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八章 不过是个变态
    对付时而戏精附体的二师姐,林千蓝有面无表情这招,“我为什么要弄一只雪尾孔雀在身边?”

    雪尾孔雀,四阶妖兽,灵智一般,但做为灵宠够用了。

    妖兽妖修都属妖族,但二者之间的差别可说是天渊之别。

    人与猿猴是什么关系,同种族的妖修与妖兽就是什么关系。

    所以,雪尾孔雀虽有着孔雀种族的血脉,外形也没脱与神兽孔雀,但它只是低阶妖兽,与云琅界提到的妖修孔雀一族不是一回事。

    雪尾孔雀是拥有孔雀血脉的妖兽里,与神兽孔雀外形最为相似的种群,因尾羽多是雪白无杂色,得名雪尾孔雀。

    它的个头不是很大,成年的雪尾孔雀从头冠到尾端约三米多长。

    雪尾孔雀没有特殊的能力,成年后可与灵鹤般做代步灵兽。它的外形比灵鹤漂亮,性情各异。

    修士的性情也都各异,并不是都喜欢温顺的千篇一律的灵鹤,是以雪尾孔雀是深受修士喜受的灵宠之一,仅排在灵狐类妖兽之后。

    赫连秋有恶趣味是不错,但她不会触六师妹的底线,说道,“是只雪尾孔雀,没成年的,还是只少见的纯白色。我想说的是,拍下那只白孔雀的,是杨倾城。”她是知道夙无衣帮忙送杨倾城到乌柳城那段公案的。

    名为雪尾孔雀而不是雪羽,白羽,是因为雪尾孔雀除了尾羽外,其他的羽翼并不是白的,多以白黄、棕三色为主,有的还杂有烟以及灰蓝色。

    以人修的喜好,雪尾孔雀身上的的颜色越少越受人追捧,全身都是白羽的非常罕见。

    林千蓝明白了二师姐提到这事的缘故,“二师姐是想说夙无衣不会与杨倾城有什么瓜葛,不然杨倾城不会去买一只肖似夙无衣本体的雪尾孔雀。”有了正牌的在身边,谁会弄一只假的在身边?

    夙无衣住在落烟峰时,并没有掩饰他妖修的身份,一心想加入青梨真君门墙的杨倾城,自然不会没打听过夙无衣的事。

    赫连秋道,“本该六师妹做下的决定,我该只管赞成。不过,六师妹与夙无衣有着同心契约,承不承认他都是你的道侣。六师妹不如再重新考虑考虑。”

    林千蓝道,“我会的。”她不想说出夙无衣已解除了与她的同心契约的事。

    赫连秋听出了六师妹的敷衍,暗自叹了下。

    她没说的是,杨倾城看那只雪尾孔雀时的目光,有爱慕有心疼。杨倾城不会爱慕一只四阶的妖兽,杨倾城是透过那只雪尾孔雀看的夙无衣。

    她不意外杨倾城对夙无衣起了爱慕心。

    在六师妹闭关五年后,夙无衣又来过一回落烟峰,她问过夙无衣那件事,夙无衣说把杨倾城护送到乌柳城外就离开了,从夙无衣的话语中,她很确定,夙无衣对杨倾城没有起任何心思,甚至都没往那方面想过。

    六师妹明显不想在这事上多说,赫连秋只点到为止,说了另一件事,“六师妹,你猜石余镇的事是谁做下的?”

    石余镇属落烟峰的辖地,前段时间出了两件修士修为被废的事,石余镇的执事没能找出原凶,二师姐这次是去解决这事的。

    林千蓝问,“是谁?”

    “我觉着是那个侍君杀手做的。”

    林千蓝没听说过,“什么是侍君杀手?不说被废修为的是女修吗?”

    赫连秋抱着狐面蝠坐了下来,“是六师妹闭关时发生的事了,侍君杀手最早出现在十六年前,专废做过侍君的修士修为,到后来,连侍妾的修为也废了,但还是称他为侍君杀手。”

    十六年前,一个被毁了修为、全身脱光的男修,被扔在了一个小镇的城门外。

    有人认出,那个男修是本镇的修士,前几天刚筑基。

    男修的丹田被毁,打得遍体鳞伤,别说储物袋,身上衣物都给脱个精光,只在他身边放了个白绫,上面写了一段话,大意是,身为修士,却不知羞耻地与凡人为伍,做人家的侍君,这样的人,不配当修士,还是做凡人去吧。

    男修的记忆被人抹除,不记得许多事,包括他是被人掳走的。做下这事的人,只动了男修的记忆,没动他的神智,也因此,苏醒过来的男修在得到自己的丹田被毁后,痛苦万分。

    要只有这一个个例,只能说这个男修倒霉,遇到了仇家,但之后,不时地会有男修的修为被废,身上不着寸缕地被扔到男修的家乡或常驻地,身边放一个白绫。

    被废修为的男修都有个共通的特点,做过或正在做他人的侍君。

    原凶善后做得干净,一直没露出行迹,后来被人称为侍君杀手。

    过了几年,原凶自己嚣张起来,在不少的小镇投下玉简,说要是谁举报有做过侍君侍妾的,他会奖励举报人法宝灵丹。真有应者,私下里与原凶做了交易,弄得那几个小镇人心惶惶。

    更有甚者,有的修士受了原凶的蛊惑,竟公然认同侍君杀手的作为,说是侍君杀手是在整肃修真界,是让修士归于本分,应当予以拥护。

    饶是以林千蓝的心境,也被这个侍君杀手恶心地够呛,“什么整肃修真界,只不过是个变态而已。”

    林千蓝在初来修真界时,对侍君侍妾的理解有误,以为跟大周朝的妾相同,其实完全不是。

    要说相类比,修士的侍君侍妾相当于大周朝人娶的妻,只不过修真界娶的一方是男修也可能是女修。

    嫁,娶,本身就是不平等的,嫁的一方身家性命都在了娶的一方身上,所谓是生是谁家人,死是谁家人,说的就是凡人的妻。

    因凡人界是男尊女卑,所以嫁的一方都是女的,女的是男的所有物。

    从这点来看,侍君侍妾的身份比凡人妻的地位还要高点,因为侍君与侍妾与他们的主子之间,从根本上来说,是达成了一种契约,在契约期间,双方是从属关系,而不是所有关系。

    大周朝夫妻关系与修士主侍关系相同的是,二者都不是建立在感情上,而是利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