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四章 以人换物
    岳翊和肖子然怎没杀钱骏之心?

    倒不是为了争风吃醋,修为到了金丹层次,早脱离了这种凡俗心态。

    是为道侣,合,则在一起,不合则分,起了怨的为陌路,结了仇的会报仇。

    想杀钱骏是因为若不是钱骏,程若衣也不会中毒,不会陷入危险之中。

    其中自有些气不过。

    两人愿意同为程若衣的道侣,是起于情不错,但情之后便是欲,这边他们两个正牌道侣还在为谁先谁后僵持,那边杀出了个不知所谓的钱骏抢了先,没气吐血都是两人心境尚稳。

    没杀钱骏,还是因为程若衣。

    程若衣让钱骏进了峰,那就是不想计较钱骏的让她中毒的事,两人不能对钱骏下死手。

    再者,众所周知,钱骏是落烟峰千蓝真君的侍君,要杀他也轮不到他们两个,决定钱骏生死的,是千蓝真君。

    不能杀,但打一顿出气还是不为过的。

    林千蓝心里清楚,不让两人出出气,钱骏别想跟程若衣在一起。

    既然不杀钱骏了,两人也不会做出弄残钱骏的事,弄残的后果还不如直接杀了。

    林千蓝看了,就钱骏露在外面的伤,全在痛处,两人禁锢了钱骏的灵力,专挑人身上最疼的地方打,伤不严重,但疼。

    提到岳翊和肖子然两人,钱骏颇受打击,垂头丧气道,“林千目,我这就回落烟峰。”

    让林千蓝有了想动手揍他的冲动,“回去还做我的侍君?你都背叛我来找青若真人了,这勇气多可嘉,只被打了一顿就退缩了,你那会的勇气呢!你就这点勇气,偷偷来多好,现在弄得人人皆知,你回什么回?”

    钱骏来鸣剑峰找程若衣,报上的是落烟峰钱骏的名。一次没见着,连着来了好几天。

    他是忘了自己是位金丹真人,但鸣剑峰的弟子记得啊。他要是只报上名,不一定会有弟子把他跟落烟峰联系起来,他可倒好,自己说了出来,这样一来,谁猜不出他是哪位?

    第四天在鸣剑峰外等到了归来的程若衣,钱骏又是个不善于掩藏情绪的,欢喜地迎上前,即便旁人听不到他与程若衣说什么,但看他的表情表现就知道了。

    被林千蓝揍过不止一回,钱骏对要挨揍的警觉性很高,往后退了退,小心地说道,“青若真人不理我。”

    钱骏这样的也能结成丹,真是天理偏了,她结个丹多难,差点没被雷劈死。林千蓝压下对天道心怀的芥蒂,问道,“先不提程若衣理不理的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钱骏吞吐道,“我想对青若真人负责。”

    林千蓝可是清楚,程若衣是不得已让他进到了峰上,钱骏还真以为程若衣对他特别?

    这脑子进水了吧?“负责?负什么责?这话要是被青若真人听到,现在就把你扔到峰下你信不信?”

    林千蓝跟程若衣的关系,虽属怎么相处都不会很亲密的,但她却是了解程若衣,程若衣视双修为修炼的一部分,为此,还早早地拟定了双修名单,“你趁早熄了这个念头,让你负责?不如说让程若衣对你负责更能有理由赖在这里。”

    钱骏点头,“我也想让青若真人对我负责。”

    林千蓝神识一动,再问,“除了负责,还有呢?”

    钱骏没怎么想,说道,“我就想跟青若真人呆一起。”

    “你只说你喜不喜欢她吧。”

    钱骏脸上起了红晕,“喜欢……”

    林千蓝没再问他对程若衣是一见钟情呢,还是因欲生情。程若衣可是与龙章公子楚青悟齐名的凤衣仙子,对她一见钟情的人不知凡几,钱骏又跟她双修过了,不喜欢才奇怪。

    “你想做她的道侣吗?”

