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八章 收回玉牌
    “其实,救你的人不是我……是千蓝真君。”杨倾城说出实情,悬着的大石落到到心底,没了惴惴感。

    眼似乎一花,周围变了模样,杨倾城大吃一惊!她不是在大封城她的房间里吗,怎么是站在山野中?

    不远处是一只被藤条捆着的绿羽孔雀。

    杨倾城一瞬间以为是时光回溯了。

    她在给林千蓝的瞬息传讯符上放了点东西,无色无形,是她自己配制的,只有她驯养的寻香鼠才能闻到。

    在跟踪易徽真君来到万兽山脉后,她的寻香鼠就告诉她林千蓝在这里。

    她没再跟着易徽真君,而是跟着寻香鼠找到了林千蓝的方位。

    远远地,她看到了林千蓝跟两只孔雀妖在空中的大战,在一妖逃走,一妖被擒,林千蓝弃了被擒的绿羽孔雀妖匆匆离去。

    她知道是林千蓝发现了易徽真君的行踪,赶去拦下易徽真君了,她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她喂了绿羽孔雀一粒毒丹,绿羽孔雀带她去了一个山洞,她找到了重伤的夙无衣,带他回到了大封城。

    回到大封城不久后,夙无衣醒了……

    “算你认相!”突来的女声再惊了杨倾城一回。不是眼花,是绿羽孔雀旁边多了一位红衣女子,说话的便是这位女子,斜眼看着她,眼光不大友善。

    见她打量的目光,红衣女子一扭小蛮腰,美目一瞪,“看什么看!比你好看多了!林千蓝什么眼光,干瘦瘦的,还说倾城,倾的是个鬼城!”

    杨倾城被红衣女子释放出的威压逼得退后了几步,红衣女子似乎只是给她一个警告,威压一放即收,杨倾城很快站定,她清楚一件事,红衣女子比她的修为高!

    见红衣女子没有伤她的意思,杨倾城侧曲身施礼道,“前辈。”

    红衣女子不喜的摆手,“快收起你那套,我看不惯。”

    杨倾城改成抱手,“前辈。是晚辈的名字为杨倾城。”

    这回红衣女子没有说不好,“这还差不多。就你们人修怪事多,我看你也结丹了,做出这些奇奇怪怪的动作给谁看?”

    红衣女子自揭了自己妖修的身份,杨倾城更不敢乱说了,连逃的念头都没有。

    她也已明白过来,她不是遇到了时光回溯,而是这位红衣女子对她做了什么,让她做了一场梦。

    而她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不对,以为真的如愿找到了受伤的夙无衣,把他带到了大封城,让夙无衣欠了她的救命之恩。

    “算你识相!”红衣女子又说道,“没有把功劳揽在自己头上。就你……”红衣女子不屑地撇撇嘴,“连夙无衣的品性都没弄清楚,还好意思肖想!别说你救不成,就算你真救了夙无衣,夙无衣是你能蒙得成的?”

    杨倾城有些接受不了,“前辈,我只是爱——”

    “停!”红衣女子不耐烦地的皱眉,“你不配说出来!行了行了,懒得跟你扯了,我好心告诉你吧,夙无衣早把本命羽翎给了林千蓝,你趁早该干嘛干嘛去!”

    杨倾城猛得睁大了眼,“我不知道!”她当然知道孔雀妖修的本命羽翎是做什么用的。

    也正因为孔雀一族一生只认一位道侣,她才不有了这个计划,若是夙无衣因此成了她的道侣,既然以后发现了实情,但本命羽翎已给她,再加上日久生了情,夙无衣也不会真弃她而去。

    只是一场梦!

    红衣女子嗤笑道,“你以为你要是知道,我还会跟你在这里说这么多!你就庆幸遇到的是林千蓝吧,要是遇到个心狠点的,你这会连魂都散了。行了,你走吧!”

    彻底没了机会,杨倾城还是问了句,“夙无衣怎么样了?”

    “他怎么样了不是你问的。”红衣女子抬起头看往半空某点,空间波纹起,林千蓝从虚空迈出。

    林千蓝!

