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章 无赖的精髓
    当林千蓝以为两人会就这事吵下去时,两人口风一变。

    殷青梨道,“千凝露,桫椤木,月华珠,九寒陨铁……”

    楚寒远沉吟了会,“九寒陨铁没有,有一份四栾木,千凝露半瓶,月华珠……”

    “四栾木一份太少,九转朱果,极品灵石五十块……”

    楚寒远呵呵。

    殷青梨也呵呵。

    两人目光相接了好一阵子,才各自移开。

    在她眼皮子底下发生了什么事?林千蓝不是很明白。

    殷青梨的目光转到了林千蓝身上,“你既然想去便去吧。”

    楚寒远也道,“我与郤山子有少许的交情,此人风评一向不错,不大像是他所为,你需多堪察一番再下定论。”

    有一点林千蓝非常明白,师父与上司,两人对一堆的天材地宝讨价还价后,达成了协议,大出血的是上司,得了财的是师父。

    她暗中传音问,“师父,你是拿什么换的?”

    殷青梨一脸的严肃,回传给她的是柔和的语气,“若是你愿意做执法殿殿主,我不会阻拦。”

    林千蓝忙回传澄清,“师父,我不会做执法殿殿主的。”偶尔客串一下捕快行,要让她天天陷入各类事务中,她会抓狂的。

    “我知道你志不在此。你连峰头都不愿另立,怎会做殿主?过几天楚寒远把东西拿来了,我先帮收你着。”

    知弟子莫若师父啊!“那师父你还答应——”不用师父答了,林千蓝真明白了,师父就是知道她不会答应楚寒远,才会用这个空头承诺换了一堆的好东西,嗯,是帮她换来了一堆好东西。

    师父是捞偏财的好手啊!

    忽收到寒远真君的传音,“你是云河叔祖的后人,楚家的东西你也该得一份。”

    寒远真君也不是好糊弄的……

    又听寒远真君无奈道,“就是你这师父无赖得难缠,你可不要学他。”

    以林千蓝的想法,她想学,只担心学不到无赖的精髓。

    不过,她收紧了口风,没两边说穿,不管师父和上司怎么斗法,反正得利的是她。

    她赶紧着去按程序接下了任务,辞别了看样子还会再斗法下去的两人,赶往石余镇。

    林千蓝走后,楚寒远和殷青梨两人静了下来,好一会后,楚寒远道,“千蓝对侍君杀手此人如此反感,或说明她对她的父亲尚有期翼。让司华烨走吧。”

    司华烨名义上是林洛冰的侍君,这点再不可能改变。

    殷青梨哼了声,“千蓝是介于洛冰的遗言。”

    六弟子什么都没瞒他,把从琉瑛界找到的洛冰的遗物拿给他看了。他懂得六弟子的用意,是让他不要再沉湎于对洛冰的思忆中。

    在发现六弟子是洛冰的亲女时,他已知洛冰所爱之人不是他。即便如此,他仍是忘不了,也不愿忘。

    “既是洛冰有遗言,禁了司华烨四十年,足够了。”

    殷青梨道,“你当我一无所知?司华烨此时在思过崖,仅在宗狱里呆了不足一月。”

    楚寒远笑道,“难道你没默认?洛冰选定的人,不能对他太过了。”

    殷青梨连白眼都欠奉给楚寒远,“虚伪。当初是谁说把司华烨关到宗狱的?恶人是你,好人也是你。”起身离开了。

    楚寒远摇头笑笑,也转眼隐没了身形。

    ※※※※

    石余镇的驻地执事是林千蓝的一个故人,当年杂事堂的管事徐文。

    徐文自觉结丹无望,便自请出宗,做了落烟峰属地的一位驻地执事,已在石余镇娶了凡人为妻,且已得了两个子女。

    见到了林千蓝,徐文一揖到底,“本该早向真君当面致谢,多谢真君提携。”

