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六章 抓了条鱼
    她的体内是混入了变异的灵气,但仅限存在于她的血肉表面,没能进入她的丹田与经脉。

    丹田内,不再是木灵珠居中了,居中的变成了元婴。小小元婴盘坐着拿着缩小的狼牙棒,面色红润,看不出有不妥的地方。

    木灵珠悬于元婴的一侧,上面趴了个金色小虎,呼呼大睡着。

    林千蓝只听说过土生金,对于金灵小虎喜欢趴在木灵珠上说不出个道道来,她归结于金灵小虎已脱于天地灵物的范畴,正往生灵方向进化,所以喜欢往外散发着生机之力的木灵珠。

    因为木灵珠的存在,她修炼所用的灵气都是经由木灵珠提纯过的。

    在她不修炼的时候,在灵气环境里,木灵珠都是运转着的,带动着她的元婴无时不刻地吸收着灵气,这是她不用服用灵丹,修炼的也比别人快的原因之一。

    木灵珠的本源之力是生机,正克死气。但不是所有的木灵珠都生出了本源之力,由此可知生机之力的难得。

    因着吸收的木灵气都经木灵珠提纯过,以及林千蓝自身领悟出了木之道,她的灵力里含有生机之力,同是生机之力,她灵力里的不能与木灵珠的本源之力相比。

    消耗难能可贵的本源之力,仅为了吸收普通的灵气,太得不偿失。

    在进到这里之后不久,木灵珠停止了运转。

    “小珠子?”林千蓝例行地以神识触碰着木灵珠,破天荒地收到了木灵珠的回应,尽管只是感应到了一种情绪。

    木灵珠在表达着它的不喜,因为周围都是变异的灵气,它吸收一万份的纯净木灵气都不一定能生成一丝本源之力来,这里的灵气吸收了还不如不吸收呢。

    林千蓝却一喜。有金灵的例子在,木灵珠有成长为木灵的可能。金灵收去法宝里的金气,木灵收走的会是对手的生气?

    只见从木灵珠里逸出一股淡绿色的气团。是木灵珠吐出了本源之力!还传了它的情绪,林千蓝从中感知到了傲骄属性的情绪,木灵珠的意思,让她麻利点,快些清理完她体内让它不舒服的东西。

    林千蓝百分百确定,木灵珠进阶了!她不想辜负木灵珠的好意,当即打坐,把淡绿色的本源生机运行到了全身,消除了融有死气的变异灵气。

    元婴期修炼所费灵气不是小数,现在无法从外界补充进灵气,林千蓝没有消耗空霄仙君洞府里的灵气,而是用灵石修炼的,为了弥补木灵珠的损失,她用的是木属性的极品灵石,成功地把木灵珠的情绪转换成喜悦。

    林千蓝主要目的是补充灵气,没修炼太久就停了下来,手里淡绿色的极品灵石变成了体积小了一大半的灰扑扑的石头,手轻轻一捻,成了尘埃。

    木灵珠真没跟她客气。

    木灵性灵性的进阶,冲淡了林千蓝失去浮音宫的失落。

    她在鬼魇兽杀了一个魔人、请求解除器灵契约时,察看了下浮音簪,结果是神识无法进入浮音簪内部。

    她与浮音宫与失去了联系。

    鬼魇兽说它数了数,浮音簪外响了五声雷,在第四声雷过后,浮音宫那边就一团漆黑,它也感应不到浮音宫的存在。

    让林千蓝聊做安慰地是,她与混沌宝鼎的心神联系还在。

    在为进入仙遗战场做准备时,林千蓝试过多次收取混沌宝鼎,但混沌宝鼎像是长在了里面,没能收取成功。她一面觉着混沌宝鼎不一般,一面为收取不成而发愁。

    林千蓝想收回浮音簪除了怕啻玄拿它做文章外,还因混沌宝鼎在里面。浮音宫是浮音簪里原有的,混沌宝鼎可不是,她知道混沌宝鼎不一般,但能不一般到什么程度,她还没有弄清,不想白白便宜了啻玄。

    从她出生起,浮音簪就跟在她身边,连去异世轮回都跟着,她在浮音簪上寄托了不少的感情在。

    浮音宫给予她的助力更多:最安全的后路,最舒适的修养场所。她很多次进到浮音宫里,都有种自己已成仙的错觉。

    能把司空霄这位身家不菲的仙君都镇住的地方,放之上界怕也少有能比得过的。

    浮音簪进不去,于林千蓝是一个大损失,但她想过,要是再来一遍,她还是会选择舍弃浮音簪,来摆脱命不由己的境况。

    现在已是最好的结果,她脱离了啻玄的掌控,浮音簪尽管损毁严重,但还要她的手上,没让啻玄夺了去。

    修炼出来,腾二还没回来,司空霄出来的比她还早,已坐在一边喝起了什么。

    看到她,司空霄笑着告罪道,“千蓝真君,我欠你一个由衷的谢意,此灵蜜酒别有一番风味,且有修复之效,喝了几杯后,我的修为竟再恢复了一阶。”

    林千蓝愣了下,她怎么不知道灵蜜酒还有恢复修为的功效?

