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三章 契约了当灵兽
    林千蓝从前是羡慕萧尧有阡风这样一位又忠心又帅又有能力的手下,但手下跟挚友不是一码事,要让她在手下和挚友之间只能选一位,她会选一位能生死相托的挚友相伴,如屠敖和阡风这样。

    她历数了遍自己结识的人,没有一个符合的。

    师父是师父,倪非是长辈,司星澜是亲哥,师兄师姐呢,如兄长姐姐般。

    冥尘是挚友不错,可她跟他都不会与对方生死相托,一方出了事,另一方会想办法为对方报仇,但不会如屠敖般连命都不要。

    阡风,在进入琥珀界之前,她以为她与阡风会是,但在琥珀界时,她误解了他,在琥珀界十一年,两人的关系不近反而隔了一层东西在内,没能成为挚友。

    错过了,是为遗憾。

    回到浮音宫内恢复灵力的腾二听到了林千蓝的心声,“老大,你有我。”

    林千蓝微弯了唇,“是,有你陪着也不错。”她不清楚腾二总是怕被她抛弃的担忧从哪里来的。

    若把她神魂里的融进的蓝曦的主魂算成她一半的前世,那她与腾二有一半的前世缘,延续到了今世,腾二是为她的家人般。

    “老大,你忘了说夙无衣了。”

    林千蓝不是忘,是特意地跳过了夙无衣。她与夙无衣,认识的时机、方式都不对……

    “要不让夙无衣当夙五吧?”

    腾二真能想!“噗!”让林千蓝想起了异世时听到的一个段子,说是为什么选唐僧做男朋友,是因为跟唐僧能过过,不能过可以杀了吃肉。

    腾二这一说,变成了,她跟夙无衣,能成道侣做道侣,不能做道侣那就契约了当灵兽。

    何以解忧,唯有腾二。

    “老大,你也这样想的?”腾二误读了林千蓝笑的用意,起了劲,“我也觉着夙五比屠五好,夙无衣比屠敖厉害多了,能帮老大打架,夙无衣还会吹笛子,能让老大高兴,对了,夙无衣还能让老大摸毛,屠敖都没毛,老大想摸毛了都摸不成。”

    何以排思,唯有腾二。

    腾二罗列的理由都很强大!林千蓝轻笑出了声,“夙无衣不会成为夙五的。”她敢把夙无衣契约成灵兽,除非是主仆契约中的奴兽契约,身为奴兽没有了自主想法,否则,夙无衣会即刻跟她来个生死大战!

    她跟夙无衣之间倒有了生死,只不过不是生死相托,而是生死相博。

    仰躺在地上的屠敖听到林千蓝的笑声,问道,“林千蓝,你笑什么?”

    “好事。”林千蓝说了其他的,“琉瑛界虽没有灵气,但有月华。”

    屠敖不累了,一跃而起,喜形于色,“你怎么不早说?那我怕还什么?以后维持人形用不着灵石了,晚上用月华补充灵力就行了。”

    有的妖修能吸收月华修炼,夙无衣是,屠敖也是。

    月华在典籍中被归类为特殊的灵气,只有特定的妖修能吸收转化成灵力。

    “灵石不能少。”林千蓝道,“琉瑛界只有每月望日的前后三天才会有月华洒照。”

    屠敖不嫌少,“三天也行。”他的神识在院子里扫了一圈,“我以后就住在花园里了。”

    这处宅子不是很大,只有二进,但带了个后花园。何家人丁不兴,房屋够住,花园给保留了下来。

    林千蓝没什么不可答应的。

    在人前不能露了相,但关起门来,一人一蛟一蛇都用上了法术,宅子清理一新。

    林千蓝在二进院选了个房间重新布置起来,她是扮做凡人,不真就是凡人了,能让自己什么决不会亏待自己。

    房间里原有的东西都清了出去,放进了她常用的物品。

    屠敖去了花园。

    他晚上要吸收月华修炼,有水的辅助会事半功倍。

    花园里原有个石砌的花池,被何家给填平了,屠敖看上了这个花池,几下把池里的土了弄出去堆到花园的另一边。

    屠敖刚要兴风作雨把往花池里注水,被腾二看到了,“不行!哪有下雨只下这一块的?你想玩水到迂兰城外玩去,别带累了我家老大!”

    要给他最不喜欢的人排个次序了,腾二排第二,第一是萧尧不解释。屠敖是一时忘记了,腾二说的让他听着不舒服但说的有道理,罢了布雨的做法,“行了!我用井里的水。”

    屠敖看到花园一角的那口深井了,但他需要用水时习惯了用法术聚成,没想着取用井水。

    一条水龙从井口飞出,注入到花池里。花池底部相对平坦,不是很深,水龙如井口般粗细,很快注满了花池。

    “哈哈哈……”水龙回到井中,腾二大笑不止,“这个井里的水是苦的!哈哈哈……”

    原来,宅子里有两口井,一口在一进院里,是口甜水井,宅子里的吃用取水都是用的甜水井里的,花园里的这口井是个苦水井,很少会有人动用。

    甜水井苦水井的事,是腾二从看热闹的邻居的闲谈里知道的,而屠敖当时正在跟何家人打官司,哪里有空听周围人的闲话?

    屠敖实在忍不住,一个水刃甩向腾二。

    腾二的风障轻松挡下。

    突然两人同时收了手,遁出了花园,因为他们的(金主)(老大)来了。

    林千蓝怎没看到两人动上了手?看到了只当没看到。

    她走到深井边,往井里望了望,纵身跳了下去。

    在花园外窥视的腾二懵了,“啊?老大在学凡人投井自尽?”

    屠敖鄙视道,“你倒是能想,一个元婴真君投井自尽?”这口井,才是林千蓝收回这个宅子的目的吧。

    井水有十多米深,上面看不到,到了井底部有一个拐向一边的通道。

    井下。

    林千蓝已沿着通道走了四五米,走到了尽头。

    她挥手在尽头处布下一个无水的地带,朝着乌亮圆滑的石壁打了几个手诀,其中一块石壁变得比其他地方亮光更盛些。她咬破指尖,逼了一滴血来,弹到了那处亮光的正中央,亮光再次消失。

    林千蓝的身形转了转,选定一个方位径直走过去,穿过石壁来到一个石室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