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七章 打开通道
    林千蓝替空霄仙君解了围,“幻雾很快混合了。”空霄仙君再随和,她也不能真把他当成同阶的修士。

    从空霄仙君只说了他有事要做,就知道他要做的事是不方便说的私事,若不是他引来罚雷受了伤,需要她帮忙对敌,他都不会把两人引到此处来。

    罚雷的事一目了然,不算秘密。

    看空霄仙君的神情,怎么引来罚雷的不方便宣之于口,不好追问。

    腾二考虑不了这么多,她传音阻止了腾二再问下去。

    空霄仙君点了点头,果然没有回答腾二的问题。

    两人一蛇遁出灵舟外,林千蓝收起了灵舟。

    腾二才四阶,还不能飞行,化成两尺多长缠回到了林千蓝的手腕上。

    林千蓝手持着一件铜镜样子的法宝,铜镜呈椭圆形,镜面是多棱形的,似嵌入了切割成无数面的宝石。

    这是经钱骏改进过的虚空鉴。

    那位留下炼魂道传承的元婴真君给出的入口所涵盖的范围依然很大,但若有钥匙在手,跟着钥匙的指示,就能找到入口具体在空中的哪一点。

    林千蓝没有钥匙,但她有虚空鉴可以助她要找到最薄弱的那片空间,也就是入口。

    “去!”林千蓝把虚空鉴抛了出去。

    虚空鉴停在了半空,林千蓝往上打了几个手诀,虚空鉴泛起多束亮光,多不同的角度照向不同的方向,并不时地移动着。

    空霄仙君饶有兴致地盯着虚空鉴,他也有能测量空间节点的法宝,可一旦启用就会引来罚雷,不到不得己他不会拿出来。

    他看得出来,这是件由多件法宝组合而成的法宝,单独每件法宝没有一件达到灵器的阶别,但组合在一起,却能跟他的仙灵器一个用途,虽然这件组合法宝所能探测的距离要比他的法宝小的多。

    制作这件组合法宝的人真是位天才啊。

    虚空鉴突然停下来,上面的光束收起,只留下一束照向空中一点。

    “老大,那边开了天眼了!”

    混合的是彩雾,幻雾不是混合成一体,而是一片一片的,那片已混合完成的幻雾中间呈深黑色,外面是各种颜色斑驳交杂,似是一只眼睛,这种现象被称为开了天眼。

    此时的蜃息海不再是幻彩瑰丽,乌云遮蔽了整个海域,强风大作,海面上一浪高过一浪,不时从海中传来妖兽的尖叫。

    两人的法衣都刻画有定风阵,依然被吹拂的衣袂飘动。

    蜃息海天眼万年一开,却没有典籍把天眼跟仙遗战场联系起来。

    一只天眼形成,接着又一只,空中不大会布了无数个眼睛,又像是一个个黑洞,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虚空鉴指示的地方,正在聚合成一个天眼。

    “千蓝真君,不介意我再测一回吧。”空霄仙君道,他的面前多了一件罗盘样法宝,暗金色的盘面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号和符纹。

    是诡相罗盘,其中一个作用是用来测定空间节点。

    “不介意。”虚空鉴连灵器都不是,空霄仙君不十分信任虚空鉴测得的结果有情可原。诡相罗盘的启用方法超出了界出限制,空霄仙君应有自己考量。

    空霄仙君解释道,“千蓝真君已寻找到了方位,我无需启用全部罗盘,只启用部分不会引来罚雷。”

    “仙君请便。”

    空霄仙君的手指往诡相罗盘上一点,罗盘的一个方位的符纹亮起,暗金色纹成赤金色。

    符纹像是活了一样,在罗盘上游动,很快组成一个图案,顿时那个方位的盘面金光大起,聚成一个金色的光箭射向空中!

    光箭射向的,正是虚空鉴定位出的那只天眼,只这一会,天眼已聚合成,光箭刺向的是天眼中心的深黑色眼珠的位置,也是虚空鉴指示的方位。

    空霄仙君在光箭指出方位后迅速收起了罗盘,光箭消失。

    高空隐隐聚起了雷声。

    空霄仙君的脸色变了下,“千蓝真君,怕是我的罚雷,但并非诡相罗盘引来的。”

    “司仙君,你到底做了什么,罚雷追着你劈?”腾二的语气不大好,老大也在这里,罚雷要是落下来会连老大一起劈。

    空霄仙君没有解释,“千蓝真君,我们要快点了!”

