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五章 立场不同
    第八百零五章 立场不同

    刘菊秀对郤山真君三番两次地自求道侣的由来,是因为她认为她与郤山真君已有‘肌肤’相亲,她已是郤山真君的人,郤山真君不提出与她结成道侣,是碍于她没有结丹,不想影响她的前程。

    在刘菊秀心里,她与师父有了‘亲密’行为,便是师父的人了,师父有了侍妾也不打紧,她是要做师父道侣的。

    按修真界一般修士的想法,她师父辜负了她,她该把仇怨报到她师父身上去。

    而刘菊秀虽在修真界呆了多年,但她依然是大周朝出嫁从夫的想法,她是师父的人,师父是她的天,她的天怎么有错?不过是一时为人蒙蔽。

    可笑的是,她所谓的‘肌肤’相亲,是郤山真君曾一掌贴于她的丹田处,以秘法为她引灵入体,而且是隔着几层衣物的。

    这要说到刘菊秀的资质了,她是单土灵根,体质较一般凡人纯净,本是上佳的资质,头脑也够用,谁知在修炼上的悟性却是极差,四个多月都没能引灵入体,才有了郤山真君不得不用秘法助她引灵入体的事生。

    她把师父拒绝了她的原因怪罪到师父侍妾的身上,杀了那位侍妾。

    她是深受大周礼教的影响,想对师父从一而终,但如今她身处修真界,修真界却有师徒不得结为道侣的人伦。

    两种矛盾的碰撞中,她选择了对自己最有利的做法——迁怒他人。

    可怜之人多有变态之处。

    她头脑够用,只废比她弱的、没有强大背景的修士的修为,来解她的气。另一方面,她在遇到散修联盟几位大能的侍妾侍君时,一样有礼有矩,不敢流露出任何轻蔑。

    是林千蓝先找到的刘菊秀,审问清楚后,因刘菊秀属散修联盟的人,废了她的修为,通知了散修联盟。

    由刘菊秀,让林千蓝回想起了她做为乔芸活着的那十四年。

    她做乔芸那会不比刘菊秀受大周朝礼教的影响浅,要不是她在异世轮回的林千蓝的意识占主导,她到了修真界,遇到了与大周朝礼教相悖的事,会跟刘菊秀一样变态也不一定。

    还有,她刚从异世归来时,在大周朝的经历可不怎么美好,因是个单身女子,又没有路引,被困在了邑门镇,要不是她遇到的谭澄轩是个君子,她正巧手上有谭家需要的东西,怕是要过上很长一段东躲西藏的日子了。

    林千蓝的想法简单,既然看不惯大周朝的这些礼教,正好她手头上有个契机能把大周朝变成修真界,何乐而不为呢?

    “龙!”

    下方的凡人莫不惊呼。

    屠敖化成一只紫色大蛟,在云中游弋。

    蛟与龙本就相似,大周朝的凡人见过的都是变形了的龙的图案,哪见过真的?就以为天上飞的是龙。

    屠敖震过场了,林千蓝从灵舟里走了出来,穿着一身浅紫色比较拉风的烟萝法衣。

    这还是她闭关时炼制出来的,她本想把烟萝法衣的颜色炼制的素一点,加了此白色的灵蚕丝进去,炼制出来的法衣颜色是偏淡了,但却多了层珍珠般的光泽,在光照下熠熠生辉。

    与她的穿着风格不搭,被她判定为失败品,扔在了一边。这回派上了用场。

    下方的凡人眼里,一位身着浅紫色仙衣的女子从天上大船上走出来,手一挥,大船不见了,听女子道,“我乃修真界虚天宗的修士林千蓝,我将在随安城外布下一个测试灵根的高台,无论男女,能上得去高台的,便是能成为修士之人。”

    女子又道,“我路过此地,既见有旱情,顺手略施法术解了,各位且躲雨去。”

    大周朝之所以能民心浮动,不止是两次大的地动,还因为大周朝正值大旱,民众生活艰难。

    林千蓝跟屠敖两人,一个布云,一个施雨。

    下方凡人逢久旱,很多人都盼着淋淋雨,于是,他们看到女子一挥手,紫龙大口一张,雨丝倾下。

    半个时辰后,雨住,女子斜坐在紫龙身上,与紫龙化风而去。

    同样情景,出现在大周朝多地的上空,有大旱的地方都落了场雨。

    大周朝山雨已来。

    明明天家有仙师,不让仙师布雨,是何居心?

