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三章 理由
    五蛇城外封蛇谷中,南宫泠的身形微一停顿,望向远空,一个小点以极快的速度移动着,他认出那是一艘灵舟。

    灵舟的行使速度很快,直冲着着他这个方向而来,几息间,已能看清灵舟的模样。

    灵舟即普通又不普通,常见的灵舟外形,木棕色也普通,不普通的是木棕色中透着的点点金光,锐势逼人。

    是敌是友不可预知,南宫泠没有先行避开,立于谷中,手中灵剑却是蓄势待发。

    转瞬即至。

    灵舟悬停在数十米外,一位女修遁出了灵舟外,踏空如阶,向他走来。

    停在南宫泠跟前,笑着向他打着招呼,“好久不见了,南宫泠。”

    在女修现身的时候,南宫泠手里的灵剑就去了威势,他迎上前,略带讶异地扫了眼抱在林千蓝怀里的红狐狸,也笑道“是好久不见了,千蓝妹妹,你怎会知道我在此地?你见到星澜了?”

    林千蓝道,“我先去了仙京城,见到了我哥。”

    仙京城离五蛇城可不近,虽说有远程传送阵能从瀛洲传送到潢洲,但从潢洲的传送阵所在地到达五蛇城还需数天,南宫泠问,“千蓝妹妹是特地来找我的,有什么要紧的事?”

    “是要紧的事。”林千蓝走近他,“给你。”把红狐狸塞到了南宫泠的怀里,“这狐狸归你了。她跟萧尧解了契约,是个无主的,你领走吧。”

    林千蓝认为是颜十四经历了被一个凡人捉住的耻辱,在得了自由后,一是话多了,二是修炼刻苦了。

    颜十四打算吃定她,再次不打招呼进入休眠。

    她是这么好吃定的?如颜十四所想,她是不会把颜十四随便扔了,但她会转手。

    正好要到苍穹九洲来,顺便把颜十四这个烫手狐狸转手给愿意收留她的人。

    南宫泠只得抱着,无奈地笑道,“应是你答应颜十四,要照顾她的吧?你这样把她扔给我,不怕我把她卖了?”

    林千蓝道,“给你的就是你的了,卖了契约了,随你。”

    其实南宫泠早被颜十四的水磨功夫给拿下了,对颜十四是有意的,而且不是只想着双修的那种意。

    此事她是查实了的,有她当年的冷眼旁观,更重要的是人证,来自于她的哥司星澜,司星澜面对着她这个妹妹的问询,选择毫不犹豫地‘出卖’了南宫泠的情感**。

    只有颜十四这个自诩阅尽千帆的纸上谈兵的情感专家,认为南宫泠对她无意,为此还消沉了一段时间,怀疑起她狐族的魅惑天赋不顶用来。

    南宫泠没有回应她,是因为颜十四跟萧尧有契约,他不想与颜十四只做几天的双修伴侣,只能是不回应。

    他不是没想过让颜十四与萧尧解除契约,但颜十四与萧尧签下的是魂契,解除了于颜十四非常不利,或因此断绝了颜十四修炼根本都是有可能的。

    与颜十四这个很多时候不着调的狐妖相比,南宫泠相当的理智,他不想让颜十四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又不想与颜十四结下露水情缘,便在颜十四跟前收敛着自己的真实情绪。

    南宫泠让怀里的红狐狸紧贴着自己,动作却又显轻柔,低头看着,“不卖,也不契约,没人要了,我带回家养着。”

    冷不防被撒了狗粮,林千蓝忍不住给两人制造点障碍,“颜十四说了,阮听夜也不错。”

    颜十四是个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一直得不到南宫泠的回应,她已打算转换目标了。

    南宫泠对着林千蓝温柔的一笑,“我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林千蓝知道这温柔是针对颜十四的。

    再被撒了狗粮的林千蓝觉着她还是早些离开吧,把一个玉简给南宫泠,“这里面是炼制黑曜石的另一种方法,是我师父改进的,炼制宗师即可炼制出纯度足够的黑曜石。”

