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章 夙无衣的身世
    一(先不要点开,等这行字没了再点开。)

    修士的修行,靠的是自己,一切外力都属辅助性质的。修士自己不修炼,再好的资质也引不了灵,脱不了凡,世上还没听说过有谁是因为服了样灵药灵丹,被动成了修士的。

    所说的用灵丹堆出来的修为,也是需要被灵丹堆的修士自己运功修炼,要是只服灵丹不修炼,浪费了灵丹还是好的,让灵丹里澎湃的灵力进入体内而不及时化解吸收,丹田,经脉,肉身,总有一个地方被灵力撑得爆掉。

    修士的修行的另一个特点是独处,没听过有修士三五成群呆在一起修行的。

    修行的根本是修炼,以让修为进阶,为自己争得更长的寿限,较为有效的修炼方式是闭关,不管闭的是长关短关,都是找个安静妥当的地方,只一个人封闭起来。

    从这两个方面来说,修士似乎没必要加入宗门,受宗门的约束,散修更为自由。

    但事实上,在修行之始,进入宗门是修士的首选,留在家族次之,因种种原因没能或不能进入宗门,和没有家族势力的人,才会不得已做了散修。

    宗门能给本门弟子的,是修炼所需的安静安全的修行环境,而这恰恰是做一个散修较为缺失的。更兼有进了宗门便有了师父前辈传业授道,让弟子于修行上少走许多弯路,少了走火入魔的风险。

    修真界出现宗门的起因正在于此。

    宗门越强大,所能给予弟子的庇护越多,所以修士能进大宗门决不选小门派。

    没有弟子不盼着自家宗门能安定长久地存在下去。

    林千蓝在进入修真界后不久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是以她从内定的亲传弟子一下子变成了杂役,身份待遇一落千丈,她也没想过离开宗门做散修。

