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二章 生死相伴
    何家人看到门扇的惨状,知道来着不善,有个老者制止了两个抄起了家伙想冲向屠敖的年轻男子,疾色问屠敖,“我何家怎么得罪小侠了?”

    屠敖怒气冲冲道,“怎么得罪了!这是我们林家,我回我家你们这些鸠占鹊巢的阻三阻四,就是欠打!”

    他怒是真怒,不过这怒气是由从见过萧尧后一直存在肚子里的,有个引子就跑出来。

    还好他记得自己要在琉瑛界呆上几年,要扮成凡人不能露出异常,没再一巴掌抡过去。

    听屠敖这么一说,有位年长的邻居皱着眉搓着下巴边想边道,“像是听说过,这宅子过去是林宅,七十多年前还挂着林宅的匾额……”

    “都是什么年间的事了,还不兴变个户主?”一位留着小胡子的男子冲着抄着一根门栓的何家年轻人扬了下头,“何庆!这宅子是你们何家买下了吧?”

    老者的脸色变了下,但终归是活得年头长,经的事多,很快恢复了镇定,转头厉色地盯了眼何庆,把何庆想回小胡子的话生生地憋在口中,腮邦子都鼓了几鼓才消下。

    老者略一垂眼思索状,依然疾色道,“过去此宅是曾为林宅,但在七十余年前,已过户于我何家,你们不问青红皂白地打上门,是小看我们迂兰城的人不成!”

    这是要赖下了?一脸的折子能称得上老奸巨滑了,一句话把这事定性到了两个外乡人找迂兰城人麻烦上。

    屠敖性子直,但脑子绝对够用,他从怀里,实际上是从空间里,掏出了几页纸来,“地契和房契都在我林家手里,你何家是怎么过户的?”

    一边暗中传音给林千蓝,“这就是你说的红尘历练?不是自找麻烦吗?有这功夫还不如睡一觉呢。要我说,早该把这些人弄成傀儡,多省事。都是些一碰就碎的琉璃人,打又不能打……”

    林千蓝回传道,“弄成傀儡是容易,但傀儡总是跟常人不同,时间长了,会让熟悉他们的人看出来,被认定是中邪了,不更麻烦?

    而这些都是凡人,魂魄经不起折腾,一不留神不是死就是残了。这里不像是修真界,人死了失踪了,除了至亲没人会过问,在这里要是死个人,那麻烦……”

    “行!行!我照凡人的规矩还不成?”他以前怎么不知道林千蓝还有罗嗦的一面?看了看没什么表情,抱着手站在一边的林千蓝,屠敖怎么都没办法把她跟一位元婴真君联系起来。

    屠敖的地契房契一拿出来,跟一滴凉水进了油锅一样,周围喧腾起来。

    何家人哪里肯认?老者也不拦了,何庆跃步到门前大喊道,“别被这个泼皮无赖骗了!他们拿的是假的!我们何家的地契在官府都有底可查的!”

    有人原与何家交好,或有被鼓动的,大叫道,“报官!别让这两人跑了!”

    何庆跟他的兄弟相互一使眼色,猛得跃过来抓向林千蓝。这是看她的身形不像是个习武的,学过也是三脚猫工夫,先抓住她来钳制踹门的。

    屠敖心里倒高兴了,他有气有处出了,传音给林千蓝,“这回能打了吗?”

    “能。”林千蓝没动地,在外人看到,是她被变故吓住了。

    屠敖一闪身就到了林千蓝身前,何氏两兄弟才一左一右来到,没等他们站稳,只能“啪!”“啪!”两声,两人眼里冒起了金星。

    一会,才觉着脸疼。

    是屠敖抽了两兄弟一人一个大嘴巴子,他用的劲刚好,把两兄弟的脸都打成了半个猪头。

    “打得好!再打另一边,弄个一个猪头!”不能大喊出来,腾二觉着很不过瘾,只能传音给屠敖后,又传音给了林千蓝。

    这一开打,起了混战。

    何家人虽有几人有点工夫,但哪能跟屠敖比?最后的结果何家人躺了一地,屠敖身上一点灰都没沾。

    衙役姗姗来迟。

    惊动了官家人,宅子是谁家的,就要由衙门判了。

    地契和房契是真的,是林洛冰留在素镯里的。何家在宅子里住了多年,都没见到林家有人来,大了胆子,伪造了份地契房契,行了贿赂,把宅子过户到了何家。

    迂兰城的衙门尚算清正,很快审清了谁是谁非,宅子判还给了林家,把敢霸占主家的何家重新打回奴身,随林家发落。

    林千蓝全程围观,不提到她便不说话,看着屠敖有火不能发想打人不能打的憋屈劲,还是很愉快的。

    但她也知道,屠敖在暗中还是使了些手段,不然不会当场判决,也让衙门里的众人忽略了两位平民原告没有下跪的事的。

    到了何家人任由发落这个程序,屠敖捡抗打的几个何家人再打了一通,把何家在用的东西都扔了出去,经人指点,找了家牙行,把何家人全发卖了出去。

    把要回宅子这事了结完,屠敖关上新安上的大门,往门廊下一躺,“累死我了!做个凡人真累!为了以后不投生成凡人也要修炼成仙!”

    林千蓝问,“那你改主意了吗?还要留在这里?”

    屠敖不带犹豫的,“我更得留了!这里的凡人心眼太多了,我要不看着,阡风这个笨蛋一定会着了别人的道!”

    林千蓝不怀疑了,要是阡风这事发生在她结婴前,她还不认识啻玄,不能让阡风进入轮回,屠敖一定不会独活,他会死在为阡风报仇的过程中。

    其实屠敖已经这样做过了,要不是腾二无意中从罗彩滢身上发现屠敖的气息,屠敖已经死了。

    而这,并不是因为契约关系,在屠敖找上血恨上人为阡风报仇前,两人的契约已经解除了。

    两人的情谊深刻到生死相伴的地步,让林千蓝叹为观止的同时,羡慕不已。

    林千蓝最后提醒道,“你要留在城里,不可能呆在院子里一呆很久,至少三五不时的出门,还要找个挣钱养活自己的事做,到时会更心累。没有灵气你不能动用法术,省得不小心化回原形,不光心累身也累。”

    屠敖却是咧嘴笑道,“我早想过了,这笔帐心累的帐我算到阡风头上了,等他恢复了记忆,新帐旧帐让他一起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