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一章 欺人太甚
    一  在虚天宗的地盘上行凶,还问她这个虚天宗的长老,是要与他们为敌?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在对敌的时候,林千蓝喜欢的是手上见真章,打不过跑,打得过杀!嘴上说那么多做什么。

    他报上了家门,对方理都没理,央罗宗的这位元婴修士脸刷的一下烟了,起了戾色,手上也狠起来。

    到了元婴层次,打斗的手段没有了任何华丽之处,也没有巧可取,都是硬招,一招两招见胜负的不鲜见。

    狼牙棒变化成长剑,凌空一斩。

    一条软玉索绕住了剑光,竟把剑光困在了其中。

    剑光只迟滞了一会便脱了困,但也斩偏了,削下了下方半个山头!

    再看钱骏那边,他能撑到林千蓝来救他,是因为他有一件玄龟甲盾。

    当初冥尘与裴禄的一场大场,毁了小半个玄武圣地。因神核之心落到了松妖手里,裴禄一门心思地放在了让血脉进化上,没有进行修补。

    裴禄也是觉着没有修补的必要,等他闭关出来,即刻会飞升上界,玄武圣地也将被遗弃。再说蚩祖空间统共没几个人,他与松妖达成了协议,不会有人硬闯他的玄武圣地。

    是没人硬闯,而是误闯。钱骏溜达到玄武圣地,意外地进到了玄武圣地的传承地,他没有玄龟血脉,传承是得不到,却是收获了一片玄龟甲。

    由神兽玄武的龟甲炼制成的玄龟甲盾,可想而知有多坚固了,钱骏是一遇袭就打开了玄龟甲盾,躲在里面立即给林千蓝发出求救传讯。

    玄龟甲盾牢不可破,但它是件灵宝,御使起来所花费的灵力也多,因钱骏在之前耗费了大量的灵力精力,还没有恢复便被人袭击了,他躲在玄龟甲盾的里面,不停地吸收着灵石都供不上消耗。

    袭击他的金丹修士看出了他这点,一试之下看出了玄龟甲盾的不凡,与他的灵兽不断地向他发动进攻,就是想耗尽他的灵力,到时钱骏只能是任他宰割了。

    钱骏也明白他的意图,要只有这位金丹修士,他还能跟他拼一拼,拼不过还能发动遁行玉符逃走,可旁边还立着位元婴真君,以他现在的状态,出了玄龟甲盾,逃走的可能性为零,那位元婴真君都不会给他瞬移的机会。

    他不是没有打斗经验,早年在琥珀界时,他每天都要斗个十场八场。

    他没有一味地躲着,而是时不时地向外发个灵符,扔个法术,以免他总躲着激怒了这位金丹修士,让那位元婴出手他可就等不到林千蓝来救他了。【】

    不知是他的拖延战术起了效,还是金丹修士拿他的玄龟甲盾练手,总之,那位元婴修士没出手。

    在林千蓝与那位元婴修士交手了两个回合后,钱骏喊道,“林千目,我没有灵力了。”

    林千蓝没空看他,说道,“再撑一会。”

    “撑不了多久了。”

    “叫你撑你就撑着。再吃粒补灵丹。”

    “哦。”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让央罗宗的元婴修士更是着恼,“欺人太甚!”

    林千蓝还是没理会,藏锋剑再斩下时,无数的十方丝萝的种子洒了出去,万千条绿丝瞬间长成了绿丝海。

    绿丝不是从地上长出来的,而是凭空冒出,像是见风就长,那位自称央罗宗人的元婴修士说话间,视野里已全是绿丝了。

    四方八方被绿丝占领了,并继续挤占着空间,看着骇人,但央罗宗的这位元婴修士没有把这些绿丝看在眼里。

    他一扬衣袖,周围的绿丝尽皆寸断,掉落下去。让他惊讶了下,这些绿丝竟不是用法术变幻出来的?但也仅限于此了,他认出了是什么法术,不过是改良的以种子催化的低阶荆棘术罢了。

    这更容易破解,无数道火线从他身上飞去,所到之处皆成了火海,把周边的绿丝燃烧一空。

    “桀!”听到灰羽大鹏的急鸣,他看过去,只见灰羽大鹏的双翅被绿丝缠住,让他眼瞳急缩的是,缠住灰羽大鹏的绿丝是从灰羽大鹏身上冒出来的!

    被绿丝缠住的不光是灰羽大鹏,灰羽大鹏的主人也被绿丝围困。

    他顾不上救灵兽了,还是救主人当紧,几道火线飞去,落到围困金丹修士的绿丝上。

    林千蓝不会坐等着他救人,“咔!”落下一道紫色雷刃。

    她的紫气珠在吸收结婴劫雷的鸾火雷后,进了一小阶,雷光颜色从蓝紫色变成紫色。

    雷刃的速度太快,央罗宗的这位元婴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何况他分出一半的心神在解救那位金丹身上,被雷刃斩个正着!

    元婴真君的身上怎么可能没有好的防御法宝,他的是件灵宝级的防御法宝。

    但林千蓝的雷刃可不是普通的灵气雷,而是元气雷,还是进了阶的,当即破了他的防御。

    他还没来得及庆幸他穿了件上好的法衣,雷光又是大作。

    这回他反应过来了,瞬移遁形。

    他是遁开了,被绿丝围困的金丹修士可是逃不开,林千蓝这回使的还是大范围的雷网,金丹修士当即被击晕在地。

    那位元婴修士没有遁远,看金丹修士不知死活在倒在地上,回遁过来,急喊道,“且慢!”

    “千蓝真君,先别动手!”另有一人出声,与那位元婴真君落了个先后。

    林千蓝收了御雷魔杖,看向急遁而来的另一人,是位女修,长得冰肌玉骨,着粉色衣衫,却是背着一把大剑。

    来人是程若衣。

    上次见到程若衣,还是在宗内清理裘家时,她的师父是主张清理门户派,参与了灭除裘家,程若衣与她师父站一边。

    那时程若衣刚结丹不久,四十年不见,程若衣已是金丹中期。林千蓝能结婴,是占了与冥尘结成了伴生契约的大利,而程若衣修的是正统剑道,靠的是苦修,修炼速度不可谓不快。

    “叭嗒!”林千蓝的眼角向发声处扫了扫,本来化成屋子大小的玄龟甲盾,没人操控化成原形落到了地上。

    钱骏不知是因为灵力用尽了还是其他的原因,坐到了地上,脸很红,还冒出了虚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