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二章 论道心界
    “孔雀族一生只有一位伴侣……”

    说这句时,倪非极美的栗色眸子里浮起了怅然,没等林千蓝看确切,栗色的眸子便重归于纯净,“哎!这点不好,不好。真不懂孔雀族的祖先怎么想的,一位伴侣就一位呗,还弄出个对己身不利的本命羽翎来。

    结伴为侣,靠的是两情相悦,怎能靠契约呢?是吧,小弟子?”他知道林千蓝发间的本命羽翎是怎么来的。

    林千蓝早表明了对此事的态度,不喜欢,“是。”

    “伴侣生死总会有先后,当一方时日无多时,会用精血催生出红泪,让另一方服下,这样做的原因是,若是一方死了,另一方也不用因同心契约的自然解除而受到损伤。”

    林千蓝的神色越来越平静,“夙无衣把红泪送给我,在我服下后他解除了同心契约。”

    想是夙无衣有能确认她已服下红泪的方法,在她服下后不久解除了契约。

    “你服了红泪,夙无衣解除同心契约不再会影响到你,只有他一个人承受了后果。”倪非没能从林千蓝平静的面容下看出什么来,便问了,“小弟子,你不感动?”

    林千蓝淡然道,“我为什么要感动?做出解除契约决定的是他,也没让我知情,既然这样,解除的后果由他来承受有什么不对的?我听到只在想,幸好我没有因此受到影响。”

    倪非正了神情,探究地盯着林千蓝好一阵子,确认林千蓝所说的话都是真心的,叹道,“你比你的外表要冷静的多。”

    林千蓝笑了下,“倪非,你可以照直说,说我心肠硬,冷心冷肺都行。”

    倪非的唇角提了即收,“小弟子呀,你的心够冷漠。夙无衣正是因为你不喜有同心契约在身,才会想着解除契约,还想尽办法让你不受影响。我去了孔雀族地,夙无衣的状态很不好,不好到关乎他命的有无。”

    林千蓝声音泛了冷意,“他不说一声就结下契约。好,他以为我知道所以没说,其中也有我的责任,没问清楚就契约了。契约既然结成了,对我的影响不大,结了就结了。

    这算什么?又一声不说地解了契约,他明知道解了契约会让他修为大损,还是这样做了,是要向人证明他如何舍己为人的高尚品格吗?还是想让我心生愧疚?”

    倪非重新认识了林千蓝,“你无需说的如此……犀利。”他其实想说的是无情。

    他以前怎么就认为林千蓝是个心软的呢?

    ……也不对,她的心肠并不硬,他是看着林千蓝从弱小一步步地成长起来的,她在行事上总是少几分狠劲,常让小青梨为她的不狠而心忧,怕她哪天会因打蛇不死而受其害。

    看她怎么对待那两个孔雀妖的,竟留下一只没杀了,任其回去了。

    她与夙无衣能结下缘份,也是因为她心不狠,没有趁势结下主仆契约,要是她稍狠戾一些,夙无衣不拼死追杀她就是好的,怎能对她情深如此。

    她那时对夙无衣能做到狠不下心,现在也不该无情才对。

    红玉樽在指间消失。倪非知道了症结所在,夙无衣触到了林千蓝的逆鳞区——她不喜欢被人打着为她好的旗号,为她做下安排。

    正如林千蓝所说,夙无衣不向她明说就送出了本命羽翎,换个人,有的女修会求之不得也说不定,有的会因喜欢对方而轻易地揭过。

    但林千蓝不喜欢,她不是不喜欢夙无衣,而是不喜欢被人强行结下契约的行为本身。

    她的道心是自在,在不知情下,被人打上一个契约枷锁,她怎能轻易揭过?

    不揭过,又心软不想伤害到夙无衣。

    因同心契约对她的影响较小,也是她找到了对双方伤害都小的解除方法,时日久了,她对同心契约的存在已不太介意。

    夙无衣却是再次没与她明说,自行解除了契约。

    林千蓝的话印证了他的想法,只听林千蓝说道,“夙无衣知道我不喜欢同心契约的存在,但我也说过不用解除。现在他解除了,我该怎么想?

