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八章 随身空间
    虚空石,雾陨石,空元晶。

    林千蓝一直没有着手重炼素镯,是把握不够大。

    素镯对于她的意义不同,她在没有大的把握前,不想轻易去试。

    揉入虚空石有一定的机率让只能装死物的储物法宝进阶为能装活物,这个机率非常低,起着决定性作用的不是炼器水平,而是界面所限。

    空霄仙君说过,随身空间在上界跟云琅界面的储物戒指一样普遍。

    同样,随身空间也是分着等级的,一般修士的随身空间仅能算得上是储物法宝,与普通储物法宝的区别是能装下活物。

    高级一点的随身空间能让主人进到里面去,而不仅是神识神魂。

    林千蓝原想着炼制的就是这种,她是想把混沌宝鼎装进去,她的直觉,混沌宝鼎不大像个死物,要是真装到储物袋里,不见得能装得成。

    有了随身空间炼器也方便,不用把混沌宝鼎移来移去,她进到空间里进行炼制就行,材料还能堆在旁边方便取用。

    雾陨石起着辅助作用,能提升随身空间炼制成功的几率。林千蓝在朔**陆住的那段时间,曾想着手炼制,但算了算,依旧是把握不大,再搁置了下来。

    随身洞府就不那么普遍了。随身洞府不仅能让修士进到里面去,还能跟取用帐篷般,随时把随身洞府取出来放置在任何地方,想收起一念收起。

    是法宝都有不同的等级,像空霄仙君这种带有药园的,属较高等级的,低等级只能住人,不能种东西。

    要炼制出随身洞府,需要空元晶。

    是空霄仙君认出了林千蓝素镯是用一块界玉炼制而成的,大叫着暴殄天物,因为界玉是用来炼制芥子空间的,却炼制成了一个只能装死物的储物空间。

    还造成了空霄仙君的一个美丽误会,让他以为林千蓝身后大佬级别高,宝物太多,一个小小的界玉没看在眼里,拿来随手炼制成了储物空间给了修为尚低的林千蓝的。

    他以为林千蓝想炼制一个随身空间,仅是在学习炼器,便做了个锦上添花,送了林千蓝一块空元晶。

    他愿意给,林千蓝没有不想要的。有了空元晶她就能炼制出一个随身洞府来。

    打开混沌宝鼎,幽冥阴火从鼎底浮了上来。

    看到幽冥阴火大了一小圈的灰白火焰,林千蓝即是自语也是对幽冥阴火说道,“快要升级了?”

    知道了混沌宝鼎的好处,大部分时候她都是把幽冥阴火放在混沌宝鼎内以让幽冥阴火升级,少数时间召在识海,与幽冥阴火培养感情。

    异火既有灵性,就有喜与不喜的情绪,主人与异火的感情越契合,御使起来越顺手。

    幽冥阴火飞了过来,落到了林千蓝的手掌心,从幽冥阴火那里传来喜悦的情绪。

    “小幽,这次炼制的成不成功,要看你跟混沌宝鼎的了。”素镯已是成形的储物法宝,法宝升级重在融炼,而融炼是林千蓝较为擅长的,手法已练习过千百遍,可以说是烂熟于胸。

    云琅界面极少人有随身空间,至少林千蓝没听过谁有,连她宝物堆成山的师父都没有,原因不在于炼制方法上,其一在于缺少必要的材料。

    虚空石,璇玑玉,是炼制随身空间必备的主材,虚空石有时可见,但云琅界面是没有璇玑玉的,有现世的,都是从其他界面流落到云琅界的,可见其有多难寻。

    而主因是,炼制随身空间要用到超出云琅界面限制的空间规则。

    超出界面的限制,会受到界面的排斥,表现在炼制随身空间上,是在炼制期间难以刻制出来沟通空间的规则法纹。

    但在一定的天时地利的条件下,是能刻制出来的。

    谁也说不准是什么样的天时地利,林千蓝就自己拼个天时地利出来,她用神识与混沌宝鼎做着沟通,“小鼎,一会给点力,我可是为了你有个地方安放才急着炼制的,成不成功全看你了。”