    空霄仙君是脸上变色,林千蓝是心里一凛,这罚雷真说不准是冲谁来的。

    在庆侯真君的洞府那次,冥尘收取生死簿时引来了罚雷,那罚雷明是因冥尘而起冲着冥尘劈来的,暗的是冲着她,想把她劈死好神魂归入神界。

    “是要快点。”林千蓝唤出浮音簪。

    罚雷是冲着谁来的,一会就能见分晓。

    她把浮音簪在手里紧握了下,放开,浮音簪依她的心意浮在她面前。

    林千蓝提起了元力,凝神敛息,双手缓缓合于胸前,交相纠合,结成一个手印,凝视着浮音簪,轻吐出一个字,“归。”

    石头人能修炼真言诀,她也能修炼。为确保浮音簪破界成功,她以真言诀加速浮音簪抽取周围的灵气。

    真方诀耗费的元力量相当大,一个字就耗费了她十分之一的元力。

    空霄仙君能清晰地看到天地灵气随着林千蓝这个“归”字出口而急剧变化起来,是往林千蓝面前的簪子上涌。

    “轰……”高空中又近了几分的雷声,空霄仙君不免心生焦急,但看林千蓝的面容,平静无波,他的心绪莫名的平和下来。

    他突然心下一动,想起此刻的林千蓝给他的感觉像什么了,像极了他初见到浮音宫的感觉,超尘脱俗,犹如凡人拜信的神佛。

    林千蓝再结了一个手印,“破。”

    浮音簪忽地飞起,直刺向上空天眼!

    待飞近天眼,浮音簪骤然放大,刺入天眼的眼瞳。

    顿时,那深黑色被搅乱了,旋动起来,形成一个漩涡,漩涡越转越快,中央出现了一个灰色的空间通道!

    “收。”林千蓝声出,浮音簪却没能缩回原来的大小,回到她的手中。

    “老大!”腾二替老大着急。浮音簪收不回,老大怎么走?

    是啻玄!他动用那五缕神魂来争夺浮音簪的控制权!

    林千蓝心里早作了取舍,望了眼高空,“我们走。”遁往空间通道。

    啻玄想要浮音簪?她给他!想用浮音簪来迫使她回神界,那就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空霄仙君看了眼足有百丈大小的碧玉簪,跟着向空间通道遁了过去。

    他打听到了林千蓝的事迹中,其中一个就是她的结婴天相是根碧玉簪。

    只有器灵修炼成人,或是石头人般一方天地所化的精怪应劫时,会现出本体形态,林千蓝是个人修,结婴天相却不是个活物,她身上的谜团越来越多。

    林千蓝心里起了警兆,一步迈进空间通道内,并喊道,“空霄,快!”急的连仙君的称呼都省了。

    空霄仙君比林千蓝慢一步起有不好的预感,但反应不慢,林千蓝话音一落他就进到了空间通道内。

    “咔!”一道白雷劈在了碧玉簪上!

    四下都是虚无的空间通道内,林千蓝体内气息乱窜,血气翻腾不休!再往前迈一步就出了通道,她的腿却有如困在泥沼,脱离不开。

    动不了的不止她的腿,她整个人都动不了了,被定在了空间通道内。

    她想让空霄仙君把她推出去,却是张不开嘴,发不了声,想传音也做不到。

    一个声音响在她的脑际,“蓝曦,该回来了。”她的脑子嗡的一声,纷乱起来,无数个画页往她的脑中倾注,让她的大脑运转停滞。

    她是谁?

    无数个记忆画面告诉她,她名叫蓝曦,是玉离神界的界主,她于轮回池中脱胎而出,生长于雷池,

    玉离神界的前界主是她的父神,他是她的一滴神血凝结而成的。

    她住在……明柱素洁的浮音宫,鲜花铺就的花言殿,云烟为水的青莲池……

    举目即美景,挥手即摘星。

    她已过了亿万年岁月,她的寿元无边无尽,玉离神界在她就在。

    “大人!”