    筑基修士自请出宗有两种方式,一是交出身份牌,不再是虚天宗弟子,出宗后自谋出路。

    再一种是成为驻外的执事,还属宗门的一份子,受宗门的庇护,既能成家立业,还会得到宗门付给的报酬。

    不用多想,没有几个不想选成为执事的。执事位是狼多肉少,有的修士为了等一个执事位,在宗门会空耗数年,甚至有等不及便寿尽的。

    徐文的人脉一般,不然不会在杂事堂做管事一做经年了。

    当年林千蓝被师父打发到灵兽园,看到灵兽园管事徐正面熟,一问,跟被她发了好人卡的徐文是堂兄弟,便让徐正转给徐文一个传讯符,说若有事可来找她。

    他是做上石余镇的执事,便是林千蓝帮的他。

    林千蓝受了他礼,尽管她帮徐文是为了还他的人情。但她如今已是元婴长老,与徐文的地位有着不小的差异,若是推辞,反倒会让徐文忐忑。

    等徐文致谢毕,林千蓝问起了正事,“两位女修的尸首可还在?”

    两个修为被废的女修一个是没能苏醒过来,一个是悲愤交加,自绝身亡。

    “都在。”

    徐文早有准备,从一个储物袋里移出两个冰棺来,两个冰棺里各有两个裸身女子,俱都是伤痕累累,面目全非。

    林千蓝更能确定原凶是个心理扭曲的人,如果他的物种还属人的话。

    二师姐查验过两女,说两女的发间有很淡的十曲桑的气味。

    普通的灵桑木种在别处是为灵桑木,种在郤山一带被称为十曲桑,桑叶中带有一股独特的气味。

    两女身上有十曲桑的气味,单凭这点不能武断地说原凶行凶地在郤山,但郤山独有的十曲桑是个重要的线索。

    更兼一点,两女在二十多年前离开石余镇,去往了一个城镇,做了一位金丹真人的侍妾,在五年多前,那位金丹真人殒落,两女都没有回来。

    而那个小镇离郤山不算远。

    林千蓝仔细察看过两女的尸首,很明显,两女都是自杀,以匕首刺入心脏而亡,可见两女必死的决心。

    两女为什么会自杀,是因为这样活下去没有任何未来。

    两女在死之前都已筑基,年龄俱在七十多岁,这样的年龄,对于寿命有三百岁的筑基修士来说,正当盛年,还有二百多年的时间用来结丹。

    可两女丹田被毁,重新被打回了凡人,不多久,等她们肉身内的灵气完全散去,会变成一个耄耋老妇,比一直为凡人的老人还要苍老几分,寿命将不久。

    她们在这种状态下,行动迟缓,怕是连小镇都出不去,得到逆天机缘恢复修为的机率为零。

    两人宁愿死于年轻状态,也不愿苟延残喘地多活个一两年。

    原凶不杀她们,就是要让她们在绝望中苟活。

    把两女尸首放回冰棺内,重新封好。

    “真君,这里是以往被废修为修士的记录。”徐文递上一个玉简,面有愧色,“里面只记录了二十三位,其他人的资料尚没有回馈。”

    林千蓝道,“已属难得了。”

    十多年来,被废修为的都是散修,因不关乎自家宗门,各宗门或有人知道此事,但仅限于知道,并无记录。

    那些散修城镇各自为政,且与虚天宗没有从属关系,徐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找到二十三份记录,已属不易。

