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章 真言诀
    近一个月来,锤柄村变得热闹起来,住在宝珲岭一带的凡人从四面八方向锤柄村涌来,前来向山神救助。

    他们涌向的不是村内,而是村上的断崖。

    锤柄村上方断崖边原有个石柱,从远处看上去像是站立的男子,石柱顶长着的那棵小树如同将军头盔上的红缨,因此石柱被称为将军石。

    一夜间将军石不见了,多了一个石头殿!

    有每十年一回的撞仙缘,仙师的存在不是秘密,每个村子多少都曾出过仙师,虽知道的不多,但对仙师举手能撕天抬脚能毁山的事迹听说过很多,有的人是目睹过。

    相较之下,石头殿一夜而成比不上他们听说过的仙师的事迹来得神奇,让他们奔走相告的是石头殿上刻录的告示,告示是山神发出的。

    上说,他既在此岭中修炼,自当佑护岭中之生灵。从今之后,宝珲岭的民众若有艰难不平之事,可在此殿中具实以告,查实后会给相告之人有所交待。

    宝珲岭的民众中素有信奉有山神的,因为宝珲岭一带比相邻地域的天灾要少,相邻的地方有了地动宝珲岭不受影响,山火烧来却不过宝珲岭地界的事,发生的不是一件两件,都道是宝珲岭有山神护佑。

    这下更是信了,正遇有不平事的,马上来殿内诉说了清楚,以求得到山神的相助。

    当夜,一个为祸乡邻的无赖被吊在了村口槐树上,断了一手一脚一眼,因为这个无赖曾弄断了一人一只手,打断了一人的一条腿和一只眼。

    现在,无赖也尝到了断手断脚失眼的痛苦,号叫不停。无赖占下的财资归还给了苦主。

    好几个村子都发生了此类事件。

    告示上说的是真的!

    民众才不管发出告示的是不是真的山神,他们只崇信能护佑他们的人,一时锤柄村人来如织,崖顶的殿宇被称为山神殿。

    浮音宫内,林千蓝盘坐在寝宫的地上,把神识从岭上的山神殿收回。石头人给她及空霄仙君放开了一些他的领域的权限,她的神识现在能自由出入领域。

    看此情景,石头人的记忆要不了百年就能恢复。

    她从空霄仙君和腾二两个的口中,都听到了念灵力的说法,让石头人恢复记忆的不是信仰之力本身,而是信仰之力转化成的念灵力起的作用。

    腾二从外面游了进来,情绪不高,“老大,咱们什么时候走?”

    腾二很少表达出不喜欢一个地方,林千蓝答复道,“应该不会太久,等石头人练成了真言诀的第一部我们就离开。”

    “老大,石头人不是只想让老大帮他恢复记忆吗,老大为什么还把真言诀给了他帮他修炼?”

    “想给就给了。”林千蓝道,“真要说出个原因,大概是想证明,我在神界的十年所看到的经历到的都是真实存在的。”

    真言诀是林千蓝十年神界游时得到的,是高等级神侍修炼的一种言灵法诀。

    啻玄把神界的一切都呈现给了她,没有做删减,在她对神侍们起了兴致时,让她旁观了神侍的所有日常,从怎么入选到怎么来的神界,再到神侍在神界要做的事,以及修炼升级等,包括神侍修炼的各种功法。

    神不需要修炼,而且神侍修炼的功法对修士不适用,所以啻玄并不在意神侍的功法会不会被林千蓝流传出去。

    修士都是过目不忘,林千蓝又是特意记下,所有的功法都深刻在了脑海里。她的目的是为她今后的元力修炼功法的改进做参考,不想还有个能用得上的石头人。

    在把功法给了石头人的时候,她不确定石头人一定能修炼,因为石头人的额前没有元珠,她也看不透石头人的石头身体里有没有元力的存在。

    但石头人能修炼,最起码证明功法是真实的。

    “那还要多久?”

    “腾二,在这里呆烦了?”

