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三章 琥珀大陆
    成为仙师是他们成为人上人的机会,而天家和那些矜贵把他们的机会给剥夺了。

    天家和矜贵们背后有仙师,民众本是不敢有意见的,但听说仙师是不能无缘无故的杀凡人的,民众们又敢了,大周朝诸国都有民众请愿,可皇权哪容愚民们置喙,朝庭用了镇压的手段。

    天家和矜贵的血腥镇压,激怒了民众,请愿变成了起义,慌神的变成了天家,朝庭一时应接不暇。

    再次的地动山摇是琥珀界并入到了琉瑛界内。

    林千蓝说她是想做救世主,是忽悠腾二的,而事实上她是救了不少人,琥珀界里成千上万的人。

    她取巧进入上界的计划已进入倒计时,成了,她进入上界,不成,她则不是魂飞魄散,便是到神界做一个没有生气的界主。

    浮音簪不能修复,就不能让它收取琥珀界。

    琥珀界是界面的雏形,不是真正的界面,所以没有天道轮回。它与浮音簪并没有断了联系,不然浮音簪不会从琥珀界穿过找到浮音宫了。

    浮音簪不是去找芷音的,找的而是琥珀石,因琥珀石损毁的太严重,浮音簪本身也是受了损的,没能收取成功地把琥珀界重新纳入簪内。

    无论她是哪种结局,琥珀界再没可能被收进浮音簪内,琥珀界脱不了在虚空中崩塌,或是撞到某个界面上两种结果,琥珀界内的人生存下来的可能性很低。

    造成琥珀界这两种结果,与林千蓝多少沾点关系,不说她会因此背负多少因果,只说她曾在琥珀界内呆了十一年,也不忍心琥珀界内生灵涂炭。

    她在得到朔轮印章后,心里就生出了把琥珀界和朔轮界两界合一后,把它们从虚空中拖曳出来的打算。

    只是,她那会想的是把两界并入云琅界。

    在找出侍君杀手其人后,她改了主意,把两界并入到了琉瑛界。

    琥珀界时间流速跟朔轮界和琉瑛界都不同,在与朔轮界合一后一直没能显现出来。

    琉瑛界面是完整界面,琥珀界这个非完整界面的时间流速会向琉瑛界靠拢,因此,琥珀界比朔轮界晚了一个多月才从虚空中显现。

    朔轮界和琥珀界是界面合二为一,在并入到琉瑛界后,两块陆地相距是有一段距离的,林千蓝本想上到琥珀界——现在应该叫琥珀大陆上,但看到琥珀大陆的上空迅速汇聚起了劫云,她自然不会去找雷劈。

    琥珀界里没有劫雷,修士的最高修为是筑基大圆满。林千蓝蹙了下眉头,“不应该这样。修士感应到雷劫到应劫,该有一段时日的。”她是个例外。

    思索间,琥珀大陆上空的雷已落下。同时落下的雷光不止一道,粗略一看,至少数千道。

    “不像是劫雷。”林千蓝自语道,一会恍悟,“是天罚啊。”