    天家靠不住,不如靠自己。

    天家说自己是龙,可他们见到了真正的龙,不是天家的人样子。

    要是他们修了法术,哪还用向他人下跪?

    若说之前因天外有仙师的传言,让大周朝民众的想法有了转变的可能,林千蓝的举动,更加激化了这种可能性。

    林千蓝没说收徒的事,是因为以往琉瑛界有灵根的凡人太少,修真界默认清玄宗和几个中等宗门来大周朝收徒。

    琉瑛界灵气的变化,会很快传到修真界去,要不了多久,各大宗门都会来琉瑛界看个究竟,包括虚天宗,遇到有资质好的一定会收为弟子。

    林千蓝只管抛砖引玉,收些信仰之力,至于琉瑛界会不会,什么时候会成为另一个云琅修真界,不是她能控制的了的。

    因着大周朝姓萧,林千蓝不想做的太过,特意避开了京城周围,连迂兰城都没去。

    屠敖已不再提到萧尧,便说要打要杀的话,守护转世的阡风的事比杀萧尧解恨更重要。

    隐了身形,从京城外路过。

    屠敖突然停往了,“林千蓝,是颜十四的气味。”

    琉瑛界的灵气生变化已经有段时间了,萧尧与大周朝的萧家一直没断了联系,会比其他宗门的人更快接到消息。

    屠敖没提到萧尧……“只有颜十四?是在城外?”

    “是她一个在城外,没有那个姓萧的。”

    林千蓝从谢痕的记忆中得知,谢迹在明面上追杀萧尧,颜十四布下的幻境被藏在暗中的谢痕识破,重伤了颜十四,颜十四以断了幻尾做替身傀儡的代价,逃脱了。

    谢痕对自己下手的轻重有把握,颜十四不死也会去掉半条命。

    因颜十四是萧尧的契约灵兽,她见到萧尧后,又是在那种情形下,便没有问起颜十四。

    颜十四的伤好了?

    屠敖又道,“她的气息很弱。”

    伤没好,怎么一个人在京城外?她的神识都没看到,离京城有着一段距离,林千蓝问屠敖,“颜十四在哪个方向?”

    尽管她与颜十四不怎么对付,但对颜十四其人并不讨厌。

    屠敖指了方向,两人遁了过去。

    不一会,到了一个村落外。

    林千蓝的神识已定住一只半死不活的狐狸。

    要不是屠敖说那就是颜十四,她真不敢认。

    颜十四的原形全身大红的皮毛,尾巴末端有七条黑色横纹,总之是很符合人修的审美标准的。

    但此时的颜十四,皮毛无光泽,颜色是暗红,尾巴末端上的黑色横纹断裂,不成环状。

    整个身形比以前小了一大圈,瘦的都干瘪了,不是神识探察到她腹部的起伏,凭外形看不出她还活着。

    颜十四处境更不好,四肢被人用一根绳子捆着,扔在了一只铁笼子里。

    捆着颜十四的是普通的绳子,铁笼子是凡铁焊的,她的身上被禁了灵力。

    房间里除了颜十四,还有一个人,看房间的摆设以及此人的穿着,像是个猎户。

    他坐在桌边鼓捣着桌子上的一堆草药,把几样草药放在一个石臼里砸碎,边砸边骂骂咧咧。

    他的脸上,有几道新添的抓痕。

    林千蓝听了几句,大意是说他要不是看在这只狐狸长相特别,能在京城当稀罕物卖个好价,早把抓伤他的狐狸剥皮炖汤了。

    林千蓝见是个普通猎户,把颜十四当成了普通狐狸,便隔空把铁笼子里的颜十四抓了出来。

    不提猎户看到狐狸凭空消失,铁笼子还关的好好的,惊得把石臼扔到了地上,咣啷碎裂,里面的药汁四溅,口中念着,“仙,仙师!”

    还说林千蓝,带着颜十四找了处地方,解了颜十四身上的禁锢,喂了她两粒药性温和的灵丹。

    等颜十四转醒,林千蓝问,“颜十四,谁禁的你的灵力?是萧尧?”