    “我不喜欢呆在别人说了算的地方。”

    这里被囊括进了石头人的领域,是石头人说了算的地方,林千蓝道,“快了。拿到那件金属性宝物之后我们马上离开。”

    转移了腾二的注意力,“老大,会是什么样的宝物呢?石头人小气地很,都不让我看一眼。哼哼……”

    在石头人的领域内,不经石头人的允许,腾二的寻宝天赋在这里都受限。

    林千蓝道,“多半是金灵珠。”

    空霄仙君在这里呆了几百年,早把白虎墓地研究透了,墓地里的白虎骸骨至少二十万年以上了不假,可神兽白虎是什么样的存在?怎么可能骸骨放置了二十多万年变成了普通兽骨,不是石化就是风化?

    他可是见过用几百万年前的神兽骨炼制的上好法宝。

    而且这些白虎骸骨摆放的很乱,不是白虎死去时的状态,是被他人打乱的。

    白虎属金,按说这个墓地里应是金灵气充盈,但现在,金灵气比其他属性的灵气还要少。【】

    要么有人取走了白虎骸骨上的金灵气,要么墓地里的金灵气聚合成了金属性的灵物被人拿走了,后者的可能性要大些。

    金灵气浓郁之地,易聚合成的灵物是金灵珠。

    这里是石头人的地盘,石头人取走了金灵珠的可能性最大。

    “空霄仙君不会骗老大吧?”

    “这件事上不会。他想离开云琅界就得跟我们合作,能多规避些风险最好不过。”

    空霄仙君说他几乎所有的防御法宝都毁在了时空风暴里,在劈开空间裂缝后防无可防了,危急时刻躲进了随身洞府里进了空间裂缝,他这才保住命,还好随身洞府受的损伤不大。

    推算到白虎墓地可能生出了一个金灵珠,空霄仙君道,要是他的防御法宝内融进了金灵珠,便可抵御他所遇到的那个级别的时空风暴了。

    说着有意没意不知道,但林千蓝绝对是听着有心。论防御能力,她的法宝肯定不如空霄仙君,空霄仙君的法宝都抵御不了,那她的更是不能。

    这枚金灵珠,她要了。

    正好,石头人很想知道他是谁,来自哪里。

    给石头人真言诀能修炼,还能从另一个方面证明,她所说的以信仰之力来恢复他的记忆的方法也不会是假的。

    所以,林千蓝这一个月来会时常关注上方山神殿的情形,看有多少人会对石头人生出信仰之力。

    石头人不是人,最多是神的后人,不是神,不是妖修,天生力大无穷不会修炼,又不能列到普通精怪一类,不知算不算处在三界之外的生灵。

    林千蓝倒觉着山神的身份安到石头人身上最为恰当。

    “老大,我刚才看到小豆丁去了竹楼里,老大对她那么好,她还是一进来就去了竹楼,那个空霄给她几个灵果她就忘了空霄吸走她的生机的事了,就会见利忘义。”腾二扇起了小豆丁的臭风。

    “小豆丁不会离开石头人,石头人也不会让人带走小豆丁。”林千蓝看穿了腾二的小九九。

    腾二想想也是,心情很快往好处转了。

    ※※※※

    石头人站在大石头边,说了声,“收。”

    仍是重鼓般的声调,却没有了以往附带出来的滚滚回声,声音短而净。

    随着石头人收字出口,方圆千米的大石头开始往中间收缩,渐渐看出了锤子头的形状来。

    收成两米长的时,石头人掷出手里半丈长的茶青色木柄,再出声,“合。”

    木柄准确地飞到锤头处,锤头原没有任何一个缺口,在木柄飞过来后裂开了一个方形缺口,木柄的三分之一扎入缺口中,缺口收拢,木柄与锤头结合之处严丝合缝。

    “回。”锤子飞到了石头人手中。

    石头人抓着石头锤子,像是石头锤子天生长在他的手里的。石头人转过身来,地面没有再发出震颤,咚咚的脚步声也小了许多。

    石头人另一只大手朝着自己丹田处虚抓了下,他的丹田处金光大作,他的手指一拢,金光移到他的手上,他把闪着金光的手伸向林千蓝,“给你。”

    腾二瞪直了眼,“金灵!老大,是金灵!”

