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九章 再炼银曜石
    (一个小时后,等这行字消失后再点开,)

    “师父,炼器大宗师怎么配得上您,我看,称师父为炼器圣师都不为过。”林千蓝马屁拍得响当当。

    回到落烟峰后,林千蓝专心地跟师父学起炼器。她的炼器水平怎么样她自己清楚,储物法宝是较为难炼制的法宝,她想重炼素镯,以她现在的水平有些勉强。

    要是普通的重炼,她有混沌宝鼎的加成,让素镯扩展一下空间有五六分的把握,但她想让素镯升级为能装活物的空间,不是单靠混沌宝鼎的加成就能成功的。

    她倒是想让师父帮她,师父说了她也是个炼器师了,自己的法宝自己炼制。

    她能怎么着?只能自己学。在每天修炼以外的时间,她都是呆在炼器室里。

    师父有时是手把手地教她,大多数时间,都是师父炼制自己的东西,让她在一边观摩。

    刚才,师父炼制出了精纯度不下于她借助混沌宝鼎炼制的银曜石,让林千蓝好一阵的猛夸。

    关键是,师父不是用炎兽的石甲,而是他自己研究出炼制方法,用几样东西复合在一起,代替了石甲炼制成功了银曜石。

    林千蓝自己不认为是在拍师父马屁,她是真心佩服啊!师父用来代替炎兽石甲的,除了两样与石甲性质近似的矿石,还加入了两种较容易得到的灵草。

    灵草多是用来炼丹,用在炼器上的不是没有,但很少。炎兽石甲能用来炼制银曜石,取用的是它内含的特殊火性,这种火性刚好中和了用做原料的烟曜石的寒气。

    一物降一物,含有火性的东西太多,但只有炎兽的石甲能降住了烟曜石。

    她能发现炎兽石甲能用来炼制银曜石,归结于她的运气。

    在仙京城时,她把炼制银曜石的方法没有保留地给了南宫家,但在她离开苍穹九洲之前南宫家的人都没能炼制出合格的银曜石来。

    她能炼制出,全赖于混沌宝鼎和幽冥阴火,因为她试过,换一个炉鼎,或换掉幽冥阴火,她也不能炼制出合格的来。

    师父靠的可不是运气,靠的是他对炼器技能高超的驾驭能力,才能在众多与炎兽石甲相似的东西里找到替代物。

    殷青梨对六弟子的吹捧话相当习惯,没受影响,板着脸道,“手诀都记得了?”六弟子结了婴后,反而跟自己更亲密了,让殷青梨很是舒心。

    一般地,结了婴的弟子便会单独住一个峰。特别是像他跟六弟子这种,修为相差不多,他在修炼上能指导六弟子的越来越有限。

    而且,修炼到了元婴期,不能为人道的秘密更多,即便是弟子,也不是什么事都会跟师父说的。

    他自己就是,为了不泄露出大弟子火灵之体的秘密,在金丹中期便搬离了他师父的峰头,独立了出来。

    他跟六弟子则相反,在以前,大概是因为六弟子在外面历练的时间比在落烟峰上呆的时间还多,六弟子对他虽然信任,可总是觉着隔着层东西。

    在六弟子结婴后,具体说在六弟子闭长关之前,他与六弟子之间隔着的那层东西没了,在六弟子结婴后,也没再与他把距离拉远了去,而是更亲近了。

    他知道了,六弟子在苍穹九洲所有经历,包括洛冰当年是怎么去的苍穹九洲,洛冰那百多年都是怎么度过的,她的生父是怎么对她的,她怎么认识的夙无衣,冥尘是怎么的来历等等。

    最近发生的事,六弟子也都跟他说了,阡风的死,去了琉瑛界,得了雾陨石。

    他却有种六弟子在交待后事的感觉。

    不是人即将死的后事,而是会相隔许久以后才会再见面的那种。

    对此,六弟子也对他说了,她要去一个险境,因发有誓言,她不能说是哪里,只说会去个几年或几十年。

    而他的预感,却是会跟六弟子百年,几百年见不到面。

    有担忧和不舍,但他不能劝止,能做的便是把自己所能教给六弟子的,在这段时间里全都倾囊相授,为她增添点助力。

    所以,在最近的传业授道上,他做了严师。

    是问她炼制银曜石的手诀。师父所用炼制银曜石的程序不多,只是手诀非常复杂,不过,林千蓝的记忆一向好,几千个手诀一遍便记个几乎不差,看了两遍,手诀已刻印在她的脑子里,“都记得了。”

