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二章 四个集齐
    程若衣刚站定,央罗宗的元婴修士便焦急道,“青若真人,是否请这位道友放了我家少宗主。”

    他看出地上的少宗主并没有死,但跟那只灰羽大鹏鸟一样,从身上往外冒绿丝。他不再小看这外表纤弱的须根一样的细藤了,看那只灰羽大鹏鸟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程若衣对林千蓝笑了下,站定后敛了敛神色问央罗宗的那位元婴修士,“混陵真君,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程若衣的问话,混陵真君心里不舒服,他可是元婴真君,程若衣一个金丹真人对他说话的语气没什么客气地成分,要不是少宗主……

    又碍于程若衣是虚天宗的长老,压下了那股不舒服,耐着性子再道,“少宗主的事急,还请这位真君为我家少宗主解了法术。”

    钱骏从林千蓝身后冒出头来,“林千目,不能给他解,他想杀我!”

    没了玄龟甲盾挡着,钱骏倒是会避害,怕混陵真君随手给他一下子,他在混陵真君说话时便躲到林千蓝身后。

    程若衣看了眼钱骏,“千蓝真君,他是……”

    “钱骏。”林千蓝没忽略了钱骏往他身后躲时,程若衣眼里一闪而过的诧异。再对照钱骏看到程若衣的表现,那就是两人之间有事。

    程若衣略带尴尬,她是听说过钱骏的大名的,伴着林千蓝侍君的名头。

    钱骏冒的虚汗更多,“是我……我是,我是落烟峰的钱骏……”

    林千蓝转头看了眼钱骏,她怎么不知道钱骏什么时候加入落烟峰了……

    被三人这般无视,混陵真君那边压不住气了,“青若真人,若是我们少宗主有个长短,央罗宗决不罢休!”

    对着混陵真君,钱骏倒是硬气,“什么不罢休!你们想抢我的虚空鉴,死了白死!还说我们欺人太甚,他们才欺人太甚,这里是虚天宗的地盘,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杀人。林千目,不能放过他们!”

    林千蓝问程若衣,“你与他们熟识?”

    程若衣道,“算不上熟识,央罗宗的人被安置到了我们惊剑峰。”又商量道,“千蓝真君,能给我个薄面,先放了这位少宗主?”

    远程传送阵的吸引力太大,各大势力的人一窝蜂的来了,又个个带队的都是元婴以上的大能,安排住的地方小了显得不尊重,大了吧,秀月峰根本安排不下,便安置到离秀月峰近的几个主峰的副峰上,包括惊剑峰。

    林千蓝猜到了些这两人与虚天宗的关联,程若衣的话只是确认了,她问钱骏,“你说呢?”

    受害人是钱骏,她要问问他的意见。要是钱骏不想放过,管他是什么央罗宗的少宗主,打杀她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而且,以她的意愿,她是想杀人灭口的。因为少宗主身上有她想要的东西——最后一块白玉印章。

    看少宗主对这块白玉印章的珍视,不用夺的,是拿不回来的。要不是在打斗中无意露出了白玉印章的一角,林千蓝还发现不了,因为白玉印章是挂在少宗主的法衣里面的。

    林千蓝手里有三块白玉印章,她对白玉印章太熟悉,只扫了一眼便确定了是最后一块朔轮印章。

    钱骏的运气,简直是了!给她带来的惊喜太大了!

    别说央罗宗的这两人想杀钱骏,她杀了两人有正当理由,就是她跟这位少宗凭白无故,她也要抢来白玉印章。

    在看到白玉印章后,她有了杀了两人的念头,之前只是想救出钱骏,因为元婴真君是不好杀的。

    她结了婴才深有体会,在仙京城能一举杀了车侯尚仪这位元婴修士是件多讨巧的事。

    先有司华烨给了车侯尚仪一剑,不止让重伤了车侯尚仪的身体,重伤的还有车侯尚仪的心境,后有她的御雷魔杖的出其不意,和比车侯尚仪实力强的腾二的襄助,才趁着车侯尚仪方寸大乱时杀了她。

    元婴修士要想逃,方法太多。

    她能杀了这位少宗主,但一旦少宗主死了,混陵真君见势不好便会逃走,以后她的麻烦会不断。

    要是少宗主没死,只是被控制住了,混陵真君作为少宗主的守护长老,必不敢逃。

    不是她盲目自信,她的雷元力进阶成紫色后,威力以及速度都是倍增。

    有了之前的交手,她对混陵真君的实力做到了心中有数,只要混陵真君不逃离,她有七分的胜算。

    有此考虑,她使出的十方丝萝,麻痹了混陵真君,上演了一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十方丝萝有吸食灵力的特性,所以才会被林千蓝选中。被十方丝萝缠住后,它会吸食所附着之物的灵力。

    绿丝是奈何不了元婴修士的,而且元婴修士也不会让绿丝近了身。

    但对付金丹期的少宗主还是行的,细弱的绿丝具有欺骗性,少宗主没太看上绿丝,等他觉察到绿丝在吸食他防御法宝上的灵力时,已是晚了,被绿丝破开了防御,让十方丝萝把种子种在了他的法衣里。

    要是程若衣再晚来一阵子,这两个口,可能就灭了,灭不了白玉印章也到手了。

    程若放这一插手,她的计划不好再往下进行,总不能灭了程若衣的口吧?

    钱骏给了她一个意外答案,“就按,就按青若真人说的办吧……”

    刚才还说不能放过,一转眼就改了主意,要说两人之间没有猫腻,林千蓝怎么都不会信。

    程若衣听了倒是面色镇定,早没了之前的尴尬之色。

    林千蓝别有深意地扫了眼虚汗冒个没完的钱骏,一念移走了少宗主身上十方丝萝,当然,趁机拿走了白玉印章。

    其实她在少宗主倒地后便停了催生十方丝萝,她是想用活的少宗主吊住混陵真君,让他不敢轻易逃走,死的可没用,不然少宗主撑不到这会。

    那只灰羽大鹏鸟就没这么好运了,已成了十方丝萝的养料。

    林千蓝回身抓过钱骏,一闪离开。程若衣既然插手,那剩下的事交给她好了。

    至于央罗宗的人什么时候发现丢了白玉印章,会不会想到是她拿走的,她并不怎么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