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七章 石头人之谜
    从肉眼上看,神魂化身跟本尊毫无二致,林千蓝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没有用神识探察。

    空霄仙君把手里的玉扣给了林千蓝,“我也只剩下一块中等的空元晶了,炼制出的随身洞府品阶不会高,等炼制成了再升品阶不比重新炼制一个高阶所花费小。你不如再考虑一下。”

    看了下林千蓝手腕上的素镯,“你的这块界玉应不是低阶的,,炼制一个低阶洞府可惜了。”

    一般随身洞府的承载主材是璇玑玉,界玉是芥子空间的承载主材,也有的高等级随身洞府用的是界玉,但谁得了上好的界玉,是舍不得用来炼制随身洞府的。

    林千蓝用手轻转着素镯,考虑了下,“品阶低不要紧,比我原打算炼制的容人空间要强上许多,够我现在用了,升不升品阶等需要的时候再说吧。”

    空霄仙君咧咧嘴角,把林千蓝说的低阶随身洞府够用的话当玩笑,只当林千蓝不在意一块界玉。也是,有那样一座宫殿做随身洞府的人,还会不舍得一块界玉?

    他坚持把林千蓝当成上界或仙界大佬留在下界的后人。

    不提这个,只林千蓝自身的实力,已让他不敢小瞧了,这般骨龄能成就元婴,在上界虽不少见但也不是大白菜,何况这是只有低阶灵气的下界。

    她说实话空霄仙君还不相信了……也是浮音宫给空霄仙君的遐想太多,正是林千蓝要的结果,让一个陌生人迅速成为友邦,心生忌惮再晓之以理,比动之以情来得敦实。

    “石头人是什么来历?”

    空霄仙君被林千蓝的突来一问问的愣了下,“你为何问我?”

    “石头人失忆跟仙君不无关系,对吧?”

    空霄仙君随即笑了,“有时我不无怀疑你才是从上界来的。”

    林千蓝笑得寻味,“因为我知道的太多了?万事不无可能。”她的神魂真有一部分来自‘上界’,只是,此上界非彼上界。

    空霄仙君笑眸变弯,“千蓝道友总是给人意外。石头人的最早的来历是什么不清楚,他的记忆中,最早是五千多年前的,有白虎,墓地,打开通道的只言片语。”

    空霄仙君掉落到这个封密的空间,怎能不想着掌控主动权?石头人不醒,他连上到地面上都不行,想过并付诸之实施了,附身到了石头人身上。

    他的附身可以说成功了,也可以说没有成功。他附身进了石头人身上,窥伺到了石头的一些记忆片断。

    但他却是怎么都操控不了石头人的身体。

    在他改变策略,分出一缕神魂去控制石头的神魂时,石头人醒了,本能地排斥他的神魂化身。

    争夺的结果是空霄仙君的神魂化身被排斥出了石头人的身体,因主场在石头人的识海里,石头人本就少得可怜的记忆更是被破坏了不少。

    在凌轻舞走了后,石头人发现了他的洞府,没对他的洞府怎么样,只把通道关上了。

    山茶妖渡劫失败,空霄仙君暗中拿回了山茶妖存在体内的药气和山茶妖的部分生机,被石头人发现,石头人进来向他索取救回山茶妖的方法。

    石头人是失忆,脑子转的弯少,灵智是不差的,他旁观了山茶妖是怎么快速提升的修为,所以在山茶妖渡劫失败,空霄仙君拿走了山茶妖的部分生机后,他并没的阻止。

    原因是山茶妖的灵智已散,不再是妖修山茶,活着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山茶树。

    他后来向空霄仙君索要救回山茶树的方法,是因为人参精。人参精一心要救活山茶妖,石头人不想人参精再舍己救人,便找到了空霄仙君。

    山茶妖需要的是修复生机,空霄仙君也是,空霄仙君怎可能把自己需要的东西分出去?但石头人的厉害他是见识过的,惹怒了石头人,他的洞府不够石头人几拳头砸的。

    权衡之下,空霄仙君拿出了对他相较用处小的九转星芝子,也捞到了好处,石头人答应在他的通道打开补充灵气时,帮他看守着门户。

    林千蓝问,“看了凌轻舞的玉简找来的三个修士,是在石头人再次失忆之后?”