    钱骏点头,“我想,我想做她的道侣。”

    一个男子嘲讽的声音,“你倒是敢想。”

    三人走了进来。

    是程若衣和她的两位道侣。

    说话的是肖子然,人称翩然公子,细长的桃花眼带着不屑的怒意。

    另一位卓尔不群的,应是玉剑公子岳翊了。他只冷冷地扫了钱骏一眼。

    三人站在一起,没有一个在容貌气质上稍逊的。

    这一对比,容貌上,钱骏被甩了一条街。

    岳翊和肖子然再不喜钱骏,对林千蓝这位真君还是尊重的,他们与林千蓝没有交情,该有的礼没有省略。

    程若衣笑着打了招呼,“千蓝真君,不如私下谈谈?”

    正合林千蓝的意。

    钱骏见林千蓝和程若衣两人要把他跟岳翊和肖子然留在一起,一步跨到林千蓝后头。

    他是怕再挨打。

    肖子然嗤笑道,“看你这样子,我都提不起打你的兴致。”

    岳翊看都没看他,往左边走去。

    林千蓝对钱骏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

    钱骏这才不跟了。

    林千蓝跟着程若衣进了右边的一个房间。

    院子里只剩下钱骏和肖子然。

    “就你……”肖子然轻蔑地打量了下钱骏,“要是有点自知之明,赶紧地离开鸣剑峰。”

    钱骏怕挨打不错,但他有时会犯轴,“我不离开。”

    肖子然手上覆了层火焰,“我不信你不离开。”

    钱骏轴脾气上来就不容易下去,“再来打啊!我那是怕毁了鸣合阁才没怎么还手,你要是再动手,我也不客气。”说话间,他的手掌上覆了层冰。

    肖子然是识货的,钱骏的手上的冰一出,连他身边的灵气都有凝固的趋势。

    这冰不简单!

    在房间里的两人都看到了,程若衣大方地问道,“钱骏手上是?”

    林千蓝趁机给钱骏加码,“钱骏有少许凤凰血脉,机缘巧合得到了冰凤的冰焰传承。”

    要不是在蚩祖空间里没法结丹,林千蓝觉着钱骏都不一定想出来,他在蚩祖空间里混的是如鱼得水,比她的收获还多。

    单说他得了冰凤的传承就是件令人想不到的事,之后穆昶分析说,钱骏应是有少许的凤凰血脉,恰好是冰凤这一支,才会被认可。

    尽管因为钱骏的血脉太过遥远,得到的传承不全,却是得到冰凤最为核心的冰焰传承。

    这找谁说理去?穆昶说的对,傻人有傻福。

    程若衣笑了下,“千蓝真君身边的人都不凡。”

    林千蓝也笑道,“现在钱骏可不再是我身边的人了。程若衣,我喜欢有话直说,钱骏不是我的侍君,这个侍君名头是怎么来的,等以后让钱骏自己给你解释去。其实,不用我说,你也知道钱骏这个侍君是假的吧?”

    只要不做特别的遮掩,修为高的修士,很容易看出修为低自己一个大阶以上的修士的元阳元阴是否在,修为相差不大不容易看出来,但在双修时是能知道的。

    程若衣脸上没有羞赧之色,“我知道。后来钱骏也说了他是假侍君,还没说到原因。”

    林千蓝不紧不慢道,“钱骏虽是水木双灵根,但他有冰焰传承,冰焰对灵力的提纯作用不用我多说了,而且不光他自己能受益,跟他双修的道侣的灵力潜移默化下会更为纯净。正好,你是水灵根,能接受得了冰焰。”

    “你想让我接纳钱骏做我的道侣?”

    “就是这个意思。”

    程若衣道,“我跟师弟和子然已有了道侣之约,他们不会愿意再加上一个钱骏的。”

    林千蓝微微一笑,“我认识的程若衣,是个我行我素的。你与岳翊和肖子然结成道侣,是因为你修炼的功法需要火属性灵力的调和,当然,你与他们之间的情分还是有的。

    你跟钱骏,已是即成的事实,有了钱骏的冰焰提纯,于你的修炼更为有益。而且,我不相信,岳翊和肖子然的意见能左右你。”

