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六章 不许爱慕
    “我看,倾城仙子……”林千蓝道,“很清楚自己容貌的优势,也很善于利用这种优势。”

    “你不敢不去应约是真的,但也想着与易徽真君交好能从中为杨家谋利。我说的对吗?”

    少有被人当面揭底,但杨倾城在来之前有所准备,没太失态,只是神色发僵,“什么都瞒不过千蓝真君。我自小到大,因容貌受益无数,也因容貌遭到不少非难,还差点丢了命。”

    “我是想,既然不能为了不碍人眼自残了容貌,不如善加利用化害为利。”杨倾城眼放光华,“待到某一日,我必将不再为此而忧而喜。”

    着装清素随意,行止自信不做作,易让人打消嫉妒心,杨倾城还是在利用她的优势啊……

    林千蓝想起在旁边房间里睡得沉沉的红狐狸,要是颜十四学来杨倾城利用容貌优势的手段,也不甚至几十年都没搞定南宫泠了。

    颜十四除了她的那身狐皮,与狐狸哪里沾边了?

    林千蓝看着杨倾城的目光泛泛,问道,“你说的与我有关的消息,是什么个消息呢?”

    杨倾城不敢绕圈子,“是夙无衣的消息。”察看了下林千蓝的神色。

    林千蓝点头,“说下去。”

    “我在易徽真君那里看到过一幅兽皮图,上面画有一根孔雀羽翎。我记得在回乌柳城的路途中休整时,曾远远瞥见夙无衣手上拿过一根相似的羽翎,因是根彩翼,心生好奇,多看了几眼,虽不能确定夙无衣手上的跟兽皮图上的一模一样,但大致样子是相像的。”

    太初羽,还是她送给夙无衣的。林千蓝不动声色地听着。

    “我问易徽真君画中是羽翎为何物,易徽真君说是孔雀一族的圣物,他找了几百年,最近有些眉目了。他不在意我知道,是因为没有孔雀一族的血脉得了圣物也无法御使。”

    因这一句,林千蓝相信杨倾城说的是真的。太初羽拿在没有孔雀血脉的她手上,仅是一根漂亮的孔雀羽翎,放在夙无衣手里,顿时起了变化。

    林千蓝明了,“易徽真君的祖上是孔雀妖修。”易徽姓孔,孔姓是孔雀一族的大姓。

    人修与妖修生下后人的,不多,但不鲜见。林千蓝认识一位,阮听夜,太祖母是个鲛人。

    “是。这在化妙宗不是秘密……”

    到了易徽真君这一代,孔雀血脉已非常稀薄了,从外表看,易徽真君没有一点妖修的特征,修炼的也是人修的功法,只落了个孔姓。

    “千蓝真君,夙无衣可能出事了……呃——”杨倾城周身灵气凝固,连呼吸都不能,虽说她是位金丹修士,一时半会不会被憋死,但窒息的感觉带给她无限的恐惧与绝望。

    林千蓝要杀了她!

    她许久没有过深深的无力感了,现在,又体味到了……她原以为结了丹就有自保能力,却遇到的都是她无法反抗的人。

    杨倾城连闭眼都不能,只能睁着两眼等待着死亡。

    感官上过了很久,忽地口鼻内涌进了气流,她又能呼吸了!

    杨倾城团起身子,大口吸了几口气,才平过气息来,林千蓝的声音传到耳中,“你是巴不得夙无衣出事吧!这也是你为何次次都应了易徽真君的邀约的原因。”

    杨倾城双目含泪,不是哭的,而是灵气禁锢后的生理反应,她举手起誓,“我决没有伤害夙无衣之心。”

    “我知道,你对他是心生爱慕。”林千蓝道,“你爱慕于夙无衣,却打听不到他的消息,找不到他在哪。”

    “是……”杨倾城定了下神,说道,“我是在得知千蓝真君并非夙无衣道侣时,才去打听的夙无衣的消息。”

    “我并没有说你不该对他心生爱慕,而是——”林千蓝面色一沉,“你从今后收起你的爱慕!”

    杨倾城心头一惊,脱口问道,“为什么?真君与夙无衣并非道侣,不是吗。”

    林千蓝轻扬起头,半垂下眼帘,“那又如何?你也非夙无衣什么人。非要我说得明白吗?

    其实你心里已经确定易徽真君想要的那根羽翎就是夙无衣手上的那根,你打算只管跟定了易徽真君,待易徽真君去抢那根羽翎时,你则出手相助于夙无衣,最好是夙无衣受伤,他好欠你个救命之恩。”

    在猜出杨倾城的打算时,挑起了她久违的想拍案而起的冲动。

    怎么说都是她唯一动过结成道侣念头的人,她怎能看着被人算计!

    在经由啻玄能从她推算出夙无衣有事没事可知,夙无衣是被天道算在她亲近的人里的,既是她亲近的人,她碰到了便不会容忍。

    要是杨倾城与夙无衣两人有些什么还倒罢了,两人间谁算计谁是两人间的私事,她管不着也不会管,只会冷眼旁观。

    但不是!

    那她就管了!

    “从你打算美救英雄的那一刻起,你就不配了。”

    一席话让杨倾城哑口无言。

    林千蓝却是徐徐勾起唇角,说道,“该说正事了,易徽真君什么时候会去抢那根羽翎?”

    这笑容,让杨倾城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

    林千蓝一直眉心不展地察看完了传讯符。

    是大师兄从妖族地盘传来的。

    倪非闭关,大师兄虽在妖修里混的不错,但不是所有的妖修都接受他,也有不喜他甚至想贪食他这个人修金丹的妖修,少了靠山后,大师兄在妖族内的行走有了局限,有的地方不方便去,打听起消息来要困难许多。

    而孔雀一族的驻地相对偏远,正好是他不方便去的区域,传到他那里的消息相对滞后。

    大师兄接到她的传讯后,特意找一个与他交好的妖修去了孔雀一族的族地,没能见到夙无衣,因为孔雀一族的族地关闭了,说法是全族闭关修炼。

    但他打听来的一个不好的消息是,孔雀一族前段时间发生了内乱,族地受损,族长夙无衣去向不明。

    易徽真君的妖族血脉太浅,妖族那边不会认他为妖族一员,他想悄悄进到万兽山脉的妖族内部找夙无衣抢羽翎,可能性不大,妖族有各种的天赋神通,他一进入界内就会被妖族的人发现。

    但要是有内应,那就不同了。

    腾二对夙无衣好感如初,“老大,我们去万兽山脉找夙无衣。”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