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九章 不简单的兽皮图
    颜十四答腔了,“你问我啊,我知道。【】”

    腾二游到颜十四跟前,“为啥?”它努力的立高身子,可惜它就是尾巴尖点地都没有人形的颜十四高,只得高高地昂着头。

    颜十四的唇角下划成了鄙视形,对腾二晃了几晃头,腰一扭,变了个方向,“这会懒得说。”

    腾二跟着换方向,依旧梗长着身子,“为啥?”

    颜十四不理腾二了,对林千蓝说道,“我替你问过了,夙无衣还在孔雀一族的族地里,孔雀族的族地有一处密地只有族长能进……”

    绿羽孔雀妖被腾二生拔毛都没能疼醒,是先被林千蓝折了双翅,又被颜十四施了幻术。

    颜十四是想审出实情,对绿羽孔雀妖可没对杨倾城那么客气,绿羽孔雀妖是肉身神魂双重损伤,想醒也醒不了。

    从易徽真君的祖上算起,两只孔雀妖跟易徽真君的关系比夙无还要近些,所以内应的比喻不是十分恰当。

    万兽山脉孔雀一族如今是零落了,很久以前也曾兴盛过,共有两个大姓,两个小姓,孔雀族衰落之后,两个小姓没后人了,现在只留有两个大姓,孔和夙。

    这两只孔雀妖姓孔。

    两妖跟易徽真君的先祖是血缘极相近的血脉,他们与易徽真君早几百年就有来往。

    云琅界的孔雀族都是蚩祖空间孔雀一族的后裔,所以太初羽的存在不是秘密。

    但一代代传下来,太初羽是做何用,怎么用,很少有孔雀妖了解了,了解的,多是一知半解。

    易徽真君的先祖属了解的,给后人留下了一块记载有太初羽的兽皮图,说是得到太初羽就能进入孔雀一族的圣地,得到神兽祖先的传承,激化血脉。既为圣地,里面修炼至宝无数,会留给得到传承的孔雀后裔。

    万兽山脉孔雀一族了解太初羽较多的,大概只有两妖了,因此上,易徽真君与两位孔雀妖一拍即合,数百年来,一直在多方寻找着太初羽的下落。

    孔姓两妖是孔雀一族的长老,本就不服白羽的夙姓夙无衣当了族长,但碍于夙无衣的实力强,他们不得不服。

    在前段时间,两妖无意中发现闭关中的夙无衣不是闭关修炼,而是因伤闭关,更让两人起了别样心思的是他们看到了夙无衣手上的太初羽。

    两妖伺机发难。

    夙无衣受伤很重,不敌有备而来的两妖,避入了族长才能进入的秘地内。

    两妖进不去,而比两妖实力高的易徽真君却有办法破开秘地。两妖本想悄悄地带着易徽真君去孔雀一族的族地,但被林千蓝给搅和了。

    两妖与易徽真君约在进入妖族地盘的出入口附近,是想让易徽真君变容成其中一妖,另一妖引领着,混入孔雀族中破开秘地。

    还有一层,太初羽只有一个,也就意味着只有一个能契约太初羽,以往没有太初羽的消息,三个都很同心,现在,太初羽眼见着就要到手,两妖一人不能不就此事先达成协议,所以才会约在此处见面。

    里有两妖一人的各自心思,外有杨倾城的通风报信,成就了林千蓝的守路待妖。

    “林千蓝,太初羽是你给夙无衣的吧?唉!夙无衣多可怜,祸起一根毛,受了你的连累了。”

    口不应心……林千蓝看到了颜十四嘴角明显地上扬。有外时,她与颜十四向来都是一致对外,没有外了,一刻都不耽误互相伤害。

    腾二护主,“怎么能怪我老大?是夙无衣自己不放好让人看到了,怪他自己。”

    颜十四瞟着林千蓝跟腾二说道,“是林千蓝没跟夙无衣说清太初羽的用处。”

    “这点是我没能想到的。”林千蓝道。夙无衣随意地拿出太初羽,不会是他做事太不严谨,而是他对太初羽知道的不多。

    想想夙无衣独自在远离族人的夙血山脉长大,不知道很正常。

    林千蓝问穆昶要太初羽时,是当收藏品要的,没问太多,后来转送给了夙无衣,她见夙无衣一拿到的就说出了太初羽的名字,以为他知道太初羽的用途,便没多言。

    腾二不让自家老大当背锅侠,“那也不该怪我老大。老大都把兽皮图给夙无衣抢来了,是吧,老大?”

    林千蓝默认,她总不能说是觉着兽皮图不简单才抢的吧,她不能落了一心维护她的腾二的面子。

    这么重要的东西,易徽真君却没把兽皮图收到储物空间里,而是放在了袖袋里,被她看到便顺了过来。

    没有放,是不能放进去。是她联想到了杨倾城说的,她是在初去化妙宗的那次见到了兽皮图,有了这个猜想。

    拿到手后,她试着收进储物玉佩内,没能成功,心里高兴了一阵子,一块不能收进储物空间的兽皮怎会简单。

    这下好了,兽皮图非得给夙无衣不可了。

    不过,在听到颜十四的审讯记录后,她就想把兽皮图送还给夙无衣了,兽皮图从外表看,是幅画着太初羽的图,当她的神识探上去时,被弹了回来,想是还需要血脉的配合才能读取里面隐含的信息。

    她只是对兽皮图的材质有兴趣,没什么舍不得的。

    孔雀一族的东西,给了夙无衣这个族长算是物归原主。易徽真君的先祖曾是个族长,林千蓝怀疑这个兽皮图不是他的先祖绘制的,而是孔雀族族长的传世之物,被他的先祖私藏了。

    腾二忽地想起了前面的事,立了过去,问颜十四,“你刚才懒得说,现在不懒了吧,为啥杨倾城还说谢谢?”

    “这会也懒得说。”颜十四翻了个眼,一扭腰,走了。

    腾二一下窜出老远,追在颜十四后面,“为啥懒得说?为啥还说谢?”

    颜十四甩掉腾二太轻松,一步到百米外,腾二循着味紧追不放,“为啥啊?”

    一狐一蛇几下没入了密林,看不到影了,只不时地传来腾二“为啥”“为啥”越来越远的声音。

    林千蓝眼光低扫,看向了绿羽孔雀,挥散了之前用灵力凝成的藤条。双翅折了,还被腾二把最中间的尾羽给拔秃了,绑不绑都一副惨相。

    林千蓝没有杀他,由他听天由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