    杨倾城见过几回林千蓝,看到的都是穿着随意,行止平和的她,即便是面对着落烟峰上的杂役,面色都是平和的。

    让她对林千蓝的看法有所改观的,是她那天在大封城,她感受到了林千蓝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元婴真君。

    但现在,林千蓝一身红色法衣,如出鞘的厉剑般光华外放,眉眼没有变化,但以往给人以平和感觉的面容,此时却如刀锋般起了凌利。

    林千蓝一眼都没看她,她却感觉在林千蓝面前她已褪去了衣衫,暗中念头无处可藏。

    且不提杨倾城看到林千蓝心里起了怎样的骇浪,只听红衣女子冲着林千蓝抱怨道,“林千蓝,你对别人心软怎么不对我心软?把我往这里一扔,要是我醒不来怎么办?这点小事还让我用幻术,当我的幻术是大白菜啊?”

    大白菜一词还是从腾二那里听来的,虽然她不知道大白菜是什么菜,反正是凡人的东西。

    林千蓝踏步下来,“颜十四,你的话怎么比以前多了?”大概是颜十四恢复了自由身的缘故,说话想事情都不再顾忌到主人。

    连腾二都知道的人修的情情爱爱的手段,林千蓝作为一个人修,不会比腾二在这方面的警觉少。

    杨倾城因找不到夙无衣的下落,为解思念之情,还舍得花大价钱拍下一只雪尾孔雀,后来,无意中从易徽真君那里发现了能找到夙无衣的一丝相关的线索,冒着被易徽真君识破意图的风险,与他虚以委蛇,以拼得得到夙无衣的消息。

    能为找到夙无衣做到如此步,怎会因她那天的一句“不许爱慕”,就熄了心思?

    腾二的天赋技能是探宝识宝,延伸的天赋技能是能识别气息以及气味。腾二以前没有肉身,识别气味这个技能等于无,现在有了肉身,虽然因肉身的等阶不高识别能力有限制,但杨倾城传来的瞬息传送符离得那么近,上面的特殊气味怎能逃过腾二的鼻子?

    敢在她身上放能追踪的气味,杨倾城打得什么主意,都不用猜。

    易徽真君是个元婴中期,她尚能对付,但要加上不知几个的孔雀妖内应,她一个人恐不能周全,万一她来的晚了,夙无衣为他们所钳制,她更是需要帮手。

    她下了大本钱,给了颜十四服下了从空霄仙君那里弄来一枚三品元丹,以及五滴松针精萃,提前把颜十四弄醒了。

    杨倾城一过来,就进入了颜十四的幻境中。颜十四因祸得福,重塑妖丹后,幻术升级,幻境里夹杂着梦境,一瞬多日,实践在了杨倾城身上。

    看来效果不错。

    跟老大一条心的腾二赞道,“就是就是,颜十四比以前罗嗦了,还总说一串串的话。”

    “恶!!”红衣女子颜十四呲牙嘶吼。天天废话连篇的小虫子还说她罗嗦!

    “哎!”腾二一下子窜到了绿羽孔雀跟前,上下左右看了下,眼里冒了绿光,“这绿毛孔雀的毛好看!放到拍卖会上能拍不少灵石!”说着就动了手,用风卷卷着一使劲,拔下了三根最长的尾羽。

    颜十四都替这只孔雀妖犯疼,三根尾羽是被腾二生生地硬拽下来的,那不算大,还拌着修士耳中不算小的扑吱扑吱从肉里拔出的声音,还好这只孔雀妖是晕着的,要是清醒着也得再疼晕。

    “小黑炭一定喜欢,再拔两根给小黑炭留着玩。”又是扑吱扑吱两声。

    “够了吧?”颜十四不是可怜这只孔雀妖,是听着这生拔毛的声音不舒服,“好歹是夙无衣的族人,别给拔死了。”

    腾二又拔下一根,“拔死就拔死,连族长都背叛,真不是个好鸟!”腾二这样说着,但也歇了手。

    尾巴一卷收进了自己的空间里。

    弄不过这主仆二人组,还弄不过一个小金丹,朝着杨倾城一瞪,“你怎么还不走?”

