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三章 吃人不嘴短
    她所能做的是随机应变,心有提防是基本的。腾蛇百毒不侵,林千蓝并不太担心腾二。

    “好吃!老大,以后我们也抓重明鸟吃。”腾二吃的不亦乐乎。

    林千蓝在烤架初一出来,就进行了自省,是她忽略了。腾二出壳后她只顾着找对腾二进阶有利的东西进行投喂,忽略了腾二有肉身也是有口福之欲的。

    她从小墨一出生就专门为小墨做过不少回的美食,腾二出生这么久了,她没为腾二做过一回。

    腾二也没抱怨过。

    怀着歉疚,林千蓝也为腾二切来几块肉,放在它的面前。

    腾二立马满目都是感激的光芒闪啊闪,“老大也吃。啊!”它眼里的光芒闪烁的更亮,“随身洞府不就是芥子空间吗,老大,上古修士洞府能变成芥子空间!我们也去找一个炼制吧。”

    腾二的反射弧还能再长点吗?林千蓝觉着腾二回炉后整个蛇都往幼稚方向反进化了。

    她怀念起落烟峰上的腾二爷来。

    但腾二回炉重生,是她促成的,变成什么样她都要全盘接受,她耐心解释,“这个洞府本就是空霄仙君自己的,不是用上古修士洞府炼制成的。”

    腾二有些失望,“是原有的啊……咦?”它问空霄仙君,“你怎么在自己洞府里受伤了?”

    “噗——”颜十四再笑出声。

    空霄仙君想到此事就没心情吃东西了,无可奈何地放下手里的精巧利刃,“我是受伤了,但不是在洞府里受的伤……”

    他不慎被卷入时空风暴,看到一个空间裂缝便跳了进去,就落到了云琅界面。

    说不来是幸与不幸,他的随身洞府受了损,落到此处无法收回。随身洞府里的仙灵气在受损时逸散了,却是正好跟石头人的住所相通,补弃进了灵气。

    仙灵气是高配版的灵气,上界的人用仙灵气修炼,同样能吸收灵气修炼,只是修炼的速度要降低很多。

    空霄仙君在时空风暴中受了重伤,便把随身洞府封了起来,以免他人闯进来。

    “那凌女修怎么进来的?”

    空霄仙君也是叹道,“她有块破妄石,看穿了山壁上的入口……”

    也是该着,凌女修是追着一只紫金鼠误入石头人住的地下空间里的,当时石头人不在,她用破妄石看穿了山壁上的入口后,就用破阵棱刀打开了通道,进到了空霄仙君的洞府里。

    腾二虽觉着颜十四讲的故事无趣,可记得很清,“凌女修怎么说是她救了你?”

    空霄仙君明媚朗日般的面容飘来了乌云,“我好好的在自己洞府里养伤,哪里需要她来救!”

    “那你怎么在自己洞府里还用禁制围着自己?”

    空霄仙君心里更是上了气,“我就剩下那点仙灵气了,还用了四绝阵把我的肉身封在了里面。谁知那个叫凌轻舞的犯什么疯病,不去寻宝,偏把破阵棱刀用在我的四绝阵上,这下可好,仅存的那点也不剩了。”

    只听他的牙响,“她怎么不爆体而亡!真是便宜她了!竟还以为她是中了毒!有中了往外排杂质的毒,我也想中一回!”

    下界的修士要是肉身条件达不到一定的标准,仙灵气入体是要死人的,可类比琉瑛界没有灵根的凡人,进入界雾中就会爆体而亡。

    这位叫凌轻舞的女修,破了四绝阵后,置身于仙灵气中没有爆体,则会是另一个结果,一个令人艳羡的结果——她的身体被仙灵气改造的更适于修炼,比如说经脉更为宽广,血肉得到一次净化等等。

    是凌轻舞的幸运,仙灵气逸散到整个宽大的前厅中,浓度稀释了好多倍,加上凌轻舞本身的体质应有特殊的地方,才没有爆体,而是体质得以改造。

    凌轻舞因在被仙灵气改造体质的过程中,周身疼痛,以为自己中了毒,服下了几粒解毒丹,身体没事了,她以为是服用的解毒丹起了效。

    “哈哈哈……还说因为救你中了毒……”腾二哪会顾及谁人的面子,想笑就笑。

    颜十四顾及到了空霄仙君的面子,没再笑出声,尾巴却是直打晃晃,也是憋笑的不行,“咳,凌轻舞说救人救到底,离开也没忘了把你带走,她没了破阵的法宝,是怎么离开的?”

