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二章 并界的影响
    “腾二,你有没有觉着哪里有不妥的地方?”

    “不妥?”腾二止住笑声,身子这边扭扭,那边扭扭,身子盘成了一团,又散开来,“没有不妥啊。老大,你说的是哪里?”

    这是不记得了?“你吞了那半滴神血。”

    看到小白蛇在睡着期间,胖了一圈的身体一点点地瘦回来,可知神血被吸收进了小白蛇的身体里。神血里自然含有元力,但神血是蓝曦的,是以林千蓝有所担心。

    新版小白蛇跟腾二以前灵体的样子差的是头顶的两个突起,两只蓝汪汪的大眼简直一模一样,听了林千蓝的话,腾二两只大蓝眼汪到了正圆的程度,“真的啊!我把芷音给吃了!”

    这话说的也没什么毛病,“你仔细察看下,看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

    腾二半天从它把芷音吃了的事实上回过神来,倒没自觉吃的东西不对,听从林千蓝仔细察看了一番,兴奋地乱摇乱扭,“老大,我又是神兽了!我的新身体里都是元力!我在哪都是神兽!”

    林千蓝不是很能理解神兽后裔对于神兽血脉纯度的执着心,裴禄是,腾二也是,但不理解会尊重腾二的执着,“恭喜了,腾二。”

    腾二煽情了一回,“老大,幸好我遇到了你,不然就没有我了。老大,我……”还没煽情完,发现了不对,“咦!老大,我们不在落烟峰了?怎么看着外面很熟悉很熟悉……啊?是朔轮界!老大,你找到朔轮印章了?”

    “找到了。”林千蓝把怎么找到朔轮印章的事告诉了腾二,包括后续的事。

    程若衣如约把东俟煌的一滴精血给了她,尽管她好奇程若衣是怎么做到的,但涉及到程若衣的**,她把好奇心给压了下来。

    一得到东俟煌的精血,她就着手解除朔轮印章上的契约。

    东俟家族本来是无法在朔轮印章上打上血脉印记的,只因为东俟家族的一位修士在失去肉身后,机缘巧合下与朔轮印章里的那缕寻弈神魂融合了,成为了朔轮印章的器灵,得到了许我与翻天印相关的记忆。

    他生前是东俟家的人,让自己与东俟家绑在一起,总比与其他人绑在一起更有利,于是指点着东俟家的人在朔轮印章上打上了东俟家的血脉印记。

    想解除血脉印记,需布下一个反融血阵。当林千蓝布下阵,唤出幽冥阴火,朔轮印章里的器灵才慌了神,先是威胁,说若是抹除他的神智他就毁朔轮印章。

    林千蓝哪里怕它的威胁,要是原装的寻迹的神魂,真可能一念毁了,但它这个半真半假的器灵是毁不了这块四分之一的神器的。

    见威胁不管用,器灵改为求合作,说是他愿意与她签订契约,并主动说出了翻天印的几个秘密。

    与器灵签订契约的好处,对林千蓝来说,等于无。

    央罗宗愿意以一件灵宝来重谢归还央罗印章,即朔轮印章之人,是因为这个半真半假的器灵虽不能独自打开通往朔轮界的通道,但他能在外界称为朔轮秘境的朔轮界开放时,让东俟家的子弟不用持有朔轮令牌进到朔轮界内。

    东俟家在央罗宗的独大,跟拥有这个秘密资源不无关系。

    但林千蓝有其他三块白玉印章,四印合一,她便能进入朔轮界内,用不着这个器灵,她也不会相信一个不得不一时屈从她的器灵的话。

    她照放幽冥阴火,抹除了器灵,解除东俟家的血脉印记。

    腾二抓的重点总是偏的,“我是我晚点再回炉就好了,那我就能帮老大把那个混混真君和那个东边的太子全杀了,老大就不用用钱侍君跟人换一滴血了。”

    林千蓝问道,“翻天印可是你的法宝,你不怨我把朔轮界并入琉瑛界?”

    “老大怎么忘了,我是腾二,不是寻弈了。翻天印以前是寻弈的,被老大得了就是老大的,老大想怎么用怎么用。对了,老大,为什么不自己留下朔轮界?老大不是早想有个有山有水的芥子空间吗?”