    徐文带着冰棺出去,林千蓝着徐文收集来的资料。

    看完之后,林千蓝做出了与赫连秋同样的判断,废了石余镇两女修为的是那个侍君杀手。

    此人选的都是小城镇,还都是散修者城池。

    散修虽有散修联盟,但散修联盟的管理非常的松散,除了几个直接隶属于散修联盟的城池外,其他的城池基本都是各自独立的,城主都是各城自行决定。

    更有许多小的城镇,都没有加入散修联盟,是各城镇自治。有的是属于修仙家族,有的是一个或几个散修共同治理。

    这些城镇的共同特点是,城主或镇主的修为都不高,一般都是筑基修士。

    侍君杀手能逍遥十六年,是因为他选择的都是出身于这些小城镇的修士,八大宗门所辖的城镇一个都没碰。

    不光是八大宗门,其他大一点宗门所在地的城池,他也没有招惹过。

    石余镇两女之前所在的城镇也属这类。

    不是原凶事先对两女的调查出了差错,就是有什么事刺激了原凶,让他没空再去选另两个符合他标准的目标,冒着得罪虚天宗的风险,对两女动了手。

    郤山子……

    郤山一带是一位元婴修士的洞府所在,这位真君在此地结府了数百年,很得周围凡人修士的敬重,人称郤山子。

    赫连秋查到了十曲桑,又查到了原凶所留下的白绫也为郤山癸蚕蚕丝所织而成。因郤山子是位元婴修士,赫连秋没有贸然去郤山一带查访,便上报到了宗门执法殿。

    在石余镇找不到更多的线索,林千蓝没多做停留,次日离开去了郤山。

    ※※※※

    汾平城是个散修城镇,隶属于散修联盟,城主是如梦真人。

    这天,汾平城发生了件大事,如梦真人被人从城主府内抓走,抓走如梦真人的是散修联盟的执法长老。

    抓如梦真人的原因让汾平城的城民很是想不到。

    “如梦真人是侍君杀手!”

    “联盟的人不会弄错吧?如梦真人是我见过的最为和善的真人,怎么会……”

    “和善?呵,和善会修炼邪法?没看到这位如梦真人的老底都被揭了,被带走时成了一个老媪。”

    汾平城的人都知道,如梦真人的面相如十**的少女,虽不是以貌美闻名,但也是十分的悦目。

    “抓得好!”有人拍后称快,“用抽出他人的精血炼制复容丹,这如梦该死!”

    “呸!十年前,我友人被废了丹田后,求到了城主府,这如梦还假惺惺地说她会彻查到底。啊呸!就是她自己做下的事,还彻查!彻查个毛!”

    有人想不透,“她抽人精血炼制复容丹便也罢了,为什么故弄玄虚,做什么侍君杀手?还鼓动他人跟她一样所为?”

    “能有什么,不就是为了逃避天道因果么?她若是无缘无故地抽取他人精血,到头来是逃不过天道的。她鼓吹的为了肃清修真界的大义而废人丹田,若得到多人自发的拥护,便有可能瞒过天道。”

    问话的听得更蒙了,“照这么说,邪修都随便编个理由,只要有人相信那是大义,那就不怕遭受天道制经了。”

    有人知道内情,“不然。如梦真人是自己深信自己废人丹田的做法是对的,才会有瞒过天道的可能。你们可知,如梦真人曾是郤山真君的徒弟,却是在两百多年前被逐出了师门。”

    是个劲爆的消息,一下围过来一圈的人,他们都知道郤山真君,因深受郤山一带凡人修士的崇敬,被尊称为郤山子。“为何?”

    知内情者捻了下一边的八字胡,“如梦真人三番两次自求为郤山真君的道侣,皆被郤山真君拒绝。

    如梦真人把师父不同意的原因归为郤山真君有侍妾,在一次郤山真君闭关时,把他的那位侍妾杀了。后来被郤山真君知道了真相,把如梦真人逐出了师门。”

    “呸!什么玩意!想**师父!郤山真君应该把她杀了,清理门户!”

    在修真界,若是有着师徒虚名的挂名弟子与师父结成道侣,只要两人解了师徒虚名,最多受人指点,说几句两人不严谨之类话,也就过去了。

    但是师父与亲传弟子,等同于亲生父母与子女,绝不可**结成道侣,做出此种行径的,如邪修般人人喊打。

    人修首先得是个人,是人就要遵从人伦。人修一向以没有人伦这个理由看低妖修,若是人修自己都做不到,哪有脸看不起妖修去?

    是以,罔顾人伦者,人人喊打。

    “你是说,因为这事,如梦真人恨上了所有的侍君侍妾?那她被逐出了两百多年,为什么十多年前才开始废人修为解气?”

    “哎,这还不好理解?十多年前她需要服复容丹了呗,正巧拿那些人的精血炼制复容丹,还能解气。我说呢,她为什么把人划得遍地是伤,血流大半,原来是为了掩盖那些人被抽取了精血的痕迹。”

    不仅是汾平城,如梦真人的事在许多的城镇都传开来。

    而此时,林千蓝再到了琉瑛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