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七章 救下
    没能感知到任何东西。林千蓝睁开眼,再盯了下手里灰暗无光的白色羽翎,一念收了起来。

    她本可以通过本命羽翎感应到夙无衣所在的大致方向,解了同心契约后,行不通了。

    想了想,把白色羽翎又拿了出来,插在了发髻上。

    本命羽翎是夙无衣的,虽没了同心契约,他依然能感应到本命羽翎也说不定。

    仅是插在了发髻上,白色羽翎已失去了束发的功能。

    空间波动,被林千蓝察觉到,她抬手捻了个手诀,打向上方空间波动处,只见半空中掉落下一片金色的叶子。

    腾二尾巴一甩卷了过来,“老大。”

    林千蓝接过用神识了下。

    腾二问,“是谁发来的?”

    金色叶子是瞬息传讯符,高等级的传讯符,顾名思议,瞬息间传送到。

    瞬息传讯符非金丹以上修士不能使用,非金丹以上修士不能接收。

    但在高阶修士中,瞬息传讯符也不常用,原因在于炼制瞬息符所需的材料要求较高,须能穿过虚空而不毁损。有这等材料都用去炼制保命用的瞬息传送符了,少有会浪费在瞬息传讯符上。

    “杨倾城。”这枚瞬息传讯符是她给杨倾城的。

    炼制瞬息传讯符的手法不复杂,她有金灵虎,炼制瞬息传讯符的材料不成问题,在杨倾城找上门后,她立即炼制了多枚瞬息传讯符,其中一枚给了杨倾城。

    “老大,杨倾城说了夙无衣在哪吗?”

    “她不清楚。只说易徽真君两天前离开了化妙宗,没能打听出去向。”

    腾二一听就气了,“哼哼,都两天了,杨倾城不是故意现在才告诉老大的吧?还说不知道去哪了,那她发的什么传讯。”

    “不管她。我们只管守紧了这里,不怕等不来易徽真君。”

    林千蓝与腾二边赶路边打探消息,没有探听到什么相关的,进到万兽山脉后,先是察看了外围,最后守在了进入妖族地盘的出入口附近。

    她不再怕露富,浮音宫安放在了出入口妖族地盘的一边。

    妖族那里有大师兄在,有什么新消息大师兄会立即传讯给她,不用她过去。倪非闭关了,她去了也是阻碍重重,绝对不如在妖族有一定威信的大师兄打听来的消息多。硬闯没必要,只会耽搁时间。

    杨倾城的想法没错,只管盯紧了易徽真君,易徽真君会带他们找到夙无衣或孔雀一族的内应。

    大师兄传讯上还说,没有孔雀一族的族人离开妖族地盘的踪迹,若是夙无衣不在孔雀一族的族地了,应还在妖族地盘内。

    杨倾城说易徽真君是匆匆离开的,结合大师兄的传讯,易徽真君要是往万兽山脉,十有**与太初羽有关,也就与夙无衣有关。

    “啊!”腾二猛一竖立身子,“我知道了!杨倾城是想等易徽真君跟夙无衣两个打得都败了才会跳出来救人!”

    腾二的反射弧拉得越来越长。“不然以她的修为,怎么敢打这种主意。”

    所以林千蓝看不上杨倾城的手段,打着爱慕的大旗,盼着对方受重伤好趁虚而入来挟恩以图报。

    诚然,杨倾城是无法阻止易徽真君不去打太初羽的主意,但她除了暗中跟着易徽真君伺机相助夙无衣,再没有其他方法了吗?

    她看到兽皮图是在两个月前,真为夙无衣着想,早把白玉牌拿上落烟峰去了。

    若不是易徽真君紧逼不放,若不是她没有应下杨倾城的请求,杨倾城还不会把这事说出来。

    “切!夙无衣一定能打得过那个易徽,不等她跳出来就把易徽杀了,看她怎么救人。”

    “正好。夙无衣帮她解决了一桩麻烦事,她会说她是来报信的,还是能让夙无衣承她的人情。不过……”林千蓝望向妖族地盘方向,神情严正。

    腾二说的是解了契约前的夙无衣。只说解了本命契约会让夙无衣修为大跌,具体到哪种程度,她不清楚,大师兄以前传来的讯息说夙无衣闭关了,不知道他的修为恢复了几分。

    还有孔雀一族的内乱,多半针对的是夙无衣,夙无衣若再受伤……

    有内应在,易徽真君能知道太初羽的下落,就能了解夙无衣的近况。他是有备而来!