    空霄仙君脸上的乌云烟得发透了,“拿走了我洞府里能拿走的东西,还把我从我的洞府里带走,中断了我的疗伤,让我前功尽弃,她还有脸说她是在救人。她倒是好运,那会我没想着对通道加以限制,入口打开后没有关上通道会一直开着。”

    “凌轻舞也算是尽心为你疗伤了,从她留下的玉简看,她对你用的都是上好的伤药,为你配制的泡药浴的灵药没一样普通的,不是,还对你……不行了,我得先笑一笑……”颜十四的长尾晃晃打得更厉害。

    空霄仙君幽幽道,“鬼生丹,妖生草,车前子果,这些倒都是好东西。”

    是好东西,还都是上好的东西,鬼生丹是为妖修疗伤的,妖生草是鸟禽类妖兽吃了好产蛋的,车前子果是提高女修受孕机率的。空霄仙君在醒来知道后,没有当场把凌轻舞给掐死,算凌轻舞的命硬。

    “哈哈哈……”腾二在得了老大的传音,再试着触到空霄仙君的底线,“凌女修还说,她本来没想着让你以身相许,若是你愿意,她是会收你为侍君的,哈哈哈……”

    空霄仙君的脸难看到极点,却是没有迁怒腾二,只幽幽地倒上一杯灵酒,放在唇边慢抿起来,不多会,自嘲的笑了下,脸上的乌云开始散去。

    观察到空霄仙君的神色变化,林千蓝心里有了更多的盘算。

    她亦是倒了杯灵酒,对着空霄仙君举了举杯子,“你那时是否在洞府?”

    空霄仙君道,“洞府里只是我的肉身而已。”意思是凌轻舞带走的是他的肉身,所以才会出现不能吞咽灵丹的现象。

    腾二想起来了,“对哦!你是仙君,能神魂离体了。”

    仙君,是炼虚期修士的称号。

    修为到了化神,神魂便能凝聚离体,是为神魂化身,离体的远近要看修为以及个体差别。穆昶没了肉身还能存活在魂玉中那么多年,全赖于他的修为达到了神魂化身的级别。

    是以说化神期等于多了一条命。

    于云琅界修士来说,化神期多的这条命,让他们重新拥有了投胎转世的资格,尽管不到万一没人愿意去投胎转世,但有没有这个机会跟愿不愿是两码事。

    到了化神后期,神魂化身会凝实到看上去跟本尊无差。

    云琅界面关于上界修为的记录很少,对于炼虚期仙君的阐述,只说是神魂可以化实再为虚,有了诸般的变化。

    林千蓝因受异世影响,对随身空间有个灰蒙蒙天空的既定印象,先是对天上飘动的薄云多注意了几分,后来与颜十四一致认为此间有他人的可能性很大,又从仙君的称号,联想起了炼虚期修士的神魂可以化实为虚的特征,所以一剑斩向了那片薄云。

    薄云消失的比大成灵剑的剑光还快,让林千蓝确定了,那是空霄仙君的神魂所化。

    也确定了,空霄仙君的肉身受伤严重,他才会以神魂状态只做窥视,而不是对她们直接出手。

    炼虚期修士的神魂有多强,林千蓝没有概念,但这里是云琅界面,有着界面压制,空霄仙君敢使用超过这个界面的灵力或法术,会降下罚雷。

    神魂状态的空霄仙君不敢,所以他选择跟她们讲和。

    林千蓝一上来就拿出了云琅界面最高阶别的灵剑,示他以强,就是让他不敢轻动。她原还想唤出幽冥阴火,只是空霄仙君没给她这个机会就痛快地选择了化敌为友。

    空霄仙君被识破后神魂化回原貌,再消失是他的神魂归了体,从竹楼里出来的是本尊的他。

    一场盛宴下来,吃撑了腾二。说是盛宴,是因为重明鸟在上界也是难得的美味。

    撤去了烤架酒具,摆上了各类灵果,都是空霄仙君的存货。

    腾二吃撑了,卷着不舒服,尾巴从高几上垂下来,看到没见过的灵果,尾巴尖卷了下,又捋直了,大蓝眼盯着空霄仙君,“给东西吃也不行。我们是来寻宝的,吃的不算宝。”

    吃人的嘴短在腾二这里行不通。

    空霄仙君天生带着一分笑意的眸子反而笑意加深,“我这里有一枚流霞元丹,能助你进阶,算不算宝?”

