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七章 璠玙木
    储军殿从外面看是一座孤殿,但里面的空间应该不小,有过炼制随身洞府经验的林千蓝从储军殿殿外炼制痕迹认出,这是一座随身洞府,炼制洞府用的还是界玉。

    林千蓝跟司空霄停了下来,林千蓝传音道,“步前辈,你可没说储军殿是一个随身洞府。”

    她与阮听夜为友,步轻履的修为也比她高,所以称步轻履一声步前辈。

    随身洞府不是好进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随身洞府相当于洞府主人的领域,随身洞府虽说不能一念定人生死,但想置进来的人死地太有优势,最起码这随身洞府好进不好出。

    所以,修士不会轻易进到有主人在的随身洞府内。

    两人从步轻履那里得到了足够多的信息,有的证实了两人猜测,有的是两人不知道的。

    仙遗战场就是灵魔大战遗址,在近百万年以前,从仙灵界上遗失,意外地与云琅界的无尽海相连通了。

    飞升池原该通往下界的通道断裂,分割成了许多空间节点,其中多处通往云琅界面。

    霞光被魔气侵污,落到无尽海上,形成了蜃息海。

    飞升池控制在神魂人手里,也就控制了由飞升通道断裂而成的空间节点,他们把通往云琅界的空间节点加以改动,留下了五个通道,把五件法宝分别契约成五把进出五个通道的钥匙,放到云琅界,以诱惑修士进来。

    林千蓝跟司空霄不是用钥匙进来的,步轻履是,三人同一时间段进来,用的不是同一个空间通道。

    两人才知道,仙遗战场与云琅界原有九个空间节点,神魂人用禁制堵上其中四个,留下了五个做了改动,改成了用钥匙来开启。

    而两人打开的空间通道是神魂人堵上的四个之一。步轻履后他们一步进来的。

    因怕神魂人察觉,步轻履在天眼开了好一阵子才赶了过来,还正遇到天降白雷,她没有近前,只等着雷声熄停,所以没跟两人打照面。

    百多万年前的灵魔大战祸及到了衡天域的霍家,天地崩裂,这块域境滑到虚空成为空间碎片,与霍家契约了两百多万年的吞海鲲因身躯过于庞大,一半留在了仙灵界,一半留在了这块域境内,不幸身死。