    “老大,那只火鼠来了。”

    一只赤红色的大鼠等在了浮音宫的禁制外。

    林千蓝打开禁制,赤红大鼠探头探脑地跑了出来,来到台阶前,对站在浮音宫外台阶上的林千蓝吱吱的叫了一阵。

    腾二翻译,“老大,火鼠说有族人闻到了孔雀族的气息,就在妖族聚居地之外。”

    林千蓝对腾二说道,“告诉它,一旦发现孔雀族人的行踪,马上来报,晚了,就没有好处可拿了。”

    腾二传话给了火鼠。

    一点虚化的绿光一闪没入了火鼠体内,火鼠高兴地立起,拱着前爪朝着林千蓝作了个揖,转身跑了。

    虚化的绿线是带有些许生机之力的灵力所化。

    林千蓝在杨家店铺内,能一招安抚了灵言凤雀,用的便是这种灵力,缚住灵方凤雀的绿绳上是用这种灵力凝成的。

    她吸收的灵力都是经过能产生出生机之力的木灵珠的提纯,后有她领悟了木之道的本源法则,所以她的灵力里都带有生机之力。

    瞬息传讯符须打上发出以及接收人的神识印记,她没办法把瞬息传讯符给大师兄,她与大师兄之间的传讯会有滞后。

    所以她以一丝生机之力让这只三阶的火鼠王做了她的耳目。

    ※※※※

    空中,一人两妖的对战即将分出胜负,胜的是人修,负的是两个妖修。

    一妖躲闪不及,被狼牙棒砸中,栽到了地上,化成一只绿羽为主的彩翼孔雀。

    另一妖见机划开虚空瞬移逃了。

    林千蓝见砸到地上的这只孔雀还有气,不过双翅都断了。要不是顾及到是夙无衣的族人,她哪至于束手束脚让另一只逃走。

    收到火鼠的消息她就拦下了两妖,两妖拒不说出夙无衣的下落,只有打了。

    没等她把这只孔雀弄醒,就收到了腾二的传音,“老大!我看到易徽真君了,来了只彩孔雀!”

    是那只逃走的。

    糟了!易徽真君来得还真及时,万一那只孔雀带着易徽真君去找夙无衣,夙无衣落到易徽真君手上,她再想救回就难了!

    顾不上盘问这只孔雀了,匆匆凝了个藤条捆上,林千蓝撕开虚空瞬移离去。

    在林千蓝离开不久后,杨倾城找了过来。

    她喂了一粒毒丹进绿羽孔雀妖口中,一剑刺醒他,“不想毒发身亡,就带我去找夙无衣。

    ※※※※

    “轰!”紫色雷光淹没了人的视野!

    紫色雷蛇狂舞,天幕晃动,似是被雷光划破,数条雷蛇舞过,不等消散,又是数道雷蛇乍现。

    “嘭!”数个雷球炸开,再一轮的紫色眩光!

    “对!劈死他!照他头上劈!”帮不上忙的腾回到浮音簪里看着老大发威,窜上窜下的为老大叫着好。

    这是林千蓝结婴后的全力一战,独自对上一位元婴中期修士,她不能不倾尽全力,上来用的就是御雷魔杖。

    她追上易徽真君便先下手为了强。

    至于那只孔雀,第一道雷对的就是他,现在翅羽凋零躺在地上,管他是死是活!之前也是因为不确定这两只孔雀就是内应,现在确定了,又差点让这只孔雀害了夙无衣,她怎会还留情!不死是他命大!

    天幕被雷光闪成了紫色!

    在紫气珠的雷电空间进了阶后,林千蓝的元力雷变成了全紫色,带有了一丝天威,威力增强了数倍。

    易徽真君边抵御边在思忖这位女修是谁?什么都不说就开打。方才那只孔雀说有位女修在寻找夙无衣,并没能说出女修的名字。

    他不是没有跟主修雷属性功法的修士打斗过,但从见到过有人能施放过威力如此之大的雷属性法术。

    但不是说他没见识过如此威力的雷,与此雷相似的是……劫雷!

    怎会有人能施放出劫雷,这不可能!

    怎么说他都是个元婴中期修士,一时被女修抢了个先手,但想要他的命他却是不能的。

    他的本命法宝是把羽扇,四色羽扇一舞,片片轻羽浮于易徽真君的周身,看似乱飘却是有序,把了雷光挡在了四羽阵外。

    他哪会止只有防御之力,四色羽扇能防能攻,一道数丈长红色羽箭疾向林千蓝。

    “咔!”一条雷蛇打在羽箭上,羽箭骤停,却是化成一只红色大爪,向林千蓝抓去。

    铺天盖地的雷网阻住了大爪的去势!

    从女修出手也就过了几息,易徽真君也打出了真火,瞬间金光密布,天幕由紫色转成了金色!

    ※※※※

    夙无衣醒来,看着眼前的女子,问道,“是你?你救了我?”

    杨倾城想做一博,“救了你,你打算怎么谢我呢?”

    夙无衣的眸光一收,“你想让我怎么谢?”

    “我想要一个做你的道……”看到夙无衣的眸光越来越冷,杨倾城没把后来“侣”字说出口,顿了顿,说道,“其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