    这是她来找南宫泠的另一个目的。南宫家的炼器水平确实不凡,改进了她之前的方法,炼制出了合用的黑曜石,只是成功率不高,还只有南宫家的那位炼器大宗师才能炼制出来。

    她师父改进的炼制方法,成功率高不说,炼器宗师的水平即能炼制。

    虽说她当年用炼制黑曜石的方法跟南宫家作交易时,并没有保证那种方法一定成功,但南宫家多年都没能炼制出可用在远程传送阵上黑曜石,让她心里有所挂念。

    她经师父的同意,把新的炼制方法给了南宫家,平了她心里的挂念。

    南宫泠也是喜悦,“我替南宫家谢谢千蓝妹妹。”道修那边的远程传送阵的建造正在日程中,这么大的事,自然传遍了苍穹九洲。

    建造远程传送阵所需的黑曜石来自哪里不是秘密。

    南宫家只以为是林千蓝亲手炼制的,不知道有青梨真君的手笔在内。

    炼器宗师即可炼制,炼制黑曜石的事,南宫家不用只指着老祖一人了。

    红狐狸的尾巴尖几不可察地动了动,但没能瞒过神识强大的林千蓝,也没能瞒过贴身抱着她的南宫泠。

    林千蓝与颜十四休距离相处多天,知道颜十四在休眠修炼时会一动不动,决不可能尾巴尖还能晃几晃。

    两人交换下了眼色,相对无声地笑了笑。

    不知颜十四听没听到之前的话,但她绝对是知道她现在是被谁抱着,她还是假装没醒,是心里愿意了?

    林千蓝没有戳破自以为奸计处逞的颜十四,与南宫泠道了别,御着灵舟驶离。

    ※※※※

    无尽无边的海水。

    以林千蓝的目力,无论往哪个方向看,都看不到任何的陆地,哪怕是露出海面的礁石群。

    过了苍穹九洲的海域就进入了无尽海。

    再行了一段,南向的空中起了变化。

    蜃息海。

    苍穹海域与无尽海的分界处被称为蜃息海。

    似雾似云,红的绿的蓝的紫的,各色的雾霭状光带在空中飘忽不定。

    让林千蓝想起无尽妖界里的空间通道打开之前的状态。

    据说蜃息海是一个空间通道,连接着无尽妖界和苍穹海域各处。

    还说兽潮的来历与无尽海的妖族和蜃息海有关,无尽海的妖族通过操纵蜃息海的空间通道,把无尽妖界里的妖兽驱使到苍穹海域,形成了兽潮。

    林千蓝去过无尽妖界,兽潮的形成是因无尽妖界里妖兽被放逐到苍穹海域,但要说空间通道操纵在妖族的手中,不太像,倒像是妖族在看守着空间通道,并有一定的出入权限。

    妖族对无尽妖界的妖兽以及凶兽,像是在放牧,等里面的妖兽增长到一定的数量时,空间通道打开,把里面过多的妖兽和凶兽放逐到苍穹海域去。

    不能操纵空间通道每次通往的地点,妖族通过控制里面的妖兽的增长速度,在一定范围内影响空间通道的开启时间。

    有一点林千蓝不能肯定——无尽妖界里的空间通道与蜃息海是相连的。

    蜃息海的上空瑰丽莫幻,却是充满着危险,不小心被彩色的幻雾吞没,少有能生还的。

    灵舟远离幻雾区域悬定。

    “我四阶了!哈哈!颜十四化成人形也比不上我高了”腾二在浮音宫里探了探,没找到人,“颜十四呢?”它急于跟颜十四在身高上比个高低。

    “啊?”腾二才发觉不是在万兽山脉了,因为浮音宫外是灵舟,灵舟下方都是水。

    腾二出了浮音宫,头到了灵舟的舷窗前,“老大,我们在哪?”

    “无尽海。”林千蓝问道,“腾二,进阶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适的地方?”

    虽说有神血的改造,腾二的肉身朝着半神的寻弈靠拢,但与神兽正常的进阶相比,腾二进阶的速度太快了,怕万一出了差池。

    腾二想了想,“跟以前一样。啊!有不一样的!”

    林千蓝提了心,“怎么不一样?”

    “我能变大变小了!看!”蓦地,腾二的身体变成了两丈多长,有碗口粗细,很是唬人,不过它蓝汪汪的大眼让人怕不起来。

    她能指望着腾二思维不发散?林千蓝提着的心放下,“不错。”

    腾二变回了一米多长,“我比颜十四高多了。”探了圈灵舟,“老大,颜十四哩?”