    腾二做了四十年的腾二爷,于财之道入门不浅,没有被能让它进阶的灵丹迷了眼,“算吧。我的宝有了,我老大的呢,对了,还有颜十四的,老大师父的,老大大师兄的,老大二师姐的,老大三师兄的,老大……”

    “停!停!”再让腾二说下去,他连坐着的椅子都不保了,空霄仙君的笑意挂不住了,“你是不是要替整个宗门的人寻宝?”

    “那倒不是。凌女修那样对你,你都没把她拿走的东西全拿回来,我老大又没伤着你,还能帮你治伤,你还不多拿出来点宝?我老大打赢了石头人,这里的东西本来都是我老大的。”

    空霄仙君知道自己小瞧了这条幼生期的腾蛇,正起了神色,“你怎么知道我想让你老大治伤?”

    “切!我一闻就闻出来你身上有山茶妖的味道,还有人参精的味道。山茶妖身上的生机是你拿走的,还骗了小豆丁的。你想让我老大帮你治伤,怕打不过我老大才没打。”

    颜十四直起了腰,眼里多了些防备。腾二一下子把事挑明了,难保空霄仙君不会恼羞成怒。

    林千蓝坐得很稳,腾二在发现空霄仙君的肉身上有山茶妖和小人参的气息后就传音给了她,她心里早有了底。

    腾二的身体是幼生期的,可它的灵体不是,肉身的品阶太低,它的寻宝天赋受了距离等的限制,但天赋等级随了灵体。空霄仙君离的近了,它辨识出了空霄仙君身上有极细微的山茶妖的气息。

    空霄仙君没有恼羞成怒,微点了下头,认了腾二的话,“是该多拿些宝出来。”又似为自己辩解,说道,“山茶妖没能渡过雷劫,灵智散了,不能自主修炼恢复,我不拿走那些生机,那些生机也会白白流失掉。我也没全拿走,不然她存活不到现在。我也只拿走小人参一千多年的生机,伤不了她的根本。”

    林千蓝问道,“你看到我救治山茶妖了?”

    “我留有神识在外。”空霄仙君道,“以防再有一个凌轻舞闯进来。”

    一位炼虚仙君的神识,不自己露出破绽,林千蓝三人是察觉不到的。

    “咔吱!”腾二已用尾巴尖卷着,啃上了一个比它的嘴巴大好几倍的灵果,见自家老大看过来,吞下嘴里的那口灵果,说道,“老大,这个杪风果好吃,我只吃一个哦,剩下的留给老大酿酒。”

    腾二的想法务实地很,既然空霄仙君自己说了要多拿出些宝来,那这些灵果就不算在内,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

    空霄仙君神色一凛。他很确定,云琅界没有杪风果,这是他从上界带来的。

    而且,他对神兽传承的事了解的不算少,能以血脉传承的方式记录下来的灵草妖植,无不是天材地宝。

    杪风果只是种口味好富含灵力的灵果,不是什么天材地宝,神兽传承也不会传承到一个普通灵果上去,而这条血脉并不纯的幼生期腾蛇却认出了杪风果,不是它有奇遇,便是它的主人……

    空霄仙君再把对林千蓝的评估级别向上提了提。

    林千蓝轻抬手一拨,把放在她旁边的玉托盘拨到腾二跟前,“喜欢吃就吃,这些都归你了。”

    说是托盘,也是一米大小,上面放着约二三十枚各类灵果。

    “我帮老大存着。”腾二凝出个风卷,连同它身边的,两个玉托盘上的灵果都收进了它的小空间里。

    “我这里还有。”空霄仙君扔给腾二一个玉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