    吞海鲲体内空间落到在了仙遗战场这边,成为仙遗战场的附属空间,即无尽妖界。

    因吞海鲲的体形和体内空间都庞大无比,霍家人与吞海鲲结下的是家族神魂契约,霍家人在结婴后都会与天海鲲进行一次结契。

    而封一大帅,生前是霍家人,他与吞海鲲结有神魂契约,但他以他的神魂强度,只能部分操控无尽妖界。

    无尽妖界的妖兽和凶兽都是吞海鲲养在体内空间为自己蓄养的食物,作为食物,需要灵力充沛,不需要的是有灵智。

    吞海鲲的体内空间会生成一种煞气,这种煞气对人的肉身没有影响,它针对的是生灵的灵智,长期处于含有这种煞气的灵气环境内,会使生灵的灵智渐代下降。

    这是为什么无尽妖界里的妖兽凶兽都是些低灵智的家伙。

    无尽海的妖族也来自仙遗战场。

    灵魔大战时参战不仅有人族也有妖族以及其他的灵族。

    被称为灵魔大战遗址,是因为参战的灵族以及魔族没有一个活着的。

    魔族衍生的方式奇特,在魔气充足的地方很快生成了魔物。

    参战的灵族没有活着的,但他们不是没有留下活口,这些活口便是妖族的后裔。

    这块域境有人族地盘,也有妖族地盘,在大战中死去的灵族以千万计,妖族也有几百万众,留下了不在少数的妖兽蛋。

    仙遗战场里灵气产生了变异,到处是魔气,不适宜这些妖族的生长,神魂人在他们出生后,把他们从空间通道放到云琅界面,成了无尽海的妖族。

    他们离开的条件是要为神魂人蓄养妖兽,以供神魂人抽取妖兽的生气进仙遗战场。

    因这些妖兽生长在无尽妖界内,从出生就打上了无尽妖界的印记,以它们死后生气以及没被他人夺走的神魂都会回归到无尽妖界,被封一抽取进仙遗战场里。

    林千蓝和司空霄与步轻履潜入仙遗战场内的目的不同,但目标一致,经过深思熟虑后,站了步轻履一方,如此一来,两人就不能再大明大亮地出现在封一大帅的视野了。

    步轻履有个建议,说隐在储军殿内最安全,在神魂人与魔族再开战之前,对三人有威胁的封一大帅以及几位大将军不会来这里。

    林千蓝听封三十九说过储军殿前有株璠玙木,在上界也属上乘妖木,她动过折取一段的念头,对步轻履的建议比较意动,司空霄也同意了。

    他们三人现在是隐身形态。他们遁到储军殿的上空,林千蓝和司空霄两人该跟着步轻履进到储军殿内,两人有所质疑,没有落下去,步轻履一个人落到了储军殿外。

    “我没说过吗?哦,那是我忘了。”步轻履满不在乎的语气,“难道我说了是随身洞府你们就不来了?别看仙遗战场这么大,能藏身的地方没有几处,其他的地方不是魔境就是离这里距离遥远,想随时赶来是不可能。”

    司空霄用神识察看后,传音给林千蓝,“储军殿没有被人打上神魂印记。”

    储军殿位于沏玉谷的中央地带,神魂人不认为会有人偷里面的东西,连看守都没有。

    林千蓝察看的结果也是这样。

    两人落下到了储军殿前。

    中央地带显眼的不是储军殿,而是储军殿前那株白色的大树,十多米高的储军殿被大树映衬成了孩童手里的玩具。

    林千蓝看了眼那棵白色的大树,眼谗手没动。

    璠玙木太好认,从树干到树枝枝叶,全是白色,倾盖数百米,周围再无其他的植株。

    璠玙木的叶子非常大,叶缘往上卷曲成扁舟状,却是大过普通扁舟好几倍。

    细看,璠玙木并非纯白无杂色,叶子背部的叶脉里夹杂有淡红色。

    腾二化成一条筷子大小的小蛇,盘在了林千蓝的发髻上,看到璠玙木泄气地跟林千蓝传音道,“老大,璠玙木也变异了,叶子该都是白的。”

    林千蓝的看法不同,回传道,“变异的不都是不好的。等时机到了,不管以后用不用得着,摘一片叶子存着。”

    “对啊!有的人就喜欢稀里哗啦的东西,变异的璠玙木叶子放到拍卖会上会有人要的!”

    腾二想说的是稀奇古怪,说成了稀里哗啦,林千蓝还觉着腾二的词更形象。作为与腾二相处百年的主人,她能听懂腾二说的一切稀奇古怪的用词。

    步轻履直朝着璠玙木走去,她手里多了三块绿色极品灵石,扔向了璠玙木。

    一道白光闪过,卷走了步轻履扔出的极品灵石。是璠玙木出动了叶须。

    叶须藏在璠玙木叶子的背面,平时会卷成卷贴着舟形的叶子蜷在叶子的后端,在璠玙木觅食和发动袭击、防御,就会出动叶须。

    储军殿没有派神魂人兵做守卫,但有了一个妖木守卫。璠玙木白到给人以圣洁感,实际上璠玙木的防御和攻击力在妖木中属较强的,有出灵智的更不可小觑。

    三人的隐身能瞒过修为在化神以下的神魂人,但瞒不过这株璠玙木,步轻履给了它三块极品灵石,是贿赂它,让它放行。

    步轻履没说她曾进到储军殿几回,但看她做的轻车熟路,那来的不是一回两回了。

    等了一会,璠玙木没有动静,步轻履轻蹙了眉头,传音给两人,“璠玙木不大对劲,要是以往收了极品灵石就会把一片叶子卷起来,表示放行了。难道是封一他们发现了璠玙木的灵智变异了?”

    璠玙木是从无尽妖界里移植来的,灵智不高,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株璠玙木突然开了窍,还懂得在神魂人面前伪装成低灵智。

    林千蓝的脑海中突然收到一个传音,“灵气,你的,我要,放行。”

    话说的断续而顺序颠倒,她很快意识到传音给她的是璠玙木。

    找到璠玙木收了三块极品灵石不放行的原因了,是看上她带有生机之力的灵力了。想要她的东西,那就可以讨价还价了,林千蓝顺着璠玙木传音的神识回传了过去,“灵气只能给你这块灵石的量。”她拿出了一块下品灵石,“而且要用你的三片叶子来换。”

    作为妖精树怪的吸引体,与它们打的交道多了,林千蓝已总结出一套经验,第一条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璠玙木这么大个头,要是疏忽了没限定给它灵气的量,把她体内的灵力抽完都不够它吸收的。

    她会为了一片叶子把自己的灵力抽干吗?抽十分之一也不干,特别是在灵气发生了变异的仙遗战场里。

    璠玙木的灵智着实不低,还会还价,“要多,灵气。叶子一个。”

    林千蓝道,“多一块灵石。叶子三个,我们有三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