    是他找到了新的道侣,所以解除了与我的契约?这没什么不可的,我拒绝了他,他另有所爱无可厚非。但总要给我说一声吧?

    因为我不喜欢?他怎不弄清我是为什么不喜欢的?我与冥尘亦有契约,不但没有不喜欢,还很想让契约一直存在。我不喜欢的是不知情。”

    倪非还是帮夙无衣说了话,“他是想挽回与你的缘份而做的补救。”

    林千蓝却是问道,“倪非,你修炼的目的是什么?”

    倪非知其意,捧心伤感状,“哎呀,被小弟子教训了……嫌我这个前辈眼界太低了……”

    见林千蓝斜眼看他,总算是正经答了,“我的修炼目的啊,很简单,就是活着。”想起了他失去的一万多年的自由,神色也正经起来,“好好的活着。”

    林千蓝看向大殿最里面的玉座,目光坚定,“我修炼的目的也是,是所有修士都想要的长生,成仙。”

    不是神界一百万年跟一天没什么区别的长生,而是每天都过得不一样的长生。

    倪非同样看过去,说道,“这个宫殿不是云琅界之物吧。”

    “不是。”林千蓝没听出倪非有任何觊觎浮音宫的心思,尽管倪非的修为实力远胜于她。

    浮音宫除了她谁都拿不走,但倪非不知道。不起贪念,跟起了也得不到不是一回事。

    “在云琅界是得不到长生的,要达到目的,就要去往更为广阔的上界。”林千蓝望向大殿的顶部,说道。

    她念起念落,周遭场景瞬间变换!大殿不见了,大殿坐落的谷地不见了,只剩下云筏,和云筏上坐着的她跟倪非,置身于虚空。

    这是在林千蓝在合并了芷音对浮音宫的掌控权后,得到的浮音宫大殿的另一种用法。

    虚空并不是一团黑漆漆的,有的地方甚至亮到炫目,无数个彩色的光点在虚空中闪烁,这些光点都不是位置固定不动的,有的移动的慢,有的移动的很快,拉出一个个长长的彩色轨迹线,如同拖动着一条长虹,色彩各不相同。

    “美极!”倪非坐立起来,“这些光点都是界面吧。小弟子,哪个是云琅界?”

    “我不知道。”这是玉离神界所辖界面的虚空图。林千蓝只有一缕蓝曦的神魂,不是真正的神,只能看到虚空图,没能得到具体的信息。

    林千蓝望着那些光点,说道,“典籍里说,如云琅界这般的大界有三千,如琉瑛界这般的小界也有三千,即便没有中等界面,也有六千个界面之多,而我,却被限于六千个界面之一里,若不跳出云琅界,跟井底之蛙有什么区别?难道因为这个井大了点就不是井了吗?

    我初来修真界时,叹服于修真界之大,只想着踏遍这云琅界的角角落落,餐风饮露,自由自在地看云卷云舒。那时我的眼界只限于云琅界。

    尽管一入修行就知道了云琅界之上有仙灵界,仙灵界之上有仙界,但眼睛看着的,心里想的,不过是身边的那些事和人,还曾因此耽搁过修炼。

    我结婴后,有了一些际遇,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让我更想飞升上界。飞升上界离成仙和长生又近了一步,为达到这个目的,我不想心有旁骛。”

    “小千蓝是要与我论道吗?”倪非轻轻笑道,“那好,我与小千蓝论上一论。你的想法没错,便你可知,过犹不及,不想心有旁骛,不是非要舍弃已有的东西。

    既然是因夙无衣一事而起,就以此事来说。你对夙无衣并非无情,否则你不会在此处。既有情,为何要选择舍弃?有道侣没道侣,与能否修炼至飞升没有任何关联。”

    林千蓝思虑了会,“是没有关联。但他人能做到的,我不一定能做到。”

    “小千蓝,你在担心什么?你此时并非心无旁骛,而是心有所念。你方才说的‘更想’飞升上界,应是必须飞升上界。是什么事让你必须飞升上界?”

