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章 还有筹码
    林千蓝分心多用的再一用!

    绡纱系列法宝是林千蓝用过的最好用的困人法宝。

    困人还是小意思,绡纱法宝最不凡的是它的隔绝功能。

    隔绝一切,包括灵气、法术、毒素,以及气息等,一念下,声音都能隔绝。

    其中紫绡纱的等级最高。

    但因林千蓝没有契约紫绡纱,不能做到如臂所使,御使的速度有迟滞,若是正面使出,石头人能轻易地躲开。

    是以,林千蓝采用暗中布下的策略,等着石头人自己踏进紫绡纱陷阱。

    被紫绡纱包围住,石头人受制于紫绡纱的隔绝功能,力气一时使不出来,林千蓝操纵着紫绡纱,缠着石头人出了巨石范围!

    腾二高兴,“哈哈!我老大赢了!”

    人参娃娃也高兴,“石头哥哥没事!”

    石头人一出巨石范围,林千蓝立即收回了紫绡纱。紫绡纱只能困住石头人一会,她赶在紫绡纱被石头人撕开之前收了起来。

    石头人落到巨石下方,重鼓般的声音没起波动,“你赢了,我带你去入口。”

    再回到了石头人端坐的地方。

    入口,在石头人端坐之处背后的山壁上。

    林千蓝再考虑了下是否要契约那只独角银倪兽,破妄眼是个很有用的天赋技能,她用神识察看了几回,都没看出山壁的异常处。

    到现在为止,她对要进去的地方一无所知。她问石头人,“你守的墓地是谁的?”

    她问的晚了,石头人已出了拳,不是向她,是向山壁。

    入口开启的方式很特别,石头人轮起大拳头全力地向山壁打去,不是预想中的山石碎裂,而是空间破碎,露出一个烟色的通道,看不到通道那头的情形。

    “咔!”旁边一块布满裂纹的大石块,裂纹开得更大。

    坐在石头人肩头的人参娃娃向下摆着小短手,“石头哥哥,快坐下,大狮子要碎了!坐得轻点。”

    布满裂纹的大石块形似一头卧狮。

    石头人对人参娃娃很是纵容,没再往前迈步,以与他坚硬身躯不相符的轻柔坐在了下来。

    人参娃娃在石头人肩头扭来扭去,似是坐得不舒服,石头人伸出手掌过去,人参娃娃跳到大手掌上,抱着石头人弯起的小手指才坐定了。

    她原是坐在石头人手掌里的,看到腾二挂在林千蓝的肩头,也跟着学坐到了石头人肩头上。

    石头人把手掌平放在胸前,才回应林千蓝,“不记得。”

    听了石头人的回答,林千蓝再看了看烟色通道,没有进去,再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守在这里?”

    人参娃娃抢先说道,“这里本来就是石头哥哥的地方啊。石头哥哥住了很多很多年了,上面的凡人都叫石头哥哥山神。这里”人参娃娃的小胖手指指的是入口,“就比我大一丢丢点。”

    据丁琅所讲,宝珲岭有关山神的传说,流传了至少有上万年了,她问过小人参的年龄,是四千多年,意思是这个墓的存在不超过五千年。

    能让石头人做守墓人,这个墓不会简单,林千蓝提起了兴趣,她换了个问法,“以前来的那几个人,是怎么找来的?”

    石头人道,“他们说是来找空霄仙君的洞府的。”

    仙君!上界的修士才会有的称号!林千蓝也不免心喜。要真是流落到云琅界面的上界修士的洞府,里面的好东西不会少。

    上界的修士流落到下界,想回到上界,只要修为超过下界界面的限制,就能重新飞升回上界。

    这位空霄仙君没能回到上界,多半是回不了,她不相信他不想回。既然想回用正常方式回不去,一定会想其他的办法。

    她对这个办法感兴趣。

    但没失了冷静,问石头人,“你怎么说这里是墓地?”

    鲛人会把生前洞府变成墓地,但人修少有会这样做的,遗留的洞府只会称洞府。

    “不记得。”

    “难道你没进去过?”