    颜十四虚弱道,“不是他。是一个萧家人,他是趁萧尧不在下的手。”

    据林千蓝所知,清玄宗萧家这一脉,萧尧的修为最高,在萧家也颇有权威,谁敢动他的灵兽?既然敢了,为的不会是小事。

    “为什么会禁你的灵力?”

    颜十四却是抬头恳求道,“林千蓝,救我。”

    ※※※※

    与屠敖分开后,林千蓝到了随安城外,布下了测试灵根的高台。

    随安城已没了乔家,她在乔芸时住过的院子,已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鬼宅。

    高台有一丈多高,十米方圆,周围布有透明的禁制,有灵根的人才能穿过禁制上到高台上,高台上会亮起与站在上面的人的灵根相应的光芒。

    打下最后一个阵石,阵成,高台上的光芒在半月的夜里较为耀眼。

    要取得众人的信仰之力,需跟众人保持一定的距离,所以,她特地选了深夜来布下测试台。

    做好一个神棍也不容易。

    林千蓝这才问站在一旁等她布完阵的人,“有什么事?”在她布一半的时间,萧尧来了。

    大周朝姓萧。

    萧尧的眼里有着很深的伤痛,压低着声音道,“千蓝,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站在萧尧的立场上,他是想让大周朝一直存在,一直姓萧。林千蓝对萧尧的质问,没觉着不该,但对她的想法没有影响,她淡声道,“在今天之前,大周朝已在飘摇中,我不过是推了一把。”

    萧尧指的是她跟屠敖在天上转上一圈的事。

    琥珀大6和朔**6并入琉瑛界的事,要多等些时日才会被人知道。

    “原本之事态已渐渐平息,若没有今天之举……”萧尧顿了顿,没说出过激的话,“千蓝,天下大乱受害的永远是平民百姓。”

    既已在心里把萧尧当路人,萧尧再叫她千蓝让她不喜,但也没特地说出来,因为没必要。

    林千蓝道,“如果你说的事态平息,是指对朝庭的镇压的话,是看上去平息多了。就像是,当年你们萧家查到我是乔家人,而乔家人因此而死一样。”

    她在迂兰城住的那几个月,曾来过随安城,现乔家的院子被废弃,一打听,说是宅子的前住户乔家一夜之间横死,之后有人常见到有鬼魂在这个院子里飘动,从此这个宅子成了鬼宅。

    她原以为是董家人下手除的根,后来觉着不对,董家连她都不愿亲手杀了,怎么杀那么多凡人惹下大因果?

    萧尧愣了下,没有否认,“乔家的死确与萧家有关,但并非我授意……”

    林千蓝打断了他,“杀了乔家的人应该都死了,我不想再追究下去。”

    人死都死了,林千蓝对乔家也没多少感情,乔家拿人钱财养大了她,后来又把她卖了个好价钱,钱情两清。

    林千蓝不是想替乔家报仇,她也报不着。再说,凶手不是是萧尧,也不会是萧家的哪位修士,这么多年过去,那些人早死了,用不着报。

    她不喜的是,只因萧家位高权重,便可任意决定他人生死。

    萧尧沉默了会,说道,“千蓝,你可想过,给了那些凡人希望,会让他们好高骛远,不安于世,造成生灵涂炭。”

    林千蓝道,“你难道不是因为琉瑛界里灵气在增加才来回来的?那些凡人?你我也曾是那些凡人中的一员。

    至于生灵涂炭的说法,你都说那些是凡人了,怎会造成生灵涂炭?他们知道了世上有修士,能修炼的,成为修士会受天道制约,不能修炼的,对有呼风唤雨大能的修士,总会心有畏惧,会比以前更安于世。”

    萧尧眼里的痛楚更深,“千蓝,你我怎会变成如此。”

    “立场不同而已。”要不是林千蓝有事要跟萧尧商量,她不会跟萧尧说这么多,也没为萧尧的话所动,说道,“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萧尧却是猜了出来,“颜十四在你那里?”

    “是。我要颜十四,你解除跟她的契约,需要我用什么来换尽可以提。”

    还在找”修仙进行中”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