    也是她那些年虽恨裘家,对虚天宗上层的某些人有些不满,但也是她只打算灭了裘家报仇,而没想着报复到宗门上去。

    虚天宗兴盛了,带给她,以及宗内她在意的人的,只会是好处。

    她一回到宗内就把远程传送阵给了师父,其实就是给了宗门,是想为虚天宗变得强大增添些所能及之助力。

    如她所料。

    虚天宗的上层各位大能修士,在得知殷青梨炼制出了银曜石后,喜自然喜得很,但心知虚天宗是不能独揽远程传送阵的,连试着独揽的举动都不能有。

    有十万年前的资料为证,远程传送阵能给拥有者带来多大的利益,各大势力都给明镜似的。

    更有孤颛家覆灭的前例放着,虚天宗敢独揽,建不建得起来是一回事,建起来犯了众怒后的后果,不是虚天宗能承受的了的。

    虚天宗的上层经过一番商议后,向其他七大宗门发出了邀请,邀他们来虚天宗共商建造远程传送阵大计。

    另外,还借由散修联盟的口舌,昭告各大势力,若有意在己方势力内建造远程传送阵,可来宗内商谈。

    “宗门这是要玩票大的啊!”林千蓝原想宗门会先在八大宗门之间建造几座,没想到宗门来了个大手笔。

    消息发出去后不久,虚天宗便来客迎门,络绎不绝。

    各大宗门势力唯恐自家不能在这事上分一杯羹,来的都是能做得了主的,虚天宗的秀月峰上,住进了一大批的元婴修士,甚至还来了两位化神老祖。

    可见,各宗门势力对远程传送阵的重视。

    宗门各机构都忙碌了起来,林千蓝这位挂着执法殿牌子的元婴真君本该也要帮忙,,但因着她在忙着炼制银曜石,便暂时没有参与进去。

    林千蓝到了第八天上,炼制出了第一块合格的银曜石,等她炼制出五十块合格的,已用去了一个月的时间。

    其间,她收到了大师兄给她发来的讯息。

    大师兄在她结婴后不久就离开了落烟峰,去了万兽山脉的妖修地盘。

    这便是师父所说的安排。

    大师兄在她渡劫时,因出手助她,用红莲业火收走了赤鸾天火,怕有心人觉察到了他火灵之体的秘密,因大师兄在明,有心人在暗,最好的方法是暂避一段时间。

    大师兄现在虽已收伏了红莲业火,但在彻底收伏,红莲业火,还需要一段时日。

    人修会想要红莲业火,妖修不会。

    火属性的妖修都有自己的本命兽火,不是火属性的妖修对异火没有兴趣。

    因为妖修的修炼体系跟人修的不一样,他们修炼的功法不是自己选的,都是由血脉传承来的,不是火属性的妖修不会传承有与火有关的功法,他们要了异火也没用。

    大师兄去万兽山脉住一段最为安全,因为现在倪非去了妖族做妖王,有倪非在,大师兄不仅安全,还能得到很好的对待。

    事实如此,大师兄去了妖族地盘后,不仅没有妖修找他麻烦,他还成了倪非的副手,在妖修里混的不是一般的好。

    大师兄走了之后,落烟峰上的事务交给了四师兄韩尚末打理,让林千蓝想起了柳妍惜所说的她经历的上一世的事,那时是大师兄变成了火灵之体被倪非带走,落烟峰的事务同样是由四师兄接下的,由五师兄辅助。

    大师兄发来的讯息,与夙无衣有关。

    她在从极西之地往回赶的路上,通过宗门的驻地,向大师兄发了讯息过去,问了问夙无衣的事。

    啻玄说夙无衣没有死,那本命羽翎不是自动解除的,是夙无衣主动解除的契约。

    林千蓝不清楚夙无衣为什么会做出对他非常不利的选择,但她没有打算去找夙无衣。

    腾二说,夙无衣已回归万兽山脉的孔雀一族,在落烟峰等了她一段时间没等到她出关,便回到了万兽山脉。

    所以,她给大师兄发了讯息,想知道夙无衣现在如何了。

    大师兄传来的讯息,比她询问的还要多。

    首先说的是,夙无衣在万兽山脉的孔雀一族的族地内,他在闭关中。

    还说了夙无衣的出身来历,以及他为何会只身住在苍穹九洲。

    夙无衣是孔雀一族的上任族长之子。

    孔雀一族的血脉传到现在,神兽血脉已经变得稀薄,许多孔雀妖都没能传承到五色神光。

    孔雀一族的生育力也低,族人变少,有渐渐没落的趋势。

    能觉醒五色神光的孔雀妖,多只能觉醒一色神光,在之前的两任族长,都只拥有一色神光,可见血脉没落到什么地步了。

    但到了夙无衣母亲这里,她在刚一成年就进阶成功了双色神光,给孔雀一族带来一复兴的曙光。

    夙无衣的母亲治族也有道,救活了被称为孔雀一族圣树的栖仙木,并让其长出了孔雀泪。

    在上任族长的任其内,孔雀一族在几百年内多了十多位族人,并再有一位族人进阶成功了双色神光。

    在

    孔雀一族以彩翼为血脉纯正。

    夙无衣为白孔雀。

    能进阶成三色神光的,夺族长之位。

    孔雀族上任的族长仅进阶为双色神光。

    孔雀一族的没落,族人变少。

    人族是非多,群居的妖族是非也不少。

    夙无衣的母亲原是上任族长,进阶成为双色神光。

    常出去游历。

    一次游历回来,带着了一只小孔雀,即是夙无衣。

    确切地说,夙无衣被带回到了族地时,还在蛋壳里没出来。

    孔雀一族人丁不兴,多一个族人是好事,还是族长的亲子。孔雀一族到了现在,血脉越发的远了,能觉醒神光传承的族人越来越少,有幸得到神光传承的,大都只能进阶出一色神光。

    族长是双色神光,族长的后人能觉醒传承的机率很高。

    族人对族长之子满心的期待。

    但千等万等,等来一只白孔雀。

    万兽山脉的孔雀族群为彩羽一族,

    从没有过白羽,

    认为血脉不纯,要放逐出族,夙无衣的母亲不同意。

    带着夙无衣去了苍穹九洲,放在了夙昔谷内。

    但没多久,她的母亲死于重伤。

    白羽一族

    跟师父上交了任务,又观摩了师父炼制一件防御灵器才从师父洞府出来,不成想收到了一份求救传讯。

    是钱骏发来的。

    “林千目!救命!”

    钱骏一个多月前去了弥云山脉,中间发来过一个传讯玉符,说是这次的虚空鉴真的成功了,为了保险,他会在弥云山脉里多找几个地方测测。

    传讯符的传送距离有限,加上传讯符的功能限制,有宗门大阵的阻隔,普通的传讯符是不能穿过大阵的。

    而传讯玉符能。

    钱骏发来的就是一个传讯玉符。

    林千蓝凝起了神色。

    钱骏虽说不大通人情世故,但他从不主动招惹他人,在蚩祖空间呆了几年,可以说他的身家不少,不缺修炼资源,像是跟人抢采灵草之类的事不会去做的,他出去得来的好东西都是随手捡的。

    他的战头能力再怎么偏弱,毕竟是个实打实的金丹修士,还揣着一堆的防御法宝,这是得罪了什么人,让他没能逃得掉?