    算起来她酿过数不清多少坛子的灵酒了,除了为了修炼体术喝了那些让她痛不欲生的灵酒外,其他时候很少喝酒,最多酿制出来后品尝一口味道,酿出来的灵酒大都送了人。

    究其原因,大概是修炼体术专用的灵酒让她喝了后痛到让她怀疑人生,稀释了她品尝其他的灵酒的兴致。

    “怎么?千蓝真君不知道?”司空霄问,“此灵蜜酒难道不是千蓝真君酿制?”

    林千蓝咧了下嘴,“是我酿制的,但酿好后我尚没有品尝过。”

    她听着怎么跟松针精萃的效用差不多……

    想到给司空霄的这坛子灵蜜酒是用钱骏从蚩祖空间里带来的碧灵浆酿制的,而碧灵浆是小妖在木华圣地放养的碧玺灵蜂产出的,真可能含有松针精萃。

    碧玺灵蜂属四阶妖虫,也是需要修炼的,它采集花蜜的宗旨是以含灵气多少为标准的,松妖虽不开花,但他的本体松针上会凝结出蜜珠般的松针精萃,以松妖对小妖的宽容,被灵蜂采了去一滴两滴的太有可能。

    司空霄笑了笑,“千蓝真君实为……不拘小节之人。”

    只差说她对许多事不太在意。

    想到这里,林千蓝脑中忽地一清,自她修炼以来的种种画面在脑中一帧接一帧地划过,像是看到一个浓缩了几十年的修炼记事。

    她的确对许多事都没往深处想,也就是不在意。在进宗之初,她从一个内门弟子滑到了杂役,要是他人,怎么也要去落烟峰去问个明白,可她没有,不太在意身份的转变。

    在浮音簪突然进了识海、被腾二告之浮音簪有可能是灵宝后,她没去深究浮音簪的来历,只管去用。

    现在浮音簪损毁,浮音宫不知在哪,她并没有太多的失去之痛……

    看着林千蓝因他说的话进入了顿悟,司空霄挥手布下一道禁制。

    ※※※※

    林千蓝从顿悟中醒来,掐诀算了算时辰,她这次顿悟的时间约半个多时辰。

    没仔细品味这次顿悟的所得,因为腾二已经回来了,而且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它抓了个活物。

    腾二看到禁制里的林千蓝动了,纵了过来,“老大,看我在那条河里抓到的!”

    它用风绳捆着一条鱼。

    腾二抓到的自不是一条普通的鱼,而是鱼类妖兽,外形如锦鲤,不足一米长,品阶看不出来。

    林千蓝在进入仙遗战场不久就发现了违和的地方,这里没有妖兽!

    后来给封三十九证实了,仙遗战场里的妖兽在长期的魔气侵体下,都已转化成魔族。

    而这只锦鲤,不是魔物。

    林千蓝看着锦鲤,问,“你是谁?我猜你来自无尽妖界。”

    “老大,我问了她不说。”腾二得到意地晃着头,“她装成鱼,我就抓了条鱼回来。老大,我找司仙君借烧烤架吧?”

    锦鲤一闪,化成了一个穿着清凉的女子,赤着脚,外露的两只手臂上各套着好几个的镯饰,手一动,镯子相撞,叮当作响。

    她清凉的短袖长裙外,罩着一件轻柔的红衣纱衣。

    女子长得高鼻深目,肤白发黑,是个熟人,步轻履。

    腾二瞪着大蓝眼,“我早就认出你了,你认出我了吧?”

    步轻履一甩外罩的纱衣,“没有。”看腾二的眼神的意思是说,要是认出它了早把它捏死了!

    眼神杀对腾二完全无效,它继续问,“你不是鲛人吗,怎么扮成一条鱼了?啊!对了,我没有收回凝风索,你怎么脱身的?”

    腾二的凝风索可随着对方身形的变化而变化,没有腾二的操纵,凝风索会一直索在对方身上。

    步轻履的纱衣飘动,人已坐了下来,“你认出我是谁,你觉着你的低阶凝风索能捆住我?不是我自愿,你的凝风索能反捆住你!”

    “那你为什么自愿?”

    步轻履斥了腾二一眼,“我愿意。”

    “怎么又要猜?啊!我知道了,你是怕那些神魂人,宁愿被我抓住都不敢露出原形,你还怕司仙君,所以被我捆住这么久都没跑。”

    “我小看了你这条四阶小蛇。”步轻履的唇边扬起玩世不恭的意味,“你们身为人修,怎么与那些非人非妖非鬼非魔的神魂人混在一起了?”

    她的话里没有指责,只是在问。

    林千蓝反问,“你们无尽海的妖修是为神秘,怎么成了这些非人非妖非鬼非魔的神魂人的养兽人?”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