让人看出端倪来,被人当成妖怪了。”

    “怎么这么多事?”屠敖抓抓头发,光棍道,“当成妖就当成妖,我本来就是妖。”

    “若是你这样想,还是回云琅界去吧。这里说的妖是指妖魔,不是妖修。你不要小看了凡人的能力,他们单个人力量很弱,但头脑不比修士差,甚至因为力量的弱小,而让他们不得不制造出厉害的武器来保护自己。”

    林千蓝想起了异世的那些能毁了一个界面的武器,琉瑛界未必没有能抵御修士的东西存在,听说大周朝的边远地区,有有着大能力的巫师。

    “再有,这里可是有庙宇的,有庙宇的地方就有跟神谕宗宗徒一样的人。这里没有灵气,你遇到他们能撑多久?你不是还想多陪阡风几年吗,”

    提起阡风,屠敖一口应下,“不就是不暴露身份吗来红尘历练吗,我能做到。”

    他们过来时是隐形飞遁来的,现在要进到迂兰城内住上一段时间,不好遁到城内了,只能扮做凡人往迂兰城走去。

    迂兰城在大周朝是数得着的大城池了,城墙厚且高,大青砖砌成,城墙上有军士守卫。

    “老大,迂兰城。”腾二传音道。

    腾二不能大摇大摆过市,变幻成一根袖带缠在了林千蓝的左小臂上。

    迂兰城尚武,不乏女子习武,林千蓝的法衣变幻成了女武者服饰的样式,窄袖,以袖带束臂,衣裙下摆短至长靴靴口,利落,且有女子特色。

    屠敖则是短打的镖师打扮。

    林千蓝也看到了城门上方刻着的“迂兰”二字。

    进城需要登记,大概是时间不中不午的,排队的人不多,一会到了林千蓝屠敖两人。

    守城的军士说道,“路引拿来。”

    林千蓝递上了路引。这路引是林千蓝看了前面排队的人手里的,稍做了变化变幻出来的。

    两人的模样都做了变幻,都只是清秀面孔,路引上说两人是两姐弟。

    守城的军士看了看,没发现有不对,还给了他们,“行了,进去吧。下一个!”

    两人进了城。

    迂兰城非常繁华,与修真界的城池大不相同。

    城内的房舍都是挨着的,除了几条主要街道宽敞些,其他的都是些小道,很多都是曲曲弯弯。

    要节省灵力,腾二没用神识,双眼不够用地看着两边,“凡人界也这么多好玩的东西!”

    屠敖进到城里后,却是连着打了几个喷嚏,“城内比外面污浊多了。”

    腾二传音给他,“那你回到城外去啊。”

    当它看不出来,屠敖跟着老大,是想让老大给他灵石用。不想当屠五好意思用老大的灵石……它就说老大是个只会花灵石的,等它有了肉身,一定不会把灵石让老大拿着。

    屠敖当没听到。跟腾二呆的久了,腾二的激将法不是每回都奏效了。

    他们以常人速度走着,转来转去,来到一处宅院的大门外。

    腾二又呛屠敖,“屠敖,你去敲门去,别什么都让我老大做。”

    屠敖有了些人在屋檐下的自觉,“去就去,敲个门有什么难的。”

    上前敲了门,倒是记得悠着劲,没把木门给敲个窟窿。

    “谁啊?”门吱呀打开,从门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来,打量了眼屠敖和林千蓝,面生,看两人打扮,脸上的笑收起来了,昂着头问,“你们有什么事?”

    镖师在大周朝归类到下九流的行当。

    林千蓝不在意他的态度,问道,“你这里是林宅?”

    “什么林宅?这里是何”中年男子突然想起了什么,顿了顿,“这里是何宅,你们找错了。”

    是林千蓝想过的结果,她没生气,说道,“没找错。我是林家的后人,前来收回祖宅。”

    当年林洛冰来琉瑛界之后,住的就是这里,不是随安城。林洛冰为了不影响到腹中胎儿,停止了服用用来压制刹那芳菲尽的另一种毒丹。

    刹那芳菲尽只会对特定的人起效,不会过毒给他人,所以也不会通过母体传给婴儿。但她用来压制的毒丹不一样,是会毒杀腹中胎儿的,所以,林洛冰没再服用。

    但她对停止压制的后果估计不足,没想到压制了近百年,毒素的毒性不仅没有减弱,还因之前压制的狠来,在她生下女儿后,起了反弹效果,毒素很快达到了锁骨处,再往下便是胸口。

    她本想自己抚养几年再托付给一个好人家,但她再服用压制用的毒丹都没用了,只能匆匆赶到随安城,托付给了她选择托付的其中一家,乔家。

    没把女儿放在迂兰城,是因为迂兰城离两界的入口太近,她给女儿留的东西被其他修士发现。

    迂兰城的这处宅院,便交给了何姓家仆打理。

    现在,成了何宅。

    “什么林家后人,没有的事!”中年男子囔囔了一句,迅速回到门内,咣当一下把大门关上了。

    腾二却是兴奋了,“老大,打吧!打他们个嗷嗷叫屁股开花!”

    在路上,遇到起打架的,一方把另一方打得乱打滚,可能是怕出人命,占上风的那方人专朝另一方的屁股上招呼,把腾二看得差点变回原形。

    林千蓝这边还没怎么着,屠敖上前一脚把门踹开。

    “嘭!”是一扇门被屠敖踹飞了。

    “啊!”是那个中年男子被飞起的门扇砸到,摔在了地上,“啊我腿断了!”

    “……屠敖,这门是咱们的。”林千蓝无语。

    屠敖嫌弃地看着飞到十多米外的门,“我都没怎么用劲,这门太不结实,正好,坏了再安个结实的。”

    这处宅院所处的位置又不偏僻,四周都有邻居,门前路上行人时有来往,这动静,不可谓不大,不少人家的门打开,不是有人出来,就是有人探头,行人更是驻了足。

    “哎!这是怎么了这里?何家门怎么被砸了?”

    “就是,光天化日就敢砸家!”

    何家不会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大门都没了,从宅子里面跑来六七个人,有男有女。

    “爹!”有个年轻女子上前去扶中年男子。

    “谁!谁打的人!”

    屠敖应道,“我!我打的。”唯恐别人是不知道似的。

    林千蓝莞尔,屠敖这是真进入了红尘历练状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