    见腾二对她做下的决定没有任何质疑,林千蓝弯起了唇角,用手指点了点腾二的头顶,不再是摸着凉气的感觉,指腹下能清楚地感知了一片片六面形的鳞片,凉滑有棱,解释道,“是因为啻玄不会让我们带走朔轮界的……”

    从啻玄的口风中可知,寻弈的肉身在啻玄的手上,所以他能说出只要腾二愿意回归神界,他能让腾二很快回归肉身的承诺来。

    翻天印是寻弈的神核,同样是血脉和神魂双重契约,翻天印没凑齐之前,不是完整的神核,啻玄或不能借用寻弈的血脉之力对翻天印做什么操作,若是翻天印四印合一,啻玄必能做些操作。

    是她对浮音簪操控力的翻版。

    此翻天印并非是殒落蛇神原装的,而是融合了寻弈自己的元珠,成为了半神寻弈自己的神核,寻弈对翻天印有着完全的掌控权。

    腾二现在的新身体跟寻弈的血脉没有关联,它能操控翻天印,但不是仅有它能操控。

    从窥到了啻玄想让她回归神界的真正目的后,林千蓝重新再有了头顶悬利剑的紧迫感。

    与她刚恢复乔芸的记忆时的生出了紧迫感不同,她并没因此有惧意,也没有诸如为什么让她遇到这种种遭心事之类的怨气,她按照她的计划,一步步地进行着。

    钱骏升级成功了虚空鉴,给她计划的成功再加一个砝码。

    得到第四块白玉印章在她的计划外,但对她的计划影响不大,只是可惜不能把朔轮界收入囊中了。

    既然不能独有,林千蓝也没毁了朔轮界的想法。

    本来,翻天印四印合一后,把翻天印融进琥珀石内,就可修复琥珀界,不说修复完好,但自由出入没有问。

    因朔轮界没有琥珀界的等级高,朔轮界会并入琥珀界内。

    琥珀界修复了,会被浮音簪收回,林千蓝得到的何止是个芥子空间?她得到的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可以说,她是琥珀界之主,其诱惑比成为神界界主还大!

    既能生活在俗世中,享受着作为人的喜怒哀乐,又拥有一方世界,何等的逍遥!

    更好的是,她修炼元力需要元气,可从琥珀界元兽的元珠内获取,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

    腾二问,“老大,为什么不要哩?”

    “浮音簪受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失去了琥珀界,琥珀界回归,等于修复了浮音簪。”

    “修复了是好事啊,有了琥珀界,老大想要多少灵石就有多少灵石。”

    腾二回了次炉也没能改变它财迷的倾向。

    林千道道,“浮音簪恢复了并不是好事,浮音簪重新有了破界之能,就给了戚浅儿把浮音簪招回的机会。啻玄那边也是,万一浮音簪被他召回了,我的命也留不到五百年后了。”

    她有浮音簪在手,啻玄不敢对她做的太过分。要是浮音簪被啻玄得了,便打破了她、戚浅儿、啻玄三方此时相互制约的平衡。

    只要她在下界,啻玄总能相办法取她的命,而戚浅儿那边,不能利用浮音簪把她的神魂也弄成浑噩状态,最后的赢家是啻玄。

    啻玄是答应过给她五百年考虑的时间,但没有说如果改了主意他会怎样。即便说了,他也不会怎样,他是冥神,要是能死,他也不会费事让蓝曦成为界主了。

    要是戚浅儿得了浮音簪,她的结局一样,不仅不会再保她活着,会比啻玄更想让她死,还会要她死得魂飞魄散。

    所以,她不能让浮音簪修复了,现在的状态正好,她既有浮音宫好用,又不用担心会被那两人收走。

    “老大,不修复琥珀界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用朔轮界修复琥珀界?”