    倪非似是能看透人心的清澈的眸光,让林千蓝避了避,“我只是想要飞升。”

    神界,冥神啻玄,蓝曦,神界之主,到目前为止,她没想对腾二以外的任何人提起。

    她是必须。

    她已打定了主意不去神界,啻玄一旦知道,会倾力弄死她,阻止她去上界。

    还留在云琅界,啻玄就能通过天道再改变她的运道,与她亲近的人,会受到波及。

    啻玄的触角伸不到上界。

    所以她要心无旁骛。

    对于夙无衣,她是尚有余情,但她的命尚不能自主,既然做下了放弃的决定,没有再反悔的道理。

    再说,她是真不喜夙无衣一声不吭地解除了契约,还历尽千辛万苦地弄出了个红泪,跟出苦情戏似的,尽管她清楚以夙无衣的品性,真是单纯地想解除让她不喜的契约,丝毫没有做戏的成份。

    要不是出了太初羽这个意外,又被她意外地撞到,她都不会有机会知道其中的隐情,但不喜就是不喜。

    倪非没有追问下去,叹了下,“哎,小千蓝,你的井底之蛙的说法,不是把我也说进去了?你说的眼界,应为心界,心界高有要,不过,既然我们尚在这个井里,眼里看的,心里想的都是身边的人和事才是对的。

    你不想着你师父,拿回你师父的玉佩,你怎会应了杨倾城帮她?小千蓝,你可有狡辩之嫌。算了,你不想再与夙无衣有瓜葛,那我也不管了,任他自生自灭吧。”

    林千蓝却是道,“那怎么行!倪非来这一趟,不就是因为我能救得了夙无衣吗?我怎么能见死不救。”

    “你——”倪非栗色的眼瞳都要变成深栗色了,这是要黑化的前兆,“你不怕我把你绑到孔雀族地去?等你生出个小孔雀来再放你出来!”

    林千蓝斜眼看他,“只要你不怕我师父打上你的门,想绑就绑吧。”她不知道倪非为什么会对她师父另眼相待,大概是倪非与殷家的什么恩恩怨怨的秘辛,没人告诉她原因,不耽误她用用。

    “哎哟!我这头!”倪非的指尖点着额,“我怎么遇到了你们师徒两个,一个比一个会气人。快弄回去,我这哪有心情看景了。”

    林千蓝念再起,虚空图隐去,两人坐回承仙池边。

    倪非颇有些精力交瘁的样子,不再与她绕弯子,“解了契约之后,夙无衣失去了五色神光技能,被那两个孔雀偷袭,伤上加伤,他不得不引动了涅槃,现在是危在旦夕。”

    还为林千蓝解疑道,“涅槃并非以凤为名的凤凰后裔独有的能力,孔雀与凤凰本为同源,只是很少有孔雀能传承有涅槃能力,夙无衣则有。

    孔雀族的涅槃有所变化,不是重生回蛋卵状态,而是本体缩小,夙无衣此时比那只狐狸大不了多少,但因伤重,他的涅槃没能完全成功,缩小的肉身不稳,有溃散之虞。”

    林千蓝做不到无动于衷,问道,“你想让我怎么做?”

    “我本想让你恢复与他的同心契约,同心契约恢复了,会加快他的涅槃,他的肉身就会稳定。但……想你不情愿吧,要想恢复同心契约,需要你与他性命双关。”

    脱不开需要双修。林千蓝沉默了会,问倪非,“你知道妖族圣地吗?”

    倪非点头,“我的传承里有,可惜狻猊一族的圣地信物早已毁损,圣地已成遗弃之地,无法再进入。”

    “若是我有办法让夙无衣进入孔雀圣地呢?能救夙无衣吗?”

    倪非道,“也能救夙无衣。传说孔雀圣地的栖仙木是云琅界所有栖仙木的母树,若是夙无衣服用了那株栖仙木上凝结出的青泪,肉身稳定不成问题,涅槃期都会缩短。”

    林千蓝拿出了从易徽真君身上得来的兽皮图,“夙无衣手上有太初羽,这张图里记载着太初羽的用法。”不用她细说,倪非有传承,知道神兽的圣地在神殒之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