    “石头哥哥进去过。可石头哥哥忘了。”人参娃娃替石头人答了,“我没进去过。石头哥哥怕我出不来,不让我进去。”

    一个什么都忘了,一个没忘却知道的不清楚,林千蓝心累,还得问,“出来也是从这里出来?”

    “不记得。”

    多正常的石头人式回答。

    “石头哥哥不记得很多事。石头哥哥是这里的山神,一离开这里就会忘了很多事。哇哇~~”人参娃娃抱着石头人手指哭了起来,“都怪我不好。我被一个坏人抓走了,石头哥哥为了救我离开了这里,回来就忘了很多很多事,哇哇~~”

    石头人看着小人参,声音仍如重鼓,却有抚慰之意,“我曾离开过多次。”

    腾二看着滴落到石头人指缝里的泪水,仍然心疼,“人参精华都白白浪费了。”

    这话真灵,人参娃娃马上收声,“我才不浪费呢,我要快点长大了帮石头哥哥。”

    离开宝珲岭就会失去记忆,所以石头人是被限制在了这里。难道石头人真是个山神?

    不少宝珲岭内的凡人村落都建有山神庙,年节会过去敬拜。林千蓝听丁琅说起时,以为是某位修士在岭中修炼,顺手帮了一些村民,被村民误认为是山神。

    但现在看来,石头人的来历与宝珲岭有着很深的关联。

    看样子是从石头人这里问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了,是洞府是墓地,她进去就能弄清了。

    石头人对站在入口边想进去的林千蓝说道,“你能进去,她不能进。”

    她,指是的林千蓝怀里的红狐狸。

    林千蓝隐约有些猜测,问石头人,“你认识她?”

    “她来过,跟一个人修。”

    人参娃娃听了使劲盯着红狐狸一阵子,仰脸疑惑地问石头人,“石头哥哥,真是那个狐狸姐姐?狐狸姐姐怎么变难看了?”

    石头人道,“她受伤了。”

    人参娃娃摸摸小辫子,“我给了狐狸姐姐好几个长须须,她受伤了怎么不吃啊。”

    “啊!我知道了!”腾二的大叫,把人参娃娃吓得抱紧了石头人的手指,“那个来了两回的人修是颜十四的前主人。老大,我们找对了,颜十四说的宝就是这里。”

    腾二一句话把颜十四卖了。卖的对不对,要看石头人怎么想了,林千蓝问石头人,“是有规则,进去过的不能再进吗?”

    石头人道,“不是。”

    “是狐狸姐姐做了坏事,石头哥哥才不让她进的。”

    “小豆丁,你得讲道理,是颜十四的主人做的坏事吧,怎么能让颜十四背烟锅呢。”颜十四有可能成为颜五,腾二当然站颜十四。

    “小豆丁是在叫我?”人参娃娃的一根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怎么变成它是小豆丁了!腾二气得瞪眼,刚想回敬过去,就听人参娃娃仰头问石头人,“石头哥哥,小豆丁的名字好听吗?我以后叫小豆丁行不行?”

    腾二的气瘪了,却又有种什么东西赌在胸口的感觉。

    石头人道,“行。”

    人参娃娃眉开眼笑,“我有名字了,以后就叫小豆丁。”

    负面的情绪向来在腾二那里呆不久,腾二作怪地叫了声,“小豆丁。”

    “哎”人参娃娃同样拖着长音应了,“你帮我起了名字,我原谅你了。”

    腾二是个务实的,看向人参娃娃的头顶,“不用你原谅,还是给我起名费吧。”

    人参娃娃的小短手忙捂住了头,“不给。”

    知道自己不够石头人一拳轮的,腾二没敢再拔人参娃娃的毛。

    林千蓝问石头人,“我能知道那三个问题是什么吗?”

    石头人点头,“我是谁,我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

    林千蓝哪能答得上来?