    林千蓝自己不认同双修的首要出发点为修炼,但她不会认为程若衣的做法就是错的。大道还三千呢,具体到每个人,可以说每个人的道都不同。

    存在既合理。

    她不认同程若衣的某些观点,但欣赏她的行事风格,不拖泥带水,总能掌握主控权。

    程若衣当初说出要愿意就一起当她的道侣,不愿意退出的话,就把主控权掌握到了自己的手里。

    看方才程若衣与岳翊和肖子然三人进来时的情形,程若衣对两人是有感情在的。但她不会让感情左右自己的决断,也不会让感情影响自己的目标。

    从岳翊和肖子然都没另立峰头,而是住在鸣剑峰上就可知道,妥协的是岳翊和肖子然,他们也可以不妥协,要离开程若衣决不会挽留。

    现在,要加上一个钱骏了。不过,林千蓝倒是觉着性格不怎么独立的钱骏,跟着独立性特别强的程若衣是件互补的好事。

    程若衣想了下,“千蓝真君想让我做什么?”

    “要是你能接受钱骏,他做你的道侣,而不是侍君。你师父和万和真君那边你不用担心他们反对,我可以帮你搞定。”

    林千蓝不相信两位真君不给她这个宗门吉祥物一个面子。吉祥物不高兴了,跟宗门离心怎么办?修为不涨了更闹心,吉祥物不飞升他们怎么飞升?

    她跟师父想法不一样,她师父是从小被拘的太狠,很反感破局人的身份,她则乐得当个吉祥物,被宗门看重总比看轻好,她还能借这个身份为自己谋些福利。

    “我要是不接受呢?”

    “不接受就跟钱骏说个清楚,让他死了心。”

    程若衣没一口拒绝,“我考虑一下。”

    林千蓝只当她收下钱骏了,“钱骏归你,你从央罗宗的少宗主手里拿到一样东西。”

    程若衣不禁笑道,“你不怕我告诉钱骏,你拿他换了东西?”

    “谁让他担了个侍君的名?我拿他换东西是应该的。”林千蓝道,“这就是钱骏的优点了。你要跟他说了,他会很愿意,我要是拿他换的东西少了,他还会跟我急,嫌我不看重他。”

    “央罗宗少宗主的央罗印是你拿走的。”程若衣不是问,而是肯定。

    “是我。”央罗宗少宗主丢了央罗宗传宗之印的事,已传了出来,但因为央罗印是在虚天宗外丢的,找不到虚天宗的头上。

    这块朔轮印在央罗宗传了好几代了,若是算上少宗主,已是六代,说央罗印是宗主的象征,只有宗主才能御使,其他人得到也没有用。

    并提出重谢,有知其下落者,灵宝、异火或天材地宝,任选一样。

    混陵真君不是没有怀疑央罗印被林千蓝拿走了,但他没有真凭实据,在得知了林千蓝是谁后,没有冒然上门来问。

    不过,这样一来,央罗宗的人对她会有防备,她不好直接去取想要的东西。

    朔轮印章从表面上看,跟凡人所用的普通玉印章差不多,甚至没有灵力波动,所以除了充当药崖的那块印章,其他两块都没多被得到的人重视,至多觉着是件好东西,但怎么好的,看不出来。

    芷音说过,朔轮印章是流落到不同界面的,而实事是,她得到了三块,在同一个云琅界。世俗界也属云琅界,而不是另一个界面。

    不是芷音撒了谎,是她的记忆就是那样。

    翻天印的来历不凡。

    芷音后来的记忆里有蛇印合一,是因为翻天印同样是个神核。

    但不是寻弈原有的。

    神界的蛇神在与魔族大战中殒落了,而蛇神是界主的坐骑。

    蛇神在殒落后,它的神核却是完整地留了下来。

    戚浅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大人的崇敬之意是发自内心的,充满着无比的敬意。她是知道大人的坐骑殒落的事的,所以在妖澜界一看到那只幼生的腾蛇,马上欢喜地带到神界去了,送给了大人。

    因着神的许多事都不会让神侍知道,所以蓝曦在寻弈成长后,把神核融进了寻弈的体内,戚浅儿并不清楚。

    寻弈因此成了半神。

    在妖澜界一看到那只幼生的腾蛇,马上欢喜地带到神界去了,送给了大人。

    因着神的许多事都不会让神侍知道,所以蓝曦在寻弈成长后,把神核融进了寻弈的体内,戚浅儿并不清楚。

    寻弈因此成了半神。

    还有个原因是,那天他没带着少宗直接回来,而是去

    央罗印一向都是由少宗主一人保管,而少宗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