    一念到了殿外,神侍纷纷跪伏在她脚下。

    “起。”

    她抬下手,点点元力注入跪伏的神侍体内。

    “谢大人恩赐!”神侍们虔诚的声音因激动而微微发颤。

    她做着赐恩给神侍的事,心里却是不喜的,甚至是反感的,反感这种跪来跪去的规矩。

    她是个神,一方神界之主,为何要做让自己不喜的事?

    她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但享有无尽的生命,坐拥一方神界,一切用物,无不精美绝仑。

    还不用修炼。

    修炼?她怎么想起这个词来,只有神侍才需要修炼。

    不对……她记得她也需要修炼。

    是她……身为林千蓝的时候。

    她想起来了!她叫林千蓝!师父!腾二!虚天宗!

    林千蓝的头炸裂般疼痛。

    她记起她现在是在哪里了,她在通往仙遗战场的空间通道内!无数个画页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她和脑海里倾注,她的识海眼看着就要被填满。

    那是蓝曦的记忆,可不是她的!

    想让蓝曦的记忆取代她的?别想!“小幽!给我烧!”

    幽冥阴火在识海里被纷纷涌来的记忆碎片挤到了一个角落时在,主人没有发布命令,它没有动,听到主人的命令,幽冥阴火一分为二,二为分四,再分为八,化出数几十个火焰,围剿向这些外来的记忆碎片。

    记忆碎片没有任何防御力,被幽冥阴火一沾上即被烧化成无,但记忆碎片太多,又不能让幽冥阴火不分敌龙的乱烧,识海里可是还有她本尊的记忆在,要是误烧了,她上哪去找回记忆去?

    幽冥阴火要烧上一阵子了。

    她眼前虚晃,再定神就到了另一个地方。

    是浮音宫内。

    浮音宫如今空旷如初见,所有能拿走的东西她都收了起来。

    啻玄坐在高高的玉座上,俯视着站在下首的她。

    是啻玄再入了她的梦里。

    “你食言了。”

    从啻玄的脸上看不出他的喜怒,但他的声音里带着迫人的威慑力。

    也是,神是没有七情六欲的,他不喜、敢违抗的,会挥手湮灭了,用不着怒。

    但她在下界的界面,神是无法直接对她出手的。

    在她的梦境里,没什么可顾及的,林千蓝轻嗤一声,“我说的是六百年后再作考虑,没说六百年后去神界。”

    啻玄道,“你若离开,浮音簪将损毁。”

    林千蓝扫了下浮音宫,惋惜道,“失去是很可惜,我曾把这里当作保命退路多年。我也知道一件事,有的东西是不能兼得的。

    我选择不去神界。戚浅儿喜欢做界主,你怎么不将错就错让她做?”

    “她是个神仆,不能为神。”

    相比于戚浅儿谋了蓝曦的命篡了她的位、所以不能让她得逞的说辞,林千蓝更不喜欢因为戚浅儿身份低贱才不能为神的论调。

    林千蓝斩钉截铁地再道,“我不会去神界。”

    “你不担心与你亲近的人会因此受到波及?”

    啻玄的威胁对林千蓝不起作用,“不担心。天道即为道,便不能随意改变。我已了结了与他们的因果,天道也不能借此降天罚于他们身上。”

    在她知道她的气运被啻玄拨乱,并会影响到与她亲近的人身上时,她就开始一个个了结与她在意的人的因果。

    与她的关系紧密,因果就深,天道会顺着她与此人的因果关联,往否处影响此人的运道。

    天道的本意是想把招致此人运道不好的原因算到她的头上去。

    所以,钱骏跟程若衣有了意外,她急着把钱骏推到了程若衣的身边。

    她不会与颜十四签订契约,增加紧密关系,而是把颜十四送到了南宫泠手上。

    她分出两丝神魂来,一丝给了倪非,一丝留给了司星澜,让他转交一直想拿到她的神魂的司华烨,以来抵消一些与他之间的父女情份。

    夙无衣的同心契约解了,解的正好,少了与她的羁绊,夙无衣不会受到她的涉及。

    啻玄道,“你若是离开此界,你也会死。”

    林千蓝最为愿意相信的事成真了,“因为,我的身上流淌着你的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