    琥珀界没有天道因果,修士的誓言上达不到天道,没有制约,等于是句空话。

    琉瑛界有天道因果,琥珀界并入后,琉瑛界的天道因果过续到了琥珀界,以前修士所发下的誓言上达到了天道,背弃过誓约的修士都受到了天罚。

    林千蓝对此没什么好评述的,谁作下的孽谁受,这才叫公平。

    雷罚下的琥珀城内,惨叫声声,惨相到处可见。

    当空间裂缝越来多,多到连成片后,亮光一闪一灭后,空间裂缝全部消失了。

    有的修士五识较为灵敏,发现出了不同,飞到了高空,看到了极目处有无边的海域,知道他们不在琥珀界了,欣喜若狂。

    没给他们多少欣喜机会,烟云压顶,雷光落了下来,当场劈死好多人。

    这天,是要灭了他们琥珀界的人!欣喜变成了惊恐。

    城内的修士往城内逃去,却是发现,城外的修士被雷劈死的更多。

    在雷光落下前,不少机警的修士除了身上有自动防御功能的法衣和防御法宝外,另启动了防御法宝、防御灵符等,有的还快速布下了防护阵法。

    但没用,有个修士布下了三重防御,还是被连续降下的五道雷劈死了。

    令人惊异的是,有人无论怎么躲,都会被不断降下的雷击中,有的人站着不动,雷都不往他身上落,甚至两个人并肩站立,一人被雷劈死,一人毫发无伤。

    “罚雷!”邱城主在雷光落下五六重后,反应了过来,操纵着飞行法宝上到了城主府的上空,上空中雷光频频,没有一道落到邱城主身上。

    他看到了被雷击中的修士的惨相,却一点都同情不来。

    跟在他后面飞到城主府上空的,是他的老友常都统,听到邱城主的话后,不忧反喜,“我们这是到了上界修真界了吧?”

    他自觉问心无愧,虽杀过人,但都事出有因,不会牵动典籍上记载的降下罚雷的因果。

    邱城主也喜道,“应是。我已感应到结丹雷劫,将在两月后降临。”

    常都统抱手致贺,“恭喜!”

    罚雷来的快去的快,约摸降下有十多重,雷住云收,重现朗空。

    常都统望着远处说道,“城主,有人来了,是位前辈!”

    等邱城主回过身,常都统所说的前辈已到了近前,看到女修踏空而立,他心里十分震撼,半点不敢怠慢,忙施礼道,“前辈。”

    来人自是林千蓝,“你是琥珀城的城主?”

    常都统却是激动道,“可是做过琥珀城副城主的林千蓝前辈?”

    林千蓝想不到琥珀界还会有人认识她,琥珀界的时间流速是云琅界的十倍,大几百年过去,琥珀界的修士寿命最高限是三百年,当年她认识的人都该不在了。

    她回想了下,确认没见过此人,可也没想不承认,“是我。”

    她这承认,常都统和邱城主都向她行了个大礼,邱城主恭敬道,“我二人替家祖向林前辈道一声谢。我名邱自河,我家祖名讳邱天海。”

    常都统道,“我叫常直。我的家祖名讳是常朗,几百年前跟随在林前辈左右,我两家都有林前辈的画像,所以我们二人才能认得前辈。”

    修真界的画像,大都不是用纸笔画的,与把文字刻画进玉简一样,修士也能把图像刻画进玉简内。

    修士的记忆都好,所刻画进玉简的画像与真人无几,她的面貌没什么大的变化,两人能很快认出她不足为奇。

    林千蓝记得这两个名字,邱天海和常朗,被郝破江等人囚禁在了城主府内,以备做郝破江等人夺舍所用,她跟萧尧几人接管了城主府后,把两人放了,两人深感他们的救命之恩,留在了城主府,为他们打理各项事务。

    她微微一笑,“不必太过客气,你们家祖已谢过,他们那时也帮了我许多。”

    常都统急道,“要谢要谢!救命之恩要谢,赐下功法之恩更要谢,林前辈赐下的功法,惠及我二人四代。”

    林千蓝微微颌下首,收下了两人的谢意。

    琥珀界的功法有的是外来的修士带来的,有的是界内修士自创的。

    外来修士有限,带来的功法也有限,界内修士最高修为是筑基,自创的功法的水平高不到哪去。

    邱天海和常朗两人是真心感激,兢兢业业做事,对她从来都是敬重有加。

    她见邱天海是冰灵根,修炼的却是一部水属性的功法,正好她素镯内有上好的冰属性功法,她自己又用不上,便复制了一部给了邱天海。

    常朗人品也不错,他跟邱天海是至交好友,一个也是给,两个也是给,常朗是木火属性,她反打劫的战利品中有一份木炎诀,给了常朗。

    好人做到底,她顺带着把反打劫来的另几份功法,以及法术玉简和阵法玉简约有十多个玉简,都复制给了两人。

    她是随手而为,没想着还有得到两人后人致谢的一天。

    常都统问道,“林前辈,这里可是上界修真界?”

    邱城主瞪了眼常都统,“还请林前辈回城主府一坐。”

    “对,对!”常都统歉意地对林千蓝一笑,“这里不方便听林前辈教导,是要先请林前辈到城主府坐坐,林前辈用的房间还保留着。”

    “可以。”林千蓝来这里就是想找城主做些交易的。

    “城主!”有修士在城内喊道,“城主,我们该如何做?”