    到目前为止,她只知道混沌宝鼎是件不寻常的鼎炉,要说道混沌宝鼎属什么级别的法宝,又是从哪里来的,一概不知。

    在问到法宝升级的问题上,混沌宝鼎还能跟她互动,给出个答案。

    不过,问到其他方面,混沌宝鼎是没有回应的。与以往相同,林千蓝没有得到混沌宝鼎的回应,她却隐隐约约有个感觉,混沌宝鼎接收到了她的想法。

    先提炼的是虚空石,虚空石在幽冥阴火的烧灼下,分离出了杂质,只剩下一个灰色的圆球,神识探进圆球,里面像是被蒙了一层厚纱,看不清看不透。

    在幽冥阴火的包裹下,雾陨石很快化成淡淡青灰色的流质物体。

    林千蓝的神识手把虚空石圆球放到了青灰色的流质内,不大会,青灰色的流质全部被圆球吸了进去,而圆球的外表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神识手抓起素镯放进了混沌宝鼎内,林千蓝快速掐动手诀,只见灰白色的火焰中,圆球慢慢向素镯靠近,当二者碰撞在一起后,火焰把二者完全包裹起来。

    肉眼看不清灰白色火焰里的情形,神识能看到,看着实心石头似是的圆球一点点融进了素镯内。

    等圆球完全没入素镯后,素镯变了样子,恢复了它原本的颜色,碧绿晶莹。

    幽冥阴火分出三份来,一份用来融炼空元晶。

    空元晶是炼制洞府用的,出乎意实的容易融炼,不大会成了一团透明的气团。

    另两份幽冥阴火用来融炼一块玄岩玉和一块掌心大小的五彩的玉碎片。

    空霄仙君送她空元晶时,一并送给她几份记载有炼器术的玉简,上面提到用以炼制洞府的原材,她正好有其中的玄岩玉,虽然不是上好的材料,但炼制一个中等的洞府足够了。

    但她的那块玄岩玉小了点,林千蓝想起了在浮音宫里找这块五彩的玉碎片。

    浮音宫被甩到时空洪流时伤到了一个角,跟浮音宫一起落到朔轮界内,被芷音捡回放进了浮音宫内,后来给了她。

    “不行么……”

    玄岩玉融炼成功,但五彩的玉碎片没有发生一点变化。

    林千蓝心有遗憾,可也没有强求,把融炼成软泥形态的玄岩玉,按她原先设计好的洞府的式样用神识塑造成形,放入透明的空元晶气团内。

    再接下来是与虚空石融入素镯一样的步骤。

    至于那块玉碎片,没空管它,收回幽冥阴火后,随它落到了混沌宝鼎的鼎底。

    关键就在最后一步,往素镯内刻制法纹,包括超越了云琅界面限制的空间法纹。

    融炼还在进行中,她要在素镯与虚空石和空元晶完全炼制在一起之前把法纹刻制进去。

    高阶法宝内里的法纹刻制都是用神识,林千蓝把神识全沉入到素镯内,外部的融炼全权交给了幽冥阴火和混沌宝鼎。

    纳物、防御、传送等作用的法纹的刻制很是顺利,一气呵成,等到了刻制空间法纹时,林千蓝的大脑突然停滞了下,是她的直觉按照之前的方法,用神识一点点刻画是不能成功的。

    可到了这个紧要关头了,停止刻制等于放弃了继续炼制,结果自然是炼制失败,继续刻制,却又直觉不能成功。

    怎么选都是失败,在这个当口不容她多想。不是一点点刻画没有成功的把握吗,那就不一点点刻画。

    林千蓝当即用神识在识海里刻画起空间法纹来。之前就是这样练习的,所以刻画的非常快,层叠不知多少层,往复了不知多少弯的法纹,一次成功!

    关键的时刻来了,要把刻画好的法纹瞬间刻印到素镯的内部。

    她用法纹刻制阵石时这样做过,有时成功了,有时没成功。

    这会顾不得评估成功率,而是只能用这个方法了。

    这个方法,凭的是一个快字,位置还不能有丝毫差错。

    因全身贯注,林千蓝此时没有多少紧张,一念催动瞬移法诀,在识海里刻画好的法纹被打进了素镯内!

    因是最后一组法纹,林千蓝的神识马上退了出来,往混沌宝鼎里打起了成宝的手诀。

    素镯再发生变化,碧色变得通透,并散发出了柔和的绿色光芒。

    成了?