    “既然都记得了,你去炼制出五十块来。”

    林千蓝能说不么?刚要走,又听师父说,“只许用炼器室的炉鼎。”

    还不让她投机取巧用混沌宝鼎。

    林千蓝知道师父是为了她好,混沌宝鼎有加成作用,但加成是建立在会炼制的基础上的,而不是说把原材料一古脑放进混沌宝鼎,混沌宝鼎自己就炼制成了。

    带着师父给的一堆原材料回到了洞府。师父虽然严厉,但对她出手却是大方地很,她回来后从没为练习炼器所用的原材料发愁过,都是师父全包了。

    三师兄给她扩建洞府时,为她建了个炼器室,这些天,她进了洞府后,都没进过卧室,而是从师父那里学完就钻进了炼器室里。

    “林千目!我做成了!”感知到洞府禁制有动静,知道林千蓝回来了,钱骏从他的洞府里跑出来。

    林千蓝问道,“虚空鉴?”

    “不是虚空鉴是啥?”钱骏用你知道还问的眼神翻了她一眼,又兴奋道,“我敢说现在的这个虚空鉴比原来的强一百倍!林千目,我一会就去弥云山脉测测去。”

    虚空鉴是测量空间缝隙的东西,可以说是一组法宝,也可以说是一种阵法,而用来布阵的不是阵石,而是有着不同作用的法宝。

    虚空鉴是琥珀界独有的,从琥珀城城主府得来的这个,集合了琥珀城几万年城主的智慧,当年林千蓝他们能成功找到正确的空间裂缝,全都依仗于虚空鉴的测定结果。

    但到了云琅界后,虚空鉴便陷入了水土不服的困境,原因简单,因为虚空鉴是依据琥珀界的设计制造出来的,放到云琅界就不适用了。

    最大的硬伤是,琥珀界是个小界面,空间不稳,空间壁垒薄弱,而云琅界是个空间壁垒坚固的大界面,空间相对稳定,虚空鉴的测量效用与此对比,显得极其微弱。

    钱骏最早是为了赖在林千蓝这里,给自己找了个让林千蓝收留他的理由,说是帮她找空间裂缝,实际上,他自己都不认为林千蓝会让他继续找,云琅界又不跟琥珀界一样没有灵气,不能飞升。

    他想着林千蓝留下他,只是一时心软,没想到,林千蓝留下他真是为了让他寻找空间裂缝。

    他倒吸了会凉气后就想通了,投机取巧去上界这事吧,看着难,跟谁说谁都不会信,但在琥珀界连灵气都没有的情况下他们都做到了,这里要灵气有灵气,要啥天材地宝有啥天材地宝,或许也能做到呢?

    正好,他对空间裂缝的兴趣不是一般的大,喜欢鼓捣虚空鉴、破空矢这类东西,现在有继续鼓捣的理由了。

    林千蓝没有表现的多喜悦,“想去就去吧。”

    钱骏的改进不是一次两次了,有时成功,有时不成功,成功的后来还是被钱骏自己否定了,然后再制造出重的来。

    “这回一定行。”钱骏只差拍胸脯了。

    林千蓝拿出一个储物袋来,往里装了一堆的灵符和丹宝之类的防身用品,提醒道,“别走的太往里了。”

    钱骏欢喜地把储物袋收到他的储物戒里,“林千目放心,我去的不是一次两次了。”

    林千蓝倒真是放心,虽说钱骏每回进弥云山脉总会遇到些事,但倒霉的总是别人,钱骏大不了失点小财,受个手指头流血程度的轻微伤,还能捞回些好东西回来。

    而且,钱骏也是位金丹修士了,打斗的经验也有,等闲的修士不会招惹他。加上他诡异的运气,谁想打劫他那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