    她问过人参娃娃,石头哥哥是谁,叫什么名字,石头哥哥住在什么地方,人参娃娃的回答气得腾二跳脚,如果腾二长出脚的话:石头哥哥就是石头哥哥,石头哥哥住的地方就是石头哥哥住的地方。

    她反问,“你是谁,你叫什么,你来自哪里。”

    石头人静立着思考了会,“我忘记了。”

    人参娃娃跟着帮腔,“就是因为石头哥哥不记得了才问的,都没人知道。”

    石头人看了眼颜十四,“她骗了我。”

    不知是不是错觉,林千蓝从石头人的声音里听出了孤寂的意味。

    石头人除了眼睛嘴巴会动,脸上其他地方都木然着,一度让林千蓝怀疑他是个石傀儡。

    石傀儡的身体是拼凑炼制而成,而石头人的石头身体浑然天成,没有一点炼制的痕迹。

    林千蓝是懂得炼器术的,再高明的炼制都会有迹可寻,她观察之后,她打消了这个怀疑。

    颜十四的前主人利用颜十四幻术的天赋神通,让石头人以为他回答出了三个问题,打开了入口。

    但要骗过石头人,颜十四的前主人一定给出过答案,林千蓝问道,“那人是怎么回答的?你既然不记得了,怎么知道别人答案是对是错?”

    石头人道,“他说我叫赤,天生天长,没有来历。我不记得名字,但我记得我有来处,只是忘了。”

    林千蓝以前跟颜十四一直不对付,颜十四又是别人家的,她很少跟颜十四谈论各人私事,她是从颜十四前主人留在琥珀界的一些玉简,对他有一些了解。

    是个有大才的人,在那种情况下,还自创出了一种全新的修炼体系,从基础功法到实战法术一应齐备,要不是他的寿限到了,凭他的才能,一定会破界而出。

    她从他遗留下的玉简里受到了大益。

    此外,他遗留下的玉简里的内容包罗万象,并在不少的资料后附上了他个人的见解,可见,他还是个博学多闻的人。

    由此,林千蓝倾向于他给石头人的答案不是随口胡编,问石头人,“你在这里多久了?”可凭此来判断他是不是在这里天生天长。

    石头人并不是什么都忘了,他记得入口的打开方法,记得这个墓地也好,洞府也好的地方,不属于他。

    石头人答道,“不记得了。”

    有了这个统一答案,林千蓝还能从石头人那里问出什么?

    “我知道!”人参娃娃倒有备选答案,“山茶姐姐说,这里有山的时候,石头哥哥就在了。”

    宝珲岭存在多久没人说得清,但几十万年是有的。

    林千蓝说道,“或许,你的名字就叫赤。在十万多年前,云琅界面被鬼物入侵,很多典籍记录都毁在了那场浩劫里,有关你的来历没有人知道也是有可能的。”

    石头人再静止了会,“是有可能。但她对我施了幻术,她不能进。”

    也不怪颜十四的前主人会让颜十四施放了幻术,那样一个答了跟没答差不多的答案,石头人不会轻易信。

    林千蓝没想着硬闯,入口的操控权在石头人手里,硬闯的结局不会美好。

    她在跟着小人参下来之前,就拿到一个筹码,现在派上了用场,“我帮你救活那株山茶,换颜十四跟我一起进去。”

    入口在这里,出口在哪很难说。把颜十四留在外面,她一个人进去要是回不来了这里了呢,那她不是在救颜十四,是在要颜十四的命。

    石头人看着很好说话,但要是真好说话,不会把那两个想硬闯的修士拍死了,那两个人未尝没跟他做过商议,商议不成才会硬闯。

    他不让颜十四进去,是记了她对他施过幻术的仇。

    她不放心把颜十四放在外边。

    “石头哥哥,石头哥哥!”人参娃娃跳了起来,手舞足蹈,“仙子姐姐说能救山茶姐姐!石头哥哥答应了吧。”

    石头人不出意外地答应了。

    腾二是在地面上发现的正在晒太阳的小人参,之前腾二把整个宝珲岭的地上区域都溜遍了,要是小人参原就生长在那里的,不会到今天才被腾二看到。

    在跟着小人参下来之前,林千蓝问清了小人参跑到地面上的原因,说是为了找办法救山茶姐姐。

    山茶姐姐是一株成了精的山茶花,渡化形劫失败后,慢慢在枯萎。

    林千蓝有木灵珠在手,有木灵珠的本源生机之力,能救这株山茶。

    但她为什么要救?所以只把这作为一个筹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