    不只颜十四前前主人一个聪明人,不清楚看了凌轻舞的玉简来寻宝的有几人,但能到了石头人所住空间只有三个。

    除了那层迷障外,石头人的住所外并没有禁制之类的障碍,只要找到入口就能进得来,也是紫金鼠逃进来的原因。

    紫金鼠知道这里住了个石头人,很是厉害,逃到这里来就算摆脱不了追杀它的人修,引来也能让人修对上石头人。只是紫金鼠的运气不好,当时石头人不在。

    没能找来的原因只会有一个,石头人睡着了。

    “是人参精看到山茶妖再枯死一个枝杈,着急地上到了地面上,被正好路过的一个人修抓住,带出了宝珲岭,石头人离开洞府去救人参精,人参精救了回来,石头人再失去了一些记忆。此时我方知,石头人不能离开宝珲岭一带,离开后不仅会失去记忆,离得远了力气也会变小。”

    空霄仙君的话让林千蓝沉思。

    “颜十四的主人是最先来的,他看出了石头人的不寻常,没有以身犯险,转身离开。后来的两人太过自负了,以为石头人是个力气大的石傀儡,硬闯,被石头一掌拍下。”

    空霄仙君对两人的蔑视不假辞色,“连我都不敢与石头人较个高低,两个初入金丹的小子竟敢在石头人的领域内挑衅石头人,正应了活得不耐烦之言。”

    “你说外面的空间是石头人的领域?”

    外面的空间不是独立于云琅界面的,更接近于在地下开辟出的大型洞府。

    林千蓝对领域的见识来自于生死薄,身处在外面空间跟身下在生死薄领域内的感受完全不同。

    “应是石头人的天生领域。领域不同于妖兽的自带空间,与随身洞府倒是相似,领域的主人对领域有绝对的控制权。”

    空霄仙君叹息道,“真说不来我被困在此处是为幸与不幸,我的洞府与墓地相连,等同于连通了石头人的领域,被囊括进石头人的领域。

    颜十四与她的主人并非我扔出的洞府,而是石头人。幻术没能蒙蔽石头人太久,石头人醒过神来,本能地启动领域的排斥之力,把两人扔了出去。”

    空霄仙君从被石头人拍死的人修身上找到了凌轻舞留下的玉简,实是气不得笑不得恼不得庆幸不得。

    他不该对凌轻舞这个自说自话的心慈,应该拼着被她身后的化神修士追杀的风险,除了凌轻舞这个祸端。这下可好,她一个**害他还不够,还让其他人也来祸害他。

    庆幸的是,石头人虽然失忆了,忘记了与他的约定,但石头人却记得通道通往的地方不能随便进,便向来人提出了三个他很想弄清的问题。

    空霄仙君的随身洞府纳入了石头人的领域并不全是坏事,随身洞府自身修复力增强了,原因不明。他实际上得到了石头人的庇护,得以有了个相对安全的将养之地。

    也因此,在后来他的随身洞府已能收起了却没有收起离开,只把通道这端出入口,从他的洞府前厅改到了墓地。

    他留在外面的一丝神识目睹了林千蓝进来的所作所为,本可以收起竹楼躲开或离去,但他想要林千蓝的生机之力,等在了原地。

    林千蓝问道,“石头人的记忆还能恢复?”

    她在救下山茶妖时,小豆丁说,山茶妖告诉的她,说是五千多年前的一天,石头人突然起来往他身后的山壁上打了一拳,通道就出现了。

    在这之前,至少山茶妖生出灵智的一万多年,她从没看到过石头人这样做过,也不知道那里有个通道。

    空霄仙君刚才说了,石头人为救小豆丁再一回失忆,他身后有个通道的事还是小豆丁告诉他的。等过了几十年后,颜十四的前前主人找来,石头人对来人说的是通道通往一个墓地。

    小豆丁和山茶妖都不知道通道后来连通的是个墓地,只能是石头人自己想起来的,并知道怎么开启。

    石头人的记忆恢复的很缓慢,山茶的事是他最近想起来的。”空霄仙君突然道,“石头人被宝珲岭的凡人称为山神,我想,并不是空穴来风。”

    “你见到过有跟石头人一样来历的?”