    她闭了四十年的前,落烟峰上多了好几位的金丹真人,有她的二师姐,三师兄,四师兄,还有一位内门弟子。

    钱骏也结了丹,让她惊讶了下,因为钱骏花在研究空间裂缝上的时间比他修炼的时间还多。

    转念一想,钱骏能结丹也是意料中的。他在蚩祖空间里呆了多年,乱走乱撞服了好几样的逆天灵药,气得小妖把他视做了木华圣地的拒绝来往户。

    再有对其他修士来说最难过的心境问题,对钱骏来说,不成问题。钱骏不笨不傻,但想法简单,什么事都不存心。

    没有他想不开的事,就没有心魔滋生的温床,一旦灵力足够,结丹是自然的。

    钱骏说去就去,一溜烟的走了。

    林千蓝进到自己的洞府里,先进到浮音宫里看了看腾蛇蛋,与腾二互动了下,见一切正常,一念到浮音宫外。

    “主人。”鬼魇兽从血炽木里冒了出来。它虽成了器灵,但还是不能在灵气环境里常呆,没事时仍是栖身在血炽木里。鬼魇兽带着哭腔道,“主人,这回是真没有魔气了……我要死了……”

    林千蓝一看,鬼魇兽这回没夸大,覆盖在它身上的那层魔气不太稳,随时有消散的可能。

    她还是要抻着点鬼魇兽,“这回是真没了,那上回就是骗我的吧?”

    “主人……我以后不敢了……”鬼魇兽很能放下身段,向林千蓝不停地作起揖来,“我以后再也不敢对主人有隐瞒了。”

    林千蓝没说什么,扔给鬼魇兽一枚魔晶。

    “啊哈!”鬼魇兽像是怕林千蓝反悔,抱着魔晶迅速钻进了血炽木里。

    林千蓝没有往血炽木里看,一念到进了浮音簪。

    跟鬼魇兽有了心神联系后,她感知到了鬼魇兽对魔气的迫切,才会特地过去给了鬼魇兽一枚魔晶。

    这枚魔晶她早就有了,只等着鬼魇兽快散架时才给了它。

    对于鬼魇兽这种油滑的不能收服的妖兽,要用它只能是拿捏住它的脉门,让它知道不听话就是死,它才会乖乖地做事。

    回到炼器室里,按照师父的方法炼制起了银曜石,经历了三次失败后,第四次成功了,但炼制出了银曜石精纯度不够,不能用来建造远程传送阵。

    不能用混沌宝鼎来作弊,想炼制出合格的来,没有捷径,只能是多加练习。

    三十多年前,苍穹九洲建造有远程传送阵的消息便已传遍了恶煞海以北的修真界,当时引起的轰动不比苍穹九洲建成时的小。

    十万多年了!

    终于再有远程传送阵,还是无需某一家控制的,恶煞海以北的各大势力蠢蠢欲动,包括八大宗门。

    一时间,各大势力蜂涌到了苍穹九洲,想得到远程传送阵的建造方法。

    没多久,又都撤了回来,因为没有银曜石。

    因为没有足够的银曜石,苍穹九洲只建了七座远程传送阵,而制造银曜石的方法掌握在南宫世家的手里。

    但让人扼腕的是,南宫世家的炼器宗师在炼制了建造七座传送阵的银曜石后,再没能炼制出合格的银曜石。

    三十多年来,各大势力在做的便是寻找或炼制出银曜石。倒是听说有势力找到了一块两块银曜石,说到炼制,还没有传出来有人能做到。

    终于再有远程传送阵,还是无需某一家控制的,恶煞海以北的各大势力蠢蠢欲动,包括八大宗门。

    一时间,各大势力蜂涌到了苍穹九洲,想得到远程传送阵的建造方法。

    没多久,又都撤了回来,因为没有银曜石。

    因为没有足够的银曜石,苍穹九洲只建了七座远程传送阵,而制造银曜石的方法掌握在南宫世家的手里。

    但让人扼腕的是,南宫世家的炼器宗师在炼制了建造七座传送阵的银曜石后,再没能炼制出合格的银曜石。

    三十多年来,各大势力在做的便是寻找或炼制出银曜石。倒是听说有势力找到了一块两块银曜石,说到炼制,还没有传出来有人能做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