    林千蓝道,“因为你老大心地良善,想做一个救世主。”

    ※※※※

    琥珀界。

    琥珀界跟几百年大不相同。

    几百年前,突然有一天,天上出现了云彩,这云是白色的,跟有的典籍里所说的会下雨的白云极为相似。

    开始是几朵,后来变成了几十朵,几百朵。

    有一天,天上下起了雨。

    身在琥珀城外的修士忙撑起了各种防御,有来不及的,被雨水淋着了。

    正当他们心生绝望时,却是发现雨水没有的身体带来任何损害,落到嘴里的雨水还有股特别的甜味。

    这雨水,跟红蚀雪完全不同!

    有大胆的,把自己身上的防御全收了,在雨水里淋了个透,没事!

    是典籍中记载的雨水!

    有云有雨,就可能会有雷,有雷就有可能有天劫,那他们有望飞升了!

    有雨水落下的好处不止是给琥珀界的众修士有了飞升的希望,雨水滋润下,空气里所含的腐蚀之气越来越少,十年后,在野外过夜已不再是送命的事了。

    又过了五十年,琥珀界的修士不再只能住在琥珀城以及其他几个聚居地,除了少数几处地方外,琥珀界大部分地方的空气里都不再有腐蚀之气,修士真正有了来去自由。

    有了雨水,树木变得更为茂盛,并有许多变异成了灵草灵植。沙漠变得桑田的地方不是一处两处,凡人的生活也得到极大的改善。

    能住人的地方在一年年扩大,沙漠在一年年地往后退。

    更让修士惊喜的是,在云朵出现的两百年后,琥珀界出现了妖兽,妖兽体内的妖丹所含的不是元灵气,而是灵气。

    虽然几百年过去,仍没有雷劫,但琥珀界变得已与外面修士所描述的上界修真界的景况相差不多,他们没有失去希望。

    他们不用每天把时间花费在打元兽获取元珠上,有时间享受生活乐趣,就是不能再进入上界修真界,他们也没枉活了三百年。

    这天,琥珀城毫无预兆地出现了空间震荡。

    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匆匆进了城主府,在院内找到城主,“邱城主!不止是琥珀城,其他地方都是,空间裂缝更多了!”

    邱城主放下手里的虚空鉴,脸上泛起了笑容,“是多了。在方才半个时辰内,琥珀城上空多了一十三道空间裂缝。常都统,终让我们等到了。

    根据钱骏前辈留下的典籍,说是裂缝一旦增多,便是此方世界空间壁垒破开之日,会打开通往上界修真界的通道也未可知。看这一十三道裂缝内逸出的都是灵气,离钱骏前辈的预言不远了。”

    常都统赞道,“钱骏前辈有大略!”

    邱城主道,“传城主令下去,所有城民不得靠近裂缝。”有的空间裂缝有数丈大小,怕有人会以身犯险,想从裂缝进入上界修真界。

    “我这就传令下去。”常都统方转身,再被邱城主叫住,“不用强求,只说不听令者,后果自负。”

    常都统颇为感慨,“那些人想自己找死,也没办法。”

    琥珀界发生了大变,琥珀城对城民的约束力越来越少,城主的威望下降到了最低,更不用说他们这些都统千目了。

    好处是修士活得更自在,坏处是修士因争斗死的人数比以往与元兽打斗死的还多。

    没有天道因果,修士出尔反而的事是家常便饭,以往有环境约束,不得不遵守琥珀界的规则,现在,怎么利己怎么来。

    ※※※※

    继地动山摇一个月后,再一次的地动山摇,大周朝诸国民众的惶恐更甚,对大周朝当朝天子祭天的作用产生了怀疑,更有少数知情者,散出了当世有仙师的传言,说是这两次的地动山摇可能是仙师施放仙法造成的。

    传言如水入沸油,大周朝等诸国社会都动荡起来。

    民众知道了,之所以仙师不公开收徒,是因为天家不让。

    大周朝虽有等级之分,有士农工商地位的不同,有天地君臣师的尊卑礼教,但不是所有的民众都能被奴化得了的,特别是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民众里没多少真傻子。

    为什么天家不让他们知道仙师的事?是因为天家怕他们的子女被仙师收为弟子后,会了仙法,就会违抗天家的命令。

    能成为人上人,谁愿意活得苦哈哈,对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低头哈腰,一个不好便受他们的欺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