    林千蓝让幽冥阴火收回了火焰,素镯上绿色光芒渐渐收拢,隐入了素镯中,但依然通透。

    原本素镯是用秘术隐了真形,因不影响使用,林千蓝没有费工夫解了封印,经过刚才的炼制,破坏掉了封印,素镯变回了晶莹碧玉形态,现又增加了通透感,十分的养眼。

    素镯没有毁损,是炼制成功了一半。

    林千蓝深呼了口气,神识探向素镯。

    有空间!一个好的开始。

    神识探进了空间内。

    是个上下分明的空间!

    以前的素镯空间不分上下,就是一个四下灰蒙蒙的地方,以上下分天地,下方为地的地方也是灰蒙蒙的,东西放在上面,如同悬空。

    而现在的素镯空间,一眼可分出上下天地来。

    灰白色的地,不透明,如同硬质的土层,跟素镯之前的大小相同,地的上方均是泛着浅蓝色的通透空间,为天。

    灰白色的地面正中,是一座青石墙青石顶红柱廊红石门的四方榭阁,这是她的随身洞府的住所,她偷了下懒,大体照着丹曦庐舍的榭阁的样子布局来炼制的。

    以目前看,只能说没有失败。

    林千蓝一念下把不远处的一丛虞美人连土移进了素镯内。

    约一尺厚的土落到空间灰白色的硬质土上,不再给人以悬空感,虞美人花丛晃动了几下,呈静立状态,花朵依然有着生机。

    这是真的成了!

    要还是只能装死物的空间,虞美人放进去生机就会失去,花朵枯萎。

    腾二在休眠,林千蓝没人分享喜悦,把素镯戴回到手腕上,出了浮音簪。她只把浮音宫移了出来,花园还留在浮音簪内。

    来到浮音宫的大殿内,空霄仙君正盘坐在承仙池前。

    一位仙君的直觉真是敏锐的可怕,自浮音宫出现后,空霄仙君向林千蓝交换了进出浮音宫这间大殿的权限,有空便盘桓在承仙池边,或打坐修炼,或什么都不做,只闭目养神。

    空霄仙君睁开眼,说道,“方才石头人来了。”

    浮音簪内的花园里无日夜之分,林千蓝修炼完毕,静下心绪,便进去着手炼制随身空间。

    等她从浮音簪里出来,外界已是深夜时分。

    夜烟风高,正适宜做些神事,展露些神迹。

    恰好,他们中间真有个神。

    ※※※※

    锤柄村坐落在宝珲岭的一个断崖下,因传说这个横着的断崖是飞来的仙锤的锤柄所化,这个小村子座落在断崖中段的下方,便名为锤柄村。

    “咚!”

    重物落地的声音。

    深夜的山村静到只能听到夜虫的奏鸣声,但之前不知什么原因,夜虫的奏鸣声骤停,静得村东一个婴孩梦中的轻哼,传到了村西去。

    周遭如此静谧,重物落地的声音更为突显,村子里被惊醒的不止一人。

    “咚!”

    再一声。

    没人敢出来。传说,山神喜欢夜间出来巡察,“咚咚”的声音,是山神的脚步声。

    山神用保佑岭内风调雨顺,但不喜欢有人冒犯,他选择夜间出巡便是因为此间无人。

    谁敢出去冒犯山神?

    林千蓝空霄仙君,以及石头人一行三人,此时站在了断崖的上方。

    林千蓝指着崖上的一个石柱道,“是这个。”

    石头人上前,伸手抓住崖上一根石柱,用力往上一拔,石柱下土崩石裂,被石头人连根拔起。

    拔出的石柱有五六丈长,重不知多少吨,却被石头人单手拎着,猛得往旁边石头上一磕,石柱裂开,噼啪地往下掉碎石,石头人晃了几晃,石柱上的碎石掉落的更快,不多会,石柱露出了它的真面目,是根茶青色的木杖,一头圆润,一头是断裂茬口。

    “该我了?”

    空霄仙君手一指石柱原在地方,数几十根方石柱从地下冒起,再不少两两石根间冒出了石墙,一错眼,变成了一座石头殿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