    “你可听说过信仰之力?”

    ※※※※

    三个时辰后,通道打开,林千蓝一个人走了出去。

    腾二回到了浮音宫,服用了九转星芝子之后休眠了,颜十四被空霄仙君带进了竹楼内,为她重塑妖丹。

    “仙子姐姐!”人参娃娃小豆丁上来抱住了林千蓝的衣袍角。

    林千蓝没有再抽回衣袍,任小豆丁抱着。尽管小豆丁是因为她身上的气息而喜欢她,但这喜欢不是假的。

    在小豆丁的世界里,善恶分明。对她喜欢的人,比如山茶妖,在山茶妖渡劫失败后,小豆丁毫不犹豫地把她一千年的生机之力输送给了已打回原形的山茶树。只不过这一千年的生机被空霄仙君顺走了。

    石头人也是因为小豆丁,才会去找空霄仙君,让空霄仙君想办法维持山茶树不死。

    小豆丁对紫金鼠可不心善。

    凌轻舞在发现空霄仙君洞府之前,在石头人的空间里采走了一株即将生出灵智的百合,小豆丁知道是紫金鼠引来的坏人,让石头人拍死了紫金鼠妖,并把紫金鼠妖的尸首埋在了山茶树的下方,以做山茶树养分。

    小豆丁的喜欢,对林千蓝说服石头人与她打一场放行起了不小的作用。

    “咚!”石头人退回到他常坐的地方,坐了下来。小豆丁放开了林千蓝的衣袍,跳到了石头人的怀里,石头人把一只手掌平放在腰间,小豆丁跳了上去。

    石头人坐的是一截茶青色的木头,木头高约半丈,横长一丈多,恰好做了石头人的凳子。

    林千蓝在石头人举步有声时,就注意到了这截木头,石头人的石头身子如此重,长年累月地坐在上面,这截木头上却连一个压痕都没有,按说不会是块凡木,却不含一点灵气。

    这截木头不是完整的,横着的两端有着不齐整的断裂口。

    重鼓般的声音,“你认得?”石头人少了记忆,但思维、观察力都不差,他指的是他当凳子的木头,“很熟悉,但不记得它是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折断前是什么样子。”

    林千蓝道,“我没见过这截木头,但我有一件跟这截木头相似的东西。”她拿出了琥珀石。

    琥珀石上的光泽暗了下来,看上去就是一块普通的琥珀,等琥珀界与琉瑛界面的结界消失,完全融合后,琥珀石会失去它的作用,或会毁损。

    界面失去了独立性,界面信物不复存在。

    石头人伸出另一只手掌,林千蓝把琥珀石放在他的掌心。

    坐在另一只手掌上的小豆丁抽抽鼻子,“仙子姐姐的黄石子也很好闻。”

    石头人的手指向中心聚拢,把琥珀石虚握在手心,静止了一会,手掌重新展开,说道,“它是你的?是什么东西?”

    林千蓝取回琥珀石,“是我的。它是一个界面信物,拿着它可进到那个界面内。”

    “界面信物?”石头人的目光平平,“我还记得一些东西,一些地方,不是这里,也不是上方。”

    小豆丁六个辫子的辫尾甩向下方望着石头人,“石头哥哥告诉仙子姐姐吧,仙子姐姐一定会帮石头哥哥找到名字的。”

    林千蓝道,“我听说过一个故事。云琅界面开辟成功,众神以血脉点化了生灵,万物生成,众神隐退回到神界。

    有一位名为祖蚩的神,对第一次参与开辟的云琅界面非常留恋,迟迟不愿回归,想把云琅界面开辟的更完美些,便一个人继续开辟起来……”

    “……等他想回归时,却发现通往神界的空间通道已关闭,他体内的元力变弱,打不开通道,便留在了云琅界面。”

    小豆丁雀跃道,“仙子姐姐,石头哥哥就是那个神吗?”

    “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