    杨倾城张了张口,看向了林千蓝。

    林千蓝看了看她,“把我师父的玉牌拿来。”她让颜十四看着杨倾城,就是为了拿回这枚玉牌。杨家用师父的玉牌得了几回利了,也该拿回来了。

    “对!快把老大师父的东西交出来!哼哼,我老大帮了你了,老大师父的东西都得归老大。那个什么易徽,已经被我老揍得半死不活了。”

    易徽真君是元婴中期!竟然受了重伤,而看上去林千蓝什么事都没有!杨倾城不敢相信也得相信,她乖乖地拿出白玉牌,没等她递过去,手上一空,被腾二的尾巴卷了去。

    “老大,给。”腾二卷给了林千蓝。

    林千蓝收起玉佩,说道,“百年后不敢保证,至少这百年易徽真君没空找你的麻烦。”

    要是她去宝珲岭前遇上易徽真君,两人对战的结果最可能是两败具伤。也是易徽真君运气不好,他主修的是金属性的功法,防御和进攻的手段都是金属性的,他的本命法宝四羽扇也是金属性的。

    而她有金灵在手,一出场就吞了易徽真君的大招金罗网,漫天的金光只够金灵吸两口气的。

    她之前没看好金灵,以为它最多能吸走点金灵气,给易徽真君添点堵,没想到这堵添大了,把易徽真君的本命法宝给弄的没了金骨,只剩下毛了。

    “哈哈,顔十四你是没见到,那个易徽气的脸都紫了,他的飘来飘去飘毛的本命扇子,变成了往下掉毛的鸡毛掸子,哈哈!”腾二乐得合不拢嘴。

    “看,易徽的本命毛!”腾二面前排出了四根各色的羽毛。

    颜十四认出其中三种,都是九阶鸟妖的尾羽。

    “你认不出这个吧?”腾二得意地用尾巴尖指着一根黑羽,“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是三个脚的乌鸦的本命毛。”

    三足金乌,羽翼为金色,本命羽竟是黑的,颜十四是真不知道。这条小虫子有时还是很有用的。

    杨倾城是没心也没办法再呆下去,也不敢问夙无衣如何了,对林千蓝说道:“千蓝真君说的话我记下了,以后不会再有所奢想。多谢千蓝真君。”

    “喂!你先别走!”腾二叫住了杨倾城,“毛还没给,就想走!”

    目睹了之前腾二拔孔雀毛的血腥场面,杨倾城头皮一凉,“腾二爷,我不是妖修,没有好看的羽翼。”她对落烟峰的人和事都特意关注,知道腾二腾二爷的名头。

    “切!你当我看不出来你是人是妖?毛就是灵石,懂吗,别装糊涂,快,拿出毛来!”

    要是以往,杨倾城怎能想不到,只是腾二拔毛的情景让她的印象太深,脑子不够用了,没能及时想到。她听了,心里的想法竟是,她的头发保住了!

    “不知腾二爷要什么做毛呢?”

    “就那个,你弄到我老大传讯符上的味,快点,东西跟配制方法!”

    杨倾城的脸已白的不能再白,她是知道她是怎么被发现的了,原来,她在这几人跟前,早就暴露了。

    目睹了之前腾二拔孔雀毛的血腥场面,杨倾城头皮一凉,“腾二爷,我不是妖修,没有好看的羽翼。”她对落烟峰的人和事都特意关注,知道腾二腾二爷的名头。

    “切!你当我看不出来你是人是妖?毛就是灵石,懂吗,别装糊涂,快,拿出毛来!”

    要是以往,杨倾城怎能想不到,只是腾二拔毛的情景让她的印象太深,脑子不够用了,没能及时想到。她听了,心里的想法竟是,她的头发保住了!

    “不知腾二爷要什么做毛呢?”

    “就那个,你弄到我老大传讯符上的味,快点,东西跟配制方法!”

    杨倾城的脸已白的不能再白,她是知道她是怎么被发现的了,原来,她在这几人跟前,早就暴露了。

    ————-/—-//—

    作者菌的话:在登机前码的,要坐**个小时飞机,来不及了。只能明天再修文。先抱歉了

    易徽真君是元婴中期!竟然受了重伤,而看上去林千蓝什么事都没有!杨倾城不敢相信也得相信,她乖乖地拿出白玉牌,没等她递过去,手上一空,被腾二的尾巴卷了去。

    “”

    腾二游到了绿羽孔雀跟前,“这绿毛孔雀的毛还挺好看,我帮小墨弄两根。”说着就动了手,用风卷卷着一使劲,拔下了三根最长的尾羽。

    颜十四都替这只孔雀妖犯疼,三根尾羽是被腾二生生地硬拽下来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