    她不能不管钱骏,想这些的时候,人已到了虚天宗外,遁着传讯玉符飞来的方向往弥云山脉追去。

    传讯玉符的飞行轨迹只是个大致的方向,钱骏还不在她的神识范围,林千蓝判断不出钱骏的位置。

    “嘭!”

    林千蓝分辨出来,是丹宝爆炸的声音。

    丹宝是苍穹九洲特有的法宝,十有八|九是钱骏。

    都用了上丹宝,可见事态的紧急,但也让她判断出了钱骏的具体位置,连瞬移了过去。

    钱骏一个人,对方是两个人一只妖兽。

    跟钱骏战在一起的是个金丹修士和一只灰羽大雕,另一位是个元婴修士,并没有出手,只在一旁观阵。

    林千蓝一眼扫过,看了个大概。

    跟钱骏打着的是那位金丹修士穿着不凡,而观阵的元婴修士应是金丹修士守护长老之类的身份。

    林千蓝对这种组合太熟悉,她在苍穹九洲时见的太多,许多世家子弟出来历练,身边都跟着个守护长老。

    这是把钱骏当成了历练的道具?

    钱骏是她的人,把她的人当历练道具,她心里能舒服才怪。

    看钱骏尚能支持,狼牙棒朝着观阵的元婴修士打将过去!

    她这方一动,那位元婴修士立即察觉,祭出一件长钩迎上了狼牙棒。

    并疾声道,“道友要与我们央罗宗为敌吗!”

    跟师父上交了任务,又观摩了师父炼制一件防御灵器才从师父洞府出来,不成想收到了一份求救传讯。

    是钱骏发来的。

    “林千目!救命!”

    钱骏一个多月前去了弥云山脉,中间发来过一个传讯玉符,说是这次的虚空鉴真的成功了,为了保险,他会在弥云山脉里多找几个地方测测。

    传讯符的传送距离有限,加上传讯符的功能限制,有宗门大阵的阻隔,普通的传讯符是不能穿过大阵的。

    而传讯玉符能。

    钱骏发来的就是一个传讯玉符。

    林千蓝凝起了神色。

    钱骏虽说不大通人情世故,但他从不主动招惹他人,在蚩祖空间呆了几年,可以说他的身家不少,不缺修炼资源,像是跟人抢采灵草之类的事不会去做的,他出去得来的好东西都是随手捡的。

    他的战头能力再怎么偏弱,毕竟是个实打实的金丹修士,还揣着一堆的防御法宝,这是得罪了什么人,让他没能逃得掉?

    她不能不管钱骏,想这些的时候,人已到了虚天宗外,遁着传讯玉符飞来的方向往弥云山脉追去。

    传讯玉符的飞行轨迹只是个大致的方向,钱骏还不在她的神识范围,林千蓝判断不出钱骏的位置。

    “嘭!”

    林千蓝分辨出来,是丹宝爆炸的声音。

    丹宝是苍穹九洲特有的法宝,十有八|九是钱骏。

    都用了上丹宝,可见事态的紧急,但也让她判断出了钱骏的具体位置,连瞬移了过去。

    钱骏一个人,对方是两个人一只妖兽。

    跟钱骏战在一起的是个金丹修士和一只灰羽大雕,另一位是个元婴修士,并没有出手,只在一旁观阵。

    林千蓝一眼扫过,看了个大概。

    跟钱骏打着的是那位金丹修士穿着不凡,而观阵的元婴修士应是金丹修士守护长老之类的身份。

    林千蓝对这种组合太熟悉,她在苍穹九洲时见的太多,许多世家子弟出来历练,身边都跟着个守护长老。

    这是把钱骏当成了历练的道具?

    钱骏是她的人,把她的人当历练道具,她心里能舒服才怪。

    看钱骏尚能支持,狼牙棒朝着观阵的元婴修士打将过去!

    她这方一动,那位元婴修士立即察觉,祭出一件长钩迎上了狼牙棒。

    并疾声道,“道友要与我们央罗宗为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