    白虎墓地是聚成了金属性的灵物,不是金灵珠,是比金灵珠更高等级的金灵。

    或因由白虎金气聚成的,这个金灵的形象是虎。

    一个金色的小虎落在石头人的手掌心,小虎有人的两个拳头大小,小虎似实,眼睛鼻子嘴巴都有,身上的皮毛虽展现不出根根毛发,但也能看出有皮毛。

    小虎似虚,周身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虚出一个金色的光圈,惹眼却不晃眼。

    小虎往左走走,向右走走,却是走不出石头人的掌心。

    林千蓝摄在了手中。

    小虎换了个地方,没有惊慌,好奇地在林千蓝手上四下看。

    这是她与石头人做的交易。

    她相助石头人早些恢复记忆,石头人把从墓地里得来的金属性灵物给她。

    林千蓝回给石头人一个画轴,“全部的真言诀。”是林千蓝亲手写下的功法。她试过了,真言诀不能刻录进玉简,林千蓝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方式,用符笔当做毛笔,写在一个布帛画轴上。

    石头人并不轻易相信她说的话,所以林千蓝帮他找回了锤柄,给了他如何收取锤子的真言诀。

    离开宝珲岭,石头人失去的不仅是记忆,还有一些本能的弱化,所以才会找她来帮忙找回锤柄。

    她之前给石头人的只是一部分真言诀,约好若是能修炼,她会把余下的真言诀一并给石头人。

    带着金灵虎回到浮音宫,进到大殿之后,金灵虎不安分起来,想从林千蓝手里挣脱出来。

    林千蓝放开了它,金灵虎直奔着承仙池去了,跳进了池内,在里面不断地跳跃起来。

    “老大,怎么不契约了金灵?”

    “等取了素锣后再契约,到时把金灵放到素镯里。”

    腾二一下跳起来,“啊!新洞府!老大,这回我能进去看看了吧?”

    “能了。”不是林千蓝不给腾二看,而是她第二天试着收起混沌宝鼎没能成功,灵光一闪,把素镯放进了混沌宝鼎内,混沌宝鼎传给她一个时间:两个月。

    她就没把素镯从混沌宝鼎里拿出来。

    到了花园里,林千蓝打开了混沌宝鼎的盖子,一个泛着红光的肉团子跳了出来,“主人。”

    是鬼魇兽。林千蓝在试着用素镯收取混沌宝鼎时,鬼魇兽从血炽木里跑了出来,它吸收了那枚魔晶后,不再需要时时呆在血炽木里了。

    见林千蓝把素镯留在混沌宝鼎内,鬼魇兽请求也进到混沌宝鼎里呆着。

    林千蓝留下鬼魇兽是另有用途,不是为了给鬼魇兽谋取好处,不过,她也想看看混沌宝鼎能不能鬼魇兽升级,便答应了鬼魇兽。

    “哈!我都差点忘了你这个小鬼头。”腾二游到前面,看着胖了一圈的鬼魇兽,“咦,你进阶了?”

    “多亏了主人。”鬼魇兽谄媚道,“是因为主人让我呆在了混沌宝鼎里我才进的阶。主人,你身上有魔气。”

    林千蓝一口否定,“没有。”其实有的,石头人领域外那层瘴气里含有少量的魔气。对待鬼魇兽绝不能有求必应。

    石头人以前在醒着的时候,领域是完全开放的,不免逸进来一些魔气,这鬼魇兽的鼻子倒灵,从她跟腾二身上闻到了一些气味。

    她是绝了鬼魇兽想去外面吸收魔气的念头。

    腾二不乐意了,“你怎么做的器灵,天天什么活都不干,还想要老大给你找魔气,哪来这么好的事!”

    鬼魇兽不敢再提,举起出来时抱在手里的五彩碎玉片,“主人,是我在混沌宝鼎里找到的。”

    是林千蓝炼制素镯时,准备用来炼制洞府的,结果没能融炼成功,随手留在了混沌宝鼎里,要不是鬼魇兽拿出来,她不定什么时间才能想起这块五彩碎玉片。

    林千蓝接过,对鬼魇兽说了句,“有心了。”

    鬼魇兽欢喜的样子,“是我应该做的,主人。”

    拿在手上,林千蓝发现了五彩碎玉片有了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