    “我把她留在南宫泠那里了。”

    “啊……”腾二不大高兴,“颜十四不做颜五了啊……”

    “颜十四更喜欢自由身。”

    “跟着老大也很自由啊,我就喜欢跟着老大。”

    林千蓝道,“人各有志。”

    腾二想通了,“颜十四还打不过老大,怎么给老大做帮手?”又信誓旦旦地说道,“老大,我一定会给你找一个厉害的老五。”

    林千蓝微微笑道,“我等着。”神色微一变,对腾二说道,“你操控着灵舟,我去去就回来。”

    她刚出了灵舟,一道遁光便到了近前。

    白衣一尘不染,是司华烨。

    林千蓝挑眉,“有事?”她去仙京城只见了司星澜,把那滴龙血精华给了他。

    她没去见司华烨,只把从迂兰城得的娘亲的遗物,依照娘亲的遗愿让司星澜转交给司华烨。

    司华烨盯着她看了一阵,问,“你恨我吗?”

    司华烨看她的眼光复杂到林千蓝看不懂他的真实想法,索性不去想,她唇边扯出一丝讥笑,“冰烨真君真会说笑,你没听过一句话吗:没有爱哪来的恨。你要说的是你想杀我取魂的那件事,有什么可恨的?楚家和我师父已经帮我报过仇了。”

    在她闭长关后不久,寒远殿主和他师父把司华烨投到宗狱,后来关在思过崖。这事两人做的并没有太过刻意的隐秘,被总爱四处闲逛的腾二探听到了,在她出关后不久就向她告了密。

    寒远殿主和师父都不说,她就当不知道。

    她知道两人是为她抱不平,也是怕司华烨还会找她的麻烦才会把他关起来。

    不管怎么说,司华烨都是她血缘上的生父,还是她娘亲选中的人,两人没有杀他,只不让他好过。

    等到她出关结了婴,而司华烨的修为落到元婴初期,对她不再具有威胁,才把他放了出来。

    “我……以前入了魔。”

    这是在向她为自己辩解?林千蓝抬抬眼皮,“嗯,我知道了。还有事?”

    入魔?很好的辩解理由。

    从娘亲留下的遗言里得知,人为转世的事并不是娘亲告诉司华烨的。

    裘鸿钧并没有想放过林洛冰这样一个上好的转世容器,只不过他的体质问题尚没有解决,便没有那么迫切地抓林洛冰回去。

    林洛冰在苍穹九洲的事没有瞒过裘鸿钧太多年,他是化神修士,不能渡过恶煞海,便派了一个元婴修士过去,想把林洛冰带回虚天宗。

    林洛冰打伤了裘家元婴,裘家元婴没能逃掉,被碰巧看到的司华烨追上灭杀了,司华烨搜了裘家元婴的魂,得知了人为转世的事。

    这也解了林千蓝困惑,既然娘亲跟司华烨在一起是为了转世,为什么还会让司华烨知道,娘亲难道想不到她转世以后肉身的身份转换成了司华烨的女儿?这让司华烨如何跟神魂为爱人、身为女儿的人相处?

    原来不是娘亲不小心,是事情太凑巧,娘亲与裘家元婴打斗,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司华烨。

    司华烨神色依然复杂难懂,“没事了。”

    林千蓝道,“你从仙京城追到这里,就为了问我一句恨不恨?”

    司华烨没点头也没摇头,有着木然。

    林千蓝没来由的眼皮一跳,看着司华烨打理的一丝不乱却是黑白参半的灰色头发,心里泛起了说不出的滋味。

    被关了四十年,司华烨的头发变成了这般模样。

    她淡淡道,“我娘亲是在琉瑛界殒落的,而琉瑛界是能投胎转世的,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我娘亲应是已经投胎转世了也不一定。”

    司华烨的眼里多了抹神彩,转而显得颇为激动,“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魂灯才没有全熄!洛冰一定在,她一定还在!”转眼消失。

    林千蓝看出司华烨心存死志才会说出这些,但这会看来,不知道跟司华烨说了,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