    邱城主面露讽刺道,“三天前,你们不是罢免了我城主的职位吗?还好心地让我借住在城主府五天。我已不是城主,有事找你们选中的界主去。”

    那人底气弱了下来,“江横,江横死了……”

    常都统愉悦地大笑了两声,“死的好!江横小贼作恶太多,还想做琥珀界的界主,老天都看不下去!”

    “有所怠慢,请林前辈见谅。”邱城主朝着林千蓝做了个请的手势,“城主府有大半还属我做主,请林前辈屈尊。”

    邱城主带路,林千蓝进了城主府,常都统暂没进来,在外面跟那些想让邱城主重新做城主的修士做交涉。

    如常都统所说,她当年住的房间保持完好。

    邱城主说道,“林前辈走后,家祖做了城主,后来,是常都统的伯父接任的,再后来是我父亲,百年前我接了父亲的城主之位。”

    林千蓝看了眼,没进去,同邱城主一起去往城主议事的大殿。

    “呃!”走到半道,从浮音宫内传来一个不寻常的响声,林千蓝分出一丝神识进去,找到了响声的出处。

    “呃!”腾二又打了声饱嗝,从承仙池的青玉莲台上溜了下来。

    有的妖兽出壳后是会吃掉蛋壳,腾蛇是一种。不讲别的,这枚腾蛇蛋能存世至少十万年不死,它的蛋壳功不可没。

    这样的蛋壳对腾蛇来说是大补。

    而腾二,出壳后一不留神吞了那半滴神血进入了休眠,蛋壳还好好地放在青玉莲台上。

    它醒来后,知道是在朔轮界里,眼冒财光,适应了会新肉身就出去找宝了。

    半个时辰后垂着头回来了,它是被一只四阶的雷犀鸟给逼回来的,差点被雷犀鸟吐出的雷火烧成焦蛇。

    也因此,它记起了一个被它忽略掉的事实——回炉后,它不再是连元婴真君都不怕的腾二爷了,它是一个真正幼生期的腾蛇。

    腾二爬出承仙池,把变成三尺多长的身子展开来,哪还有被雷犀鸟赶回来的沮丧劲?“哈哈!呃!我,呃!二阶了!再遇到那只丑鸟我也不怕了!那只丑鸟抓不住我!哈哈!”

    林千蓝分出的神识,把腾二从青玉莲台上醒来的举动全看到了。

    在几天前,腾二从聚魂台上窜出浮音宫时,林千蓝没有阻止它,也没有强行它召回来,只用神识关注着它,她等着腾二自己意识到它与回炉前的不同。

    腾二被雷犀鸟赶回来后,林千蓝没给它过多的安慰,让它回了浮音宫。实力从很快就进入云琅界的顶层一族,一下子落到了连二阶的妖兽都打不过的底层,要靠腾二自己去做心里调适。

    腾二的调适方法是——吃了它的蛋壳,吃了蛋壳后又进入了休眠,真是符合它刚出生的状态,吃了睡,醒了再吃再睡。

    腾二自嗨完,才想起往外看,一看,是个它没见过的地方,眨巴下眼,一下子窜了出去,仍是忘记它不再是灵体状态,想跟以前一样飘在林千蓝前头,却是从半空掉了下来。

    林千蓝伸出接住了它,腾二还不能自如地变幻身体大小,三尺多长,不适合再缠在手臂上,把它放在自己的肩头。

    腾二没想着自省,四下看着,问道,“老大,这是哪里?”

    林千蓝道,“以前的琥珀界,现在,应该叫琥珀大陆了。”

    邱城主对突然出现的腾二什么没有做出惊讶之色,静立在一边,等着林前辈跟这条白蛇灵宠互动完。

    “老大,那是个元兽?”腾二抬头望着空中飞着一只怪模怪样的蝙蝠问道。

    “是只沙蝠兽。”林千蓝随手一挥,一道金刃刺入沙蝠兽的腹部,沙蝠兽当即栽落下来。

    腾二从林千蓝肩上滑下来,冲着沙蝠兽跟前,凝出一个风刃在沙蝠兽额头上一斩,元珠从里面掉落下来,”真跟神兽一样,头上长珠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