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九章 准备履责
    道侣,是为修道之侣,与凡人界的夫妻不是一个概念,道侣双方完全平等,且无需为对方负责,因为双方都是独立的个体,为对方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本心,而非义务。

    不否认有强迫或禁锢他人为侍君侍妾的,但普遍来说,做人家侍君侍妾都是出于自愿,他们或是为了得到庇护,或是为了得到更好的修炼资源,甘愿自降身份。

    收侍君侍妾的一方,有的是纯为双修,为了**;有的是为了得到后人,收些修为低的,或干脆收凡人做侍君侍妾,生育的机率要大的多,毕竟修士修为越高越不易留下后代。

    既各有目的,主侍双方便各有义务,侍的一方尽侍的本分,主的一方给予侍应得的东西,比如庇护,比如修炼所需。所以说,主侍关系如同凡人界的夫妻,不同的是,侍自愿为侍时,一般都会定个期限。

    林千蓝要求程若衣与钱骏结为道侣,是基于道侣双方地位的平等,不然会受岳翊和肖子然的气,于钱骏的道心修炼不利。

    其实,除了地位平等这条,她倒觉着钱骏成为程若衣的侍君更好,成了程若衣的侍君,双方立了誓,程若衣就有义务护钱骏的周全。

    当年司华烨自请成为林洛冰的侍君,在众人口中,褒贬不一,但他的修为实力在那里放着,并没怎么被人看轻。修真界从来看的都是实力,而不是身份。

    侍君侍妾用自降身份的方式,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双方是契约关系,且与他人无关。

    这个所谓侍君杀手,打着清理侍君侍妾的旗号,废人修为,欺侮对方身体,明显的心理变态。

    在修真界,修士的身体轻易不外露,倒不是凡人的贞洁的原因,而是为着自己安危着想。

    除了体修,修士的肉身相对弱一点,肉身毁了,除了夺舍,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为了保护肉身,谁不是天天身着法衣,防御法宝一层又一层?

    肉身跟修士的丹田神魂一样,属个人**。而且,修士以实力为尊,以弱小为耻,这样被人脱光了扔在大众视野里,全无**可言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让其沦落到弱者的地位,是哪个修士都无法接受的。

    因此上,被侍君杀手废了修为的修士,多数都自行了断了。侍君杀手对此还发表过一个言论,说他可没杀人,是那些人对自己做侍君的行为感到羞愧,自己选择死,跟他无关。

    赫连秋也是一脸的厌恶,“谁说不是?只敢找没有根基的修士的麻烦,说白了,只捡能欺负的欺负。被废修为的,没一个是做过大能的侍君侍妾的。人家做侍君侍妾,管他什么事?”

    林千蓝简直要怀疑这还是不是云琅界了,怎么这种变态还能逍遥十多年?

    赫连秋为她解惑,“侍君杀手专挑散修所在的小城镇下手,不招惹各方势力,也不招惹大能们。”却是不屑,“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东西!竟被有的人捧成了什么肃清修真界的道君。什么玩意!”

    这是侍君杀手的聪明处,只挑能惹得起的人下手,他这是利用了天道因果,只要他不去招惹大能们,不被人当场抓住,各势力、各大能们便不能主动去打杀他。

    邪修人人喊打,修真界对邪修的定义,其中之一便是为了修炼不择手段地伤害他人。

    认定一个人是否是邪修,不是随便说谁是就是的,修真界是有共识的,像是以采补的方式修炼,就是邪修,杀人取魂修炼,也是邪修。

    而这个侍君杀手,毁人修为不是为了修炼,也没有直接把人杀了,被毁了修为的人除了不再能修炼外,都能做回凡人度过余生。

    这给修真界出了个难题,无法意见统一地把侍君杀手定义为邪修。

    再加上修真界每年死的修士多了,谁都无法预料下一刻死的人会不会是自己。因此,一年有五六个低阶修士被人废了修为,没能在修真界引起多大的风浪。

    这是侍君杀手张狂了十多年的原因。

    只是这回,侍君杀手张狂地过界了,石余镇属于虚天宗的地盘。

    ※※※※

    两个练气期女修被毁了修为的事不大,赫连秋却查到了大的牵扯,不是她一个金丹真人能解决的,便上报到了宗门执法殿。

    林千蓝有个执法殿长老的头衔,还从没履行过职务,正好知道了这事,便接下了这个任务,倒要看看这个修士中的变态是何许人物。

    执法殿长老,等于是虚天宗辖地的捕快了,级别最高的那种。

    要比作异世的警察也行。

    现在算不算圆了她在异世的警察梦?谁让她那时只当了两天户籍警就挂了呢。

    林千蓝前脚到了执法殿接任务,后脚殷青梨就到了。

    原本,因为师父跟寒远真君一直不对付,林千蓝没把她做了执法殿长老的事告诉师父,也是因为这是一件不重要的小事,估计寒远真君也是这么想的,是以殷青梨不知道。

    这一下,殷青梨知道了。

    对于林千蓝不务正业地做了寒远真君的手下,殷青梨发了顿脾气,但他不是向林千蓝,自家六弟子哪哪都好,没有错,错的是楚寒远。

    殷青梨连寒远真君都不叫了,往殿上一坐,“楚寒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想把千蓝弄到你们楚家去,做梦吧!”

    本来他与楚寒远是一个辈份,但因楚寒远早早结了丹结了婴,早早有了后人,还给儿子起了个青字辈的名,生生拉高了辈份。

    这又是殷青梨不喜楚寒远的一个原因。

    楚寒远八方不动地坐在殿上,“是楚家的跑不了,不是楚家的,我想弄到楚家也没办法。”

    “你们楚家拿执法殿殿主当回事,那就在你们姓楚的中间挑人做去,少打千蓝的主意!”

    林千蓝一旁讶然,寒远真君竟有让她接任执法殿殿主的想法?

    “青梨,你是否误会了?执法殿殿主又不是只能姓楚的做,有能力者居之,若是青梨有兴趣,我也可以让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