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不应
    杨倾城却是有误导之嫌,说的是得罪了易徽真君,这得罪有大有小,易徽真君记仇归记仇,并不是心胸狭窄到睚眦必报,否则他也坐不到化妙宗实权长老的位置。

    小的得罪,拿出诚意来,上门谢个罪就成。

    而拒了易徽真君提出的结亲一事,说成得罪,加上易徽真君的身份,很容易让人联系到店铺经营上去。

    谁知道内里有什么隐情?

    她要受了误导,什么都不问,看到白玉牌就替师父应下了,不就给师父揽了个大||麻烦过来?

    不过,即便她之前没听到杨又峦和中年修士的对话,她也不会一口答应。

    想让她误解,她便误解,白玉牌在她这里管不管用,要看杨家两父女接下来的言行了。

    见林千蓝不悦,杨又峦忙为杨倾城补救,“还请千蓝真君见谅,不是小女故意隐瞒,而是小女难以启齿,此事并非关乎店铺,是易徽真君以杨家上下老小的性命要挟,要与小女结成道侣。”

    杨倾城也致歉,“是我见到千蓝真君,心绪浮沉太过,生怕得不到真君的相助,才有此一试,冒犯了真君。”眼角一红,“我无意与易徽真君结成道侣,可易徽真君步步紧逼,我也不想因我连累了整个杨家,才会动用此玉牌。”

    “我知道了。不过……”见腾二一尾巴把玉简甩给了杨倾城,林千蓝浅浅地看着杨倾城,“我不答应。白玉牌是我师父给的,想让人还人情就该找我师父还,关我什么事?”

    杨家两父女没想到林千蓝会给他们这样一个回应。

    杨倾城在落烟峰上住过一段时间,听说了不少青梨真君最为在乎六弟子,而千蓝真君对青梨真君也是言听计从的传闻,她也亲眼看到过青梨真君跟林千蓝相处的情景,说是两父女也不为过。

    所以,她才会一见到林千蓝,就拿出了白玉牌,她以为林千蓝会很轻易地答应下来。

    她不是没想过向青梨真君本人求救,但大封城离虚天宗太远,易徽真君又逼着急,怕不等青梨真君收到她的求救,易徽真君已对杨家和她出了手。

    遇到林千蓝,给她和杨家得以周全带来一线希望。

    林千蓝怎会如此说?

    杨倾城捏紧了手里的玉牌,“青梨真君曾说,他可相助我一次。”

    “你说的没错,是有这事。”林千蓝应的利落,“你也别忘了,答应你的是我师父,不是我。”让她一个元婴初期帮忙,去解决一个由元婴中期带来的麻烦,这杨倾城也太看得起她。

    想让她以虚天宗长老的身份替杨家出头,却到现在都没主动提起及易徽真君逼为道侣之事中有没有隐情。

    是想举着师父的令箭,拿她当枪使?可惜她没那么迂腐,就是师父现在在跟前,她也不会答应。杨倾城想错她也想错师父了,师父要是知道他的玉牌是这个用法,只会收回玉牌,还会赞她做的对。

    杨倾城急不择言,“难道千蓝真君就不认青梨真君的玉牌?”

    “认,怎么不认?不认的话我不会留在这里听你说到现在。”林千蓝不紧不慢道,“要是想找我师父帮忙,仍可去落烟峰。”

    再叫上腾二,“上来,我们走。”

    腾二一纵,挂到了林千蓝的肩头,冲着也是立在杨倾城肩头的雪尾孔雀再甩了吊睛眼。

    林千蓝没做耽搁,带着腾二瞬移离去。

    留下杨家父女相看相叹。

    杨又峦本来不赞成杨倾城用掉这个人情,但林千蓝真不应下,他心里多少有些说不来的滋味,一看就知道杨倾城没有放弃,劝慰女儿道,“倾城,既然千蓝真君如是说,此事我们还是另想他法吧。”

    “爹!”杨倾城捧心而蹙,“离开大封城加入散修联盟并非是个上策。付出财物是小,怕只怕若是易徽真君发难,散修联盟不一定会救杨家。”

    散修联盟不是谁想加就能加入的,修仙家族想得到联盟的庇护,就要年年向联盟上交一大笔费用。

    而且,散修联盟有个很大的弊端——管理松散,意味着对管理层的约束力较小,出了事容易造成推诿。

    杨又峦何尝不知道?只能寄托于易徽真君就此罢休。

    杨倾城猛地站起来,似有所决断,“我再去找千蓝真君,一定会让她答应帮杨家。”

    杨又峦担忧又提心,“倾城,你莫要激怒了千蓝真君。”

    “啾!”感知到主人的起伏的心绪,雪尾孔雀鸣了一声,尾羽扫到杨倾城的耳际。

    杨倾城朝着雪尾孔雀方向侧了下头,“不会激怒,只会……”她的眼里失了些神采,“只会是千蓝真君想知道的消息。”

    ※※※※

    客栈一等客房是独立院落,林千蓝修炼出来,看到杨倾城站在院外,知道她是为什么来的,也没想凉着她,打开了禁制。

    杨倾城这回是直入题,“我有个消息,虽不能确定是真,但事关千蓝真君……”

    易徽真君是在一次拍卖会上见到的杨倾城,便有意相交,派人邀约她到化妙宗内做客。

    杨倾城不敢推辞,也因着想交好为上,应邀去了。易徽真君再邀,不两次便提出结成道侣,杨倾城没有答应。

    杨倾城的寒意来自于心底,“怎能侮我至此!视我如双修炉鼎!”

    林千蓝知道杨倾城指的是什么。

    她从杨家店铺回来后,再去调查了下易徽真君。

    比起其他的宗门来,化妙宗上层不少人较为鼓励弟子双修。

    这些大能的做法,在讲究清心寡欲的道修一派里,独树一帜,是泱泱清流里的一片红流。

    之所以不是浊流,是因为他们鼓励让双修跟服用灵丹一样,成为修炼的辅助手段,而不是主要手段,同样对采补式的双修行径毫不姑息,才没为其他宗门诟病。

    易徽真君是红流中的一员,前后收了好几位侍妾修炼双修之术,没有与人结成道侣过,但如今身边没有相伴之人。

    不过,易徽真君对杨倾城求为道侣,则是看上了杨倾城的倾城之姿,再加上她水灵体这个难得的大利于双修道侣的资质,所以易徽真君紧逼不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