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三章 小事件
    杨家是灌河镇的杨家,林千蓝为了想弄清杨倾城是否是玄牝水灵体,去过杨家,跟杨家的家主杨又峦交谈过。

    她去之前调查过杨家,知道杨家是做什么起家的。

    修士的花销太大,灵丹、法宝,单花在这两项的灵石就不是个小数目,随着修为的进阶,购进灵丹所需灵石成倍增。

    不服用灵丹是能修炼,但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他们的资质一般,单纯靠着打坐修炼修为的进阶缓慢,只能依靠灵丹的辅助,不这样做的后果会是寿尽而终。

    法宝方面也是。修行一途,与天争命,与人争命,许多时候,修士的命会系于法宝的好坏上。好的法宝价值不菲。

    要是再学画符、炼丹、炼器等技艺,所花费的灵石海了去了。

    说散修修行不易,是因为散修修炼所需的花销需要他们自己去挣,他们把大量时间花在这上面,修炼的时间相应的减少,修为增的要慢一些。

    但不去挣灵石,又没有充足的灵丹来修炼,没有趁手的法宝来保护自己,散修们常隐于此两难之中。

    所以做散修不是上选,出身于修仙家族,修士不是加入宗门就是留在家族中修炼,哪怕家族不大,最起码在修士最艰难的低阶期能得到家族各方面照应。

    能延续成一个修仙家族,不止是家中能修炼的子弟多,有能护佑家族的高阶修士镇着,最基本的是要有能支撑族人修炼所需的财源。

    像张家镇的张家,靠的是经营妖皮妖丹的买卖维持家族动转的。

    灌河镇的杨家,家族基本收入来自于豢养、买卖灵宠。

    当日杨倾城用人情换师父让三师兄送她到乌柳城,是因为杨家在乌柳城有经营铺子。

    看来杨家的生意做的不算小,连大封城都有杨家的店铺。

    杨又峦在店铺的二楼,正与一位中年修士争论着什么,杨又峦脸上隐含着怒气,而中年修士语带威胁,“我看又峦真人还是仔细考虑的好,杨家的上上下下都在真人一念间。”

    杨又峦拒绝道,“不用再考虑了。一女不可二许,小女心有所系,还请易徽真君另选他人吧。”

    几十年过去,杨又峦的修为没有进阶,还是金丹初期,没能感知到林千蓝的神识。

    “话不可说得太满,趁着我家真君还有耐心想清楚点,省得……”中年修士虽也是金丹初期,但神识明显比杨又峦高深,林千蓝不是暗中窥视,而是高阶修士的例行神识一扫,被他觉察到,吞下了余下的话。

    听着两人说的不是什么好事,林千蓝无意掺合进去,收回了神识,但要因此转身走,也是没必要。

    中年修士等了一会,不见神识的主人有下文,知道是哪位前辈路过随便用神识扫了下,没有插手的意思,但也收敛了起来,只警告性的说一句,“不要辜负了真君的好意!”瞬移离去。

    出售灵宠的店铺不与卖法宝灵丹的店铺陈设相同,进了门后便是一个院子,有的灵宠被关的笼子里,有的是用禁制圈禁起来。

    杨家的店铺有点特色,狐类灵宠非常齐全,另有一种相对齐全的,是其他店铺很少有的灵宠灵言凤雀。

    灵言凤雀是三阶的妖兽,灵智略高于普通的三阶妖兽,善言,个头不大,成年的灵言凤雀有两尺大小,颜色各异,几乎没有一个颜色相同的。

    没有契约的灵言凤雀属较难豢养的灵宠,杨家的店铺却同时有十只灵言凤雀出售,难怪能在大封城占一席之地。

    伙计有眼色,见林千蓝对灵言凤雀有兴趣,一旁说道,“前辈,这十只灵言凤雀出壳都在三年之内,属幼生期,契约了容易与主人一心。”

    原本安静的十只灵言凤雀突然飞离了架子,因架子周围有禁制,没能飞出去,一头扎到禁制上受了阻后转身又往另一个方向飞,再扎到另一方的禁制上。

    是受了惊。

    伙计变了脸色,取出一只四寸长的小竹笛来,放在唇角吹了起来,听不到声音,却有波纹振动。

    灵言凤雀易受惊是难豢养的原因之一。

    掌柜的听到动静从店后过来,看伙计吹的笛声不管用,他亲自安抚起灵言凤雀,怎耐灵言凤雀乱叫乱飞着,就是不肯安顿下来。

    这下林千蓝知道灵言凤雀受惊的原因了,“腾二,收着点。”腾二露了丝神兽气息出来。圈着灵言凤雀的禁制只阻拦灵言凤雀飞走,其他的都不受限,不然怎么供人挑选?

    腾二传音,“我不是故意的。”

    腾二的神魂太强大,肉身才三阶,气息收敛不完全是常事,也是灵言凤雀的感知力太过敏锐,店内其他的灵宠都没受到腾二的影响,一只傻哈哈的小蛇还朝着腾二吐着信子,表达着遇到同类的喜悦。

    林千蓝回传,“我知道,再收着点。”腾二对这些低阶的灵宠看不上眼,都懒得吓它们。

    只听伙计轻呼道,“死了一只!”

    一只灵言凤雀仰面落到地上。

    灵言凤雀的品阶不高,卖价可不低。

    腾二惹的祸,主人得善后,林千蓝起手破开了禁制,数道浅绿色的虚化的细绳缚住九只想要飞走的灵言凤雀,灵言凤雀两息内先后安静下来,盘旋在林千蓝身边。

    “回去吧。”林千蓝撤开细绳,灵言凤雀依依不舍地飞离了林千蓝,回到了各自的架子上。

    大概是掌柜的给杨又峦传了音,林千蓝在向灵言凤雀下命令时,杨又峦下了楼,对林千蓝施礼道,“多谢前辈。”

    掌柜的比伙计早回过神,也跟着杨又峦向林千蓝行了礼。

    林千蓝道,“不用。灵言凤雀因我的灵兽而受惊,我自当出手。”扔出一个储物袋给了掌柜,“那只死的算我买了。”些许小事,犯不着结因果。

    “这怎使得?”杨又峦推辞道,“是小店思虑不周,扰了前辈,还请前辈见谅。”

    再扫了眼腾二,乍看是泾水灵蛇,但鳞片纹路与泾水灵蛇的不同,与神兽腾蛇的相似……

    这时,一位女子进到店内,看到林千蓝,脚步骤停,“千蓝真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